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怎麼,你研究出結果了?」

「不能說有什麼結果吧,但他的精神力……好像跟我有點像。」系統卻遲疑地說,「這個傢伙構建精神力的方式,很可能是模仿了元素位面后得出的結果。」

本傑明有些意外:「元素位面?你是指那些存在於純藍世界的神秘生物?」

系統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這下子,本傑明望向斯賓塞的眼神又變得不一樣了。

他以為海外的法術體系和這邊會截然不同,但被系統這麼一說,兩者似乎又連在了一起。無論哪一方,元素位面都是他們力量的源泉。

海外的人是如何觀察到元素位面的?

這麼想著,本傑明暫時按下了殺意。現在學院不也是在研究符文和精神力的一些特殊運用嗎?斯賓塞作為一個活體標本,他的精神力具有非常高的研究價值。

「那麼……他剛剛的閃現又是怎麼一回事?」想了想,本傑明在心中問道。

「可能是他利用精神力,在一定程度上蒙蔽了你的感官,就連我都被蒙蔽了過去。」系統解釋道,「其實他並沒有原地消失,只是製造出了一些幻覺,他自己是慢悠悠走過去的。」

本傑明恍然。

怪不得這傢伙一被風球困住,就沒辦法消失了。

這麼想著,斯賓塞在他眼中也變得沒什麼威脅了。因此,他稍稍減弱了風球內部的力量,讓對方有能力開口說話,但又不至於空出手來反擊。

那一刻,斯賓塞睜開眼。來自風球的壓力漸小,他隨之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閣下這是什麼意思?」

本傑明搖了搖頭,說:「我問你,你這種精神力是從哪裡模仿來的?」

頓時,斯賓塞的臉色一變:「我沒有義務回答你的問題。」

「那我也沒有義務留你的性命。」本傑明發出一聲冷哼,掏出手槍,對準了被困在風球當中的斯賓塞。

斯賓塞見狀,忽然露出冷笑。

「你殺了我吧。我會讓你知道後悔的。」

這傢伙有恃無恐的語氣倒是讓本傑明有些驚訝。想了想,本傑明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像這種主修精神力的傢伙,往往難纏得要死,哪怕死後都可能不會消散。他也不是沒有見過亡靈生物,如果斯賓塞化作幽靈,會不會變得更厲害?

想到這裡,本傑明又收起了手槍。

「我不知道你們的信仰究竟是什麼樣的,但……對於你們來說,死亡並不算是結束吧?」他試探性地問道。

從斯賓塞表情的細微變化當中,他找到了答案。

是真的……

於是,本傑明毫不猶豫地加大了風力。斯賓塞臉上也露出猙獰的表情,有那麼一刻,他看上去甚至就像是要放棄抵禦,讓自己直接死在水蒸氣之中了。

然而,他應該也清楚,這種水蒸氣是不會直接致死的。他就算撤掉精神力屏障,也頂多被削個半殘,然後被本傑明給救回來,沒有變成厲鬼的機會。

「來吧,現在你有足夠多的時間,可以慢慢研究他的精神力。」本傑明則對著系統這麼說道,「我可以隨時改變風壓,影響精神力屏障的強度。你想要什麼數據都沒問題。」

系統沉默了一會,同情地感嘆道:「他真可憐。」

本傑明微笑:「再拖拖拉拉的,你也會變得很可憐。」

「……遵命。」

就這樣,系統乖乖地開始了它的研究分析。本傑明則是繞著斯賓塞走來走去,時而加大風壓,時而減弱。風球內的斯賓塞被他弄得神情古怪,一雙眼睛瞪著本傑明,剛要說話,就被忽然變強的風壓給堵了回去。

——系統分析的同時,本傑明也在以自己的方式分析斯賓塞的精神力。

想了想,他朝著對方畫出了一個親和符文。

符文成形的一瞬間,像是感受到了什麼極大的磁力一般,嗖的一下就被吸進了風球內。本傑明有些愕然,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斯賓塞頭頂上浮現出了一個巨大的符文。

那一刻,無數元素髮瘋似的朝著風球涌去,風球內也立刻開始了失控。不止水元素,火元素、土元素……一道道光芒匯聚在斯賓塞身邊,那景象,簡直比十幾個人同時吟唱高級魔法還要驚人!

什麼情況?

就連繫統都發出驚呼:「你在搞什麼?讓我好好的研究一會不行嗎?」

本傑明一臉懵逼。

他……只是做了一個有關符文的最簡單的嘗試而已啊。

轉眼間,風球失控,嘭的一下子爆開。本傑明只能召喚出一個大水泡,把斯賓塞整個人擋在那裡,擋住了那些狂涌的元素和飛濺的血肉,沒有讓在場的其他人受傷。

然而……斯賓塞本人,已經被炸了個四分五裂。

「恭喜,你終於可以見鬼了。」系統用不滿的語氣說道。

本傑明沒有理它,而是緊張地注視著大水泡中的變化。

伴隨著一陣詭異的精神力波動,一個虛影,忽然從斯賓塞碎裂的血肉中浮現了出來。虛影剛一出現,整個王宮的花園就像是掉入了冰窖一般。寒意襲來,本傑明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不是吧……真讓他給玩脫了?

「哈哈哈哈!本傑明法師,這就是你自作聰明的下場……」

斯賓塞的聲音聽上去有點飄,從那個虛影當中幽幽地傳出來。然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話剛說到一半,斯賓塞就莫名地卡住了。

沒錯,卡住。不是那種話說到一半被堵回去的語塞,而是磁帶播放到損壞的地方,完整的音頻忽然出現了雜音,然後漸漸地,也就聽不清他在說些什麼了。

又發生了什麼?

在短暫的愣神之後,本傑明立刻注意到了虛影頭頂的那個符文。

代表「親和」的字元,在炸毀了風球和斯賓塞之後並沒有就這樣消失,反而看上去……好像還在一點點變大?

「符文在吸收他的精神力!」系統再次發出驚呼。

本傑明也不由得瞪大眼睛,望著眼前完全超乎自己想象的一幕。正如系統所說,水泡中的虛影,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淡,沒一會,整個靈體甚至都開始了潰散。

斯賓塞的聲音,也變成了斷斷續續的慘叫。

「怎麼會這樣?」本傑明忍不住問道。

「……還不都是你干出來的好事,我哪知道?」系統忿忿不平地說。

就這樣,十幾秒鐘之後,虛影徹底消失,斯賓塞的所有精神力似乎都被吸進了符文之中,連半點氣息都感覺不到了。本傑明愣了片刻,又用魔法把周圍的每個角落試探了一遍,確認對方是真的消失,而不是再次隱身之類的狀況。

整個花園裡,除了那些滿地暈倒的傢伙,只剩下了本傑明一個人。

於是,他抬起頭,目光又落在了那枚親和符文上。 這是一個有點詭異的景象。人頭那麼大的字元懸浮在半空中,吸收了一整個人的靈魂,可哪怕本傑明下達撤銷的命令,它卻始終沒有半點要消散的意思。

就好像……它具備了獨立意識似的。

本傑明最初把它畫出來,只是隨手用出了一個「元素指令?親和」,使用的也是少量的水元素。可看它現在的樣子,和元素指令的狀態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反而更像純藍世界里的那些字元。

「這東西會傷人嗎?斯賓塞的意識會不會殘留在裡面?」他忍不住問道。

「應該……不會。」系統遲疑了一會,說,「我檢測了一下,沒有從符文里感受到什麼敵意。它就像是一個新生的生命。」

本傑明挑了挑眉。

新生的生命?

他想到純藍世界那些可能具備了自我意識的符文。難道……就因為斯賓塞的精神力是模仿符文來的,親和被啟動一瞬間,他就被符文給同化了?同時,吸收了一整個人的精神力,本傑明隨手畫出來的符文也變成了類似於元素位面中的生物?

可是……那種生物和他們不是一個維度的吧?真的能出現在這個世界里嗎?

本傑明心中充滿了疑問。

他試著去觸碰符文,但手指卻從符文中虛無地穿了過去。這東西沒有實體,不像純藍世界的符文,手感是冰涼冰涼的。

但是,本傑明卻能從中感覺到一股魔法的力量。

周圍的水元素早就在自發地朝著符文聚集而來了,有一些被符文吸收進去,消失不見,更多的則是圍繞在符文周圍,不斷累積,像是高級魔法的施法前奏。

怎麼著?這個符文還要來一個暴風雪?

很顯然,現在圍繞著符文發生一切現象都沒是無目的的。沒有成熟的意志在指揮,也因此,整個過程看上去有些散亂。元素聚集了好一會,也沒人告訴它們要去幹什麼,就像是沒有被設置程序的機器人。

「我們……可以控制它嗎?」

雖然還不明白這是個什麼玩意,但本傑明意識到,這東西不會害他,說不定還會有意外的用處——起碼可以加速元素的聚集。因此,他這麼問道。

「不知道。畢竟是你弄出來的東西,你可以想點辦法。」系統答。

於是,本傑明開始了嘗試。

他試著用精神力與這枚符文進行溝通。之前控制符文的手段已經失效了,符文可能具備了自我意識,因此,他只能盡量表現出自己友善的態度。

片刻后,一道精神力波動從符文中傳了出來。

頓時,本傑明眼神一亮。

「它……它對我說了些什麼?」他連忙在心中問道。

那道精神波動相當微弱,轉瞬即逝。而從波動當中,本傑明也只能模糊地感覺到一股情緒,卻說不出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系統的身體也是從元素位面來的,因此,它應該能夠翻譯這道波動。

「它哪能對你說什麼?」系統卻不耐煩地道,「雖然對於人類來說,那個祭司的精神力已經足夠龐大了,但是對它來說還遠遠不夠。它就像一個先天不足的嬰兒,可能一輩子就是個弱智了,根本表達不了任何明確的信息。」

「……」

本傑明望著那枚先天不足的「弱智」符文,不知道該從何下手。

溝通是不可能的了,但如果就把它一直放在這裡,恐怕沒多久,王宮的花園將會產生一系列不可控的元素異變。誰知道最後會變成什麼樣?

這種東西,他最好還是待回學院慢慢研究。

想了想,本傑明凝聚出了一個水泡。他用水泡把符文包裹了進去,隨後,把它變成了一個禁魔水泡,試圖切斷符文和外界的聯繫。

然而,他剛一啟動禁魔的屬性,自身的精神力就開始了瘋狂的流逝,幾乎要在幾秒鐘之間把他徹底抽干。本傑明被嚇了一跳,連忙把水泡散去,一切又恢復原狀。

「麻煩……」

他瞪著那枚符文,深深皺起了眉頭。

禁魔水泡確實能對符文造成影響,但是,這種精神力消耗真不是人類可以負擔得起的。想用這種辦法把符文帶走,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或許……他應該換個思路?

想了想,本傑明伸出手,又在半空中花了一個親和字元。

叮!

字元成形的一瞬間,一聲輕響,從符文當中傳了出來。那一刻,巨大的符文身影閃動,從原地消失,隨後便出現在了本傑明畫出的符文位置上。

「成功了?」

本傑明見狀,長舒了一口氣。

雖然這枚符文存在著先天缺陷,但同類的符文卻似乎對它具備一種特殊的吸引力。本傑明又連著試了幾次,只要他在方圓百米之內畫出親和符文,這枚符文就會自動閃現過來,壓根不用費什麼工夫。

可惜,除此之外,他再也找不到什麼可以引起符文反應的行為了。

不管是對著符文轟魔法,還是以其他類型的符文試探它。它就只是待在原地,一動不動,本能地吸引著周圍的水元素,像一塊永不消磁的吸鐵石。

這種感覺也是挺無奈的。

一時間沒什麼辦法,本傑明只能把它引導到城外某處,然後返回王宮,照看暈倒了滿地的官員僕役。

斯賓塞說是解除了他們身上的法術,但是……誰知道呢?本傑明讓系統仔細地檢查了每一個人身上的異常精神力。絕大部分人都是無恙的最後,然而,他們卻從國王的大腦中發現了另一片潛藏的精神力碎片。

從系統呈現出的畫面來看,那玩意和詛咒有些相似,但卻是純粹的精神力造物,樣子像一條蟲子,挺噁心的。

本傑明也不由得心中一沉。

斯賓塞果然在撒謊。

他試著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想要驅散盤踞在國王腦中的精神寄生蟲。然而,他的精神力操控顯然沒有斯賓塞那麼精妙,一陣又一陣的波動掃過去,那片精神力碎片卻一動不動,沒有任何反應。

「快!想點辦法!」本傑明連忙在心中喊道。

「這……我能有什麼辦法啊?」

「破譯斯賓塞的精神力、製造一些特殊的精神波動……怎麼樣都可以,你不是超級無敵人工智慧嗎?一片小小的精神力碎片就難倒你了?」

本傑明的心情非常糟糕。如果他不能驅除這個鬼東西,怕是海外再來一個祭司,國王又要重新被別人控制起來了。

可惜了,斯賓塞死得太突然。否則,自己一定好好拷問一下他們到底有些什麼門道。

「我可以試試看,但你不要抱什麼希望。」系統只好這麼答道。

在系統嘗試的時間內,本傑明也施展元素指令?治療,想看看會不會有效果。然而,元素似乎只能治癒一些生理上的傷病,潛伏的精神力碎片,這個還真沒轍。

不過,身處雨絲之中,這些暈倒的人倒是漸漸醒了過來。

「發、發生了什麼?本傑明法師?」國王睜開眼睛,望著本傑明,整個人一臉茫然。 本傑明見狀,先用手在國王眼前晃了晃,問道:「感覺怎麼樣?有沒有某種力量在控制著你的感覺?你還記得多少事情?」

國王從地上坐起來,揉著自己的腦袋,一時間還緩不過勁。

「我……我的頭好痛。」片刻后,他才開口,滿臉疑惑地道,「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不是去參加三國會議了嗎?這……」

本傑明也有些愕然。

斯賓塞的手段,似乎還得導致了一段記憶的空白。

不過,看國王的樣子,他應該暫時恢復了理智。他腦中那片潛伏的精神力還沒有發作,此刻的國王是可以正常交流的。

因此,本傑明花了點時間,把剛才發生的一切都解釋了一遍。而與此同時,邊上的官員也漸漸醒過來,開始疑惑地左顧右盼,相互詢問著到底發生了什麼。

lixiangguo

人族修士將它關在籠子里收養,整日訓練,稍有不從就是棍棒相加,一頓毒打。自此尚有禮開始接觸人類,懂了人類的禮法,聽懂了人類的語言。

Previous article

像是在應答洪錚的話語一般,鳳袍綻放霞光,穿戴在了李輕依的身上。剎那間,李輕依周圍出現了龍飛鳳舞之景。無數祥雲迸發,周身上下,出現了十萬道神光,貫穿虛空。她的體內,竟然有微弱的生機在復甦。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