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很痛呀!學長,你在幹什麼?」達林縮回吃痛的手指,不斷的往上面吹著冷氣。

「痛嗎?」史納多明知故問。

「廢話,要不你來試試!」

「那就對了。」史納多笑了笑,「連你這個笨蛋學弟都會知道太熱太痛就會縮回來,為什麼那個死去的傢伙不會呢?」

「啊?」達林瞪大眼睛看著史納多,聽起來學長的話像是雲里霧,一頭霧水。

「看來你的智商還是差了那麼一點。」史納多沒好氣地說,「普通火焰溫度在200到500攝氏度之間,這就相當於存放1000伽馬值的熱量了,你試想想一個普通人,在沒有穿任何防護措施的情況下,呆在10000伽馬值輻射的地方,相當於被幾千度的火焰灼燒,你還敢進去么?」

「不敢。」達林搖搖頭,似乎明白了什麼。

「然而有人進去了。」史納多說,「刻意尋死沒有必要再跑出來,也就是說,那死去的人要麼就是受人控制,要麼就是走錯路了。」

「我更願意相信走錯了。」達林聳了聳肩,卡梅隆這麼大,走錯了一兩條路也是很正常的。

「可一不能排除受人控制的可能吧。」史納多說著,終於將資料全部整理了一遍,長長的舒了口氣,「要是這樣,那麼卡梅隆還真的會發生大事情。」

「嘿,這是烏鴉嘴的預言么?可別忘了卡梅隆還有執行部的精英在,就算髮生什麼事情也輪不到我們兩個普通學生操心吧。」

「執行部那群傢伙大部分被莫爾教授派出去執行任務了,要是真有什麼突發事件,當炮灰的就是我們這些普通學生,你說關不關我們事呢?」史納多聳了聳肩。「每個人都有活下去的理由,就算是炮灰,也要知道自己是為什麼而死吧。」

「說得真有道理,學長到時候可不要丟下我。」達林學弟撒嬌著說。

「抱歉,到時候我只能顧自己了。」史納多聳了聳肩,「要是學妹的話還是可以勉強保護一下。」

「呵,重色輕友。」達林對這個無恥學長已經有了一定的抵抗力,估計這就是男人的本性吧,他抬頭看了看窗外,落日真圓,天邊早已經升起一片火燒雲,達林忽然有些感慨,要是這時在旁邊的是位貌美的學姐那該多好呀。

… 執行部特別行動組的辦公室裡面,莫爾正在看著今天的報道,其中一則最為關鍵的報道居然是融人事件,而且就發生在列為10級禁區的地下室建築旁邊的小路上。不用想也知道,那個傢伙是去過地下室了,只是『門』的話應該還沒有辦法開啟,否則那種著裝不可能走到地面上,估計在打開的一瞬間就會因為高強度的魔力輻射而融化了。

「老師。」辦公室的門被輕輕推開,進來的是貝克漢,此刻他正一臉焦灼,帶著一夜沒睡的熊貓眼,似乎有什麼事情困擾著他。

「貝克漢,怎麼了?是學院杯的事情讓你這麼焦頭爛額的嗎?我應該建議讓托馬斯先生再派多個人幫你分擔一下工作才是。」莫爾說。

「老師,托馬斯校長還有副校長都在開幕式后就開溜了,估計又不知道去哪裡旅遊去了。」貝克漢一臉苦悶的說,「就連學校禁地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們也沒想過要現身做些什麼,真是無語了。」

「這倒是像他們的風格,不到萬不得已,都是事不關己的。」莫爾淡淡的說,「你是為了『門』的新狀況過來的吧。」

貝克漢點點頭,看著擺在莫爾桌前的報道,料到這件事情莫爾也已經知道了,也就不再累贅,只是見到的描述一下自己調查到的結果。

「我們放在地下室裡面的魔晶探測儀發出的魔力信號從昨天開始就變得十分不穩定,估計是『門』那邊出了一些狀況。」貝克漢想了想,那個地方除了以前存放賢者之石外,還有一些其他重要的物品,要是發生了意外事件,很可能會導致無法挽回的後果。現在正副校長都失蹤了,執行部的精銳又全部被派遣出去調查賢者之石的下落,可以說,整個卡梅隆的防禦此刻就如一張薄紙,隨隨便便都會被捅破天。

「我們必須聯繫古德里安,只有他才清楚下面的魔力輻射達到了多麼驚人的地步。」貝克漢說。

「很不湊巧,前不久我委派他去接加列德回來了,我想這件事情他沒辦法提供幫助了。」莫爾有些失望,不過還好,學校應該還有其他懂得輻射學的老師,請他們幫忙也不是什麼大事情,只是這『門』事故的保密工作還是要做的。

「你去給我聯繫幾位輻射學專業的老師,就說天然管爆裂了,裡面滲出的相當大的魔力輻射,讓他們儘快進入工作,幫我們測量魔力輻射的波動變化。」莫爾想了想,加重了語氣說,「務必要快。」

「我明白了。」

30分鐘分鐘后,卡梅隆的精英老師,只要是有關於輻射學研究的都被貝克漢全部請來,現場大概有10位教師,另外還有3名教授級別的魔法師。

「莫爾·古拉特,你到底在搞什麼?這個時間把我們請來,莫非是想請我們集體喝茶聊天么?」高瘦的白鬍子教授首先開口,在學院非正式場合聚集這麼多教師,這多少有點要鬧革命的氣氛在裡面。

「抱歉,安東尼教授,事發突然,我是按照校長給我的特別徵集行動許可權將你們召集過來的。」莫爾一臉誠懇的說。

「看來你們特別行動組是遇到了麻煩了。」另外一位教授嘿嘿的笑了起來,全場只有這個身材圓胖的老教授才會在這種場合笑的出來,其他人都是帶著睡眼惺忪的表情準備幹完活就道晚安回去睡回籠覺。

「事情是這樣的。」莫爾待得眾人安靜,「卡梅隆因為地下室天然管破裂了,所以打量的魔力輻射從管子裡面跑出來,我想請你們幫我們監控一下魔力輻射的程度,好讓我們擬定下一步計劃。」

「天然管破了?」有些教師瞪大了眼睛,這天然管雖然是帶有魔力輻射,可是那種微弱的輻射也不至於對人體有太大的傷害呀,至於把他們全部叫過來么?是不是有點大驚小怪了。

全場只有三位老教授沉默不語,職稱到了他們這種級別,學校大小事情他們還是了解一點的,『門』的事故對他們並不設保密許可權,他們也清楚,莫爾說的天然管魔力輻射泄露只不過是個借口罷了。

「那就趕緊做完趕緊回去吧。」將其他三位老教授已經就位開啟了魔晶檢測儀,其他老師也不好多說什麼,連領導都搶先幹活了,他們這些小的們又有什麼理由抱怨呢。

「這是什麼!」有人忽然大叫,在看了魔力輻射程度之後,他的心忽然咯噔了一下,彷彿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這真的只是天然氣管子泄露?感覺是魔力輻射裝置出了問題呀。」檢測員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說,「都快接近非生命禁區的數值了。」

「請大家正常監控就好,修復計劃就由我們執行部的人來安排。」莫爾說著,對另外三位教授點點頭,「這次就麻煩你們了。」

「哼,要是這次的事件不能平息,估計更麻煩的還在後頭吧。」安東尼教授輕哼了一聲,埋頭記錄數值開始進行專業評估。作為輻射學的專員,他自然清楚眼前這個數值的魔力輻射程度會帶來怎麼樣的影響,要是輻射進一步擴散,危及的可不止地下室那麼簡單。

夜幕降臨,學生會聯誼舞會在奧丁館的燈光下拉開了序幕,這座大型的建築建於1954年,古樸的建築風格在20世紀中旬,在美術殿堂裡面的評價就非常之高,曾被譽為20世紀最有價值的藝術建築之一,卡梅隆一度引以為豪,將奧丁館作為對外開放的特色風景。在數十年後的今天,此館被學生會買下,作為平日聚會的場所,而出這筆錢的人當然是貴為學生會主席的亞瑟·庫洛里多了。

「好大呀。」達林在外頭看著奧丁館建築,忍不住驚嘆,要不是史納多在旁邊扯住他的衣袖,沒準他會再一次夾著尾巴逃走呢。這可不是關乎榮耀的問題,而是面子的問題,能在這裡出現的,哪個不是在卡梅隆魔法學院或者羅蘭大陸有頭有臉的人物,相比於他這種小角色,感覺進去了就是給人家當小丑看。

「淡定點,你可是受到邀請的,不要表現得像個鄉村紳士一樣,會被人笑話的。這樣不僅是你,就連我也會丟臉,甚至邀請你的亞瑟·庫洛里多也會跟著丟臉。」史納多說。

「感覺連帶關係好牽強的樣子。」達林看了看史納多學長的衣服,又看了看旁邊來往的那些來賓的衣服,感覺降了不止一個檔次的樣子。

「我說學長,你就不能穿點時尚一點的衣服么,好歹也是過來陪我走過場的。」達林低聲說。

「切。要不是你突然拉著我過來陪你壯膽,我至於向話劇社借來這套西裝么,要是早個一兩天提醒我,保准我打扮得像個貴婦一樣出現在你的面前,現在你最好不要抱怨太多。」史納多憤憤的說,「要是我在這裡惹你丟臉了,那我現在走就是了。」

「唉唉唉……學長大人,我就說說而已。」達林一把抱住史納多的腰,就像個快要訣別遠征老公的婦女一樣哭訴著說,「學長你就從了我這一次吧,我保證下個月的生活費給你加一杯芬達汽水的錢,這樣總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史納多白了達林一眼,「你可要小心點,亞瑟邀請你這個單身漢來絕對是有什麼計劃在裡面的,搞不好會是宣誓主權。」

「宣誓主權?我瓜分了他的地了么?我又不是地主財主。」達林說。

「笨蛋,我說的是希希啦,前天晚上還有人看到亞瑟和她在公園裡面幽會呢。」史納多說著,煞有介事的看了看周圍,低聲說:「聽說希希和亞瑟的關係超乎尋常呢,這是我一個小弟說的。沒準是想來給你一個下馬威。」

「擦,就你還有小弟?他混哪裡的?」達林雖然嘴巴這麼說,可是腦子已經在腦補亞瑟和希爾在一起的情景了,搞不好時間還是在服裝店出去過後沒多久。這樣他多少有些心不在焉。

「學生會呀,我可是學生會新聞部的狗仔,可是站在學生會那邊的。按理說這事情保密性極高,主席大人也不能說,可是學長算是有情有義的了,直接告訴你。」

「是想讓我死了這條心么?」達林苦笑著說。史納多學長真是用心良苦,兜了這麼大個圈子,就是讓他放棄希希。可他壓根就沒想過要追求呀。

「不然呢?你以為亞瑟邀請了你,你就有資格給他提鞋了?」史納多一臉不滿地說,「提鞋的工作是我的,你可不要搶了我的飯碗!」

「我壓根就沒想過!」達林反駁。

「你真沒志向。」史納多不屑。

「呸!你壓根就沒節操!」達林努努嘴巴。

「嘿,舞會快要開始了。估計你的女伴是放你飛機了。」史納多左看右看,兩人在奧丁館的門口盼得像個望夫石一樣,會場的人已經陸續到齊,就連外面迎接來賓的服務員也開始收拾簽到表。

「喂喂,你們能再等多一會么。」達林對迎賓人員說。

「抱歉,邀請人基本上都來齊了,我們在這裡也有些影響舞會氣氛。」服務員一臉難色的說。看著達林和史納多兩人,「先生你也是賓客吧,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就快點進去吧,帷幕已經拉開,聯誼就快開始了。」

說完,服務員走進奧丁館裡面,留下達林和史納多兩個難兄難弟在外面吹著西北風,喔不,是西南風,剛好風向改了。

「怎麼辦?要不我們現在逃走?然後在時候寫個請假條什麼的,這樣亞瑟就不會知道你畏罪潛逃了。」史納多提醒著說。

「什麼畏罪潛逃,我壓根就沒犯過錯好么。」達林說,「還請假條呢,你以為是考勤表演呀。」

「那就進去裡面迎接亞瑟的鮮花和他對希爾的告白咯,這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史納多說,「我們就充當個看客,類似於服務員的功能,偶爾來一杯百家得郎姆酒也是不錯的。」

「我說學長,你今天的話聽起來感覺特別煩人。」

「是你心煩吧。」史納多饒有趣味的說。

「我說你們兩個,到底進不進去的?」有人在門口對這兩名說相聲的人喊。

「咦,希希你怎麼在這裡?女主迎賓么?」史納多回過頭,嘴巴賤賤地說。

今天的希爾穿著一件寶石藍貼地的晚禮服,香肩微白而露,如羊脂一般的肌膚在燈光之下顯得越發的動人魅力。優美的抹胸勾勒出完美的曲線線條,腰線收的極細,束腰上勾勒著銀月色的花紋,長裙隨著她輕盈的步伐款款而動,彷彿是從畫卷之中走出的藍色妖姬,在人間輕微舞動,讓人心頭盪起莫名的漣漪。

「真美。原來你也有這麼淑女的時候。」達林忍不住感嘆。

「讚美的話留著給你的女伴說吧。」希爾一把抓住達林和史納多的手,扯著他們往內門走去。

達林被她攥著手,感覺有些輕飄飄的,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他忍不住扭過頭去,門外面依舊是漆黑一片,只有路燈上面的飛蛾在燈光之處噔噔蹬作響。

看來她是不會來的了。

… 卡梅隆的精靈地帶,黑夜籠罩著這如煙如霧的地方,星辰的光耀照射不到裡面,月夜的銀沙無法將其中的陰暗與恐懼洗滌完全,這裡是卡梅隆比地下室更為早列如10級危險範圍的區域,並不是卡梅隆的高層不想開發這裡,而是禁林的開發難度實在太大,況且這裡還發生過聳人聽聞的悲劇事件,每每提起,總會讓不少人暗自傷神。

從黑夜之中亮起一盞明燈,淡淡的光亮給予足夠的視野範圍,清晰照亮露營在外的兩個人。

「卡西多,我這裡已經沒有了,你那裡怎麼樣?」加盧將搜集到的學院新生資料整理了一篇,算是大功告成,可是沒有發現與目標林·阿爾維斯相近的人名。

「我也快查完了,這個學院的人員名單貌似是按著測評等級來排序的,從a級人員到b級人員,居然沒有發現一個有用的資料。」卡西多有些無奈,「究竟我們要對付的人是有多弱呀。竟然連b級也達不到。」

語氣間帶著一絲失望,在他們是獵人組織的b級獵手,每次的任務賞金都高達數千元金幣,而來到卡梅隆的這個接近兩個月的時間,竟然就是為了打敗一個全學院新生之中最差勁的學生?想想都覺得好笑。

「本來就是因為輕鬆才接受的任務。」加盧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要不是你弄髒了任務條,我們至於在這裡過野人一樣的生活么。」

說到野人,卡西多不由得想起了他們的鄰居楊辰,說起來還真有點諷刺,那傢伙每天過著深山野人一樣的生活,就連二年級的學業也因為成績突出而獲得免修資格。整天就躲在禁林裡面和那些魔獸過招,可是今天竟然說要去參加什麼社交聯誼舞會,還穿著一身黒服正裝,這當場就亮瞎了卡西多和加盧的狗眼,誰想著野人竟然也有上流社會的西裝。

「好了,我知道了,名單也快查完了,剩下的就是超c級的和c級的,你一會去買好海上列車的車票,我去完成任務就是了。」卡西多擺擺手,將剩下的紙頁一頁頁翻,速度加快了不少。

「嘿嘿,這可是你說的。我現在就去打點跑的車票。」加盧恨不得有這個機會,雖然說很想將那個讓他們苦苦守候兩個月的目標人物痛揍一頓,可既然卡西多都這麼說了,怎麼也有給上級一個表現的機會。

「找到了!」在最後一頁之處看到了阿爾維斯的字樣,卡西多一臉興奮,可興奮的心情還未升起,轉眼間又變得有些震驚,因為他看到了名單上面的照片。那個黑髮的年輕小夥子,真一臉慫樣的看著他,就像真人出現在他面前與他四目相對似的。

「達林!」卡西多皺了皺眉頭,「竟然是他!」

在奧丁館裡面,達林從侍者那裡拿起一杯威雀蘇格蘭威士忌,假裝自己是混跡上流社會多年的富家少爺一樣,雖然他旁邊牽手的不是美麗貴婦,可好到也是有個伴。

「我說史納多學長,拜託你的眼睛不要動瞄西瞄好不好,你當自己是貓么。」達林面帶微笑,緊咬牙齒,發出只有史納多才能聽到的聲音。

「抱歉,新聞工作者的老毛病又犯了。因為我們總是保持對周圍事物的警惕與關注,所以目光會是不是留意周身的事物和人。」史納多乾笑著低聲說。

達林扭過頭來,面帶微笑,抽搐著嘴角腹語道:「可你也沒必要一直瞄著過往的美女呀,你他喵的知不知道我們已經很另類了,沒必要再添油點火。」

「也是,我們是全場唯一的男男組合,想不拉風確實有點困難。」史納多說著,環視了一下周圍,基本上都是一個嘉賓挽著挽著自己的女伴,在與人寒暄之中競相比較著對方的女伴姿色與氣質,還真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可是戰火卻永遠無法波及達林和史納多兩人,因為沒有人願意跟兩個貌似搞基的人有所交流。

「可是沒辦法,在這種上流社會的交誼舞會中,一個人走沒什麼底氣。」史納多聳了聳肩,隨手從旁邊的桌子上端起一杯白馬威士忌一飲而盡,「就算是做賊也要找個人作伴壯膽不是么。」

「你說的對,可是手牽手這種方式作伴是不是太過曖昧了。」達林說,「你有想過我們像那些正常的男士一樣並排而走就好了么。」

「好吧,我以為你會喜歡這種曖昧的方式。」史納多若無其事的鬆開達林的手,騰空的一隻手又忍不住抓起美麗拼盤上面的椰奶蛋糕。

「看來你相當享受這個舞會的樣子。」達林白了個白眼說。

「不然呢,和你一樣哭喪著臉在這裡傻站著么?我可不會放任免費的晚餐和宵夜不管,和你一樣文藝青年似的傻站著。」史納多說完又從火雞盤上扯下雞腿看似美滋滋的吃起來。

感受到周圍異樣的目光,達林不禁捂臉,感覺帶這傢伙來參加舞會就是將自己往火坑裡面推。

「我還以為是誰呢,竟然會在這種高級聯誼場所見到我們神秘的c級同學。」兩人身後突然傳來聲音。當一臉好奇的轉過頭去的時候,眉頭不由得皺了皺。

「雷諾?你怎麼會在這裡?」

「嗯?是那個臭屁的傢伙?」聞言,猛的抬頭,嘴裡還叼著一大隻紅燒雞腿,手裡拿著另外一隻完整的大雞腿,似乎準備用大雞腿與人拚命的樣子,「小子,好久不見你了耶,這裡可是學生會聯誼,你是專門來找茬的么,信不信我叫老闆抽你。」

雷諾被史納多的話逗得愣了愣神,敢情眼前這兩位才是舞會邀請的座上客,而他竟然像個找茬的小流︶氓一樣。

「啊?他就是那個報紙滿天飛,新生指南裡面還附帶大頭照的那個c級學生?」雷諾旁邊俏麗女伴鄙夷地看了達林一樣,像是在觀看什麼低級生物一樣。

聽到對方的嘲諷,達林回頭怒瞪了史納多一樣,而老狗學長卻是無奈的聳了聳肩,表示他絕對沒有做過在新生指南上面附帶他的大頭照這種卑劣的行為。這個女孩一定是記錯了,附帶大頭照的應該是卡梅隆入學攻略,新生指南只貼上了達林的個人信息還有打敗凱瑟琳的事件而已。

「哼,這裡可是學生會的聯誼舞會,你們既不是其他社團的要員,也不是學生會的人,好歹也是同宿舍一場,我勸你們最好就是趕緊滾蛋,別讓人抓到。」雷諾不屑地說。

「哼,這我可辦不到。」既然來了,達林就不打算被趕走,尤其是那些一直看不起他的傢伙。

總要讓他們明白,不是我想來,而是你們的學生會的主席亞瑟親自邀請我來的。

「噔噔蹬。」舞會的燈光突然暗淡了下去,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轉向了在中央的一小撮光束上面,一個白色西服的年輕人緩步走來,修長的身姿還有俊朗的外表,那種散發著讓人喘不過氣的氣場以及他鷹眼一般犀利的目光,讓在場的少女有不少抵擋不住如此龐大的男性魅力而略微有些昏厥的跡象。他就像是從古典的殿堂裡面走出的帝王一樣,在世人謙卑與恭敬的目光之中登上他的舞台,登上他那不可替代的王權之位。

「他總是這麼迷人。」有女孩花痴般陶醉在帝皇的氣質之中,深深而無法自拔。

「我覺得他會是今晚最為矚目的焦點。」有男生斷言,身為通同性別的種類,他們也深深的感受到那股屈服在腳下的謙卑與服從。

「好拉風呀。」史納多叼著雞腿的嘴巴不由得掉下兩滴口水,嘴裡的燒雞差點就掉了出來。

「喂喂,學長,不要被他迷惑了,一切都是幻覺!」達林抓過史納多嘴裡的雞腿,給了他啪啪兩巴掌讓他清醒過後,又把雞腿猛賽回他的口中,算是拯救回史納多暴走的少女內心。

「各位,歡迎來到學生會舉辦的聯誼舞會。我是學生會的主席,亞瑟。我僅代表學生會感謝今晚大家的到來,希望大家度過一個令人難忘的夜晚。」

「嚯嚯……」場上掌聲如雷,學生會主席的魅力就是如此,地位崇高之人兩句話就能夠調動全場氣氛,甚至連剛才還在叫囂著讓達林滾蛋的雷諾也都深深被吸引住了,眼中流露出欽佩與羨慕之情。

「擦,這也太浮誇了吧。」達林努努嘴。

「今天是個與眾不同的日子,除了聯誼,我要在這裡宣布一件事情。」亞瑟的聲音蓋過全場,傳入每一個人的耳朵裡面,「我們學生會的副會長,希爾小姐,將會成為我亞瑟的女朋友,我希望這段感情會得到在場所有人的祝福!」

女孩身穿寶石藍貼地的晚禮服,在燈光之下洋溢著迷人的微笑。她的長裙貼地輕輕而動,,高貴而典雅的氣質在她身上展現得淋漓盡致,作為帝王的王后,她是上帝篩選最為適合的一名。

女孩緩緩走到亞瑟的面前,與他來了個彬彬有禮而又不失情誼的貼面禮,證明了前者話語沒有半點虛假的信息,希爾就是亞瑟的女朋友。

「嚯嚯……」這一次掌聲雷動,比剛才還要響亮萬分,因為學生會的主席大人得到了自己的意中人了,而且還是副會長同志,男才女禮,簡直就是天生的一對,沒有人會懷疑這對男女一出生就上帝安排的兩個人。

「媽蛋,真的好浮誇!」達林說著,心裏面不由得抽動了一下,感覺身旁那隻帶著微弱溫暖的刺蝟已經悄無聲息的離開了他,將他人在了極寒極寒的深冬裡面。

好冷呀……早知道這麼冷,就不來這該死的舞會了。

… 「達林,你來啦。」亞瑟牽著希爾的手,看了看時間,一臉笑容的說,「怎麼沒見你那個漂亮的女伴呢?」

「她估計有事來不了了。」達林低聲說,「所以我和史納多學長一起來了。」

「嘿嘿,老闆你好。」史納多恭敬的揮揮手,對於衣食父母他總是如此的前輩,就算對方是小他幾個年級的小輩也無所。

「原來是這樣呀,祝你們玩得開心。」亞瑟舉杯敬酒,隨後轉到其他地方迎接來賓。他就像是位活躍在上流社會舞台的大人物,任何地方都能夠談笑風生,卻不失儀態,簡直就像一位地道的外交官員。

lixiangguo

「唉~!…我也有私心!」盧修斯嘆氣道:「死亡行者每一個都很寶貴,他們每一個都是血族功臣。更何況,賽琳娜是其中的佼佼者。愛麗絲出現的正是時候,她的出現正好完美替代賽琳娜。我決定派愛麗絲去浣熊市!」

Previous article

因為他有一項特殊的能力,叫做入夢!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