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也不知道,我爹走的比較急,沒有說是什麼事情,只是叫我來叫你,后一起趕過去,時候不找了,我們走吧!」玉婷拉著若雲就向天道殿走。

「我自己會走,不要拉我,多半是說明天下山的事情。」若雲想躲開玉婷的拉扯,在後面小聲的嘀咕著。

另一個空間

「參見大巫師。」剛巡邏完坐下的侍衛看到大巫師從地牢外走進來,站起來急忙請安到。

大巫師沒有理會侍衛,徑直的向關著大法師的那間牢房走了去,侍衛站在那裡沒跟上去,只是在哪裡看著,什麼也敢說。

「師兄,還在休息呢?你這日子過的真是愜意,讓人好羨慕。」走到牢房門前的大巫師停了下來,看著大法師還躺著休息,大聲的說到。

大法師還是躺在哪裡沒有理會他,好像還睡著。

「在哪裡假裝沒聽到,難道師兄不想知道昨天發生了什麼事嘛!」大巫師加大了聲音,可還是沒有理會他。

怎麼會,難道他真的不關心皇子的事情了,不可能,這不像他;大巫師繼續在哪裡說著什麼,可不管他說什麼,躺著的大法師都沒有理會他。

「你別以為你什麼都不說,我就把你沒有辦法了。」說完話的大巫師運起了法術,想把之前下在大法師身上的禁咒激活,好折磨一下大法師,可不管他怎麼樣,大法師還是不動。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我之前在他身上下的禁咒,讓他無法自己療傷,又在牢房裡關的太久,在我使用法術后,導致他暈了過去;不管怎麼樣,他一定不能現在就走了,我還有事情要問他。」

「侍衛,進來把牢門給我打開一下。」大巫師大聲的向站在外面的侍衛叫道。

話語剛落,就看到侍衛從外面跑了進來,站在大巫師面前,迅速的把鑰匙拿了出來,把關大法師牢房門的鎖給打開了,把門推開后,向後面退了幾步,把門給讓開了。

大巫師小心翼翼的走進牢房向躺著的大法師走了過去,還是有點提防,怕大法師耍詐,走的越近的大巫師越覺得不對勁,走進后,迅速的用手掰了一下大法師後退了回來;身體慢慢倒了過來,看著的大巫師看到不是大法師,心情瞬間就炸了,急忙走了上去,是一具已經死了的屍體,在認真看了一下,下面還想還有。

「塊,上來,把下面扒開。」大巫師對著站在門外的侍衛大聲的叫到。

看轉過身走進牢房的侍衛看到躺在地上的是自己昨天還在打鬧的朋友時,心裡頓時害怕了起來,在哪裡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上去他先把躺在上面的人給搬了下來,他的身體已經冷了,看樣子已經死了一些時間了,心裡更是害怕了,想不做了,可沒有辦法,只好把下面的稻草拔了開,剛拔一點,就看到下面有出現了一具屍體,稻草被拔的越來越少,人也展現在了侍衛的面前,是和他接班的侍衛,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試驗不說,從昨天晚上來就沒有看到他們,早上到現在也還沒有來接班,原來是死在了這裡。」侍衛兩眼直勾勾的看著地上的屍體,不由在心裡想著。

「繼續,把下面的稻草全部給我扒開。」大巫師看著坐在地上發愣的侍衛大聲的說著。

反應過來的侍衛繼續拔著剩下的稻草,拔完了也什麼沒有發現。

「不對啊!這是怎麼回事,大法師不是被我下了禁咒嘛,在加上他的傷,難道被他破了,可也不對啊!前不久我才來看過,沒有感覺到他身上的氣息,就算在我走之後被破了,可他也恢復不到這麼快,地牢外的侍衛也沒有受傷或看到,不然早就有人報告了,他是怎麼逃走的。」大巫師看著在地上拔草的侍衛,在哪裡嘀咕這;突然他把目光轉向旁邊地上的木板,看著總覺得不對勁,用法術對著木板打了過去,木板瞬間被打碎了,向四周飛了去。

「啊!大巫師放過我吧!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自己本來就害怕,聽到聲音后,他真箇人都崩潰了,急忙跪在地上說道。

「怎麼了?」外面的侍衛急忙向裡面跑了過來,邊跑邊大聲的叫著。

大巫師並沒理會他們,而是把目光放向了木板下面的那個地道;看了看四周,就向洞口走了過去。

「你們把這裡處理乾淨,我下去看看。」還沒等侍衛反應過來,大巫師就跳下了洞里,順著洞找了去,只留下了還在害怕的侍衛。

順著洞走的大巫師走到地牢旁邊的花園裡,出口在假山的中間;從裡面走走去來的大巫師站在那裡,看著四周;手一抬起,一掌打在了旁邊的樹上,樹瞬間從中間斷開,到在了地上。

「大法師別以為你能逃得掉,用不了多久我一定會把你抓回來的。」大巫師在哪裡大聲的叫著。

聽到聲音的巡邏侍衛急忙趕了過來,遠處看到是大巫師,就有走開了。 剛來到大殿外的玉婷和若雲就看到掌門和各峰的峰主在殿外送著靈王他們離去,一路好像還在說著什麼,隔的太遠了,什麼也聽不到;轉過頭看到站在一旁的凌風和雨墨,就和玉婷一起走了過去。

「你們怎麼現在才來,靈族的人剛剛被掌門和各峰峰主一起送走了,你們做什麼去了?」一旁的凌風看到若雲他們走過來,大聲的說道;站在一旁的雨墨聽到聲音也看了過去,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看著若雲他們。

「沒有做什麼?路上有點事情耽誤了,不要太在意,看樣子還是趕上了。」走到凌風旁邊的若雲站在了那裡,急忙回答到。

「有人還好意思說,不是你,我會這麼晚來。」玉婷看著若雲在哪裡小聲的嘀咕著。

「小師妹你說什麼?我沒有聽到,能說大聲一點嗎。」凌風在一旁看著玉婷無奈的說道。

「沒,我什麼也沒有說,應該是你聽錯了。」玉婷笑著看著若雲說道;若雲也看著玉婷,什麼也不敢說,只是使了一個眼神。

「不知道掌門把我們聚集到這裡來做什麼,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安排。」站在一旁的雨墨大聲的說道。

「應該是給我們安排下山的任務和注意的事項。」若雲向前走了幾步,自信得說著,一臉的得意。

「我都不知道,你又知道,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自信。」旁邊的凌風站出來,想打擊一下若雲,消消他的威風。

…….

「你們也跟著我們一起進去吧。」送走靈族的幕天回來,看著正在一旁聊天的若雲他們說道。

「是。」說完若雲他們一行也跟著各峰主的後面向大殿走了進去。

走進大殿的各峰峰主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就剩若雲他們一行人站在了大殿中間,幕天也走到了大殿之上坐了下來。

「你們都是我仙劍門各峰的佼佼者,也眾弟子里資質比較突出的,各方面都很優秀;在這次比武中獲勝,有機會下山歷練,但下山一定要謹記不可以用仙劍門法術傷山下的老百姓或到人界用仙劍門的名聲到處作亂,要是發現一律門規處理。」幕天在大殿之上大聲的說著。

「弟子們一定謹記。」殿下若雲他們大聲的回答到。

「此次下山還有任務讓你們去完成。」

「不管什麼任務,弟子們保證完成任務,請掌門放心安排。」雨墨從他們中間站出來大聲的說道。

「好,這次下山是要你們去找幾把武器,他們已經消聲滅跡了在人界很久時間了,有點甚至就沒有出現過,它們分別是「赤霞碧波鞭」「矢烈飛龍劍「「雪蝅之刺」「北斗七星扇」「玄武雲天弓」五把武器,它們事關我們人族和靈族兩大族的生死存亡,也是我們對付魔族唯一的希望了,我和幾位峰主還要留在山上應對魔界,好在他們攻打來之前做好應對之策,現在就只要把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了。」幾位峰主坐在在哪裡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看著幕天,都挺無奈的;他們才第一次下山修鍊,就要把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他們了,真是難為他們了。

「掌門,我們這有這幾把武器的線索嘛!」凌風站出來看著幕天說道。

「我們暫時也沒有,只知道每把武器上都有不同尋常的力量,和其他武器還是有很大的區別,只能看你們的運氣了,希望你能一切順利;其他也沒有什麼說的了,你們明天就要下山了,回去早點把東西準備好,明天下山,不要來向我彙報了,你們自下山即可。」幕天看著殿下的弟子,也很無奈的說道。

「是,弟子們一定盡自己的能力,儘可能的完成掌門安排的任務,請掌門放心,弟子們這就下去準備。」雨墨把話說了,就退了下去,若雲他們也跟也上去。

「掌門師兄,你絕的他們能找到這就把劍嘛。」紫萱站前來擔心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順從天意吧!我們不能離開仙劍門,也沒有更什麼好的辦法,現在只有看他們了。」幕天一臉憂愁的說道。

「我相信它們一定可以完成的。」子虛站起來大聲的說道,瘋塵坐在那裡什麼也沒說。

…………..

若雲他們一行人走到了大殿外面,走在最前面的雨墨站在了那裡,轉過了身。

「你們明天什麼時辰下山,到時好一起。」雨墨看著後面的若雲他們說道。

「明天一早,我們在天道殿前集合,到時候一起下山,凌風一怎麼看。」若雲看著一旁還在發獃的凌風說道。

「好,你們說了就是。」回過神的凌風急忙回答到。

「凌風你在想什麼,從大殿里出來,你一路上就心不在焉的。」玉婷看著凌風大聲的說道。

「也沒有什麼事,就是在想掌門說的幾把武器,我怎麼從來沒有聽過,你們呢?」凌風看著大家大聲的說道。

「沒有,你們慢慢聊,我先回去收拾東西了。」說完話的雨墨就轉身向紫霞峰走去了,她也一直想這事凌風說的事。

「想也想不明白,要是沒有這幾把武器,那掌門怎麼會讓我們去找呢?不要在這胡思亂想了,還是早點回去收拾東西吧」若雲在哪裡大聲的說道。

「也是,想那麼多做什麼,車到山前必有路,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找到的。」凌風突然走到若雲的面前大聲的說道。

「你做什麼,嚇我一跳,是不是不想活了。」剛想完事的玉婷,抬起頭就看到凌風突然出來在了她的面前,把她嚇了一跳,連退後了幾步,大聲的呵斥著。

「還好我膽子大,要不然你這一驚一乍的,早晚被你嚇死。」凌風看著玉婷連忙回擊到。

「好了,好了,玉婷,我們回去吧,我好有好多東西沒有收拾;凌風我明天見。」若雲和凌風道了別,拉著玉婷就向凌霄峰走了。

「好,明天見。」凌風說完,也轉身向紀律堂走去了。 昨晚喝完酒就倒下取休息的絕血,從床上爬了起來,坐在了床邊上,用手摸著頭,頭還昏昏沉沉的;昨天和瘋喝完酒後,就把他送了出去,回來的時候又碰到了還在巡邏的神諭,就又拉著他去房間接著喝,不知道喝了多久,也不知道神諭是什麼時候走都,醒來的時候自己就躺在了床上。

絕血坐在哪裡緩了一下神,就站起來開始收拾東西;他好想想到了什麼,站在了那裡,突然大步向門外走去了。

他想起了昨天瘋塵給他說過的事,這事很重要,還是早點去稟告魔尊吧,不然到時候我可擔待不起,就急匆匆的向魔尊練功的禁地走了去。

魔尊練功的地方是魔界的禁地,除了歷屆魔尊外,還沒有人敢去哪裡面;不管是什麼人只要沒有經過魔尊的同意就去,就不可能活著出來,就算在附近幾十米外都沒有魔界的弟子敢去,都是遠遠的就離開了;絕血也從來沒有來過禁地邊上,都只是經過的時候,遠遠的看了一下,這次要不是有緊急的事情,他也不敢來此。

走都禁地邊上的絕血停在了那裡,看著眼前的刻著禁地的石碑,想起了魔尊說過的,進禁地的人不管是誰都不可能活著出來,可我不進去又要怎麼把事情稟告給魔尊聽呢,絕血在哪裡猶豫著,不知道瘋塵說的事應不應該向魔尊稟告。

「絕血你來此處有什麼事情要向我稟告嘛。」突然從禁地裡面傳出來了魔尊的聲音;禁地旁有一道很薄弱的結界,是魔族為了有人闖入而布下的,一般功力不是很深厚的人是發現不了的,這道結界是和魔尊體內的魔力是一樣的,只要有人觸碰,魔尊就會感覺到。

還在發獃的絕血聽到是魔尊的聲音,嚇得剛忙跪在了地上,話都說不出來了;一個聲音突然一陣風在絕血的臉前吹過,一個人出現在了絕血的身前。

絕血抬起慢慢抬起頭,看到是魔尊,急忙請安到。

「稟告魔尊屬下有事情向你彙報。」絕血顫顫驚驚的說道,生怕魔尊怪罪他闖禁地。

「你起來吧,有什麼事情,讓你這麼急的來向我稟告。」魔尊沒有怪罪絕血,而是叫他站了起來。

「稟告魔尊,昨天晚上神影來魔界說有事情向你稟告,我看時間有些晚了,在加魔尊你還在禁地修鍊,我絕沒有讓他來打攪魔尊你了,就讓他把事情告訴了我,由我來轉告。」絕血把昨晚瘋塵說的事一五一十的給魔尊說了一遍。

「哈哈,天助我也,要是我把幾把武器找到了,為我所用,一統兩界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這下我看幕天你們那什麼來擋我。」魔尊聽我絕血說的話后,在哪裡大聲的笑著說道;絕血站在哪裡什麼也沒說,只是跟著魔尊一起笑著。

「絕血你是我最信任的人,這件事我只有交給你我才放心,你等一下就去選一些魔界的精英加上你一起去人界,務必要這幾把武器找到,有必要是也可以把仙劍門的弟子給除掉。」魔尊大聲的對站在面前的絕血說道。

「是的魔尊,屬下這就去準備,一定不負魔尊的期望。」絕血聽到魔尊的話,急忙的回答到。

「好,這件事我交給你我放心,希望這件事只要你我知道。」

「稟告魔尊,從神影告訴我此事後,休息完我就來此處第一時間告訴了魔尊你,這事現在只有你和我,還有就是仙劍門的人知道。」

「好,你接下來的任務就是去尋找著幾把武器,魔界訓練的事情就交給神諭了,你安排好也在去人界找武器,我還要閉關,就不要來打擾我了。」魔尊說完就消失在了絕血的面前。

「是,屬下這就去辦。」說完絕血也轉身向白骨殿走去了。

另一個世界

回到房間的大巫師坐在了椅子上,看著放在武器架上的淵祭,在哪裡發著呆,想到了自己拿武器的那個密室里好像有很多東西,當時看到武器太激動了,就沒有在意裡面的東西了,那些都是師傅他的收藏,裡面可能就有我要的東西,看樣子我的在回去一趟,說不一定還能有其他的發現,我相信以師兄的性格,逃出去了一定會回去祭拜他的,說不一定還能把師兄一起抓回來,不然到時候被冥皇知道了大法師逃走了,一定會責罰我的,事不宜遲,我的要在冥皇回來之前去。

就算我沒有吧師兄抓回來,找到打開異界之門的辦法,說不一定冥皇他一高興就不會怪罪我了;我的快去快回,說著大巫師就起身向門外走去了。

回到師門的大法師,看到到處都是亂七八糟的,心裡不禁的有些失落,這個地方比較偏,很難被人發現,所以是不會有人會來到這裡,看著時間也不早了,在向自己以前住過的房間走了去,看著一路熟悉的事物,心裡的失落感更強了。

大法師推開了房門,灰塵四濺,大法師拍了拍身上落的灰塵,繼續的走了進去,走屋裡,到處看了看,經直向床走了過去,看到滿床的灰塵,大法師彎下開始收拾了起來,很快就收拾完了,走在了床邊,感覺到自己的肚子有點餓,就起身向外走去,向看看這裡還有沒有什麼可以吃的東西。

大法師找了一圈也沒找到什麼東西可以吃,就回到大廳裡面,本來想在這裡坐一下的,有想起回到師門還有事情要做,再加上要是師兄發現我跑了,他想到的一定是我會回師門,我的儘快的事情忙完,儘快離開這裡。

師父一般都會把又用的書放到書房後面的密室裡面,這都是他在一次無意之間發現的,還被師父他老人家給抓了一個正著,說了我好久,為了更好的教育我,還罰我抄了好多書;我的去哪裡找找看,可能有什麼發現也說不一定,說著大法師就向書房走了去。 來到書房門前大法師停住了腳步,用手把門給推開了,由於大法師用力過大,門飛過去的風把滿屋的灰塵都吹了起來,塵埃四起,大法師連連退了數步。

等灰塵退了,大法師向屋裡走了去,屋裡一片狼藉,書籍和武器滿地都是,滿屋就沒有一樣完整的東西,到處都是亂七八糟的,這裡就是他和師兄小時候練習功法和讀書的地方,他把目光轉轉向了正前方的書桌上,那就是師傅平時最喜歡做的地方,不管在這裡做什麼,師傅都會陪著我們,耐心的教導。

小時候的回憶一股股的出現在了大法師的腦海里,比剛回來的時候更強烈了,自己已經很刻意的不去想了,可還是……..

繞過了前面的捲簾走到了裡屋,剛轉過去就看到密室的門沒有關,門口也是亂七八糟散落著各種書籍,密室里好像已經被人翻過了,不知道我要找的書籍還有沒有。

大法師順著路向密室走了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個祠堂,到時把大法師嚇了一跳;師兄被師門逐出師門后,大法師沒隔多久也跟著下了山,就從來沒有回來過,更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只要和師傅有書信上的來往,最後一封都是師傅臨終前不久寄來的,說他要是過世了就不要還去看他,要是回去了就不認他,結果沒過多久,就不知道是誰傳出來師傅他老人家去世的消息,自己也銘記師傅的話,真沒有回去看他老人家,不知道是對還是錯,到後面這倒是成了他的遺憾,從他在凌雲當時大法師后,就一直在派人在暗中調查此事,可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什麼可靠的消息,更不知自己來開師門后再這裡發生了什麼。

大法師走去把倒在祠堂上的墓碑給立了起來,看到上面滿是灰塵,就把上面的灰塵給擦了,上滿露出了淵祭之墓,大法師看到墓碑上刻的是師傅的名字,不是的有些驚訝,看著墓碑都不敢相信,在說他老人家的墓碑不是在山一旁的空地上嘛,怎麼又會出現在這裡;其實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淵祭的墓碑在哪裡,只是當時傳出來說他的墓碑在哪裡,自己之前也會來祭拜過,就一直以為他的墓碑就是在哪裡,怕勾起自己的往事就沒有上山。

大法師看到師傅的名字就想起了師傅的武器淵祭,放心墓碑就向祠堂後面走去了;當時師傅是很有名氣的一名法師,幻術也很厲害,他的武器當是也很有名氣,可沒有人知道那把武器的名字,所以世人就用他的名字給這把武器命名。

來到祠堂後面的大法師,在一個擺著書的架子前停了下來,把架子上面的,在上面思索著,記得師傅以前給他說過,好像放淵祭的密室開關就在這個架子上面,找了一遍又一遍,還是沒有什麼頭緒。

「不要瞧不起不起眼的東西,有可能他就是你要找的東西,只是他沒有那麼耀眼而已。」突然淵祭的一句好從他的腦袋裡閃了出來;大法師把目光轉向了放在書架最邊上的的一本書上,雖然這裡的書已是亂七八糟,肯他還是向他看到的走了過去。

大法師走上去把哪裡的書都翻了一個遍,可還是沒有找到,敢要挪腳離開,腳下一滑,大法師順手抓住了書架的框上,可剛一抓住,抓住的那根棍子一扭,就向地上倒了下去,大法師用手向地上一拍,隨著力道的打出,整個人飛了起來,站在了那裡。

旁邊也隨著一聲巨響,大法師把目光轉了過去,只見書架從中間分開,在面前出現了一個小的密室,裡面有一個放書的書架,不是恨大,旁邊還有一個放武器的架子,讓大法師不敢相信的是裡面也是亂七八糟的,已經被人給洗劫過了,只留下散落一地的書籍,和空空的武器架子。

大法師走了進去,仔細的看了一下放武器的架子,看樣子淵祭已經被人拿走了,那使用淵祭的人一定就是害師傅的兇手,只要我找到淵祭,就可以找的殺害師傅的兇手,我發誓,我一定會找到手持淵祭的人,為師傅你報仇。

武器雖然已經不見了,可這裡的書籍也是師傅的珍藏,把他們翻一遍,不一定可以找到我需要的書籍也說不一定,說完大法師就開始從地上撿起書籍開始看了起來。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大法師把這裡的書籍都翻了一個邊,也沒有找到對自己有用的,就有在裡面巡視了一遍,看有沒遺漏的。

看樣子這裡沒有我想要的東西,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趕路,在這裡不能待太久了,不然很容易被師兄發生,等找到好的落腳處,在想找皇子的辦法吧。

剛從祠堂前走過的大法師,又看到了師傅的墓碑,他停住了腳步,看到祠堂上全是灰塵,地上也是亂七八糟的東西,心裡很是過意不去,蹲下開始收拾起了東西,收拾完了,在外面隨手拿了一塊布開始在祠堂上擦了起來。

在擦桌子支腳時,剛把木頭上的灰塵擦掉,就出現了記個字,大法師又接著向下擦了下去,擦完后仔細的看著,上面寫著:「凡是我弟子,見到此祠堂,必須三拜九叩,已示對我的敬意。」

這是對師傅的敬意,我應該這麼做,想著大法師就向身後的祭拜的墊子走了去,在墊子前停了下來,把上面的灰塵拍了一下,就跪了下去,開始給淵祭的墓碑跪拜起來。

跪完的大法師剛想站起來,就聽到前面桌子下發出來了一陣響聲,他急忙向前走了去,翻開了擋在桌前的幕布,隨著光線的照入,映入眼前的是地上的密室入口;大法師也很不解,可他也沒有管那麼多,徑直向洞口蹲著走了進去,洞口不是很大,進去還是有一點吃力,大法師伸出手,在手上用幻術在手指上把火點燃了,在光的照明下,順著洞走了進去,一路都十分小心。 大法師看到前面開始空曠了起來,也沒有發生什麼機關,就站直了腰,開始向前大步邁進,剛走幾步,密室里突然亮了起來,嚇得大法師停住了腳步,頓時腦子一片空白。

緩過來的大法師開始巡視也密室,密室裡面很簡陋,裡面只要一個石台和一個放武器的架子,架子上有一把用布包裹著的武器,其他說明也沒有了。

大法師向放武器的架子走了過去,停在了架子前面,認真的在四周觀察了起來,看有沒有說明機關,確定安全了,才伸手去拿那把用布包裹的武器,上面早已積滿了灰塵,放武器的架子也十分的破舊,剛把武器拿起,支撐武器的架子瞬間就碎落了一地。

大法師把包裹這的武器,拿在手裡觀察了一下,就開始解扎在布上面的繩索,剛把武器上的不一掀開,一道到光直刺大法師的眼,光過後,看到了上面的紋飾,難道這是……..

大法師加快了速度,一條環龍纏在法杖的外面,顯得栩栩如生,散發這一種強大的力量,著應該就是消失在世間的絕塵傷鱗法杖,都只是在師傅哪裡聽說過,從來沒有見過。

傳說絕塵傷鱗法杖是由龍身上的千年鱗片製作而成的,法杖上聚集著那條龍的法力,也是世間絕無僅有的一把用千年龍鱗鑄造而成的法杖,法杖一出,驚天地,泣鬼神,是當時很有名的一名法師所擁有,從法師去死後,法杖就從來沒有人能把他馴服,後面也就消失在了世間,從始至今唯有這名法師將其馴服過。

大法師認真的看了一下武器,真是巧奪天工啊;為了自己後面方便攜帶,大法師又把布綁了回去,把武器拿在了手上,開始繼續在密室里巡視了起來,看還有什麼有用的東西,走到石台面前的大法師停住了腳步,把目光轉向了石台上面的一個積滿灰塵的盒子。

大法師把手上的法杖放到了邊,用手拿起來石台上的盒子,用嘴吹掉了上面的灰塵,小心翼翼的把盒子打開了,打開盒子的大法師很是驚訝,裡面居然上面也沒有,師傅把這個盒子放在這裡是何用意,難道只是一個裝飾,還是有什麼東西還沒有來的急放上,就……

想著事的大法師,手上一滑,盒子向地上掉了下去,等他反應過來,盒子已經掉在了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音,大法師彎下腰去撿盒子,剛把盒子從地上撿起,就看到有東西從盒子里掉了出來,落到了地上,認真一看是一本有點破爛的書,大法師沒有急忙去撿,而是把手上的盒子,放在了石台上,才去撿起了地上的書。

把書撿起來的大法師,小心翼翼的把書給翻開了,生怕把他給扯壞了,連翻了還幾頁,都沒有看到上面有用的東西,真不知到師傅把這本藏得這麼隱秘是何用意,大法師開始亂翻了起來,突然在開要翻完的時候,在書上看到跨時空幾個字時,大法師停住了手,上面都是一些用手寫手寫上的字,看字跡是師傅的,應該都是一些有用的大法師就開始認真的看了起來,

在很久之前,一名叫魅虹的法師在無意之中發現了隱藏在落月峽谷的一個秘密,就想去確認一下,在落月峽谷里尋找了數日,終於在落月峽谷的最底層找到了一個孤城,也是就是現在的亡魂孤城,在巡視后再孤城的里發現了一個輪盤,這看到的輪盤應該就是在書看到的那個可以跨越時空的幽冥輪盤了,而自己攜帶來的法杖就是這個幽冥輪盤的鑰匙,他仔細的找了起來,在幽冥輪盤的最中間找到了一個孔,魅虹就很著急的把自己攜帶的法杖給插了進去,只見輪盤開始運作了起來,速度越來越快,上空的黑霧也越積越多,在黑霧裡閃電交織著,發出陣陣強光,慢慢的閃電消失了,在黑霧上形成了一個黑洞。

魅虹看著黑洞,心想這就是跨時空的黑洞了,就急忙向黑洞跳了去,可剛到洞前,就被一股力量給擊了會來,讓還沒回過神來的魅虹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摔在地上的魅虹急忙坐了起來,看著從黑洞里跑出來的陣陣霧氣,裡面還夾雜著強大的力量,突然有一個身影在黑洞中閃過,魅虹覺得不對勁,急忙跳上幽冥輪盤,想把法杖拔出來,可已經來不及了,剛看的的黑影從黑洞里從了出來,發出巨大的力量,把魅虹和拔著的法杖一起擊飛了出去,在法杖的離開,幽冥輪盤也停止了運作,上面的黑霧也隨著消失了;飛出去的魅虹拿著法在了幾米之外站住了腳,看著地上巨大的影子,就急忙把光轉向了上空,看著天上飛著的是一條巨龍時,魅虹也十分吃驚。

拿在魅虹手上的法杖也開始和天上飛著的巨龍產生了共鳴,發出陣陣閃光,巨龍向魅虹飛了過來,開始攻擊著魅虹,魅虹開始反擊著。

lixiangguo

朝某個方向縱身一躍,連最後一根龍柱也被打了出來。

Previous article

剛一進去,所有人的身體就都是一震,下一刻,一股莫名的氣息就開始涌了過來,瞬間就讓每一個人的眼神一亮。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