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也不大清楚,我在那邊飛著玩,見海邊有火光就過去看看。過去就看到那些該死的亞馬遜人用火箭正在燒我們的船,那些水手出來沒兩句話都被亂箭射死。」

卓焱變成原來小女孩的樣子,急促地道:「後來大大和那女王從船里出來,她們還罵大大,說他想劫走她們女王,再後來就打起來了。」

「壞了,這肯定是有人在挑撥離間,我們快走。」忒提絲說著帶卓越就向海邊飛去。

「對了,老爹,她們還罵你是壞種的兒子,說什麼她們女王就是爺爺……」卓焱本來想說被忒休斯劫走的,一看卓越陰沉著臉,沒敢把話說完。

「臭婊子,一定是赫拉搞的鬼。」卓越勃然大怒,破口大罵起來。「我就怕出問題,沒敢說出身份,這些人怎麼可能認出來。」

三人很快飛到戰場,只見下面已經亂作一團,赫拉克勒斯雙眼通紅,如暴怒的凶神惡煞一般,手中大棒上下紛飛,每有一擊,必然有一人倒下。

希波米亞倒是也在,只是站在麥拉尼潑身邊像泥塑的一般,沒有一點表情,獃獃地看著打鬥發愣。 卓越剛想去赫拉克勒斯那裡,忒提絲拉了他一把,一指希波米亞低聲道:「不凡,這女王和大哥那天的表情一樣,明顯是被迷惑了心神,先把她救醒再說。」

三人降到希波米亞不遠處,那些亞馬遜人一陣騷動,而後立即圍上來十幾個,弓箭、標槍嗖嗖射個不停。小卓焱大怒,掙扎著就想從忒提絲懷中出去,反被忒提絲抱的更緊了。

三人一邊抵擋著攻擊一邊來到麥拉尼潑跟前,忒提絲沉聲道:「將軍,我相信你也看出了情況不對,你們女王被人施了法術。」

「我知道,可我早已控制不了局面。」

麥拉尼潑欲哭無淚,戰場的形勢轉變太快,她根本做不了任何事,只能暫時先保護女王的安全。好在那個怪物還念她們女王的情,沒有對希波米亞動手,只是提起來扔到自己身邊。

「我能把她救醒,請你不要阻礙。」忒提絲見她沒有阻攔心裡一喜,趕緊道。

麥拉尼潑趕緊讓到一邊,低聲道:「女王好像變了個人似得,你得小心點。」

卓越點了點頭,向希波米亞走去。

兩人剛到跟前,就見希波米亞突然冷笑一聲,抽出身邊的長劍,當頭一劍就向忒提絲劈去。

卓越舉槍架住,那邊忒提絲一道水之精華打在希波米亞臉上。

希波米亞醒來之後渾身顫抖,站在那裡淚流滿面,神情甚是激動。

「殿下,現在不是悲傷的時候,請你立即下令讓他們停下戰鬥,否則更是不堪設想。」忒提絲見她神情哀傷,趕緊道。

希波米亞能作女王,這點判斷力還是有的,點了點頭,幾步來到戰圈邊,強忍住內心的悲痛,大聲道:「所有亞馬遜人聽令,立即停下戰鬥,這是一場誤會。」


那些亞馬遜女戰士打了半天拿赫拉克勒斯完全沒辦法,自己人反而死了上百,若不是女王在周圍早就撤退了。此時一見女王下令,立即停下退到她身旁。

「哥哥,一切都是我的錯,希波米亞對不起你!」希波米亞來到赫拉克勒斯跟前,顫抖的聲音道。


赫拉克勒斯沒說話,渾身如在血海里浸泡過一般,提著大棒站在,看著希波米亞發愣。

「大哥,這一切又是赫拉搞的鬼。」卓越來到他身邊小聲分析了一下事情的經過。「 腹黑老公小萌妻 。」

赫拉克勒斯看了眾人一眼,茫然地點了點頭。

這時麥拉尼潑來到場中,把之前那個黑衣婦人鼓動大夥的話一說,卓越猜的果然沒錯,真的是赫拉在背後搗鬼。

原來她們追過來的時候見那船安然無恙地停在那裡,麥拉尼潑就想勸眾人回去,誰知還沒等她說話就有人向船上射火箭,那些船員出來沒問幾聲也被射殺當場。

後來赫拉克勒斯和希波米亞從艙里出來,而且希波米亞明言是個誤會,這時她以為也就到這了。誰知希波米亞沒說兩句話,突然神情一變,大聲指責赫拉克勒斯想綁架她,要把她帶去希臘,並罵赫拉克勒斯弒父母、殺妻、子,禽獸不如。

忒休斯拐走希波呂忒的事一直是亞馬遜人心中難以抹平的傷痛,眾人一聽女王如此說,立即弓箭、投槍一起招呼,發了狂似得向赫拉克勒斯猛攻。

一交上手難免會有死傷,而一出人命立即又變成不死不休的局面。

只是這些人又哪裡是赫拉克勒斯的對手,五勇士過來四個,除了麥拉尼潑要照顧女王,且發現事情不對沒加入外,其他三個在打鬥中全被赫拉克勒斯殺死,女戰士死的更是不計其數。

眾人心中一陣難過,但事已至此,完全沒了挽回的餘地,卓越看留在這裡只會相互添堵,於是告辭一聲,拉著迷迷糊糊的赫拉克勒斯轉身向西而去。

「大哥,我們下面去哪兒?」

卓越見赫拉克勒斯愁雲慘淡,走了一夜一句話都沒說,故意找話道。

「你們拿主意,我跟著就行。」赫拉克勒斯依然在前面走個不停,低聲道。

「特洛伊就在西南,大哥,你不是想要那匹神馬嗎,我們去看看吧,不行我們就從那裡出海,去伽狄拉海灣厄里茨阿島找那革律翁要牛群去。」卓越繼續道。

赫拉克勒斯點了點頭,依然沒說話。

卓越剛想繼續,被忒提絲拉了一把。忒提絲和懷裡的卓焱說了幾句,卓焱從她懷裡下來,『大大、大大』地叫個不停,然後一躍跳到赫拉克勒斯的肩頭,親昵地抱著他的頭。

這招果然管用,赫拉克勒斯緊緊地把她抱在懷裡,神情終於不再似之前那般麻木。

「唉,大哥這樣不行,時間長了會被逼瘋的。」

卓越也不知道該怎麼勸說了,赫拉克勒斯最近剛把忒拜的事從心裡抹去,露出些笑容,立即又被人揭了出來,而且還是喜歡的女人。

忒提絲也嘆了口氣,輕聲道:「這些事我們也幫不上什麼忙,只能看他自己的心裡堅韌度了,不過我相信他會挺過來的。」

亞馬遜離特洛伊很不近,只是赫拉克勒斯除了吃飯睡覺就是趕路,三天後就來到特洛伊。

離好遠就看到一個巨大的城池立在眼前,雖然沒有亞述首都尼尼微高大堅固,但相比希臘的任何城池都不差。

卓越不禁心中感嘆,怪不得阿伽門農他們花了十來年時間也打不下來,這種大城在這個時代想攻進去太難了。

「不凡,別感慨了,這裡肯定出大事了。」忒提絲一指周圍的人道,「你看他們神色慌張,面有悲容,肯定是有什麼事發生。」

「我找個人問問去。」卓越說著剛想起身,就見城門內出來一隊士兵戒嚴,四人無奈,只得躲到一邊。

不久從城內出來一隊具甲騎士,中間有幾人從衣著打扮來看明顯都是王家子弟,只是這些人不但臉上毫無喜色,還都是面露凄容,隱隱還聽見女人哭泣的聲音。


卓越心中奇怪,等這些人過去,找了一個年齡較大的忠厚長者打聽。這一打聽不要緊,竟然又引出一個大事件來,這事的起因卓越還知道。

原來此時的特洛伊正在為多年前的一次欠薪事件支付代價。


前文埃阿科斯曾經說過,他和阿波羅、波塞冬被宙斯處罰,派去給特洛伊國王拉俄墨冬修城牆,只是干前談好了報酬,幹完了拉俄墨冬卻賴賬不給錢,甚至還威脅說再啰嗦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宙斯——因為神罰期的神靈給東家幹活是不能索要報酬的。

兩位大神還在神罰期,當時不好翻臉,但這種被人類勒索的丟人事又豈能真的放下,神罰結束不久阿波羅就降下瘟疫。

拉俄墨冬費了好大的勁才平息掉,見波塞冬沒找他麻煩,還暗自慶幸不已,他哪裡想到波塞冬只是故意給他一個空歡喜而已。

波塞冬不久前派出一個恐怖異常的海怪利維坦為害,只要是特洛伊海邊的生物都被它吞食一空。還降下預言說,要消除這場災難,只有拉俄墨冬將他的女兒赫西俄涅送去喂海怪才行。

拉俄墨冬是個唯利是圖的十足小人,連神靈的工錢他都敢剋扣,為了利益捨棄親人這種事自然不在話下,於是就將自己的女兒赫西俄涅綁在了海邊的石頭上,準備去喂海怪,那之前哭哭啼啼的正是前去送行的王后及家人。

四人除了懵懂的小卓焱外,都是聽得目瞪口呆:還有這麼乾的?

卓越心說你妹這些大神們你不惹他他還找你麻煩呢,你竟然敢剋扣他們的工錢,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不過海怪利維坦恰好在十大任務裡面,本來聽說是在西大洋的,這時也不用找了,倒是恰好。於是赫拉克勒斯道:「不凡,我們去把利維坦除掉吧,不光為了任務,也能救下一個無辜的女孩。」

「哈哈,大哥,你忘了我們此行的目的了嗎,你還可以趁機讓拉俄墨東把他那匹神馬送給你,一舉三得啊!」卓越也是興奮不已。

赫拉克勒斯難得露出笑容,點了點頭,忒提絲卻是臉色一苦,低聲道:「不凡,大哥,那海怪利維坦可不大好除。」

「對了,你是海神,利維坦的事比我們清楚,快說說到底有多厲害。」卓越笑道。

「多厲害,不凡,還記得你見過的那叫席茲的怪鳥嗎,這利維坦不比那鳥小。」忒提絲苦笑道。

「當它浮於海面時,就如同一個小島立在那裡一樣;當它暢泳於海灣時,海灣的波濤亦為之逆流。這怪物雖然生活在水中,口中卻能噴出濃烈的火焰和煙霧,大嘴一張,比這特洛伊的城門要大十倍百倍。而且性格冷酷無情,暴戾好殺,它是海洋中最恐怖的存在之一,就是我們海神一族也沒幾個願意招惹它的。」

「不是吧,讓你這麼一說我們還怎麼做這個任務?」卓越一聽頭立即大了一圈,心中又在暗暗詛咒赫拉不得好死,竟然讓赫拉克勒斯做這麼恐怖的任務。

「先別管那麼多了,去海邊看看再說!」赫拉克勒斯說完立即大步向西面的海邊走去。

兩人都知道他的性格,他決定的事誰也改不了,只能苦笑搖頭跟在後面。 ?當四人趕到海邊的時候,只見赫西俄涅已經被綁在海邊一個粗大的岩石柱子上,整個人癱瘓在那裡,海水早已濕透了她的衣衫,除了頭髮在海風中飄動,眼淚還在沿著兩頰流淌以外,完全和個石頭雕像沒有兩樣。

遠處是那隊具甲騎士,旁邊一個痛哭的婦人一個一臉愁雲的老頭以及一些王子王孫。

赫拉克勒斯幾步跨過去,等那隊騎士反應過來想去阻擋,他已經來到那個衣著光鮮的老頭跟前。

「什麼人,這裡也是你能亂闖的,立即滾開!」那群騎士中一人大吼道。

赫拉克勒斯也不理他,看著那老頭大聲道:「你就是特洛伊國王拉俄墨冬?」

「我就是。請問強壯的勇者,你又是誰呢?」

拉俄墨冬雖然不是什麼好人,眼力見還是有的,一看赫拉克勒斯的身形和動作就知道不能得罪。

「我是赫拉克勒斯,想必你曾經聽說過我。」赫拉克勒斯一指自己,沉聲道:「我能殺死海怪,救下你女兒,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只要能救下我女兒,什麼條件我們都答應。」那痛哭的婦人一聽立即止住哭聲,三步兩步來到赫拉克勒斯跟前,悲戚的神色顯示出決絕的目光。

赫拉克勒斯看了看猶疑不定的拉俄墨冬,又道:「你呢?」

「說出你得條件,強大的勇士。」拉俄墨冬估計是聽說過赫拉克勒斯的名字,沉聲道。

「我如果成功救出你得女兒,你就把神王送的那匹神馬給我,如何?」赫拉克勒斯道。

拉俄墨冬想了想臉色一沉道:「強大的勇者,你若真能把利維坦殺掉,救出我的女兒,莫說是一匹馬,就是要我特洛伊一半的領土,我拉俄墨冬絕無二話。」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赫拉克勒斯和拉俄墨冬同時立誓道。

卓越見他們定了下來,立即過去把小姑娘赫西俄涅從石柱上給解了下來,忒提絲抱著交給那老婦人,娘倆一見是抱頭痛哭。

「大哥,這老傢伙連神靈的承諾都敢反悔,我們也得小心點。」忒提絲在兩人身邊小聲道。

「他不敢,都這個時候了他要再敢反悔,那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麼寫了!」卓越笑道。

海怪利維坦,海洋中最恐怖的怪物之一,據說殘忍好殺又碩大無朋。它居住在海底,用自身的糞便餵養大量魚群,這些魚被它餵養,同時也以作為它的食物回報。

有時它也會浮於海面,這時就形成了一座小島,無知的海鳥和海船不知就裡過去停靠,莫名的就成了它的口中之物。

浮於海面時它的攻擊方式有兩種,一是口噴百丈烈焰,這些烈火能把所遇之物焚燒一空;二是發出強大的倒卷氣流,那氣流和颶風一樣,所遇之物無不被它捲入腹中,當作點心吞下。

據說特洛伊周圍海岸的居民就是被它這麼蹂躪的,現在已經數里了無人煙。

三人聽那個對情況比較了解的騎士說完,讓他們保護著國王先回特洛伊,接著開始整裝準備戰鬥。

赫拉克勒斯還是老一套,金色胸甲,獅皮盔加披風,裡面還有一套雅典娜送給卓越的冰蠶內衣防火。背弓帶箭,只是想到對付海怪大棒沒什麼用,這才抽出肋下那把諸神之使赫爾墨斯送給他的銀色大劍。

卓越也不敢怠慢,蠶衣龍甲,戰棋銀槍,又向武什卡特安排一番,拉俄墨冬以及那些特洛伊騎士早已經退走,三人站在海邊靜靜等候。

不久就見遠處的海面一陣晃動,接著產生一道道環狀水波,然後一道數百米高的粗大水柱從海面升起,盪起的浪花一直延伸至數里開外。

「注意,它來了,這就是它用鼻孔噴出的水柱。」忒提絲沉聲道。

不久一個龐然大物浮現於水面,帶動一陣浪潮直達海邊,啪啪地拍打著崖岸的沙石海灘。

忒提絲真沒說謊,這傢伙個頭和怪鳥席茲差不了多少,一張大嘴若是張開肯定比特洛伊城門大十倍不止,額上兩隻藍色的怪眼恐怖異常,下面還有巨大的腕足翻動。

「該死的拉俄墨冬,竟然敢騙我利維坦,我一定要發動海嘯殺光特洛伊人。」那怪物大吼一聲,聲震百里,像晴空打了個霹靂,三人都被震得氣血上翻。

「拉俄墨冬倒沒有食言,只是赫西俄涅被我放走了。」赫拉克勒斯站在海邊,看著利維坦大聲道。


「大膽的人類,你又是誰,敢壞我無敵的利維坦的好事?」海怪冷聲道。

赫拉克勒斯哈哈大笑,一拍胸脯自豪地道:「我乃珀爾修斯的子孫,安菲特律翁和阿爾克墨涅之子赫拉克勒斯,今日就是為民除害來了。」

「哈哈,我道是誰,原來是天下第一號大雜種來了。」利維坦大嘴一張哈哈大笑,平靜的水面也因此吹起一股浪潮。

「你祖宗珀爾修斯是宙斯和他重孫女**的產物,你又是宙斯和他**之後的重孫女**的產物,宙斯果然不愧為諸神之王,**都亂得這麼有個性!」

這怪物雖然張狂,可是說的還挺合邏輯,罵的那叫一個舒暢,若不是在這個場合,卓越都要給它點個贊,請它喝上一杯了。

赫拉克勒斯本就不善言辭,被它一頓狂噴之後更是啞口無言,臉瞬間漲得通紅,強壓下心頭怒火,冷冷道:「我不會動口,只會動手,咱們還是手下見真章吧!」




lixiangguo

緊接著,牆壁上光芒閃爍,一道道的符文閃爍出來,化作了一團火光將整個工坊環繞在了內中。

Previous article

大廳裡面,珈藍趕到的時候已經亂作一團,沉香的手裡拿著一把劍,劍身上面沾滿了血,而她卻不顧危險,四處張望,顯然是在尋找什麼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