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待會好好發揮。」陳曦君沒什麼可以為外甥女做的,唯有鼓勵。

「你也是。」芷月笑得燦爛,她才不會被那些無關緊要的人影響了心情。

可是,這個時候的東方佳人卻心情不美麗了。那個女人竟然得了睿哥哥的玉牌。

芷月以為軒轅瀧睿隨地亂丟的玉牌,恰恰是軒轅族的嫡脈信物。當年就連墨離手裡那一塊也不過軒轅族裡的信物,說起來還不如芷月手裡這一塊權威呢。

若是芷月知道了當年那一塊東西的作用,起碼到了寰宇大陸她的路會走得順暢得多了。

芷月現在可沒工夫理會那個瘋瘋癲癲的女人,她已經跟隨眾人一起來到了城主府,經過了驗證進入了會場。

這一次的斗丹大會還真是規模宏大。城主府專門辟出了一塊場地供斗丹大比使用。

在芷月看來,這個什麼斗丹大會和玄黃的那次丹比頗為相似。想必當年義父也是借鑒了這寰宇的斗丹會來做的大比吧。

面前是寬闊的十層平台。每個平台上是獨立的十個煉丹台,唯獨中間的第五排,只有五個位置,煉丹台比其他的大出了一倍,明顯是整個斗丹的中心。而每個煉丹台上都有陣法流動的痕迹,應該是為了保障這一百個煉丹室之間相互不會受到影響。

而在面對這十層平台的對面,是一個漂浮在半空的評委席,一共是八個位置,想必應該是丹盟和城主府的人。芷月反正是一個都不認識,索性也不去看他們。

剩下的就是看台了。芷月聽說今天前來觀看斗丹的人至少要花十個彩晶才能得到一張最便宜的門票。若是想要位置好一些的,黃牛甚至已經炒到了兩萬彩晶不止。

芷月暗暗咂舌,想不到在任何的一個界面,都有這種聰明人的存在,竟然也懂得炒作的重要。看看這場地足可以坐五千人,只門票一項,就能將那獎品都賺回來了……

芷月正胡思亂想的,就見從一旁走過來一個同樣披著藍色斗篷的四星修士。

芷月眼前一亮,四星啊,聽說丹盟里除了幾個人老成精的五星之外,這可是最牛掰的存在了。

那修士來到眾人眼前,每個人遞上一張表格。

這是要個人的資料和填報今日所煉製丹藥的名稱。芷月略想了想便填上了一味《噦噦靈魄丹》,這丹藥是專門治療和恢復精神力的,適用於元嬰以上的修士,是皇階丹藥,但是,煉製起來有些麻煩,很考驗手法和煉丹經驗。

芷月在死城的時候為了救治那些修士煉製了很多類似靈魄丹,如今她手裡多了肖輝給的千年噦噦果,這噦噦靈魄丹便成了她的首選。而煉製千年噦噦果的精華已經超過了普通皇階煉丹師的範疇,她相信識貨的話,那些評判一定會知道她這丹藥的份量。

既然這裡有像軒轅瀧睿這樣的妖孽,芷月便不敢再像之前一樣的掉以輕心了。這人那麼早之前就享譽大陸,一定是自己的勁敵。

果然,評判席在收到了表格之後,芷月就發現自己的身上多出了幾道試探的神識掃過,有善意,當然,也有惡意。這個她明白,涉及到那個盟主親傳弟子的名額,自然是有些人見不得她出頭的了。

芷月很淡然,她的目的是那株五百年份的仙芝還陽果。最好還是個帶根的,那樣她就能將之變成千年份,而且還能一分二,二分三,以後再要出現那等急死人要救命的情況,也就不用老是剝削小木頭的精華了。搞得她老是無法好好晉階,芷月對此也是很愧疚的。

不過,話說,自從得了那噦噦果樹給的東西,這小木頭最近好像是太安靜了…… 第一百三十四章斗丹大比(一)

煉丹的排位也是很有講究。芷月沒想到自己的位置竟然被放在了那最特殊的五個裡面,還是個左二的位置。陳曦君的排位在芷月上數的第三排,和芷月有些遠了。而芷月最不願看到的那個人,竟然好死不死的被放在了她的隔壁,也就是整個斗丹場地的最中心。

顯然,軒轅瀧睿對自己斗丹的鄰居也很吃驚。

他不敢置信地望了望旁邊的芷月,突然,滿含興味的露出了一抹笑容來。

要說起來,這一次的斗丹大會,能進得來最後決賽的都是大陸打響了名氣的煉丹師,貿然出現了芷月這樣一個變數,到底是讓場中響起了一片驚疑和質問的聲音,甚至還有人大聲叫嚷著要公平,有黑幕之類的話語。

也不能怪這些人群情激奮,誰讓這突然冒出來的人不但是個新面孔,而且竟然還是個只頂著兩顆星星的女人。

芷月只不過有些疑惑,但很快便安靜了下來,閉目養起神來。雖然不知道背後的人什麼意思,但她可不是那隨意被人搓扁揉圓的軟柿子,想打她的臉,那就看是誰的臉被打得啪啪響吧。

陳曦君心中卻有些憂慮,這明顯惡意的排位,也不知是誰的手筆?那樣一個萬眾矚目的位置。按理說,該留給那幾個四星煉丹師的,沒見那被擠到了六層的幾個煉丹師的眼睛像淬了毒一樣嗎?

陳曦君越看越心驚,只可惜評審席上那些人的表情看不見,更加聽不到他們的聲音,可以想象那裡一定有雙惡毒的眼正盯著他們的席位在看。

此刻的評審席確是安靜得有些出奇。羅傑作為主審,斜眼看了看那鎮定自若的瞿鼎山,眼眸閃過一抹深思,卻是沒有說話。

在他的身邊,北冥麟陽正襟危坐,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只是眼角卻微不可查浮起一抹冷意來。

雖已加入了丹盟,可他也是北冥家的嫡系,這女人是他的仇人,能讓她出個大丑,他何樂而不為,更遑論,還能從中牟利,這買賣很划算。

拓跋南風兩眼緊緊盯著那新冒出來的女娃娃,嘴角的線條綳得成了一條直線。他是個丹痴,只要是新出現的丹藥或是煉丹的人才都是他關注的焦點。如今這樣一個合二為一的人物,他可一定要盯緊了看看。

評判席唯一一位女性靜靜坐在拐角,臉上蒙著面紗,一副超然若仙的姿態。雖然她坐在末席,年紀又最輕,但旁邊的人似乎對她都很客氣。此刻,她的一雙眼也緊緊盯在了對面那顯眼的位置上,神色不動,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芷月煉丹從不習慣旁邊有人,更別說丹童這個生物了。煉丹講究的是手法和經驗,從第一部處理藥材開始就有很多講究。

將一爐這麼重要的丹藥交給旁人來處理,這不是腦子進水了嗎?哪怕是端茶遞水芷月也嫌礙手礙腳,所以,芷月上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讓那個伺候這個煉丹台的丹童離開了。

這就更是引起了旁人的議論和鄙夷。哪個大師身邊不跟著幾個伺候的人呢,丹童更是必不可少的。一副高階丹藥,光藥材就幾百種,靠自己一個人,光處理藥材就要忙死了。真沒見過這種鄉巴佬,竟然連丹童也不用。

在眾人的議論紛紛之中,卻有一道惡毒兼得意的視線自觀眾席掃了過來。

那惡意明顯到隔著防護罩芷月也能感受地一清二楚。想想也知道該是那個蛇精病女人了。

芷月連眼皮也懶得抬一下,直到主裁朗聲宣讀了斗丹規則,芷月才睜開了眼睛。

斗丹第一步,就是將自己所煉製的丹藥名掛在台前。神識掃過一圈,才發現自己所煉製的丹藥卻是這裡排名前列的存在,倒是軒轅瀧睿另一邊的兩個引起了芷月的注意。

他們所煉製的丹藥,一個是《五元黑煞丹》,一個是《七妖靈犀丹》,竟是一個魔丹一個妖丹。芷月不覺大開眼界,果然這丹盟是個海納百川的,竟當真允許妖魔也參與競爭盟主嫡傳弟子的位置。

不過,真的有這麼大方嗎?芷月心裡暗忖,注意力放在了旁邊的那個位置上。

這是個有些瘦弱的年輕人,身上同樣掛著四星的標誌。他丹藥的名字是《七轉熔血丹》。

只憑丹藥的名字,就讓芷月不敢小瞧了他。這丹藥是專為火系修士準備的晉階丹藥。一般的熔血丹,能夠暫時提升戰鬥中火系功法的強度,而丹藥上升到了七轉,就是說,能讓火系修士從根本上提純火系修為,從根上就提高了修士的品質,這可就大大的不同了。

這也是從皇階上升到丹皇的一個至關重要的一步。若是這種丹藥煉製成功了,那在晉階丹皇的時候,就會容易許多,畢竟七轉和八轉只存在一個很小的差距。

而旁邊的軒轅瀧睿也果然是個高手,所出的丹藥名為《分神丹》,名字簡單粗暴,效果一目了然。

就是專門為了給出竅期修士升分神的時候準備的丹藥。當然,藥效還要看丹藥的煉製情況。這個最考驗的就是丹師的水平。據說煉製到最高九道丹紋的時候,升分神的機率會增加五成。

芷月在心裡給這孔雀男豎了個大拇指,不愧是成名已久的老人了。看來自己要想贏這幾個高手,給出的丹藥可有些拿不出手了。

《噦噦靈魄丹》在丹藥品階上不遜色《五元黑煞丹》和《七妖靈犀丹》,但是和《分神丹》《七轉熔血丹》比就差了一截了。

若是只在品級上差一些,倒是可以在品質上去彌補。但現在萬眾矚目,看的就是丹藥的品階,又是在這全場的中心,好似就是他們五個人的競技場上,若是打出自己這丹藥的名字就有些難看了。

打眼看去,只有芷月還沒有亮出丹藥名稱了,芷月略一思慮,便在自己的《噦噦靈魄丹》的名牌上加了兩個字……

「《七轉噦噦靈魄丹》這是什麼丹藥?」

「竟然是七轉?」

「這不可能……」 第一百三十四章斗丹大比(一)

煉丹的排位也是很有講究。芷月沒想到自己的位置竟然被放在了那最特殊的五個裡面,還是個左二的位置。陳曦君的排位在芷月上數的第三排,和芷月有些遠了。而芷月最不願看到的那個人,竟然好死不死的被放在了她的隔壁,也就是整個斗丹場地的最中心。

顯然,軒轅瀧睿對自己斗丹的鄰居也很吃驚。

他不敢置信地望了望旁邊的芷月,突然,滿含興味的露出了一抹笑容來。

要說起來,這一次的斗丹大會,能進得來最後決賽的都是大陸打響了名氣的煉丹師,貿然出現了芷月這樣一個變數,到底是讓場中響起了一片驚疑和質問的聲音,甚至還有人大聲叫嚷著要公平,有黑幕之類的話語。

也不能怪這些人群情激奮,誰讓這突然冒出來的人不但是個新面孔,而且竟然還是個只頂著兩顆星星的女人。

芷月只不過有些疑惑,但很快便安靜了下來,閉目養起神來。雖然不知道背後的人什麼意思,但她可不是那隨意被人搓扁揉圓的軟柿子,想打她的臉,那就看是誰的臉被打得啪啪響吧。

陳曦君心中卻有些憂慮,這明顯惡意的排位,也不知是誰的手筆?那樣一個萬眾矚目的位置。按理說,該留給那幾個四星煉丹師的,沒見那被擠到了六層的幾個煉丹師的眼睛像淬了毒一樣嗎?

陳曦君越看越心驚,只可惜評審席上那些人的表情看不見,更加聽不到他們的聲音,可以想象那裡一定有雙惡毒的眼正盯著他們的席位在看。

此刻的評審席確是安靜得有些出奇。羅傑作為主審,斜眼看了看那鎮定自若的瞿鼎山,眼眸閃過一抹深思,卻是沒有說話。

在他的身邊,北冥麟陽正襟危坐,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只是眼角卻微不可查浮起一抹冷意來。

雖已加入了丹盟,可他也是北冥家的嫡系,這女人是他的仇人,能讓她出個大丑,他何樂而不為,更遑論,還能從中牟利,這買賣很划算。

拓跋南風兩眼緊緊盯著那新冒出來的女娃娃,嘴角的線條綳得成了一條直線。他是個丹痴,只要是新出現的丹藥或是煉丹的人才都是他關注的焦點。如今這樣一個合二為一的人物,他可一定要盯緊了看看。

評判席唯一一位女性靜靜坐在拐角,臉上蒙著面紗,一副超然若仙的姿態。雖然她坐在末席,年紀又最輕,但旁邊的人似乎對她都很客氣。此刻,她的一雙眼也緊緊盯在了對面那顯眼的位置上,神色不動,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芷月煉丹從不習慣旁邊有人,更別說丹童這個生物了。煉丹講究的是手法和經驗,從第一部處理藥材開始就有很多講究。

將一爐這麼重要的丹藥交給旁人來處理,這不是腦子進水了嗎?哪怕是端茶遞水芷月也嫌礙手礙腳,所以,芷月上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讓那個伺候這個煉丹台的丹童離開了。

這就更是引起了旁人的議論和鄙夷。哪個大師身邊不跟著幾個伺候的人呢,丹童更是必不可少的。一副高階丹藥,光藥材就幾百種,靠自己一個人,光處理藥材就要忙死了。真沒見過這種鄉巴佬,竟然連丹童也不用。

在眾人的議論紛紛之中,卻有一道惡毒兼得意的視線自觀眾席掃了過來。

那惡意明顯到隔著防護罩芷月也能感受地一清二楚。想想也知道該是那個蛇精病女人了。

芷月連眼皮也懶得抬一下,直到主裁朗聲宣讀了斗丹規則,芷月才睜開了眼睛。

斗丹第一步,就是將自己所煉製的丹藥名掛在台前。神識掃過一圈,才發現自己所煉製的丹藥卻是這裡排名前列的存在,倒是軒轅瀧睿另一邊的兩個引起了芷月的注意。

他們所煉製的丹藥,一個是《五元黑煞丹》,一個是《七妖靈犀丹》,竟是一個魔丹一個妖丹。芷月不覺大開眼界,果然這丹盟是個海納百川的,竟當真允許妖魔也參與競爭盟主嫡傳弟子的位置。

不過,真的有這麼大方嗎?芷月心裡暗忖,注意力放在了旁邊的那個位置上。

這是個有些瘦弱的年輕人,身上同樣掛著四星的標誌。他丹藥的名字是《七轉熔血丹》。

只憑丹藥的名字,就讓芷月不敢小瞧了他。這丹藥是專為火系修士準備的晉階丹藥。一般的熔血丹,能夠暫時提升戰鬥中火系功法的強度,而丹藥上升到了七轉,就是說,能讓火系修士從根本上提純火系修為,從根上就提高了修士的品質,這可就大大的不同了。

這也是從皇階上升到丹皇的一個至關重要的一步。若是這種丹藥煉製成功了,那在晉階丹皇的時候,就會容易許多,畢竟七轉和八轉只存在一個很小的差距。

而旁邊的軒轅瀧睿也果然是個高手,所出的丹藥名為《分神丹》,名字簡單粗暴,效果一目了然。

就是專門為了給出竅期修士升分神的時候準備的丹藥。當然,藥效還要看丹藥的煉製情況。這個最考驗的就是丹師的水平。據說煉製到最高九道丹紋的時候,升分神的機率會增加五成。

芷月在心裡給這孔雀男豎了個大拇指,不愧是成名已久的老人了。看來自己要想贏這幾個高手,給出的丹藥可有些拿不出手了。

《噦噦靈魄丹》在丹藥品階上不遜色《五元黑煞丹》和《七妖靈犀丹》,但是和《分神丹》《七轉熔血丹》比就差了一截了。

若是只在品級上差一些,倒是可以在品質上去彌補。但現在萬眾矚目,看的就是丹藥的品階,又是在這全場的中心,好似就是他們五個人的競技場上,若是打出自己這丹藥的名字就有些難看了。

打眼看去,只有芷月還沒有亮出丹藥名稱了,芷月略一思慮,便在自己的《噦噦靈魄丹》的名牌上加了兩個字……

「《七轉噦噦靈魄丹》這是什麼丹藥?」

「竟然是七轉?」

「這不可能……」 第一百三十五章斗丹大比(二)

「這不合規矩,臨場改丹藥,這是犯規!」北冥麟陽第一個拍桌子站了起來:「這樣的人,應該取消資格!」

「這怎麼算換丹藥,同樣是噦噦靈魄丹,只不過加了七轉而已,這有什麼關係!還是說,你怕你那徒孫干不過人家小姑娘。」說話的是丹痴拓跋南風,對於增加丹藥難度來說,他自然是樂見其成的。

羅傑的眼睛微微眯起一條縫:「剛才是誰將她的位置排在中間的?」別以為他沒注意到這幾個人的小動作,他們丹盟可是一直保持中立的。平時在他眼皮子底下搞小動作也就算了,現在什麼時候,竟然跟他來這一套,別以為他沒看見,那東方家的大小姐和瞿鼎山私底下的勾當。

「重要的是她有沒有這個能力,可不是每個煉丹師都有勇氣在這樣的場合臨時增加難度的。」

說話的是城主東方若昀。自從這小丫頭一上來他就放了很大的關注力在上面,不是為了這亂七八糟的派別之爭,而是這丫頭所煉製的丹藥是專門治療精神創傷的藥物。就算是這丫頭最後煉不成那七轉的噦噦靈魄丹,只要是比靈魄丹高階的噦噦靈魄丹,管她是幾轉呢,他都勢在必得!

北冥麟陽突然想道了什麼,十分不忿得狠狠瞪了東方一眼。可那人卻像是壓根沒看到似得,根本沒有任何想要停止的意思。

要知道這結界可是他東方若昀設下的,想要停止比賽,還得要他發話才行。因為此時,煉丹已經開始了。

瞿鼎山依然維持著那副正氣凌然的樣子,根本沒有開口的意思。北冥麟陽被他氣了個倒仰,再席位上來回掃視了一圈也沒找到合適的同盟,最後視線定格在末尾的北冥雲秋身上,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再說出話來。

芷月可不管他們台上的人是如何爾虞我詐打機鋒的,她現在已經開始準備自己的煉丹材料了。

之所以煉丹級別高要另外辟出一塊地方,也是因為上了皇階以後的丹藥,動輒需要的靈材就有幾百種之多。人們尊敬和崇拜煉丹師,不僅僅因為他們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每個能衝上高位的煉丹師,在他們的身後,財力,物力,勢力缺一不可,要不然,也不會出現為了一株天材地寶大打出手,動輒傾家蕩產,滅族滅家的事情。

煉丹不僅講究品級和品質,也得要把握好時間。一爐丹藥動輒半年一年的煉製,那裁判和看官們也別干別的事兒了,都可以在看台上娶妻生娃了。

所以,芷月將丹童遣了才會引起那麼大的反應。不過,看台上的人是很高興的。那賤人越折騰,就證明她心裡沒底,東方佳人早在等著看好戲了。

芷月也知道自己的問題,不過,處理藥材她從來都是快准狠的,因為她的獨門手法。

「那是什麼?她怎麼可以這麼快……」看台上,已經有人站了起來。

玲瓏丹鼎壞心的將自己裝扮成了一副灰頭土臉的樣子,鄙夷的沖著那台下的人吐了吐舌頭,回頭望向芷月那熟練的動作,傲嬌地點了點頭。

「哼!看看這台上的垃圾鼎,沒有一個能看得上眼的。不過,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啊,那個魔修倒是有些道道,你小心了。」

芷月正一心一意用飄花飛雲掌處理靈材,一雙手如翻花穿月,幾乎被她拉出了萬千朵耀眼的花雨,將那數以百計的靈藥或碾成粉,或抽出絲,那動作快的如同花開花謝驟然停頓,已經是分門別類,全部處理完畢。 壓六宮 竟是比旁人快了不知多少。

一簇淡金色的火苗自芷月手尖迸散開,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再敢出言譏諷或是嘲笑了,就連評判台上的一眾大咖們也都目不轉睛盯著芷月的手瞧。尤其是羅傑,捏著鬍子的手幾乎有些顫抖。

「異火啊,這丫頭到底是從哪兒冒出來的,那金色的火焰如果沒有看錯,應該是當年的金蓮聖火,絕對不會錯的。只不過這小丫頭的火候還不足,這火焰顯得有些缺了靈氣,不過,自己手裡倒是有個能讓這聖火再上一階的好東西,不行,等一會兒要和這丫頭好好聊一聊,如果真的是與己有緣,那這份機緣就當是給那位還的人情了吧……」

芷月煉丹駕輕就熟,根本無須特別的準備什麼,這恢復精神力的丹藥她當時也不知煉製了多少,自然覺得沒有什麼難度,只不過噦噦果加入靈魄丹她是第一次煉製,其中的比例和火候有些掌握不好。

第一顆丹藥很快就煉製出來了,在七轉之前,芷月捏著那丹藥看了看,搖了搖頭,一把火燒成了灰燼。空間里繼續拿出了一套材料,重頭再來。

看台上,一眾看官簡直要瘋了。

那可是一顆成熟的靈魄丹啊,還是噦噦靈魄丹。你不要可以賣給他們啊。這樣就毀了!

多少人扼腕嘆息,多少人大呼可惜……

東方佳人幾乎咬破了紅唇,餓狼般死死盯著那女人。心裡將她翻來覆去罵了無數遍,恨不能就這樣將這個臭顯擺的女人一鞭子抽成兩半。

軒轅瀧睿也是震驚非常。他是真沒有想到,這麼長時間不見,這個小螞蟻竟然長成了雄鷹,竟然當真有了與自己比肩的能力。芷月毀丹的時候,他差一點兒因為震驚毀了自己手中的一爐丹藥。

這個時候的軒轅瀧睿是真的起了興緻了,這樣的一個潛力股,他怎能不放在心上呢。

至於那個什麼愣頭青的小子……到時候賞他點兒好處也就是了。

芷月這個時候可沒工夫理會其他人的反應。剛才失敗的那顆丹藥她也算是從中總結出了更準確的數據,現在就是將那些新數據付諸行動的關鍵時刻了。

正在芷月用心煉丹的時候。一旁的那個妖修的屏障里突然傳來了噼噼啪啪的聲音,緊接著從那古樸的丹鼎里突然間竟冒出了一股股的黃色煙霧。那煙霧極濃,很快便擴散了開來。 第一百三十五章斗丹大比(二)

「這不合規矩,臨場改丹藥,這是犯規!」北冥麟陽第一個拍桌子站了起來:「這樣的人,應該取消資格!」

lixiangguo

當我將手掌覆蓋在獸首石上之後,飛快的被送入了深淵第二層,頓時周圍一片徹寒的意境,已然來到了一片冰雪世界里。

Previous article

夏辰本有心離開此地向著遠方飛去,想要看看能否走出這層謎一般的困境。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