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快快,再唱一遍我聽聽!」聽到這神曲還跟自己有關,玩造化神碟的小女孩頓時來了精神,馬上急切地催促道。

「嘿嘿嘿……讀書不如跳舞,談戀愛不如跳舞,渡雷劫不如跳舞……嘿嘿嘿……讀書不如捉泥鰍,談戀愛不如捉泥鰍,玩遊戲不如捉泥鰍……嘿嘿嘿……池塘的水滿了雨也停了,田邊的稀泥里到處是泥鰍……」

夏鴻騰剛唱出嘿嘿嘿,後面的幾個雷娃就一人一句開口跟唱,這音律和歌詞太朗朗上口了。

「靁銘,咱幼院要求的七天後雷曲比賽有著落了,就用這歌如何?」某雷娃神助攻道。

「對對,原創有加分的,搞不好能得個一等獎,咱每人獎個幾萬點神力都有可能!」

「好啊好啊,我正有此意……」

「停停,幾位小朋友,道不輕傳,法不空授,『天誓靈契』了解一下!」有一天能向神二代推銷兒歌,夏鴻騰感覺自己心臟不爭氣地比平時快了一倍多。

「不行,我老爹反覆強調過,不能和陌生人簽任何天誓靈契……」

「你老爹說的沒錯,怕你被人騙去賣嘛!我也是看你有緣才忍不住跨界現身跟你聊幾句,跟我簽天誓靈契的內容很簡單,第一,爾等不能泄漏我的秘密。第二,我需要分成這所歌產生所有收益的萬分之一!滿足以上兩點,我可以全權授權你任何使用權!」

聽到夏鴻騰這麼一說,靁銘忍不住問了一句:「呃,萬分之一算多少呀?」

「你吃飯要剩米粒嗎?萬分之一概念就你吃的一碗飯中,撿一粒分給我!」跟小朋友玩偷換概念自然是夏鴻騰的強項,而萬分之一這個數據自然是殘圖提出的,殘圖表示,這個數剛好不會引起任何人反感。

祭情思 靁牛雖然比靁銘要大上兩歲,卻瞬間中招,他手中變出一萬粒米,然後拿出一粒對靁銘悄聲道:「那人要得的確不多,就如這堆米中取一粒,分乞丐都不止這個數。重要的是,剛才那歌我們聽了都很好聽,搞不好,我們以後會出名,就用一粒米換一首歌,太值了!」

聽到以後會出名靁銘的眼睛瞬間都是小星星,看向夏鴻騰道:「你可不能騙我們哦,否則我老爹一定會用九霄神雷問候你!」

「哈哈哈,我從不騙人,剛才我說我會點龍詩,就有妖蛇不相信,這不,就搞出這動靜來了!」

夏鴻騰笑著祭出『天誓靈契』,內容跟剛才所說沒有半分做假,此內容真正的奧義是『羊毛出在牛身上豬買單』,一般高手都未必看得出來。通俗地講,哥只想吸引走你們的注意力,能活著離開這造化神碟。

「原來是你用點龍詩搞出的動靜,難怪我老爹沒提前感應到……」靁銘叫雷牛幫忙認真看了兩遍后,早忘記父親的叮囑,見內容通俗易懂果真沒有半分齷蹉,便祭出一滴精血灑向造化神碟,完成『天誓靈契』,同時道,「嗯,我剛想到要加個條件,我們跳舞還差點伴舞的泥鰍,這條我借用了!」

說著霸道地一揮手,抽走妖蛇一道神魂,用手搓搓,就把那道神魂搓成泥鰍的樣子。

「用完了還你!……咦,它咋這麼虛弱呀?呀,差點忘了,渡完雷劫后要給點靈雲壓壓驚,看在這傢伙即將為本公主服務的面子上,靈雲就照最大的給!……哈哈,搞定收工!」

下一刻,夏鴻騰三人眼前一晃,返送原來的秘洞中。

「哇,夏大哥,你真的成功了耶!我們居然在這麼可怕的蛟龍劫中活下來,哭哭……」李廷蘭直接哭了。

「點龍詩,我居然看到點龍詩,夏大哥,你太棒了!」

屈露露要比李廷蘭好多了,她此刻的眼睛中都是精光,剛才關鍵時刻,夏鴻騰口吐神秘音符壓下蛟龍劫雷,這傢伙底蘊好神秘!

加上傳說中的點蛇為蛟術,擱外面,人家八品大儒都未必玩得出來,難道他是遠古某位大佬的私生子嗎?

重生之農女太子妃 原本她找夏鴻騰和李廷蘭幫忙尋寶,也不過是多幾個肉盾的想法,現在沒想到人家很可能是某位大佬的私生肉,我這是要轉身放下身段抱大腿嗎?

「媽呀,還真成功了!」雖有殘圖相助夏鴻騰還是后怕不已,此時才感覺到全身濕透,衣褲中都是帶著金色和紅色的龍血。

「好了,沒事了!你們收拾一下,準備回家,我去那邊換身衣服!」

夏鴻騰曾在一間煉墨房的玉盒中,看到過一件墨隱前輩穿過的衣服,此時只能去換上。

「叮咚!提煉到一星的蛟龍血108滴。叮咚!提煉到六星顛峰的靈蛇血三瓶。叮咚!收集到屠龍劍一把!叮咚!收集到蛟龍圖騰一個!」

接連叮咚聲暴擊,讓夏鴻騰心情大爽,隨著聲落,夏鴻騰原來的衣褲瞬間化為灰燼,手中那把寶劍也隨之消失。

墨隱的衣服,穿起來比較怪,外形像儒者長衫,卻連有帽子,從頸部處開始連在一起,直接包住腦袋,只露鼻子嘴巴還有雙眼部份,類似前世連帽比基尼!

這身裝備質量真心不錯,都幾百年過去了,放在檀木箱中,根本沒半點變質或風化。

用手摸摸布料,夏鴻騰感覺非常光滑柔軟,用自己的匕首一割,果然沒有任何反應。

「夏大哥,換好衣服了沒?」

這時李廷蘭已經在外面催促了,隔著石門,李廷蘭又泛花痴地道,「夏大哥,你剛才好厲害啊,你不知道我和露露姐當時都看傻了!」

「沒辦法,被逼出來的!」

看到夏鴻騰一副墨隱的裝扮走了出來,兩女也不見外,她們家中同樣也有這種裝備。

不過,她們發現那把屠龍劍詭異地不見了,這種東西,應該不會被夏鴻騰落下,這讓兩女更感覺夏鴻騰的神秘,外面傳言他不學無術的謠言,早在她們面前不攻自破。 屈露露感覺自己有很多問題想問,最終似想明白什麼,只是道:「為什麼你逼一逼,就能作出一首大儒境的化蛟詩來,而我逼一逼,只能後背多逼出點冷汗呢?」

「我逼一逼同樣逼不出潛能,反而差點逼出尿來!」李廷蘭也很皮地插了一句。

「咳咳……美女,請注意用詞!對了,今天的事,我希望兩位為我保密!否則,我怕我們會惹來更多的麻煩!」

婚不過虛有其名 夏鴻騰感覺今天的一切都像是在夢裡一樣,不過前世的經驗告訴夏鴻騰凡事要低調,否則被強人惦記著,會倒大霉的。

「放心啦,我們知道!」兩女異口同聲地道。

「那麼,現在快隨我挖這裡的泥土,你們不是想要多搞點靈物之血煉墨寶嗎?這裡剛才流下很多血,大家快往玉瓶上裝點!」

說著,夏鴻騰也沒再說金色之血的事,免得兩女心疼,搶先用匕首開挖起來,此處是剛才靈蛇伏卧之地,拔劍后蛇血流了一地,不能浪費了!

這話提醒的相當有理,李廷蘭和屈露露同時眼睛一亮,這種級別的血可遇不可求,自然是越多越好,一滴都不能浪費,馬上也各自找來一個空瓶,往裡面挖帶血的泥土。

待全部泥土都挖得差不多時,三人才意猶未盡地結束,這些泥土想必能提取兩瓶左右的的靈蛇血吧!

夏鴻騰順手把桌上的另外幾本『制墨心得』遞給屈露露道:「露露,這裡面的東西我都背下了,原稿你拿著吧!萬一有人問到秘室中的東西,你記得用這些東西充數。」

「啊!」

「啊什麼啊?這幾支筆不錯,你也帶走!還有廷蘭妹子,這塊殘墨和古硯,你帶走,咱們不能空手而歸!」

「啊?這樣真的好嗎?那夏大哥,你帶什麼呢?」

看到夏鴻騰熟練地打怪分物,純潔的兩女看傻眼了,別人的東西可以拿得這麼明目張胆和理直氣壯嗎?

「放心,我也找到不少好東西!」夏鴻騰一掀衣角,露出懷中一大把小玉瓶,「這些玉瓶都是好東西,你們能帶多少是多少。對了,你們在這裡把比賽要用的墨材也全帶齊,出去后,晚上睡個好覺,明天咱們可以好好參加比試了!」

「夏大哥,這『制墨心得』我們也早背下來了,原稿還是你留著吧,你腦袋好用,改天幫忙賣個好價錢得了!」

拿了若干玉瓶和一套八支古筆,屈露露心情相當不錯,想了想,最終把這幾本近乎雞肋的制墨心得稿,塞回給夏鴻騰。

如今她們都成功練出葯墨,以後煉墨只是熟能生巧,借鑒一下心得即可,不似『葯墨心經』要玩傳承。

她同時心中盤算著小算盤,這樣,即使以後分開了,她也有借口找夏鴻騰。

夏鴻騰接回來也沒在意,再次收拾一番后,三人快速地從妖蛇挖出的洞中逃出升天,這個山洞雖然有很多美好的回憶,但是三人都待怕了。

此時墨宗的廢墟之上,一片詭異,雲層中,妖蛇化為蛟龍后,還在噴雲吞電,玩的不亦樂乎。

雖然一魂被人借走,但是也要看借走的人是誰,掌管天劫的雷域神族怕不怕?

魂游雷域神界啊,這可是連龍族也仰望的地方,這種機緣,連龍神都會羨慕,它一條小蛟,何德何能?

而這一切,都是拜眼前之人所賜!

若說『點龍詩』表示此人才絕冠天的話,那在雷劫中能跟掌雷者溝通就只能說此人神秘不可測來表示了,此人若不是遠古某位大佬轉世,就是某位大佬的私生子!

從他一系列略顯生疏的動作來看,此人很可能是後者。

更可怕的是,自己本來還想吃人家來著!

這事惹得,我該怎麼辦才好?

夏鴻騰不知蛟龍在雲層中竄來竄去是人家嚇得不知所措,算算時間,運氣好,還能回墨道廣場趕上午餐,於是朝天打趣道:「蛟兄,我們要走了,你是不是送我們一程?」

剛說完這句,他就後悔了,原本意~淫著也許有機會坐坐飛龍什麼的,此時卻見天際快速飛來一團火雲,直接罩向他們。

三人想馬上逃跑,卻發現空間似被困住,根本讓人動彈不得。

正當三人以為會被蛟龍烤著吃時,燃燒的火雲一把拖起三人,直接飛向山下。

原來這朵看上去囂張跋扈、怒焰霸氣的火雲,居然是飛行雲?

飛行雲速度很快,燃燒的火焰在外圍形成一圈很好的防禦罩,可見妖蛇化蛟后,又悟出一種神通。

夏鴻騰但聞耳畔風聲呼呼,幾息間,便從山頂飛到山腳下,並且直進甩進傳送區。

隨後只覺腦袋一炫,眼前場景跟著一變,便發現跌跌撞撞地回到墨道工會的廣場,同時腦海中又有暴擊聲響:

「叮咚,收集到蛟龍能量型飛行火雲一朵!」

「叮咚,折服蛟龍,魅力加10,完成任務,獎勵『隨機創造聖級秘術一次』已經發送,請注意查收!」

「叮咚,跟雷族簽定『天誓靈契』,氣運加10,魅力加10……」

廣場處,此時有很多大鍋成方陣形一字排開,不下三四千個,很多人正在忙著生火。

三人現身時,一身狼狽,差點剎車不住撞到最近的幾個大鍋。

咦,不是明天上午才是煉墨考試嗎?

怎麼下午就開始了?

看到這架勢,夏鴻騰三人再傻也知道考試提前了!

看到三人突然從密境傳回,墨道工會主持的長老墨羽大感意外,不是所有的人都信誓旦旦地說密境中沒活人了嗎?

這三人打哪裡冒出來的?

「老妹,夏兄弟,我就知道你們沒事的!」方陣中,李廷超第一時間淚流滿面地跑過來抱自家妹子!

「哈哈,我就說夏兄弟吉人自有天相,妹子跟他在一起我放心!」

屈野同樣豪笑著走過來拍拍夏鴻騰的肩膀,同時詢問露露有沒有事,見妹妹羞澀地低頭,就知道沒什麼大礙!

腹黑總裁的契約戀人 夏鴻騰很無語,我穿成這樣你們都認的出來?

你們牛!

「呀,還讓不讓人比賽呀?要敘舊,一邊去!別干擾我點火!」

一個不陰不陽的聲音傳來,不大,但基本讓很多人都聽得見!屈野頓時瞪眼望去,卻是孫家莊的老三孫丙。 「呃,對呀!」

聽到孫丙這句話,李廷超不但不生氣,反而還想感謝他提醒,馬上鄭重地上前對主持人施禮道:

「啟稟主持長老,這三人是跟我一隊入密境歷練的兄弟和妹子,由於當時妖蛇出入,以至於走散了,肯請長老讓他們三人參加比賽!」

不待長老回話,孫丙直接插話道:「我說這位朋友,過時不候懂不懂?會長金口玉言明文公告表示,超過今天午時三刻后,不再等候密境之人!你別給會長添亂了行不行,快帶你妹到一邊玩去!」

剛才孫丙明顯不是好意提醒,這時直接露出獠牙。

聽到此言,旁邊的屈野瞬間怒了,他的脾氣明顯比李廷超更強悍,直接紅著臉當眾指這貨的鼻子開罵道:

「混賬,那是你等聯名上書說密境中再無生還者才逼會長提前半天開始的!當時我們屈屏山和青遠縣就強烈反對!現在我們的人出來了,加上煉墨比賽還沒正式開始,相信會長大人自有定奪!而你算什麼東西,也能替會長做主嗎?」

「肅靜!比賽照常開始!來人,給這三人上三套爐具!」一道威嚴的聲音從墨道工會內閣里傳出,正是墨道工會的會長墨紅綾。

聲落,馬上有人拿過三套煉墨裝備送過來。

「謝會長!」幾人忙躬身感激地道謝。

這時,李廷超對遠處自家方陣打了一個手式,隨後便有青遠縣的子弟送來三套竹筒套裝,道:「夏兄弟,還有兩位妹子,我們一直幫你們每人都備著三套墨材呢,快拿著!」

「主持長老,我要舉報他們公然作弊!」孫丙欠揍的聲音又適時響起,「墨道公會告示中明令寫著:凡參加煉墨之人,所有材料都得自己採集,你看他們這麼明目張胆地玩贈送,置我們山城墨道工會法令於何地?」

「靠,你還有完沒完!」李廷超聽得直接暴走……

「好了,超哥,不用擔心,煉墨材料我們每人都有自帶,你和屈兄安心回自個位置煉墨,免得被瘋狗咬到了!」

夏鴻騰看有工作人員已經放好三套爐具,馬上示意李廷蘭和屈露露走。

他自己率先選了一個爐具走去,如此大賽,自己這群人再杵在這裡一起墨跡,信不信被人全踢出比賽?

神識中,主持長老的臉已經黑的可怕,眼前孫家莊的人分明想捨得一身剮,把他們全部拉下馬!

看到眾人各就各位,主持長老強忍住怒火沒再說什麼,冷著臉道:「好了,下面我宣布,現場煉墨正式開始,三柱香時間為限!來人,點香!」

孫丙見沒人上當,相當遺憾,自己二哥再次被辱的事他自然知道,孫家莊的人跟他們基本不死不休。

這三人居然在墨宗廢墟多呆了一天一夜后,還能活著出來,他心中有強烈的危機感,不除不快!

可惜沒有借勢成功,他不著痕迹地朝夏鴻騰豎中指做著最後的挑釁道:「一群雜碎,等著接受我們孫家莊墨魁的怒火吧!」

夏鴻騰懶得理這條瘋狗,孫家莊的人若再挑釁,他不介意找機會全滅掉,有的人是白眼狼,唯有一棍打死才能永留後患。

裝模做樣地提煉幾種墨材后,夏鴻騰發現有很多人直接拿出提煉好的墨材在往爐里倒,省略很多步驟后,便開始融合墨錠。而旁邊幾個負責裁判的長老,根本司空見慣,完全沒有說什麼。

此時夏鴻騰忽然明白,墨道工會之所以免費開啟密境讓眾學子採集墨材,就是保證每個寒門學子都有機會接觸到墨材。

但是,並不是每個寒門學子都沒錢,更多的人早早準備了一些材料,只有那些沒有的材料,他們才會另外進密境專門採集!

這點超哥曾經說過,就像剛才贈送材料,其實也是一種潛規則,大家私下裡交易各自所需很正常的!

唯一最重要的,便是親手煉出墨錠這個步驟,這步才是不能逾越的大紅底線!

此時夏鴻騰也不藏著掩著,若想凝出好墨,必須全力以付,這次他準備煉的是補神墨。

別看很多人看到它沒食慾,但是這東西不但材料難集,手訣也相當複雜,很多人根本想買也無處買,算是有價無市。

另外,養神湯也不是一般人就能配得齊材料的,再加上攜帶不方便,保質期短,只有大家族的人,才偶爾煉著玩。

所以,補神墨的地位,還是相當超然的!

以品相來算,它是葯墨上品,只要不出高級戰墨,足可以奪冠。

眼下,很多材料都是現成的,夏鴻騰又煉了一點烏桕蠟后,就先後倒入各種藥材。

一待開融,隨著各種手訣的快速打出,便很難剎車,沒多久,墨爐飄香,夏鴻騰快速加入蠟滴,十五息后,香隱墨成!

此時,夏鴻騰一看時間,那邊三柱香第一柱還略剩一點點香灰,不由自嘲這速度,甩大家兩柱香時間,真的好嗎?

正當夏鴻騰在想要不要來個畫蛇添足在墨錠上提點拉風的詩句時,忽然察覺到有點不對,按理說,自己這煉墨速度應該也算驚世駭俗了,為何墨道工會中一個人也沒關注這邊?

他忙隨著主持長老和其他坐鎮長老的目光望去,卻見所有人,都盯著看向其中一個在煉墨的人……

lixiangguo

魔禮只有魔主才能享受的待遇,可是玉面佛行了魔禮后,黑袍大護法反而很受用,「哈哈哈,不錯,不錯!等本護法拿到時光寶盒和聖靈,哈哈哈,本護法就可以打開魔界的封印了!哈哈哈……」

Previous article

陳瀅看到他這樣子,忍不住說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