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怎麼可能!」

然而,預想中的鮮血狂飆並沒有出現,眾人一看,才發現原本葉風站立的地方空空如也,而他原本站立地方的後面,銀行大廳的石柱子上,卻有一個子彈孔。

他沒死?

四周找了一下,才發現葉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了旁邊的地方,剛剛那一顆子彈,竟然沒有擊中他!

空間辣女太剽悍 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一個人的速度竟然比子彈還要快。

「警察就要來了,你確定要和我在這裡耗著?」

葉風看著劫匪頭子,好整以暇的說道。

別看他現在滿臉的不急不忙,但其實,心裡慌的一逼!

媽的,那可是子彈啊!

自己要是晚了一丟丟,估計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

劫匪頭子現在更加慌了,這小子連子彈都能躲過去,還有什麼做不到的。

「我啊……就是個農民!」

葉風想了想,沉思了一下,然後說道。

啥?

就是個農民!

我去你大爺的!

劫匪頭子氣的差點吐血,一個連子彈都能躲過去的人,你跟我說是農民?

什麼時候泥腿子都能這麼牛逼了!

「噗嗤……」

孫甜甜的心裡都笑了出來,只不過沒敢笑出聲,畢竟劫匪還在旁邊站著呢。

「大哥,別跟他廢話,繼續開槍,我就不信了,還能打死他!」

旁邊的老六惡狠狠的說道。

守望軍魂 剛剛葉風那一拳打的他現在還喘不過氣來,這個場子必須找回來。

「大哥,錢都到手了,我們走吧!」

另外一邊,老二老三已經拿著一麻袋的錢走出來,沉聲說道。

「我們走!」

劫匪頭子看了一眼葉風,便打算不再去管他,反正錢是第一位的,至於別的,他已經顧不上了。

「滴滴……」

誰知,外頭忽然警笛聲音大作,一瞬間就把這邊給包圍了起來。

陸總,求婚請排隊 「壞了,警察來了!」

幾個劫匪都是一陣著急,他們是來搶錢的,最怕的自然就是警察來了。

「你們都去看看!」

劫匪頭子一陣煩躁,警察比他預計的早來了五分鐘,這可是一個致命的失誤。

「好!」

老二和老三等幾個人全都走到窗口的地方看了起來。

「就是現在!」

劫匪頭子怎麼也沒有想到,葉風觀察著他已經有一陣子了,此時這人用背對著葉風,卻忘記了,這是一個十分危險的舉動。

只見葉風的身形猛地竄起,如同一道離弦之箭一般,朝著劫匪頭子沖了過來。

似乎是感受到了身後的危險,劫匪頭子下意識的回頭一看,但已經晚了,躍身而來的葉風已經到了他的後面,雙手直接環住了劫匪的脖子。

「啊……」

一聲尖銳的尖叫傳來,響徹整個大廳,等另外幾個劫匪回頭一看的時候,葉風已經將他們的老大給制服了,一拳給打暈了過去,唯一的一把真槍也被他拿在了手裡。

「嘿嘿!」

葉風將真槍拿在手裡,看著那幾個劫匪,咧嘴一笑。

這看似人畜無害的笑容,落在他們幾個人的眼裡,卻是如同地獄惡魔一般。 第38章

江寧縣華夏銀行分部外面,七八輛警車停靠在旁邊,十幾名持槍幹警也已經全部到位。

這已經是江寧縣警察局在短時間內所能抽調出來的最大警力了。

「裡面的情況怎麼樣?」

一個中年男子從警車裡走出來,面色嚴肅,開口問道。

他就是江寧縣警察局局長李長風。

「李局,裡面的情況不容樂觀,從之前路上的監控顯示,有六名劫匪,人人持槍,沖了進去,而裡面的群眾人數在十五人左右,現在已經過去了十分鐘,只怕……」

旁邊的一個幹練的警察說道。

「楊雪呢?」

李局長皺著眉頭說道。

「在那呢,來了!」

男警察指了指旁邊一個方向。

「李局!」

一名穿著防彈衣的女警察站在了李局長的面前。

楊雪,江寧縣警察局大隊長。

「你這是做什麼?」

李長風見楊雪穿著防彈衣,不解的問道。

「我打算親自過去看看,裡面的情況恐怕很糟糕了。」

楊雪沉聲說道,語氣很是凝重。

「你一個大隊長,我要你在這裡指揮,你進去做什麼?你一個女的能做什麼?」

李長風有些生氣的說道,這不是在開玩笑嗎?

楊雪這一年多確實工作能力很突出,辦了不少的案子,也是憑實力晉陞的大隊長,但現在不一樣。

銀行裡面是六個持槍的劫匪,那都是亡命之徒啊,萬一不高興,直接把你崩了,怎麼辦?

楊雪要是死了,他怎麼跟上頭那位交代?

「李局,我是個女的沒錯,但我穿上這身警服那就是人民警察,人民警察為人民,我就要做點什麼,這樣才能對得起我身上的這身警服!」

楊雪義正言辭的說道,一番話說出來,李長風愣是一句反駁的話都找不到。

「不行,你現在是大隊長,我是局長,我說了算,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呆著,哪裡也不準去!」

李長天沒辦法了,只能用局長的權力來壓楊雪了。

這丫頭,可真不省心。

「不行,我必須去!」

楊雪也是絲毫不退讓,堅決的說道。

「局長,隊長,銀行那邊……」

旁邊一個警察指著銀行門口那邊,無比震驚的說道。

「吵什麼吵,沒看見我和局長正說話呢嗎?」

楊雪沒好氣的說道。

「不管你怎麼說,我都不會答應你親自去的!」

李長風擺了擺手,不容置疑的說道。

「局長,隊長,銀行的大門打開了!」

旁邊的男警察一陣無語。

「什麼?打開了?」

楊雪和李長風都是一陣震驚,連忙看了過去,只見銀行的大門打開,裡面走出來好多的人。

而最讓人震撼的,是幾個雙手抱頭走出來的男子,那幾人正是劫匪!

什麼鬼?

持槍的劫匪還被群眾給制服了!

簡直天方夜譚、匪夷所思!

「快去,問問情況!」

李長風吩咐道。

「是!」

楊雪帶著幾個警察快步走了過去,第一步先將那幾個劫匪給控制住了,他們可都是危險分子,必須要控制在手裡,誰知道會不會出岔子。

隨後,便跟幾個群眾了解起了剛剛在銀行裡面發生的事情。

「什麼?這些都是假槍,只有一把真槍。」

總裁的腹黑女人 「這些劫匪都是被一個人制服的?」

「那人連子彈都能躲過去?」

……

短短的幾條信息從幾個群眾的嘴裡說出來,楊雪頓時有點凌亂了。

怎麼感覺跟小說里的情節一樣?

一個人制服六名劫匪,其中一個還是有槍的。

難以置信!

「你們說的那個英雄在哪裡啊?」

楊雪連忙問道。

「在那裡呢!」

有人手指了過去,楊雪連忙看去了那個方向,只見一男一女落在最後面,一邊聊著天一邊走了出來。

楊雪連忙走了過去。

「你就是剛剛那個制住劫匪的人嗎?」

楊雪十分客氣的說道。

「沒錯,是我!」

葉風點點頭。

「還沒請問你是做什麼的?家住在哪裡啊?」

楊雪連忙問道,一個能徒手制住六個劫匪的人,絕對來頭很不一般,甚至有可能是某個世家大族的子弟,因為只有接受過很良好的武術教育,才能做到啊。

沒有很強的身手,又怎麼會做到一人制住六個窮凶極惡的劫匪呢!

「我啊,就是一個農民,家住在石頭村!」

葉風微微一笑,說道。

什麼?

農民?

楊雪聽了半天沒反應過來,什麼鬼,這年頭農民都這麼強大了嗎?

強大到都可以徒手制住六個劫匪了?

「警官,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們可以走了嗎?」

葉風笑了笑問道。

「等等,你先把你的家庭住址都留下來!」

楊雪連忙說道,「這件案子還要搞清楚,要是有什麼需要的,我們會再找你的!」

隨後,葉風便把自己的家庭地址寫了下來,交給了楊雪,又把身份證給楊雪看了一遍,他這才和孫甜甜離開了這邊。

「今天的事情我還要再謝謝你!」

走了一會,孫甜甜也要坐車子走了,臨走之前,又說道。

「這有什麼,咱們也算是朋友,我既然在旁邊,總不能視而不見,看著你被幾個混蛋糟蹋了吧!」

葉風擺擺手理所當然的說道。

「不,對於你來說,或許是隨手而為,但對於我而言,這是一份刻骨銘心的恩情!」

孫甜甜十分鄭重的說道,「這份恩情我會一直記在心裡的,如果你有任何的需要,只要我能做到,我都可以答應!」

任何需要,都能答應?

葉風聽著這話,一陣怪異,這莫不是要以身相許吧?

可我已經有了蘭姐做媳婦了,可怎麼辦啊?

總裁虐戀之絕色新娘 「把你的手機號碼給我吧!」

孫甜甜見葉風沒說話,便又說道。

葉風就拿著孫甜甜的手機,撥通了自己的號碼。

「叮鈴鈴……」

葉風掏出自己的老舊機子,存下了孫甜甜的手機號。

用這麼舊的手機?

孫甜甜眼睛瞪的大大的,她沒想到,葉風一個這麼有本事的小夥子,會搞君子蘭培育,又會一身的好武藝,還在用這麼老舊的手機。

只能說明一點:他是一個很淳樸、充滿正義感、又不貪圖享樂的人。

天哪……自己還能遇到這樣的男人,難道真是上天賜予我的緣分嗎?

這一刻,孫甜甜的心裡莫名的一陣悸動,現在葉風在她的眼裡是閃閃發光的。 第39章

lixiangguo

同時,各大影視公司也是開始挖人了。

Previous article

那鬱荃葵在煦日下有着極美的花形,一粒粒珍珠般的晨露在鵝黃色的花瓣上翻滾、凝聚,然後順着那柔軟的曲線流下,在地上摔成萬道金光。但此花只在未時盛開,開一刻便凋謝。顧惜朝曾說這花如此薄命,故爲許多人視爲不祥之物,但李沐卻盡心盡力地照顧它,由此可見李沐實在是品味獨特。李沐聽罷半晌不語,他有點不忍心告訴顧惜朝,他悉心養育此花的唯一目的就是想把它作爲報時器。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