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恩,你先在這裡休息休息,然後就回去吧,我這裡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就不奉陪了。」

「林公子您走好。」 天南十二宮,天南三省最龐大的勢力之一,地域三萬里,氣勢磅礴。


在三萬里的疆域中,十二宮共擁有一座宮城、八座主城、十六座小城。

宮城自然就是十二宮絕對高層居住的地方,而八座主城,則是都有著高階神級高手坐鎮,至於十六座小城,亦是有著低階的神級高手坐鎮,而且十六座小城在最外圍,是第一層防線,八座主城則是第二層防線,可謂是把宮城圍的水泄不通,固若金湯。

宮城作為十二宮的都城,擁有眾多的主幹道,每一條,都寬達百米,能夠容納百人并行。


而且每一條主幹道上面都是店鋪林立,熱鬧非凡。

林朗朗騎著威風凜凜、趾高氣昂的銀狼嘯天走在最前面,後面則是跟著十名蒙面的魁梧大漢,這十人自然就是有著超級美稱的十大金剛!不過這些人在魔仙聖域極具名氣,而林朗朗這次計劃是秘密進行,所以必須要蒙面。

林朗朗本來長的就秀氣,氣質非凡,再加上嘯天這個極具賣相的純銀色銀狼,惹人頻頻注意,特別是那些靚麗的少女,有的更是發出了尖叫聲。

林朗朗見狀,立刻溫柔的報以微笑,頓時惹得眾少女臉色微紅,至於後面跟著的十名大漢,雖說蒙著臉,但從眼神中也能看出都是一臉冷毅,生人莫進的態度。

一路走來,林朗朗眾人終於來到了宮城門前。

「來者何人?報上身份!」宮城前守衛大聲的問道。

這時,一個大漢突然走出,瓮聲道:「是何身份,不是你該問的。」話音落下,大漢拿出一個密封的信封交給了那守衛,言道:「把信交給大長老齊溯源,他便會立刻來見。」這大漢乃是十人的老大屠夫,其實他心裡還是很看不起十二宮這點勢力的,但沒辦法,主人既然要求咱去做,那就得去做,所以心裡多少有著那麼一點鄙視心裡。

守衛聞言,心中升起一股怒氣,尼瑪的,你說不該問就不該問呀,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地盤,居然這麼囂張,哼,老子就偏偏不給你傳,你又能如何?

念及到此,守衛便要狐假虎威一番,可話還未出口,便見對面來了一個滿臉笑意的老者,當守衛看到老者,態度立刻轉變成嚴肅,而後大步流星的走了過去,低聲道:「屬下見過二長老。」

「恩。」這老者輕輕嗯了一聲,便把目光看向了氣勢不凡的林朗朗,雖說不知這少年是何人,但老者還是一眼便看出來林朗朗的真實修為,以如此年紀便成為宗級戰將,這份天賦與資質當真是不凡,而且後面的守衛個個氣息綿長,一看就知道都是高手,可這少年是誰呢?

「這幾位是誰?來此有何事?」老者不禁問向了門衛。

「二長老,這幾人態度極為囂張,到咱宮城之後,也不拜帖,還說他們的身份不是我該問的,並且還點名找大長老。」門衛實話實說,並沒有添油加醋,他可是知道,二長老雖然平常總是笑臉相迎,但最痛恨不誠實的人,一旦發現,那手段可是十分犀利吖。


「哦?點名找大長老?這倒是有點意思。好了,你下去吧,此事交給我。」說著,二長老揮揮手讓後面跟著的眾人也回去,便朝著林朗朗走了過去。

「公子,老夫十二宮二長老楚一笑,不知公子來此有何貴幹,而且還要點名找我們十二宮的大長老?」楚一笑依然衣服笑臉。

林朗朗在楚一笑過來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心中一喜,但面色不改。

通過寒梅英傳來的資料,林朗朗知道這二長老楚一笑是一個典型的正統人士,說難聽點,就是守舊,但就這一點,也是林朗朗最為喜歡的。

「在下林朗朗,見過二長老。」林朗朗恭敬的施了一禮,隨後輕聲道:「不知二長老可否移駕,朗朗有話不能傳入他人耳。」

楚一笑聞言,當即一愣,但還是點了點頭,手一伸,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隨後便朝前行去,不大一會,眾人便來到了一處名叫慧園酒樓的地方。

當酒樓的人見到是楚一笑,立刻迎了出來,笑道:「二爺大駕光臨,小店蓬蓽生輝吖。」

「呵呵,告訴你們掌柜的,給我準備一間上好的會客廳,我有要事。」

「是,您先裡面稍等片刻。」話落,似乎是管事的人便匆匆跑了進去。

不大一會,一個老者走了出來,笑道:「二爺,會客廳已經準備好了,您請。」

「恩,多謝你了,老王。」

「應該的,應該的。」

「記住,不許任何人打擾。」

「是,是!」

隨後,楚一笑便把眾人請到了會客廳。

「公子,這裡很僻靜,有什麼事,你就說吧。」楚一笑如此高規格對待林朗朗,看的就是林朗朗的修為和後面的大漢修為,以這種修為和後面的隨從來講,身份肯定低不了,既然身份不低,這事情自然就不輕。

「二長老,請您看看這是何物?」說著,林朗朗便把掌門令牌亮了出來。

名門小妻子:老公,約麼 ,立刻單膝跪地,驚呼道:「神鬼珠牌!」


驚呼過後,楚一笑立刻恭敬的道:「十二宮二長老楚一笑,見過宮主!」

此刻,楚一笑終於知道眼前這個少年的身份了,但心底還是很疑惑的,不過本就守舊的楚一笑還是立刻單膝跪地,大聲高呼。

「二長老請起。」林朗朗伸手把楚一笑扶了起來,正色道:「二長老,師尊已經坐化多年,這神鬼珠牌也是朗朗從遺骸中獲得,並且也獲得了師尊的所有傳承。」

「宮主他老人家已經坐化了?唉……」楚一笑長長的嘆了一聲,苦笑道:「不知宮主可知老宮主是因何坐化?」

「實不相瞞,師尊他老人家在巴蒂省遇見一位叫做不老先生的高手,兩人大戰之下,因師尊技差一招而落敗,而後師尊便找了一處地方閉關修鍊,誓要再戰不老先生,但因為參修法訣時走火入魔,心知命不久矣,這才留下傳承之地。朗朗鴻運滔天,終於通過師尊的考驗,最後獲得了師尊的傳承,而師尊遺命中說明,讓朗朗接任十二宮掌門,同時還告知本門有一種邪惡的法訣名為追魂,凡是修鍊者,殺無赦!」話落,林朗朗便把那本『魔魔恩仇錄』拿了出來,交給了楚一笑。

楚一笑翻看著『魔魔恩仇錄』,知道這是老宮主的親筆,心下再無疑慮,只是臉色不太好。

老宮主的修為可是極為高深的,也是他們十二宮的支柱,雖說失蹤多年,但十二宮對外只是宣稱老宮主正在閉死關,這才把位置『交』給了大徒弟唐楚明。

這麼做當然是穩定軍心,再一個就是怕有心人前來欺壓,可如今老宮主已經坐化,一旦這個消息傳出去,十二宮境地就有些危險了,況且現在的宮主雖說天賦超絕,修為亦是不差,但跟那些老怪物比起來,還是差的太遠了。

「宮主,實不相瞞,現在並不是您上位的好時機。」楚一笑苦笑一聲。

「二長老所言,朗朗心中都是有數。」林朗朗輕聲一笑,道:「朗朗在來此之前,已經做過了詳細的調查,那唐楚明雖說是師尊的首席大弟子,但畢竟沒有神鬼珠牌,所以名不正言不順,若不是他手中掌握著十二宮的三千精銳,這十二宮宮主之位也輪不到他。」

「看來宮主確實做了許多的了解,其實我們這些老不死的也沒辦法,畢竟那些精銳都是十二宮的精英,若是我們施展雷霆手段,想要滅除他們也是輕而易舉,但那三千精銳乃是我十二宮最純正的血脈,是十二宮的傳承,一旦殺盡,十二宮距離滅亡也就差不多了。」楚一笑也很是無奈啊。

「提起此事,朗朗想問問,這三千精銳難道就是真心跟著唐楚明嗎?」

「呵呵,他唐楚明有何能力能駕馭我十二宮的三千精銳,只不過這廝蓄謀已久,在很久以前便控制住了三千精銳的家人,以達到要挾的目的。等我們知道后,為時已晚了。唉……」楚一笑嘆了一口氣。

「那二長老可知那些家人在何處?」

「知道是知道,可是絕不能用強,因為那裡守衛森嚴,只要有人靠近,就會有人被瞬間殺死,所以我們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

「那處地方可是落雲山?」

「看來宮主確實籌備已久了,不錯,正是落雲山。」

「好,只要確定了位置就行。」聞言,林朗朗輕鬆了一口氣,看來自己這邊所查之事基本上都沒有什麼問題了。

「宮主難道有妙計?」聞言,楚一笑心中一喜,問道。

「妙計談不上,不過應該會有效。」林朗朗語氣一轉,道:「不過在營救那些家人前,我希望二長老能幫我做兩件事。」

「宮主有何吩咐,儘管說。」

「實不相瞞,朗朗目前已經跟魔仙聖域的天魔宮暗中達成協議,我身後這十位壯漢,就是天魔宮大公子林敬遠的貼身守衛。朗朗需要你做的,就是通知其他長老,告知他們,要派人秘密監視唐楚明等人動向,用不了幾天,天魔宮就會有人去拜帖。但在拜帖之前,一定要保證唐楚明在十二宮裡面,不能外出。還有,那三千精銳也要監視,並且要找機會把他們都帶出來,目的就是保證他們的安全,待到前面兩件事都安排妥當,就是我們營救族人之時,不過一人計短,我希望二長老能暗中與其他長老商量一番計策,我會在這酒樓等候三天。」

楚一笑聞言,心中一驚,天魔宮的實力他可知道,而宮主居然跟他們達成暗中協議,這樣會不會為他人做嫁衣?

林朗朗看出楚一笑擔心什麼,輕笑一聲,道:「二長老不必擔心,其實我就是天魔宮大公子林敬遠的長子!」 三日後,慧園酒樓。

「宮主,經過我們幾個老傢伙商量,若想神不知鬼不覺的營救出族人,唯一的辦法就是直接控制住唐楚明。」楚一笑微微皺著眉頭,似乎認為這個辦法是唯一的辦法了。

「願聞其詳。」林朗朗輕笑一聲。

「唐楚明這廝把三千精銳的族人全部藏在了落雲山,並且修建了堅固的堡壘,不僅有著明卡暗卡幾十處,龔美婷那個賤婦亦是常年閉關其中,若是我們想動手,就憑龔美婷的手段,估計沒等我們到達落雲山的山頂,族人就已經被那賤婦殺的乾淨了。而且唐楚明亦是時常過去查看,畢竟他十分重視那些人。」話落,楚一笑語氣一轉,訕訕道:「其實我們想的很簡單,就是不動聲色的把唐楚明引出來,而後進行囚禁,逼他把人放了。」

「據我所知,這唐楚明可是一個狠角色,而且狡猾的很,就算你們能單獨控制住唐楚明,那麼他的岳父邱文山呢?他的媳婦龔美婷呢?還有那個邱文山的拜把子兄弟,都不是省油的燈,只要他們能控制住族人,就掌握著十二宮的命脈,他們完全可以反制你們!」林朗朗對於這個長老團出得意見很不滿意,難道這幫老傢伙活了這麼久,就能想出這點辦法?

仔細想了想,林朗朗突然有所悟,看來這幫長老團是當局者迷啊,而且還十分的投鼠忌器。

長老團的投鼠忌器,使得唐楚明一直囂張到現在,就是因為人家把住了你們的命門,你們不是把三千精銳當做十二宮的傳承來看嘛,好嘛,這樣老子就高枕無憂了,只要控制住三千精銳,就等於間接性控制住了你們,控制住了你們,這十二宮還不是老子說的算。

就算老子出事了,後面還有人幫襯,你們能把我怎麼樣?

殺我?好啊!那十二宮就為我陪葬吧!

尼瑪,這廝果然很混蛋、很無恥!

「宮主所言不差,不過我等確實沒有好的辦法了,要不然也不會讓唐楚明囂張到現在,把十二宮搞的烏煙瘴氣的!」楚一笑再次一嘆。

擦,你光嘆氣有毛用啊,得想點實際辦法啊,看來還是得看哥哥的啊!

「二長老,既然唐楚明處心積慮的安排好了這麼多的道道,就證明他也十分害怕這些族人出事,所以他的防範心理肯定特別重,也就是說,我們不能明著來。」

「宮主所說不錯,可是我們怎麼暗著來呢?」楚一笑急忙問道。

「我想問問二長老,若是我以天魔宮的名義邀請天南三省三大勢力的首腦前來古蕾塔一聚,你說他們會不會給面子?」林朗朗輕聲笑道。

楚一笑聞言,當即點了點頭,言道:「天魔宮雖說是魔仙聖域的中立勢力,基本上不插足外事,但畢竟實力強悍,底蘊深厚,比之我們十二宮要強大的多,若是天魔宮發出邀請,各大首腦肯定會應邀前往,但就算唐楚明能去,這後面還有另外幾人啊,他唐楚明出去后,肯定會把事情都安全妥當的。」

「呵呵, 一姐[古穿今] ,若不是夫妻同行,我天魔宮雖然明面上不能出兵十二宮,但暗地裡卻可以支持另外兩大勢力打壓十二宮,所以我就不信這一招敲山震虎不好使。」林朗朗這一招調虎離山,自然是要儘可能的把那幾人給弄出來,這樣成功幾率則更大。

楚一笑聞言,嘿嘿一笑,心想這宮主真的很卑鄙啊,仗著天魔宮的勢力,出言就是打壓,這尼瑪真是沒處講理去,但這個辦法肯定管用,而且唐楚明還得帶著媳婦興高采烈的去,要不然他十二宮沒了,還拿什麼作威作福?

「宮主此計甚妙,老夫欽佩。」

擦,看你那笑容就知道心裡想的什麼,不過哥哥不跟你計較,在這個人吃人的世界里,像哥哥這種手段,算是仁慈的了。

「還有,你們要在唐楚明身邊進言,告訴他此次事件的危險性,讓他多帶點人,最好把三千精銳都帶上,即使不行,那麼也要讓三千精銳在暗中保護,而且你們也要打著保護掌門的言辭加入其中幾人,最好是四長老同行,再加上我們這邊的十大金剛,便可完制唐楚明。」

「宮主,雖說有十大金剛,但蒼雲殿以及海冥宗也都是有著不少神級高手,此次應邀前來肯定也會帶著不少人隨行保護,我們這點人能夠嗎?」楚一笑問出了自己的擔憂。

擦,你個老小子可真尼瑪笨。

但林朗朗依然保持著笑臉,解釋道:「二長老,我們這次打著天魔宮的招牌邀請三大勢力首腦一聚,主要是商談經濟與軍事合作,不過這個優惠只有蒼雲殿和海冥宗擁有,至於十二宮,則是主要擒拿唐楚明、龔美婷以及保護三千精銳的安全。所以在拜帖的時候,十二宮是在第一位,這樣就會讓他們先行到達,一旦這廝帶著人到了目的地,我們周邊設下的大網就會立刻拿下他們,明白了嗎?」

楚一笑聞言,老臉一紅,尬尷的一笑,感覺自己就要找個地縫鑽進去了,這尼瑪太丟人了,貌似自己的智商成負數了。

「宮主想的果然周到,老夫欽佩。」

欽佩欽佩,尼瑪就知道欽佩,真是一個只懂武力只懂笑臉的老頭嗎?

答案當然不是,其實林朗朗也能理解,他們實在是被唐楚明給威脅怕了,而且心中確實擔憂十二宮,這才身在局中,不知所措,而這一點,對於林朗朗來說,卻是一種看不見的財富。

「二長老,我後面的想法是這樣的……」林朗朗示意楚一笑附耳,而後便開始大說特說,這一次他也不一點一點的吊著楚一笑胃口了,而是全盤說出計劃,直到半個時辰過後,林朗朗才口乾舌燥的停止了。

這個時候,楚一笑的臉色除了震驚就是興奮,這宮主想出來的辦法簡直就是神了,而且其中有很多秘事都是他們不知道的,這讓楚一笑老臉一紅,覺得情報工作沒做好,同時也明白了自身這邊是當局者迷,而林朗朗就是旁觀者清啊。

但現在已經不重要了,只要能夠順利解救出族人,那麼十二宮就將重回正軌,並且暗中與天魔宮聯手剿滅其他兩大勢力,到時候十二宮就是天南第一!

想到這,楚一笑臉色更加紅潤,興奮道:「妙!宮主的計策果真神妙啊!老夫深感欽佩!」

「呵呵,既然二長老都聽明白了,就立刻去執行吧。」話落,林朗朗臉色立刻變得凝重,囑咐了一句:「切記,一定要秘密進行。」

「宮主放心,這點事我們幾個老傢伙還是沒問題的,您就放心好了。」楚一笑現在充滿了信心,實在是這個龐大的計劃太秒了,簡直是無懈可擊。

「恩,那十二宮這邊就交給你們幾位長老辛苦了。我那邊還要去尋我父親穩住蒼雲殿和海冥宗,但計劃在嚴密,也怕出現萬一,所以我要回去主持大局。切記,一旦計劃成功,立刻傳信號。」話落,林朗朗便起身告辭。

「宮主,我送您。」

「還是不要了,萬一被探子看到了不好。」

…………


魔仙小鎮,福源酒樓。

林朗朗閉目盤坐在木床之上,似乎是在修鍊,而在他的身前,則是擺放著數十個瓷瓶。

這些瓷瓶中,是林朗朗辛苦了近兩日煉製出來的一種神奇丹藥。

這種丹藥沒有什麼增加修為、增強魂力的功效,唯一的作用就是會使人陷入昏迷,而且可以長達半個時辰,並且這種丹藥無色無味,是坑人害人的絕品良藥。

鎮魂丹,是林朗朗傳承記憶中的一種,共有三個層次。

這第一個層次,只能使九十級以下的職業者昏迷不醒,屬於四品丹藥,雖說品級不高,但效果驚人。

這第二個層次,可使九天神以下的職業者陷入昏迷,屬於五品丹藥,效果同樣。

至於這第三個層次,那就厲害了,神級有九個層次,而這六品鎮魂丹便可使第六神境的混元神陷入半個時辰的昏迷,雖說林朗朗不知道這守衛落雲山的人能不能服下去,但林朗朗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若是喝了,那麼這一次的潛入並且營救計劃,便會萬無一失,若是沒服用,那也不怕,畢竟後面跟著眾多高手,完全可以剋制落雲山的高層。只不過需要打鬥一番罷了。

而以林朗朗目前的煉丹技術來講,六品丹藥十分輕鬆,畢竟他現在完全可以煉製七品的完美品質丹藥,距離八品也只差那麼一步。

一個時辰后,林朗朗睜開了雙眼,看著那數十個瓷瓶,嘴角掛起了一絲笑意。

「唐楚明、龔美婷、邱文山、華山峰,不是哥哥看不起你們,實在是你們的手段就只有那三千精銳,只要哥哥我剋制了這一點,就完全拿捏住了你們。」輕聲呢喃了一句,林朗朗便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這一次,林朗朗誓要一舉拿下十二宮! 棒棒棒……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兀然響起,頓時把正在做『晨練』運動的唐楚明驚醒,這時,唐楚明只覺胯下一縮,蛋蛋一緊,不過幸好修為高深,急忙運功『治療』那股因驚嚇差點造成陽痿的羞人傢伙,見完好如初,這才輕輕鬆了一口氣。

但緊接著一股怒氣湧上心頭,連床上正在享受的美女都不在理會,隨意穿上衣服就沖了出去,不等那敲門人說話,便是劈頭蓋臉的一頓拳頭,過了半晌,怒氣稍減的唐楚明才瓮聲瓮氣的問道:「什麼事這麼急?難道本宮主沒告訴過你,在早上和晚上,是本宮主修鍊最為關鍵的時刻,最忌諱被打擾,難道你閑老夫活的久了?」

「宮主,大事不好,今日一早,魔仙聖域天魔宮便下了一封拜帖,說是邀請天南三省三大巨頭前往古蕾塔一聚,說是商討一些關於經濟與軍事合作的計劃。」被打成豬頭的敲門人也不理會自己的傷勢,明顯是被那一封拜帖給嚇壞了。

唐楚明聞言,也是一驚,尼瑪,這天魔宮一項不參與外界的事,怎麼突然會給天南三省的三大巨頭下拜帖呢,而且還是商討經濟和軍事力量的合作,難道是想拉攏我們三大巨頭,而後對付天仙宮?念及到此,唐楚明不經意的回頭看了一眼正望穿秋水的盯著他的裸身美女,心中不覺間打了一個哆嗦。

但很快,唐楚明便恢復了以往的冷靜,沉著道:「除了下拜帖之外,那人可說了些什麼?」

「回稟宮主,那人下了拜帖后,言明在十日內,必須到達古蕾塔,若是延誤,不僅會錯過經濟與軍事力量合作的計劃,而且還可能會引起天魔宮高層的怒火,雖說我天魔宮一項不參與外界之事,但小螞蚱一般的勢力若是不給面子,天魔宮說不得會出來走動走動。您聽聽,您聽聽,這就是**裸的威脅吖。」豬頭繼續彙報。

「恩,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話落,唐楚明便轉身回屋,瞧了一眼依然裸身的美女,苦笑道:「我滴姑奶奶吖,曾管事的話想必你也聽見了,難道你就一點反應都沒有嗎?一旦天魔宮與我們三大巨頭聯手,這後果,想必你比我清楚吧?可我看你怎麼一點也不著急呢?」

裸身女子聞言,嫵媚一笑,柔聲道:「明哥,像我們這種勢力,比拼的只有一個東西,就是戰力。而對於你們這種勢力來說,不僅要有戰力,還要有財力,在往下面的勢力來說,戰力、財力、人力就更不可缺少。」

「我天仙宮擁有神級高手八十三人,九靈、太乙、九天初階神級占著六十二人,太清、大羅、混元中階神級佔有二十人,剩餘一人便是我們宮主諸葛青,乃是青霄神第六魂境,你想想看,一旦我們宮主出手,像你們天南三省的三大巨頭,誰能抵擋?估計只是一招,你們這所謂的三大巨頭便會徹底被殺盡!」

「而天魔宮實力與我天仙宮相差無幾,但前不久三界高手肆虐,我們雙方損失雖然不大,但在我天仙宮的促使下,寒界寒家給天魔宮宮主造成重創,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身死道消,畢竟那寒血之毒是寒家老祖宗傳下來的,只有王者級藥材才能治療,而這種王者級藥材早已經絕種,所以只要天魔宮宮主身死道消,就是我天仙宮一統魔仙聖域之時,到時候不僅天南三省,就算其他九省,亦是我天仙宮的囊中之物,這就是我們的鑄天計劃,所以你根本不必焦急。」

裸身美女一一道來,話語溫柔,但裡面卻蘊含著驚人的殺機,讓得唐楚明不自覺的就哆嗦了一下,心中想道:「尼瑪,老子當初是何等的幸運啊,居然在巧合下,把這天仙宮九大冥王之一的血腥冥王給救了,要不是如此,老子也傍不到身份如此之高的美女啊,而且還享盡了美人之福,現在想想運氣真是好的逆天啊。」

當然,唐楚明不可能把這些給表明出來,只聽他驚呼道:「原來如此!怪不得美人如此鎮定,若是等那老頭子掛了,天仙宮勢必會一統魔仙聖域,到時候別說十二省,就算三大副都,天仙宮也可一搏啊,哈哈哈哈……」唐楚明現在就一小白臉,仗著自己長的好,而且還對這裸身美女有著救命之恩,所以便掛上了這條線,這才讓得他毫無顧忌。




lixiangguo

「只要不會對環境造成巨大傷害,就不會有人管。」侯雲心不在焉的應道。

Previous article

「嘖嘖!看誰來了,你們不就是那個逃兵凱辰?拉普斯頓的朋友嗎?」安多哈那yīn冷的面孔靜靜的看著蘇星河他們,同時用一種冰冷的帶著嘲諷的語氣說著。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