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不僅不愉快,而且很生氣。」葉銘冷冷道,「小強,殺了他!」

「轟隆!」

一條蛟龍騰空而起,惡狠狠地撲殺而來。白麻衣神色不變,揚手亮出一桿白幡,幡上似乎有無數的白色小蟲在蠕動,它輕輕一揮,小強就慘叫一聲,跌落塵埃。

葉銘吃了一驚,忙過去一看,只見小強身上生滿了蛆蟲,渾身散發出腐臭味。

「你做了什麼?」他又驚又怒,小強可是獸神,居然一個照面就被傷成這樣,對方是怎麼做到的?

白麻衣道:「九皇子想見你。」

葉銘擔心小強安然,咬牙道:「治好他的傷,我跟你走。」

白麻衣搖了搖幡,小強身上的蛆蟲快速消失,傷口也很快癒合。他跳起來,叫道:「主人不能去!」

「無妨。」葉銘擺手,「真要對我不利,他現在就能出手。」

白麻衣道:「請。」然後又是一搖幡,周圍的空間扭曲變幻,葉銘居然直接就出現在了皇子府上的客廳里。

客廳很大,一名少年坐在上面,打量著葉銘。對方雖是少年模樣,可葉銘看得出,對方的年紀遠在他之上,只不過由於修行得太早,所以能保持著少年人的容顏。

「你是葉銘?」對方問。

葉銘:「參見九皇子,久聞皇子大名。」

「你還真是難請。」少年道。

葉銘:「殿下見我何事?」

九皇子一笑:「聽說你手中有天驕果,還送了我姑姑兩枚。說起來,我該叫你一聲姑仗,我們初次見面,你難道不該送我一枚天驕果?」

葉銘心說皇子怎麼能這要這要臉?他淡淡道:「實在抱歉,天驕果已經沒有了。」

「沒有了?」九皇子看向白麻衣,「他說沒有了?」

白麻衣又拿出白幡,輕輕搖了一下。葉銘頓時就感覺,一股腐朽邪惡的力量,降臨在他的身上,無盡的痛苦將他包裹,他立刻就滾倒在地,渾身抽搐。此刻,他的身上,眼裡,鼻子里,都爬滿了細小的蛆蟲,又癢又痛。

看書罓本書 這種痛苦簡直無法形容,哪怕毅力堅如磐石的葉銘也無法承受,發出陣陣怒吼。請大家看最全!

白麻衣淡淡道:「交出天驕果,你可以不必承受痛苦。」

葉銘伸手在懷中一掏,揚手打出一道黑漆漆的光。這道光,正是他耗費數千億神聖功德購買的那道詛咒。黑光太快了,也太詭異了,白麻衣根本無從閃躲,尖叫一聲,渾身黑煙纏繞。他咆哮道:「你膽大包天,竟敢對本武神出手!」

「咔嚓!」

一陣風吹過,詭異強大的白麻衣武神化作一堆黑色的枯骨,居然就那樣死掉了。其實白麻衣的實力並不怎麼強大,甚至不如小強,不過他的白幡威力極強,輕易就制服了小強。

葉銘的手段讓九皇子毛骨悚然,白麻衣死亡的瞬間,他就逃走了,空蕩蕩的大廳里只剩下葉銘一人。

「主人,那幡太詭異的,不過這一切似真似幻。」北冥旁觀者清,提醒道。

「幻覺嗎?真實嗎?」葉銘若有所思,他盤坐下來。他的心靈境界,早就達到了諸法空相,所以再強大的痛苦在他看來,都是虛幻的東西,唯一永恆的是他的心靈。

「轟!」

下一刻,他周身燃燒起了光明火焰,那些蛆蟲在火焰中焚燒一空。而火焰沒有留下,把他燒成了琉璃玉骨,晶瑩無暇。

那白幡仍舊立在地上,不斷釋放詭異的力量,卻始終奈何不了葉銘。

忽然間,虛空微微一盪,白幡破開空間,不去吧遁去了哪裡,葉銘也一下恢復了清明。

他從地上站起,目光四下一掃,道:「九皇子可在?」

一塊玉壁后,九皇子一臉警惕地走出來,寒聲道:「葉銘,你知道你殺的人是誰嗎?」

「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經死了。如果他能活過來,我還能殺他一次。」葉銘淡淡道,「長公主走時,為我留下許多自保手段,殺幾個武神不算什麼難事。」

九皇子冷哼一聲:「他是我母妃家族的人,殺了他,你將成為蔡家的敵人。」

「那又怎樣。」葉銘一拂袖,扭頭就走,「誰殺我,我就殺誰!」

九皇子身邊明明高手如雲,卻愣是沒敢攔下葉銘。一則葉銘有駙馬的身份,二則他著實忌憚那詛咒,而且他不知道葉銘還有多少類似的手段。萬一將對方逼急了,殺他這個皇子也不是不可能。

葉銘離開皇子府的時候,背上已經被冷汗濕透,如果九皇子真要發動高手留下他,單憑小強一個絕對不是對手。他隱隱感覺到,那九皇子身邊起碼有四五位武神坐鎮。

「看來皇家人壓根不把我放在眼裡啊。」離開皇子府,葉銘沉聲道。

北冥:「主人,皇家人視平民為草芥,向來如此。」

葉銘哼了一聲:「看來真該壯大天捕才對,專門懲處這群混帳東西!」

「主人在沒有成就武君之前,宜多收斂。」北冥建議,「暫時忍讓。」

葉銘今天被陰了一把,雖沒什麼損失,可內心極為不爽。回到青龍學院的路上,他打開功德戒指,查看昊天上帝為天捕發布的命令。上回在昊天教,他重新成為了一名天捕,這一次倒多半是他自願的。

他的目光,立刻就被第一個目標吸引了。

「青龍皇朝三十九皇子風無上,掠奪武者精血,修鍊血影魔功……」

「風無上回來了?」葉銘眉毛一挑,似在思索什麼。

風無上的皇子府的位置距離青龍學院不遠,連日來,皇子府都通過神武堂發布了一系列任務,招募武宗、武君級的高手探險,幾乎每天都有十幾名武宗,數名武君前來應招。然而奇怪的是,這些武宗的武君進入皇子府後,就再也沒有出來。

然而東都人口十數億,少幾個人自然沒人注意到。此刻,皇子府上,風無上和對面坐著八皇子。八皇子笑道:「小三十九,你的血影神功進步很快,這幾天你又吸幹了幾個人?」

風無上冷哼一聲:「八哥,你我一向沒什麼交情,你今天巴巴跑來,莫非就是說閑話的?」

「當然不是。」八皇子一笑,「皇弟你可聽說了葉銘的通利錢莊?」

「自然知道。」風無上面無表情,「這事與皇兄何關係?」

「關係不大。我只是想著,若咱們兄弟能將通利錢莊控制住,然後再送給父皇,那豈非是大功一件?」八皇子道,「皇子數量眾多,誰能做成這件事,就能得到父皇的重視嘉獎。」

風無上心中一動,道:「雖然通利錢莊很賺錢,但也不至於讓父皇動心吧?」

「就在不久前,葉銘用錢莊募集了兩百萬億交給了皇姑。皇姑用那筆錢討伐東海去了,回來之後,必定大有收穫。不僅能還上這二百萬億,還要狠賺一筆。至於賺多少,我甚至都不敢想,兩百萬億,還是一千萬億?」

風無上心頭狂跳,道:「東海富饒無比,賺一倍肯定是有。」

「所以,你能想象到,這錢莊的大用途了嗎?我們青龍皇朝前次損失慘重,如今最缺的就是錢。只要有錢,就可以東山再起。天外天,有無數的大世界,只要我們有足夠的軍力,隨便掠奪一個就可以賺幾倍甚至幾十上百倍的利!」八皇子似乎越說越激動,雙手揮舞起來,「到那時,說不定我們就能一統天元!將武道文明推向極致!」

風無上心潮澎湃,他狠狠一攥拳,道:「皇兄說的沒錯,我們一定要奪下通利錢莊!」

「要拿下錢莊,咱們只能從葉銘身上動手。至於皇姑還有真龍聖地,我們暫時不要招惹。等處理完了葉銘,再對付東齊學院。只要咱們拿下這一半的股份,就等於控制了錢莊。」八皇子陰陰一笑。

「可是,要怎麼對付葉銘?」風無上有些頭痛,「這個人手段太多,我並沒十足的把握。」

「腦子比武力有用。」八皇子指了指自己的腦袋,「你的母族不是對刑部有很大的影響力嗎?如果葉銘犯下了重罪,是不是可以將他下獄?」

天九王 風無上不傻,一點就透,他大笑道:「多謝皇兄指點,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不過皇兄,那三成股份到手后,你我該怎麼分?」

八皇子笑道:「這件事皇弟你出力比我大,你拿兩成,我得一成,你看如何?」

風無上滿意地點點頭:「不過還要皇兄多多幫我,一起對刑部施壓。」

「這個自然沒問題。」八皇子道,「如今皇姑不在,正是我們動手的好時機,錯過這個機會,以後可就難了。」

葉銘還不知道他已經被人惦記上了,他沒什麼根基,自身實力也有限,被人惦記是他有所預料的,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

次日,顏如玉等人還在閉關吸收天驕果的葯給力,就有一群人闖進院子。來人實力很強橫,穿著官服,沒等葉銘詢問,就給他上了枷鎖。

葉銘神色鎮定,問:「你們是誰?這什麼鎖我?」

為首之人沉聲道:「咱們是刑部的,奉命前來拿你!」

「我犯了什麼罪?」葉銘怒問,瞬間就意識到是被人陷害了。

「這話你去問提審你的大人,我無法回答。」對方冷冷道,拉著鎖鏈,就把葉銘帶走了。

東都很大,刑部大牢位於皇宮東北角。還沒到大牢,葉銘識海中的佛道禁制就開始震動,他能感受到無邊的怨氣匯聚在大牢上空。十萬年來,這個地方也不知枉殺了多少人!

提審之前,葉銘會被關在牢房內。刑部牢房的大門,是一座黑色的牌樓,左右分別坐著一隻鎮獄神獸的石像,栩栩如生。

守門的官差居然都是武君的修為,看到葉銘被押過來,其中一人低聲道:「又來了一個枉死鬼。」

本部來自看書惘 對方的竊竊私語,清晰無比地傳入葉銘耳中,他抬頭看了兩名守衛一眼。請大家看最全!那說話的守衛眼一瞪,喝道:「看什麼看!」

葉銘又低下頭,被官差押入牢房。刑部牢房的面積很大,劃分為許多的區域,他被關在專門關押皇親國戚的位置,裡面的建築很氣派,可看守也最為森嚴。皇親國戚雖然地位高,可他們一旦進入大牢,那就基本上喪失了自由之身,甚至十有八九要死在裡面,情況反而是最為惡劣的。

葉銘身為當朝駙馬,自然也被劃歸皇親國戚之流,關進了這片區域。不過,眼下刑部還未對其提審,頭上被人安了什麼樣的罪名,他還並不知曉。先是進入一條長長的走廊,陰森幽暗,到處是腐朽的氣息,身處其間,很容易變得躁動不安。

走廊兩側,是一間間低矮的通道,分別通向單獨的牢房。偶爾,他能聽到一兩聲絕望細微的聲音,通過長長的通道,傳入耳中。

一路走來,他都很鎮定,沒說一句話,直到被安排到了牢房中。葉銘的牢房在走廊的盡頭,往左一拐就進入通道,通道內只有一間牢房,這就是他目前的存身之所。

明明是一間單人牢房,按正常的道理,只能關押一人。但葉銘顯然愛到了「優待」,他的單獨牢房不僅有人,而且還是四個人。

五大三粗,凶神惡煞的官差把人送到后,便狠狠往裡一推,之後便大搖大擺地離開了,重重地把牢門關上。頓時,房間里的光線暗了下來,氣氛有些詭異。

他四下一打量,這牢房有兩間瓦那麼大,設有一張桌子,一張椅子,還有一張床。除此之外,就是那四名「獄友」了。這四人修為都不弱,兩人是武君,兩人是武尊。四個人的氣質都不錯,頗有上位者的氣度。

見到葉銘被關進來,四個人一言不發,只是冷冷地看著他。

「不錯,居然還有床。」葉銘笑了笑,一屁股坐在上面,還用力搖了搖屁股,試試床結實不結實。

「喂,新人,你犯了什麼罪?」一名武君抱著膀子,斜著眼高聲詢問他。

「不知道,莫名其妙被抓了進來。」葉銘回應,「應該是得罪什麼人了。」

「你倒不傻。」另一名武君冷笑一聲,「我給你指條活路,你要不要聽?」

「沒興趣。」葉銘直接拒絕,「我活的好好的,不需要別人指活路。」

「哼,不知好歹!」那武君別過頭去,重重一哼。

兩名武尊面對面盤坐著,其中一人說:「那人說了,只要我們把這小子收拾掉,就給我們自由。區區一個武宗,很簡單的一件事,為什麼非要我們出手?」

另一名武尊也很疑惑,道:「我也想不通,他既然有能力同時關押我們,難道還對付不了這小子?」

兩人當著葉銘的面談話,顯然沒把他放在眼裡,並不怕他知道他們的計劃。

葉銘冷哼一聲,他抬手在空中一劃,發氣構結,很快就製成一座傳訊法陣,說道:「姬如雪,我被關進了刑部牢房,你想辦法弄我出去。」

聽到葉銘這麼說,四個人都大笑起來,那武尊站起來,笑道:「蠢貨!凡進了刑部大牢的人,沒見哪個有活著出去,你就死了那條心!」

同一時間,在不求人倌,姬如雪收到葉銘的傳訊后,立即就發布了任務,要求把葉銘救出。如今的不求人倌已經有了很多大主顧。消息發出去沒片刻,就有人回了消息,要價兩百億。由此可見,救出葉銘是件頗費周折的事。

雖說兩百億無疑是個大數目,可這對葉銘來說實在不算什麼,姬如雪毫不猶豫地與對方達成協議。

就在姬如雪準備營救的時候,那名嘲笑他的武尊走到了葉銘對面,問:「小子,你還想出去,知道你犯了什麼罪嗎?」

「不想知道。」葉銘懶洋洋地道。

那武尊皺眉:「小子,你一個小小武宗,沒資格在刑部大牢里囂張!站起來,看著我的眼睛說話!」

「滾開!」

葉銘不耐煩地一揮手,一股浩蕩大力傳來,排山倒海,勢不可擋,那武尊身不由己地倒向一邊,臉色大變,十分震驚。

「小子,你找死!」武尊像是受到了侮辱,登時大怒,抬掌向他按落,而他的掌心,一片金色的殺光閃爍不定,釋放出森冷殺氣。武尊把武魂修成了元神,實力較之武君強大很多。憑藉元神,他們可以施展神通、法術,擁有種種不可思議的能力。

然葉銘面不改色,揮掌迎擊。一瞬間,他的絕對力量就籠罩牢房。絕對力場中,對方的一舉一動,發出的任何力量,都逃不出他的控制。於是那名武尊的殺機方一釋放,就熄滅了,身體一下陷入了靜止狀態,不能言,不能動,更不要提出手對付葉銘了。

不止他,另外的三個人也被籠罩在絕對力量之內,喪失了自主能力。尤其兩名武君最慘,他們七孔流血,痛苦無比。唯有兩名武尊還能勉強支撐,可也無法威脅到葉銘了。

就在這時,一股強橫的力量介入,像見了鬼一樣,四人臉上都流露出驚恐之色。強橫的力量無視葉銘的絕對力場,縱橫絞殺,瞬間就將四人撕碎。那是真正的撕碎,骨頭連同血肉散落一地,血霧爆開,腸臟滿地,場面無比血腥。

「誰?」葉銘大驚,出聲喝問。他雖然出手,可並沒準備出手殺人,這幾人都死於外人之手。

牢房外一片安靜,無人回答,他的臉色迅速難看起來,他的腦子裡想到了某種可能。

果然,不片刻,兩名官階很高的刑部的官員邁著官步走進來,十有八九是刑部的主事官員。他們看了一眼血腥的地面,其中一名官員威嚴地道:「駙馬葉銘殺害皇孫,速速稟報青龍大帝!」

葉銘神色不變,他之前就料到了這一結果。對方只是把他抓來而已,然後故意引他與四人衝突並暗下殺手,最後再把殺人的罪名安在他頭上!無疑,死的這四人也不知道內幕,而是被人用某些理由騙了進來,走上了死亡之旅。

面對刑部官員的陷害,他沒有辯駁,只是默默在坐回床上。因為他明白,此時此刻,無論說什麼都沒用,倒不如靜觀其變,尋找解決的辦法。

陸續又有幾名官員趕到,有一品大員,也有九品小官,他們對現場進行了查看,紛紛亂亂的折騰了半天。對這些人,他一概不理,自顧閉目打坐。

官員們查案時,皇子府上,三十九皇子風無上身後出現一道血影,血影道:「主人,事情成了,葉銘殺害皇孫,將要判處凌遲,誅其九族。」

風無上滿意地點點頭:「不錯。這下就算皇姑回來,也救不了他。先晾他幾天,等到快要開刀殺人的時候,再問問他願不願意活命。想要活命,就要交出通利錢莊的股份。」

血影:「殿下聖明!」說完,又消失不見了。

葉銘一直閉著眼,等到官員們都忙活完了,紛紛散去之後,他隨即用法陣與姬如雪溝通:「情況如何?」

「大事不好。」姬如雪直嘆氣,「接活的那人放棄了,說你的罪過太重,他現在也無能為力。 總裁他是偏執 三位太爺現在也沒辦法,對手太惡毒了,居然誣陷你殺害皇孫。」

「死的四個人是什麼來歷?」葉銘問,他相信姬如雪一定都查清楚了。

姬如雪道:「這四人確是皇孫無疑。青龍大帝有幾十位正式的皇子,而私生的皇子就更多了,數都數不清。這四人就是其中幾位私生皇子的後人。不過就連這幾個人本身,都不知自己的皇子身份,只知道自己的父親地位不一般而已。」

葉銘冷笑:「可他們是實打實的皇孫,不知我殺了四位皇孫,該當怎麼處置?」

「依律,殺害皇家成員者,凌遲處死,誅盡九族。」姬如雪道,「對方的手段太惡毒,這仇一定要報。」

葉銘冷哼:「如果長公主在,他們絕不敢如此放肆。」

lixiangguo

秦觀笑道:「怎麼不是?你取出造化神器,使我們人族又多了一位永恆大賢,這是無量功德,人類必將銘記於你。」

Previous article

「綠源世界……」莫語目光微閃,「蕭沅長老,這是什麼地方?」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