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快滾。」小靈預感到了什麼,心中惱火卻隱隱有些期待,這讓她很是煩惱。

「滾就滾,不過卻是滾床單,你和我,身貼身,共創下一代。」葉無天一把抱住小靈滾上床去,可惡的是竟然還唱了起來。

小靈羞惱的不行,雙手環上葉無天的脖子,卻狠狠的一口咬在他肩膀上。

「啊。」葉無天慘叫一聲,卻身下猛地一挺。

小靈渾身一顫,牙關鬆開,接著就被葉無天壓在身下,狠狠的索取著,小靈倔強了片刻,就不由自主的叫出聲來,她自然不知道葉無天之前受了陳小妍的誘惑,早就按耐不住,她這般送上門來,自是有殺過沒放過。

第二天一早,當葉無天醒來的時候,小靈已經離開,聞著房間中殘留的芳香,這貨無恥的想,以後是不是要經常以上司的名義多找找小靈?那樣就能對她進行潛規則,嘿嘿,當領導就是好。

昨晚的瘋狂,葉無天得意洋洋,他已經摸清小靈的脾性,這女人表裡不一,明明對她有意思,卻還要裝作不願意,不願意又怎麼會表現的那麼猛,越挫越勇啊!

遐想中,葉無天拿起小靈留下的文件袋,翻出裡面的資料看了起來,片刻之後,葉無天露出一絲意外的表情。

「竟然是你,沒想到你小子還真有種!不過,你真不該來招惹我。」葉無天喃喃自語。

看完那一疊資料,葉無天當即起身洗了個澡,剛下到酒店大廳,就看到朱劍快步走了進來,面上有擔憂之色。

「你怎麼來了?」葉無天有些意外。

「聽說你又被暗殺了?我不放心,知道你在這裡就過來看看。」朱劍上下打量了葉無天一眼,不由得瞪了眼。

「我說,你不會是被美女暗殺吧,這嘴上咬的可真狠。」朱劍打趣地問。

葉無天一抹嘴,這才發現昨晚被小靈咬的傷口竟然忘了處理了,不由得老臉一紅,「沒那事,你來的正好,能找到林其濤嗎?」

朱劍有些奇怪,「找他幹什麼?他招惹你了?」

葉無天神秘一笑,「有些人活得不耐煩了,估計他十分想見我。」

朱劍還想追問,卻被葉無天拉了就走,很快,在朱劍帶領下,兩人開車來到超群集團總部。

如今,超群集團是屬於他葉無天的,可他卻一次都沒過來,甚至連位置在哪都不知道。

葉無天正要下車,朱劍拉了他一下,慎重的問道:「超群集團已經屬於你,沒必要大鬧公司,這點你可要想清楚,還有,林其濤是林家的人,雖然林老爺子過世之後,林家是每況日下,但當年林家也是數一數二的家族,根深葉茂,我知道他們曾經打過你紅顏集團的主意,你可不要亂來。」

葉無天有些意外,「這林家很屌?比起馬家如何?」

「林老爺子在的時候,跟馬家同一個級別,只是低調而已,你問這個幹嗎?」朱劍有種不好的預感。

有葉無天在的地方,通常都會有事情發生,更何況他是直接找上門來。

「你知道我這人,向來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放心,既然你都說林家比不上如今的馬家,那又有什麼擔心的,你信不信,我就是將超群集團翻過來,他林家也不敢把我怎麼樣。」

「你來真的?」朱劍嚇了一跳,想要拉住葉無天,卻慢了一步,葉無天已經下車去了,朱劍無奈,只能跟上。

超群集團是大型國企,超群大廈也是少有的大型建築,葉無天來到大廈門口,看著這幢雄偉的龐然大物,心裡覺得有些可惜,這大廈要是放在東城,那該多好啊,可惜他能將總部般去東城,這大廈卻是搬不走的。

「葉無天,你來幹什麼?」

本文來自看書罔小說

… 暗自可惜的葉無天正要進去,忽然背後傳來一聲厭惡的聲音,葉無天轉身一看,不是那傑少又是誰。

「我來幹什麼你不知道?」葉無天冷哼一聲,過去一把扯住傑少的衣領,惡狠狠的道,「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昨天就應該讓你做女人,什麼玩意,竟然也敢對我下手。」

葉無天說著,一巴掌就甩了過去。

傑少被打蒙了,更被氣爆了,大叫道,「葉無天,你敢打我?」

「打你?老子殺了你都敢,他媽的竟然敢跟我玩陰的,你以為你是誰?」葉無天又是一巴掌甩了過去,絲毫沒將傑少放在眼裡。

昨晚的暗殺,正是這傑少搞的鬼,這混蛋也是挺狠的,不但讓人裝成出租司機放他陰槍,更在車上裝了炸彈,若非葉無天修鍊軒轅真氣有成,預感到了危險避開了,非得被他幹掉不可。

對於這樣想要置他於死地的傢伙,葉無天哪裡會放過,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甩著,噼啪聲像是放鞭炮一般。

朱劍在一旁看著,很是可憐的看著被抽的傑少,這傢伙草包一個,若非家裡有點權勢,哪裡能囂張的起來。

「啊,我跟你拼了,葉無天,你會後悔的。」傑少慘叫著,像是潑婦罵街。

「拼,你拿什麼拼,就憑你爹是林其濤?」葉無天很是不屑的說道。

「還愣著幹什麼,快給我做了這混蛋,不然你們一個個別想再呆在公司。」傑少被打成了豬頭臉,眼尖的他看到大廈中已經衝出了保安,立刻尖叫道。

那些保安聽到聲音才知道是他,頓時大驚失色,林公子在門口被人打成了豬頭,這可如何是好?

雖說林董事長已不是超群集團的董事長,卻也是不能小視之人物,眼睜睜的看著林公子被打,他們若是沒有點表現,怕是要被炒魷魚,想到這,眾保安當即一窩蜂的沖了出來,舉起電棍就砸向葉無天。

葉無天哪能讓他們打著,也沒見他怎麼動手,那些衝過來的保安一個個突然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來。

傑少聽說過葉無天的邪門,可卻是第一次見識,不由得心中害怕了起來,連忙道,「葉無天,你最好放了我,否則我父親是不會放過你的。」

葉無天聽到這話就不爽,又是一巴掌甩了過去,「我就打你了,怎麼樣,就是你爹在這裡,我也敢打他個半身不遂的,你信是不信。」

傑少瞪大了眼睛,被嚇傻掉!

「傑少,你老爹沒告訴你,他已囂張不起來了?」葉無天冷笑,尋思著難道林其濤還沒有將超群集團已經易手的消息公布出去?不應該啊,這麼大的事,想捂也捂不住。不會是忙著補窟窿暫時忘記了吧?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感情是好,想到這點,葉無天就笑了,「你確定你爹很牛叉,那我倒是真想看看,我就打你了,你看你爹是否會為你出頭。」

葉無天說著,又是一巴掌甩了過去。

傑少被打蒙了,這混蛋難道真的不在乎?

「咳咳,兄弟,四周很多人。」朱劍小聲提醒。

葉無天掃視四周一眼,不由得笑了,扭頭看向朱劍:「敢跟我進去收拾林其濤嗎?」

這話說的霸氣,可朱劍卻怎麼覺得葉無天有恃無恐啊,他有些看不懂,難道去了國外幾天,這小子弄到了林其濤的什麼把柄了?

「你確定?」朱劍不太相信,葉無天那樣做等於向林家開火。

其實,葉無天早就已向林家開火,在超群集團異主的那一天,兩方就勢同水火。

葉無天直接用行動回答了朱劍,跨步朝大廈裡頭走去。

朱劍皺眉,葉無天真的有恃無恐?真要向林家開火?

……

……

超群集團,董事長辦公室,林其濤一臉鐵青的看著衛群,這個他曾經最忠實的手下,如今卻在背後狠狠捅了他一刀的叛徒。

「林董,規定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你還沒有想好嗎?」

相比於林其濤的怨恨,衛群卻是一臉的笑意,在決定跟隨葉無天之後,他既再沒有將林其濤放在眼裡,而事實證明,他的選擇是正確的。

能當上超群集團的總經理,衛群可不僅僅是靠著拍林其濤的馬屁上位的,國企如官場,任何一個職位的升遷都有著外人難以想象的艱辛,衛群能夠混到這個地位,靠的是自己的鑽營。

至於林其濤,就他那草包般的能力,如果他不是出身在林家那樣的家族,董事長的位置怎麼也不可能輪到他來做,衛群雖然嘴上不說,可心裡一直都算是很不屑的。

誰也沒有想到,身為國企的超群集團竟然有被人收購的一天,而且是沒有任何的反抗餘地,直到被收購后,身為董事長林其濤和總經理的衛群才知道消息,衛群此時真正的了解到了葉無天的實力,心中敬畏的很。

「衛群,我自認待你不薄,你這樣做,對的起我嗎,就算是養一條狗,也知道忠心護住,可你竟然是白眼狼。」林其濤咬牙切齒的,恨不得生撕了衛群。

「林董,在你眼中,我無論做的再如何好,都只是一條狗而已,可現在我不想再做狗了,我想做人。」衛群先是一陣自嘲,隨即露出猙獰的神色。

他衛群出自一個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家庭,為了攀上高位,他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超群集團能發展壯大到如今的地步,有他衛群不可磨滅的功績,可到頭來在別人眼中卻只是一條狗,一條林家養的狗而已。

「你以為你現在就能做人了?你出賣了我,你連狗都做不成,你以為葉無天他們會相信你這個曾經賣主求榮的狗,衛群,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只要你將你手中的證據銷毀掉,以我林家的實力,就算是不要這超群集體,也絕對可以從頭再來。」林其濤諷刺的問道。

衛群笑了,笑的很苦澀,「還要我繼續給你做狗嗎,林董,你還記得三年前那個女孩嗎,她是那麼的可愛,正值豆蔻年華,卻被你摧毀了她的一切。」

林其濤臉色驟變,雙眼死死的盯著衛群,「你知道些什麼?」

「該知道的我都知道,你不知道的是,她是我的侄女,林董,其實我等這個機會,已經等了很久了。」衛群慘笑道,雙眼爆射出一股仇恨。

「因為你,我那可憐的侄女死了,我大哥瘋了,我大嫂自殺了,本來一個很美好的家庭因為你的獸慾毀於一旦,林其濤,你早就該死了。」

「你。」林其濤豁然起身,驚駭的看著衛群,他曾經調查過,卻如何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是衛群的家人。

「很意外是不是,我很小的時候就過繼到了衛家,如果不是出了這事,我怕是也不知道原來我還有一個家呢。」衛群苦澀的笑著,笑的眼淚都掉出來了。

「就因為這,你要背叛我,你可知道,你的下場會比你大哥更慘。」林其濤緩過神來,怒道。

「我信,你倒了,你林家還在,可我能做的都做了,死就死吧。」衛群無所謂的道。

「你。」林其濤怒極,沒想到衛群竟然是因為這個背叛自己,他那是一個後悔啊。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大門突然被人撞開,傑少跌跌撞撞的沖了進來,「爸,你可要為我報仇啊,我被人打了,就在公司門口。」

林其濤先是一愣,隨後勃然大怒,臉色鐵青:「誰幹的。」

公司不保,又被衛群背叛,林其濤早就怒火中燒,如今連寶貝兒子都被打了,這天要塌下來了嗎?他林其濤還沒死呢,林家也還不到被人踩了又踩的地步。

「是我。」

人未到聲先到,葉無天踏入辦公室。

「你來做什麼?」林其濤額頭青筋畢露,對葉無天的恨意,已經不能用普通的詞去形容。

聳聳肩的葉無天說:「這是我的公司,我不能來?」

林其濤愣住,這才想起,公司已異主,當下無法反駁,啞口無言。

「我其實並不想來這裡,所謂得饒人處且饒人,你的難處我也知道,本想寬限幾天也無所謂的,昨晚我還和你家公子喝酒來著,可我不得不說,林董,你生的什麼玩意啊,哪有剛喝完酒,背後就派人來搞暗殺的,你確定這是你的種,還是你家本來就是這樣的人?」

葉無天譏諷後接著說:「令公子說我不敢當著你的面揍他,林董,哦不,林先生,你說我敢嗎?

林其濤聽了這話身體不由一晃,跌坐在靠椅上,臉都被氣的發白,惡狠狠的瞪著傑少。

「爸,你看他多囂張?咱們林家難道就這樣任由別人欺負?」傑少並沒有聽懂葉無天話中的意思,看到自己的老爹竟然慫了,連忙哀嚎道。

更讓人無語的是,這貨哀嚎中,竟然得意的看向葉無天,似乎在說,你就等著倒霉吧。

葉無天不由一陣白眼,生到這樣的兒子,還能說什麼好?不得不說,林其濤在這方面是極為失敗的,教子無方。

猶豫與掙扎過後,林其濤突然從椅子上彈起,快速衝到傑少面前,二話不說,拳腳相加,對著傑少就是一頓猛揍,直接將傑少打懵。

直到最後,可憐的傑少都不知是怎麼一回事,老爹為何要打他。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看著這林其濤上演的苦肉計,葉無天並沒絲毫同情,對他而言,這就是場戲。

反倒是朱劍,看得暗暗震驚,林其濤主動動手打兒子,這信息量太大。

衛群鄙夷的看著哀嚎的傑少,當真是父草包,子草包,父子草包。

「混賬東西,我打死你算了,整天惹事生非。」林其濤下手毫不留情,出手極狠。

傑少被打懵,他如何也沒有想到,從小到大都沒有動過他一個手指頭的父親,竟然敢拿腳踢他,這還是他爹嗎?

「你打我,你敢打我,別人打我你不幫我不說,你還打我,我不活了,我要告訴奶奶。」傑少竟然撒潑般在地上滾了起來。

「噗,林董,你確定你生的是兒子而不是女兒?」葉無天要被笑死了,這傑少這模樣,怎麼看都像是個被寵壞的小孩子嗎。

林其濤臉色發黑,顧不上傑少撒潑,連忙道歉道,「葉董,不好意思,小傑他不懂事,你就原諒他這遭吧,回去我會狠狠的教訓他,求你放過他。」

林其濤的話讓傑少驚呆,甚至都顧不得撒潑,就連朱劍也是詫異不已,這還是那個囂張跋扈的林其濤嗎,什麼時候竟然變成現在這般模樣了。

「哦,林董,你的意思是,我打了他,算是白打了是吧,你林家不會找我麻煩?」葉無天戲謔的看了一眼傑少,笑問道。

林其濤連忙點頭,「是他有錯在先,你想打他出氣的話,可以隨時再打,我絕無怨言,只望葉董能高抬貴手。」

葉無天得意的看向傑少,打了個響指,「傑少,你聽到了,我就說嘛,你老子肯定不會因為你而動我一根手指頭。」

傑少直到現在都還懵圈,弄不明白到底怎回事

此時,葉無天說道:「我為什麼要放過他?敢派人暗殺我,對待敵人,我從不手軟。」

林其濤被葉無天這話氣壞了,再也顧不得被葉無天抓著痛腳,咆哮道,「葉無天,你想怎樣?」

公司沒了,他還有林家做依靠,可兒子只有一個,他還指著有人養老送終呢。

「我想怎樣?林先生,做錯事就要受到懲罰,是這個理吧?」葉無天笑問道。

林其濤不知道他什麼意思,但這話說的並沒錯,哪怕他囂張慣了,也得認同,「可你已經打了他了,差不多就行了。」

「什麼叫差不多就行了,要不我也讓人去暗殺你兒子,他逃得過去,那這事就算結了?」葉無天戲謔的說著,很是不屑,「你夠膽讓我試試?」

林其濤憋的不行,這混蛋當暗殺是什麼,過家家嗎?

「怎麼,不敢?其實我還有個很好的提議,不知道林先生是否考慮一下?」葉無天一副我很善良的模樣,「放心,不會要了他的命,最多吃點苦頭。」

林其濤一聽不會要命,還以為葉無天也不想弄的太僵,當即說道,「葉董,你說,你想怎麼樣?」

葉無天不懷好意的看了眼傻眼的傑少,笑道,「其實吧,我覺得傑少要是變成女人的話,會更漂亮一些,女兒好啊,能釣金龜婿,林先生你說呢?」

林其濤臉色一變,「葉董,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其實很簡單,他派人打我一槍,我送他去泰國挨一刀,咱們就算是兩清了,你的事兒我也可以不追究,林先生,這筆買賣是不是很划算啊?」葉無天說著,自己就先笑了起來。

朱劍和衛群聽了這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而那傑少直接就嚇傻了,一個勁的縮著腦袋,「不要,我不要做女人,我不要去泰國,爸,救我,救我。」

這可憐的孩子,估計昨晚的陰影還沒有走出來呢。

lixiangguo

「師哥,你沒事吧。」

Previous article

當先便是一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