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怎麼?不滿嗎?」流影問道。

「沒什麼,對於這種事情我沒什麼興趣!」王天刑搖了搖頭,話鋒一轉,「但是我很想知道,你們來到這裡居然還帶一群nv人,究竟想做什麼?」

「這件事可與我無關,想知道的話,你可以考慮一下去問問看先知.鏡.無夢,這是他的主意!」流影聳了聳肩。

「那還是算了,對於凌霄、無夢這種類型的人我一向不擅長應付!」王天刑再次搖了搖頭。

——「異靈姐姐,他們到底打不打啊?」美琪沒了耐心。

「他們這種級數的人過招,勝負只在一線之間,而且特別是實力在伯仲之間的,環境和時機就顯得尤為重要!」異靈的確和以前不同了,此時顯得相當可靠。

「異靈,你認為他們兩個的實力在伯仲之間嗎?」奧特拉斯問道。

「恩,流影雖然沒有使出戰神二段之力,但看上去王天刑也並沒有使出全力!」異靈點了點頭。

「姐姐,你怎麼知道王天刑沒有使出全力?」傑琳不解。

「目前為止都是氣勢比拼,雙方都在尋找相互的破綻,如果王天刑使出全力抵抗流影的威壓,也不可能如此從容的和流影談話了!」回答的是奧特萊斯。

「原來如此,那他們現在—!」傑琳是想問他們究竟要對峙到什麼時候?

「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他們不動則以,一動則石破天驚!」克摩拉看出場中變化,出言提醒。

——「戰神對戰神嗎?這還真是有意思的對決!」流影笑道。

「可惜他不在場!」王天刑淡淡的說道。

「他指的是誰?」流影問道。

「第三位戰神,巨人族九魔帝之一,人稱戰神·諾斯克特!我的摯友!」王天刑並不隱瞞,據實相告。

「戰神之名居然這麼受歡迎,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們這可是侵佔版權啊!」流影笑了笑。

「如果單論時間的話,遠古戰神刑天遠比你早得多吧!艾斯特!」王天刑握緊了手中的戰斧。

「但現在這個稱號是屬於我的不是嗎?」流影回應著對方的挑釁。

「那何不用實力來證明呢?戰神的歸屬究竟是誰?!」王天刑已經蓄勢待發。

「等不及了嗎?你現在全身上下都是破綻哦!」流影暗自警戒。

「那你為何不上呢?」王天刑反問。

「如你所願!」前兩個字還在面前,而兩個字卻是在耳邊響起,但王天刑卻是看也不看,左手一橫,硬生生的擋下了流影的攻勢。

「力道不錯,但是還差了點!」王天刑猛地發力,居然瞬間將流影震退,之後右手揮動而至。


「恩—!」眼神微變,流影不退,停留原地,舉劍,隨著強烈的氣流迸散,同樣是擋了下來。

「你也同樣!」流影刀刃未動,單手按上劍鋒,「斷化絕滅!」

「恩—!」沒想到流影居然劍身不動,也能發招,yù退無路,王天刑舉起全身力量以擋。

——「轟—!」強勁的氣流一次又一次飆散,一次又一次衝擊著克摩拉的結界。

「切,他們居然用我最不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的方式來戰鬥!」克摩拉微微有些氣喘。

「克摩拉,沒事吧!」異靈問道。

「還撐得住,但是看這個情況—!」克摩拉擔心自己撐不了多久。

「現在讓他們改變戰鬥方式是不可能的,cha手更不可能,只能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流影速戰速決了!」奧特拉斯明白現況,當機單手觸地,「自然之源·萬象奏鳴!」

耳邊突然想起奇異的聲調,克摩拉壓力頓時驟減!

「這個是—?!」克摩拉微微有些驚訝。

「本來我不想這麼早就用的,但是看情況—!恩—!」奧特拉斯剛想說什麼,但又是一陣衝擊。

「族長,這個魔法—!」西爾芙不由有些擔心。

「放心,這個地方不知道為什麼自然之力異常濃厚,這個魔法雖然耗損很大,但一時半會也不會出什麼問題!」奧特拉斯轉過頭,看向克摩拉,「自然之力會補充你的消耗,並且在一定程度上放鬆你的jing神,同時也可以把衝擊力的一部分化消,雖然這些在現在幫助並不大,但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單是這些,我就已經感jī不盡了!」克摩拉嘴上說著,但jing神仍是不曾鬆懈,但可以看出他的臉sè比剛才好了很多。 天外要塞「克隆得」—西南方向——「轟—-!」

「轟—-!」

「轟—-!」

一次又一次強烈的爆炸,一次比以前威力更甚,氣流爆卷,方圓百里,皆夷為平地,獨剩克摩拉、眾nv以及流影和王天刑!

「我還是第一次碰到能在力量上能和我抗衡的傢伙!」流影稍稍有些氣喘。

「這點我也是同樣,果然戰鬥就要像這些才行啊!」王天刑第一次lù出的笑容,雖然很淡。

「但是看這個情況—!」流影能看出來克摩拉即便是在奧特拉斯的幫助下,也撐不了多久了。

「擔心嗎?艾斯特!」王天刑順著流影的目光看了過去。

「最後一招決勝負吧!不論擔心與否,再這樣下去你也應該知道是沒什麼結果的,只會演變成消耗戰而已!」流影舉手之間,「縱寰宇!橫天下!耀舞蒼穹!」

銀光幻化,斗篷飄散,把巨劍抗在肩膀之上,流影變為戰神二段之姿!

「哦~~!這就是戰神的姿態嗎?那我也不能太失禮啊!」王天刑閉上雙眼,一時之間彷彿三個人影互相重疊,眉目之間第三眼開啟。

「誒—!我還以為你會自己把頭斬下來呢?!」流影看上去有些失望。

「你這句話的根據是從哪來的?」王天刑有些無語。


「刑天以rǔ為目,以臍為口,cao干戚以舞(取自《山海經·海外西經》)!我記得好像哪本書上是這樣說的!」流影回想到。

「那也和我沒什麼關係吧!不要隨隨便便就把別人的頭說沒了!」王天刑顯得有些jī動,看來他不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

「啊—!」流影一時有些愣住了。


「怎麼了?」王天刑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忙冷靜下來。

「哈哈哈—!原來你是這種類型的,我之前還確確實實的以為你是成熟型呢!」流影lù出一絲笑容。

「要你管!」王天刑似乎有些不滿,猛地緊握戰斧,氣流向周圍擴散,「來吧!」

「如你所願!」流影微微點頭,之後看向克摩拉的方向。

「恩!」克摩拉明白似的點了點頭。

「拜託你了,克摩拉,一定要撐住啊!」流影心中默念,手上能量卻是臻至巔峰,「創世—!」

「天者為顛,刑者為戮—!」王天刑高舉戰斧。

——「所有人祭起結界,全力!」克摩拉感覺出來周圍空氣的能量bō動,急忙叫喊。

「恩—!」眾nv都點了點頭,照做不誤。

「我就靠你了,克摩拉!」奧特拉斯微微笑了笑。

「儘力而為!」克摩拉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抵抗兩個戰神的最後一擊。

——「虛空破碎!」

「神之怒!」

身體化作萬點流星,強大的力量衍生出極快的速度!

戰斧猛然降下,地裂三尺,本是奔騰前進,但見於rou眼卻是巨大的板斧自天劈下!

「轟—!!!!!」

滔天巨響,整個公正星球為之撼動!


北方——「這是—?!」凌風皺著眉頭,心中已有人選。

「除了流影和天羽,我想沒人會進行這種戰鬥了,而看那個方向,應該是流影吧!」龍浩一語中的。

「我想也是!」凌風點了點頭。


西方——「啊—!開始了,開始了,乾的還真是華麗至極啊!」天雲躺在一個房屋的屋頂上悠閑的睡著午覺。

「找到了,那是大天使之王,抓住他!」一隊士兵發現在了天雲。

「難道就不能讓我安安穩穩休息一會嗎?」天雲嘆氣似的搖了搖頭,最後的感嘆語卻是在士兵的背後響起。

「什麼—?!」士兵轉過身,只看見天雲單手cha在口袋中,一副惋惜的表情,而自己則失去了意識。

「這沒意思!」天雲開始環顧四周,「算了,去中央天台吧!好好一個睡午覺的心情都被打擾了!」

說罷,天雲消失在原地—東北方向——荒涼、廢棄、yīn森的『DeHell』此刻已被大火包圍,因為無人在此,所以只能任火勢蔓延,而無夢和陸天羽也已不知所蹤!

jing靈聖地「格林爾德」—遠古之樹—頂端——「對了,妹妹,你之前不是說你有個哥哥嗎?他也在公正星球嗎?」特麗問道。

「恩—!」慕容倩臉上lù出一絲溫柔的笑容,點點頭但之後又搖了搖頭,「但是自從我八歲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他!」

「為什麼?」特麗問道。

「任務!」簡短的兩個字在慕容倩口中說出卻透著一絲孤寂的感覺,但此刻慕容倩的表情卻是幸福的,「五歲前,我的生日一直是媽媽和哥哥幫我過的,後面媽媽死了,直到八歲前的三年前,我的生日也一直是哥哥陪著我度過,但後面因為八大世家內部調派命令,哥哥被帶往了星際政fu總部『公正星球』!」

「這件事你告訴流影了嗎?或許這次能碰到你哥哥也說不定,而且聽你的說法,你哥哥還是很愛你的!如果他們兩個—!」特麗不由擔心道。

「關於我哥哥的事情,流影也知道,去公正星球之前,我並沒有提出要求,但他卻主動跟我說他會幫我尋找哥哥,那個時候我的心情—!」慕容倩臉上的表情不言而喻。

「流影還真有心,既然這樣你為什麼看上去還是悶悶不樂呢?妹妹!」特麗問道。

「十年的時間,相對這個宇宙不算什麼?但對於人來說已經是相當漫長的時間了,我又怎麼知道哥哥沒有改變?沒有經歷什麼慘無人道的實驗?變為星際政fu的人造人?!我好害怕,我甚至有時都在想哥哥是不是還活著?!」慕容倩雙手捂著心口,眼角含淚。

「『放心,沒事的!』雖然我想這樣說,但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越大失望越大,我現在也不好說什麼話來安慰你,但其實你也不用這麼在意,沒有了哥哥,你還有流影不是嗎?他看似多情,實則專情,比我家那位好多了!說是不花心,但現在nv人的數量都要上升兩位數了!」

「怎麼了?特麗姐姐,你嫉妒了?而且如果要算時間的話,你好像還是最後的哦!」慕容倩一句調侃,場面頓時變得輕鬆。 天外要塞「克隆得」—中央天台附近——「恩—?!」高速賓士的天雲看到不遠處一個少年阻擋了自己的去路。

「大天使之王,恭候多時了!」這個少年正是上官夜!

「哦~~!居然只派一個xiao孩子來打發我,難道我就這麼讓人看不起嗎?」天雲故作痛心,實則是想jī怒上官夜。

「抱歉,你只夠這個級數!」上官夜言辭犀利,予以回敬。

「這個xiao鬼—!」天雲咬牙切齒之後,表情一緩,笑道,「這樣好嗎?你擅長的不是暗殺嗎?這樣光明正大的出現在我面前!」

「足夠了!」上官夜語氣平淡之間透著一絲沉穩。

「恩—!」再次吃癟,天雲放棄糾纏,手掌一翻,翼靈杖已在手中,六翅展開,「嘴上算你厲害,那麼,就請你讓我看一下你的這種超乎尋常的自信究竟從何而來?!」

「如你所願!」

南方——「恩—!」暗中觀察士兵兵力走向的凱賽特伺機而動。

現在的這個情況,天羽、龍浩他們已經吸引了大部分敵人,四處戰鬥,情況混luan,我一定要趁這個機會救出阿貝爾!

腦中想法閃過,凱賽特高速移動,穿梭在yīn暗角落之間,緩緩接近尹靜輝的地下研究室!

「等一下!」突然從背後傳來的聲音,沒有引起凱賽特的本能反擊,卻是讓凱賽特驚愕得佇立在遠處。




lixiangguo

楚南自己也感到怪怪的,怎麼會相信前世的約定呢,會不會自己和田盈盈之間還存在着某種默契呢?

Previous article

說話間,蕭天和秦關已經走到了那幾個女人的面前。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