未分類

「我也沒別的打算,今日早上義父讓我和凌兒過去,定下明日讓我回青淵國做些事情。」

雪衣看了看他們母子二人,「其實……我來是有另一件事要與你們商議。」

司徒妃道:「何事,你說吧!」

柳飛白翻了個白眼。

還凌兒,這麼快就進入角色了!

「是這樣的,方才我出去玩,沒想到碰到了王上和姚安……」

雪衣將事情一五一十說了出來,問道:「你們覺得呢?」

「他……」司徒妃面色十分沉重,糾結道:「他真讓你這麼做?」

雪衣點點頭,「是啊,姐姐,其實王上心裡愛的人是你!他就是不喜歡師兄,這也是人之常情。

他畢竟是一國之君,現在能讓師兄回來,與你正大光明見面,對他來說,已是不易。」

「唉……」司徒妃嘆息道:「若是當初他不那麼執著就好了,也不必面對這局面。」

雪衣繼續勸道:「姐姐就不要再糾結於過去之事了,為今之計,是考慮以後!

王上想要利用我來解開你們三人之間的死結,在我看來,這是他的妥協,他已經放下了過去的恩怨,你們也該放下了。」

柳飛白「噌」的一聲站了起來,面容冷峻,對雪衣怒目而視:

「可對我的生父而言,這是奪妻之恨,我身為人子,又豈能輕易放下這段仇怨!」

雪衣也站了起來,拉了拉他的胳膊,「師兄,即便是奪妻之恨,可事情已經過了這麼多年,對於蒼玄國而言,此事已成定局。

你若是將姐姐帶走,那肯定又是一場你死我活的爭鬥!他死,蒼玄國從此沒了國君,勢必會亂作一團!

其他國家說不定會趁虛而入,姐姐身為一國之母,也是在蒼玄國長大,肯定無法眼睜睜看著這個國家走向滅亡!

若是師兄你死,我如何向師傅交代?而且我也不可能看著你死!到時候我們又只能東躲西藏了,你要再與姐姐見面,基本不可能。

事到如今,總歸也只有一方能得以圓滿,師兄,你好好想想吧!」

柳飛白跳窗而出。

司徒妃看著他的身影欲言又止。

雪衣看向司徒妃,安慰道:「姐姐,你也別太擔心了,師兄他是個明事理的人。此事犧牲的是他們父子,他心裡肯定難受,應該是出去找個酒樓喝酒去了。

姐姐,你是師兄的母親,夾在中間十分為難。無論是濤濤還是飛白,對你來說,都是你的兒子,都萬分重要!

現在,讓師兄歸順王上,兩個兒子都能回到你身邊,這應該是王上能做的最大讓步了。」

司徒妃也知道她的話在理,但她總歸是重感情的,重重哀嘆一聲,「你讓我好好想想吧。」

「明日我便要回青淵了,希望在這之前,你們能想明白,若是……罷了,沒什麼,我去找師兄!」

雪衣沒有告訴她,若是他們兩個不答應,她能不能安然離開蒼玄國,還是個未知數。

還有冀小海,先前他們四人對上孟天承之時,他肯定看到了冀小海,知道冀小海不是蒼玄國人。

若是孟天承發怒,冀小海和司徒凌的婚事,定是沒法辦下去了。

無論是雪衣的身份,還是冀小海的婚事,亦或者司徒妃和柳飛白的處境,這一切的前提,都在於他們兩人能否答應與孟天承握手言和。 「你以後就不用參加訓練了,帶上這個就行了!」

紅王的聲音傳出,啪嘰一聲,他把兩個巨型手環裝在佩羅斯佩羅的手上。

也就這一瞬間,倒地的聲音響起,佩羅斯佩羅癱在地上,渾身乏力。

「大……大哥,這是什麼啊!」,他有氣無力的發問道。

「哦!」,紅王一副忘了跟你們介紹的神態,「這個啊,海樓石手環。這些可是好東西,是我從和之國的海賊們手裡交換得到的。

對於惡魔果實能力者的效果就跟浸泡在海水裡一樣,當然,這個手環中海樓石濃度比較低,是一種可以用來訓練的手段。

你會癱倒在地上純粹是因為你太弱了,所以無法承受海樓石的壓迫。沒事帶著帶著就習慣了。

對了這東西鑰匙就一把,在我這裡,等機會合適了我會給你打開的。至於現在你就先習慣習慣。」

咧嘴一笑,紅王帶著卡塔庫栗三人來到外面庭院,只留下佩羅斯佩羅一人孤苦伶仃的在房間中蠕動。

紅王這海樓石手環其實就是原著和之國中路飛所帶的手銬。原著中路飛帶著這手銬成功磨鍊自己,並且學會流櫻。說明這東西是有一定訓練效果的。

紅王之所以和那幾位來自和之國的海賊交易了這些,就是為了「懲罰」不認真訓練的混子們,佩羅斯佩羅正好撞到槍口上。

「哈哈!很有氣勢!」,紅王鼓起掌,「大福,來!」

蒸騰果實能力發動,隨著大福摩擦著自己的腰腹,一個壯碩的阿拉丁燈神提刀出現。

「殺!」

舉刀砍下紅王,這燈魔人的氣勢很足。

「不錯,有一定長進!」

紅王點點頭,靈狀態下,他看到這燈魔人的靈魂與大福的靈魂是纏繞在一起的。

這從側面說明大福的靈魂越強,燈魔人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也越強。

「噹噹當!」

硬抗燈魔人三刀后,紅王也大概明白了這東西的攻擊強度,繼而他的速度變快。

陡然間,燈魔人還沒來得及反應,紅王的手刀已經落在大福的脖頸處。

「不錯的把戲,但缺陷太多了。」

紅王搖搖頭,除卻原著中那些燈魔人的招式,大福在燈魔人的控制方面是相同的。又或者說,原著中大福的控制水平在得到惡魔果實后就沒有長進。

摩擦腰腹從而召喚魔人,這一點與阿拉丁神燈一樣。可是不同的是為了保持燈魔人能夠長時間現形並且戰鬥,大福需要不斷的摩擦。

紅王看來,這純粹是因為精神力不足或者說靈魂強度不夠造成的。

正是因為這個缺陷,只要敵人速度快,直接進攻大福的本體,燈魔人再強也不過是個廢材。

服用許久的肉身精華,大福本體力量是很強的,但因為燈魔人,他無法發揮出自己的優勢。

指出大福的缺陷后,這個未來的豆大臣慚愧的低下腦袋。

「來吧,這個給你了!」

笑嘻嘻的也給大福帶上海樓石手環,紅王繼續囑託,「海樓石不僅壓制你的惡魔果實,還會使你處於一種乏力的狀態。服用了不少靈魂精華,你的靈魂力量是足夠的。

之所以需要反覆摩擦維持燈魔人的長久存在,只是因為你的精神力不夠,無法發揮靈魂真正的力量。

從今天起,你每天帶著手環做訓練,這可以磨鍊你的意志,鍛煉你的精神力。」

不同於佩羅斯佩羅,大福對於紅王的指導沒有一絲反駁。強忍著乏力,他開始圍繞院子跑步訓練。

兩位兄弟的戰鬥?他沒有心思去看,別人的實力強弱與自己有關係嗎?即便是兄弟,別人也不可能在任何時候都庇佑自己,自身強才是真的強。

————

「下一個歐文!」,紅王招手。

相比較大福有著諸多缺陷,歐文的戰鬥則顯得好了很多。

體魄強大,配合上熱熱果實,很快溫度就加熱到一定程度。可惜對於紅王來說,他發動果實能力升高溫度的速度還是太慢。

也只是純粹加熱拳頭進攻,沒有半分利用場地等優勢的習慣。

在以強大力量壓制歐文後,紅王給出自己的點評。

熱熱果實能力強大,但歐文的開發顯然沒有達到極限。

隨手將一塊堅不可摧的冥鐵交給歐文,紅王希望他用盡一切可能去加熱摧毀這塊金屬。

八百年前的合成金屬,裡面蘊含著黃泉的冷氣,堅不可摧的程度與高純度海樓石旗鼓相當,這麼多年紅王的戰鬥都沒有摧毀自己手上那枚戒指。

正是因為這東西幾乎不可利用隨意才陳放在洛克斯海賊團的藏寶室中無人問津,真是幸虧南丁格爾有造物果實。可以隨意塑造機器轉化金屬。

「歐文,你需要不斷突破極限,將加熱的溫度和時間變得更高更塊,先以一萬度為目標。達到這個目標后,你需要控制自己的加熱能力,使它想得到什麼溫度就能得到什麼溫度。

之後探尋地形優勢,如將石塊加熱成半融化的岩漿狀態,這麼一擊打出,給予敵人的傷害要遠超你普通加熱的力量。」

點評與建議給出,抱著那塊數斤重的冥鐵,歐文開始自己的打鐵之旅。

場上剩下的只有卡塔庫栗與紅王二人,不用多說什麼,眼神交織之刻,二者同時邁步,拳與拳碰撞在一起。

「年糕快打!」

卡塔庫栗不愧是一個天才,在極短的時間內,他就開發出果實能力的招式。

「萬靈抽吸!」

直接抽離這進攻方向,紅王一拳轟向卡塔庫栗本尊。

「來的好!」

卡塔庫栗大喝一聲,但紅王卻沒有上當,拳頭隨意向後揮擊,那個年糕拳頭直接被轟塞,糯米年糕散落一地。

紅王向後一躍,與卡塔庫栗隔開三五步路程。

「不錯,你算得上完美控制自己的果實能力,在我躲開年糕快打的那一瞬間,拳頭從我背後襲擊,與此同時前方進攻也隨之而來。

要不是遇上有見聞色或是反應能力超強的對手,你這一擊足以擊敗普通的對手。」

「也要多謝紅王大哥的指點!」

卡塔庫栗大喝一聲,「年糕噴射!」

。 「能有幫助就行,我家族許多長老都是靠高級功法達到戰將,你起步比許多人好,成就可能不止於此。」

說這番話的時候,黎枝顯得很成熟,就像是一個大姐姐在教導自己的弟弟。

蘇鎧心想,哪怕自己用不上,也要把這本功法收藏起來,這也算是黎枝送給自己的禮物。

第一份禮物。

黎枝站起身,輕輕拿起自己隨身的白色小包,笑道:「還有,要小心魔法系的系主任夏紅,我聽說她對你最終選擇戰士系感到很不滿呢,下次見到你可能會把你凍成冰塊也說不定。」

她的笑容帶着一絲俏皮,蘇鎧當然能聽出來這番話是開玩笑的。

蘇鎧笑了笑,說道:「那不怕,副院長都說了我是天才,她一個主任總不能把我砍了吧,那可是磨滅天才。」

「噗嗤……」黎枝忍不住笑出了聲,那笑容,令天地都隨之黯然失色。

蘇鎧不敢多看,他知道自己一細看絕對會沉醉在她的笑容里。甚至多看她的樣子,都會不受控制的失神。

擁有鎧爹的能力,可沒擁有鎧爹的定力,而且蘇鎧也不知道鎧爹的定力咋樣。

不遠處,已經有學生髮現了兩人,而大多數的目光都是停留在黎枝的身上,她太美了,無論在哪都會是焦點,哪怕是刻意的想隱藏自己沒用。

「我先走了。」說完,黎枝便邁步走下觀禮台。

蘇鎧望着她的背影,留意到周圍的目光,無奈的聳了聳肩。

「對了。」黎枝站在台階上,轉過頭看着蘇鎧,說道:「你真的要小心,我打聽到今年的新生里,只有十個人源力初始值達到了九十以上,你是其中之一。這些人大部分會成為大家族拉攏的對象,你一定要小心,不要踩雷。」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蘇鎧朝着黎枝笑了笑。

黎枝還給了蘇鎧一個微笑,然後便轉身離開。

「噢對了,我怎麼給忘了。」

等黎枝走遠,蘇鎧才突然想起來,自己忘記問她關於守衛軍的事情了。

蘇鎧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小子,對她有想法?」一個瘦小的男生突然坐到了蘇鎧的旁邊。

蘇鎧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從這貨說話的語氣就能聽出來,來者不善。

「你是啞巴,老子在問你話?」男生眉頭皺起,伸手去抓蘇鎧的肩膀。

蘇鎧眼神一冷,身體微微一側,躲開了他的手掌,然後肩膀往前一撞,頓時把男生給撞開。

砰!

一聲悶響,男生痛得差點沒喘過氣,捂著肩膀部位跳了起來。

「你找死,知道我是誰嗎?」男生氣急敗壞,居然掏出了一把匕首來。

那是一把初級兵器,上面散發着淡淡的源力波動。

「這就掏刀子了?」蘇鎧冷笑,甚至都沒有站起來。

「老子是李少手下的,惹到我,你完了。」男生喘著粗氣,剛才那一撞疼的他手臂都微微有些發抖。

蘇鎧瞥了他一眼,冷笑道:「明明就是當別人的狗腿子,卻那麼引以為傲,你也是可以的。」

lixiangguo

「蕭梅花比我們家樂樂還大一歲呢。」蕭遠山冷聲道。

Previous article

不必趕著天黑之前都幹完,收桶的人不到子夜是不會來的,我們還有很多時間收拾,等入了夜了,東院收了工,我就來幫你一起。」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