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師父,我們是不對,不應該搶奪他的積分,但是他廢除我們的修為,等於打了師父的臉,如果就這樣算了,以後師父如何在天寶宗立足。」

孔岩面色猙獰,抱住五陽長老的腿部。

「哼,敢打我五陽弟子的臉,我倒想要看看他是誰,你們都起來吧,我會請宗主為你們煉製一枚續靈丹,幫助你們修復丹田。」

五陽長老讓兩人站起來,這件事情當然不會這樣揭過。

打傷了他的弟子,廢了他們的修為,做師父的如果不站出來替弟子找回這個場子,會寒了他們的心。

「多謝師父!」

聽到續靈丹,兩人連忙又跪下。

只有真玄老祖才能煉製,可以修復他們受損的丹田,續靈丹珍貴無比,一般人不會輕易煉製。

就算是真傳弟子丹田受損,需要花費極其昂貴的代價,才能換取一枚續靈丹。

其他普通人,根本沒有資格享用,一枚續靈丹,花費的資源,用海量來計算。

服用續靈丹修復丹田,就算恢復修為,遠不如其他人。

五陽看中他們的陣法天賦,至於武道修為,反而其次。 突然,摩托艇向沼澤里衝去,楚星想要收起摩托艇,黑球完全沒反應,身上靈力用不出來,精神力也不管用,摩托艇很快沉了下去。

楚星忙控制住身體下沉,但泥土已經到了胸口,分身極速下沉,直接變成一塊又長又薄的鐵板浮在沼澤里。女孩也一樣,驚慌失措的想往起爬。

任句發臉向下,鋪在沼澤上不敢亂動,含糊說道,「這裏是沼澤灘中心,沒有靈氣了,我們怎麼辦,我還不想死。」

老頭飛在不遠處,也不進來,大概知道沼澤灘的恐怖,拉着一張臉看着他們,眼睛能噴出火來。

楚星腳踩在分身上,走過去拉住女孩,女孩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緊緊抱住楚星的胳膊,這時女孩的面罩也掉了下來,露出一張清麗絕俗的面容,此時檀口輕盈,驚慌失措的不免讓人心疼。

楚星舉頭四顧,看見裏面有低矮的山丘,像是一座小島,「我送你去裏面,那裏有山。」楚星對女孩說道。

「嗯」女孩一聲低吟。

「還有我,怎麼過去。」任句發嚷道。

「我待會來接你,他們也不敢進來。」

楚星踩在機械分身上,分身一點點的往山丘那裏移,楚星不敢讓女孩知道分身的存在,所以女孩一直抓着楚星,身體難免發生一些碰觸,兩人都紅著臉,一言不發的往前移動。

中年人和黑衣人沒多久也過來了。「爸,那個楚星殺了集兒,我要進去殺了他。」中年人臉上陰沉,胸口不斷起伏。

「糊塗,裏面不能動用靈氣,你進去也危險。」老頭氣道。

「我組織一些身體好的人進去。」晏生說道。

「嗯,必須想辦法殺掉,還有那個逃跑的,不然我們都家完了。」

「放心吧,都老,那我去組織人手。」晏生說完就離去,留下兩個黑衣人。

「復鍾,你去安排好家裏,準備隨時撤退。」老頭繼續安排。

「爸,真到這個地步了嗎?我們都家好不容易積攢的家業可就沒了。」

「家業重要還是命重要,活着才有希望啊!」老頭嘆道。

「好的,爸」都復鍾沮喪的說道,注視了一眼楚星,轉身離去。

一個小時后,楚星他們來到了山丘,他扶著女孩走了上去,他們全身都是泥土,在沒有靈力的情況下行動困難,但楚星現在身體強度在黃品下階,比普通的築基期都強,他簡單看了周圍,一座兩百米多高的山,一座比它矮一半,周圍面積有上千平,有少量低矮的樹。

「這裏並沒有危險,我去把師兄接過來。」楚星對着清理泥土的女孩說。

「嗯」女孩看了一眼楚星,紅著臉低下頭繼續清理。

楚星不敢多看,潮濕的泥土勾勒出女孩完美的身材,絕美的面容上有着點點泥土,更讓人心動。

楚星花了半個小時找到了師兄,師兄求生欲很強,他正躺在泥土上一點點往裏移,楚星看見外面有兩個黑衣人盯着,不知道老頭去哪了。

「你怎麼才來,我聽見外面要派人進來。」師兄幾乎哭着說道。

「對不起師兄,路上不好走。」

「快點,別讓他們追上。」

「師兄,那個女孩是誰啊!」

「她是陸家的掌上明珠陸玥,陸家是比問道門還強大的勢力,這次她來找傳承,我好不容易能陪在他身邊,都被你破壞了,你知道機會有多難得?」

「我是任家的人,如果能和他在一起,你知道對我有多重要?」任句發越說越激動,楚星相信他如果現在有靈力絕對會打自己。

「師兄,任家是誰?」

「任家是像問道門一樣的大勢力,記住我叫任句發,我是任家的人。」

「他們為什麼追你。」

楚星簡單說了關於都家的事。

「小小的都家,簡直是在找死,居然敢和魔族勾結,要是我在任家,親自把他們滅了。」

「你為什麼能在沼澤里里移動。」

「師兄,人家身體好。」

「別學我說話,你……」

他們花了半個多小時來到了山丘,陸玥還在那清理衣服,泥土已經都沒了,白色的布料上像是染上了一層紅色的土。

她看上去也是十六歲,明亮的眸子帶着點清冷,瓊鼻高挺,唇若丹霞,容色絕麗,不可逼視。

任句發看見陸玥后,整個人痴傻的看着,陸玥不好意思的彎過身去。楚星拍了拍任句發的肩膀,「師兄,注意儀錶,你破相了。」

「哦」任句發趕忙收拾自己。楚星也簡單收拾了一下,盯着外面,現在危機還沒有解除,敵人隨時有可能進來。

「不知道周偉逃了沒有,信號也沒有。」楚星心裏着急,想着怎麼逃出去。

「師妹,你的族叔呢?」任句發整理了一番后,昂首微笑過去找陸玥說話。

「他去辦件事情,應該最近就能過來。」陸玥坐在石頭上低頭弄着衣服。

「你族叔能過來就不怕了。」

「這地方很古怪,都叫它恐怖沼澤灘,信號沒有,傳訊符都沒用。很多人也都來這裏尋找過傳承,最後認為這裏不可能有。」任句發侃侃而談,「資料中說那人受傷嚴重,逃到紅眼星,他不可能進的來這裏。」

「是我自作主張來這裏,連累師兄了。」

「不不不,不連累……」

「師兄,敵人來了。我去殺了他們,你保護好陸姑娘。」楚星打斷了任句發的話,看着遠處的黑衣人,有八個人,像是拿着木劍。

「師弟你去吧!我會保護好的。」任句發信誓旦旦道。

陸玥看着楚星的背影怔怔發神,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微微泛紅。任句發在一旁看的醋意大發,擋住陸玥視線,說道:「我們深陷險地,都是怪他,讓你家族的人知道了,非得殺了他。」

「師兄,這不關他的事,不能亂說。」陸玥急忙道。任句發看的臉色開始陰沉。

楚星分身在沼澤里,有信心在裏面殺了他們,如果讓黑衣人來到山丘,他們三人很難抵擋有武器的黑衣人。

黑衣人身上綁着稻草,在沼澤上慢慢往過爬,速度快了不少。機械分身在沼澤里鋪成一張上百平米的薄片,像爬蟲一樣能在裏面到處走,在沒有靈力的情況下,分身能很容易的滅掉黑衣人,楚星本尊要進來,也是為了不被別人懷疑。

楚星踩在分身上面,只露出鼻孔向黑衣人靠近,分身變成利劍輕易的穿過黑衣人的心臟,很快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六個。

敵人開始發現不對勁,外面站着的晏生大喊:「注意下面。」雖然提醒了裏面的人,但還是逃脫不了死亡,晏生看的臉色陰沉。

楚星拿了三把木劍回到了山丘,任句發看了楚星一眼,不在搭理。楚星莫名其妙,不知道怎麼得罪他了,給了他一把木劍防身,楚星又遞給陸玥一把。

「謝謝,師兄。」陸玥目露笑意謝道。

「不客氣。」

「謝他做甚,敵人是他引來的,就該他去殺。」任句發大聲道,轉頭瞅了楚星一眼。

一時間氣氛變得尷尬,沒了聲音。 「余道友,今天怎麼有空過來?」烏卓聽到餘明延來找自己后,感到非常驚奇,畢竟自從上次見過餘明延後,餘明延就一直沒有再出現過。

「我今天來找烏卓道友,是來給烏卓道友送已經煉製完成的靈甲符的。」

餘明延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他從儲物靈器中取出四十七張靈甲符,讓自己煉製靈甲符的成功率保持在八成左右。

八成的成功率已經極高,但又不會高得太過離譜,這是餘明延深思熟悉之後才考慮拿出來的。

「六十份材料余道友竟然能煉製出四十七張靈甲符!」烏卓看到餘明延拿出的四十七張靈甲符后,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他之前聽代梁提起過餘明延煉製靈甲符的成功率,代練所說的成功率可是要遠遠低於餘明延現在煉製靈甲符的成功率的。

「我這次能煉製出如此多的靈甲符也都是因為烏卓道友送給我的那支三階中品的符筆,若是沒有那支三階中品的符筆幫忙,我肯定煉製不出如此多的靈甲符!」

餘明延將這次煉製靈甲符成功率高的原因全部推到了那支三階中品符筆的身上,烏卓聽到餘明延如此說,心中更加開心。

餘明延將靈甲符交給烏卓后,笑著問道:「之前我一直都在閉關煉製符篆,對外界的事情可謂是一無所知,不知道烏卓道友對煉製三階上品的符筆研究的如何了?」

「符筆之類的靈器我是第一次煉製,這段時間雖然也一直在研究煉製符筆的煉製方法,只是我還是沒有把握可以將符筆煉製出來。」

烏卓眉頭微蹙,轉而笑著說道:「倒是代梁已經將煉製符筆的材料準備齊全,早在一個月前就將所有材料都送到了我這裡,一旦我有足夠的把握,我就可以開始著手煉製符筆。」

對於這樣的結果餘明延也不是非常意外,因為之前烏卓說他需要五年的時間才能將符筆煉製出來。

他這次來找烏卓的主要目的是詢問煉製材料的事情,現在他已經得到了滿意的答案。

「我煉製靈甲符已經用去了大半年的時間,現在距離黃楓島的交易會已經非常臨近,我準備歇息一段時間,等到黃楓島的交易會結束后,再為烏卓道友煉製天火符。」

餘明延想趁著黃楓島的交易會購買一些三階上品和中品靈材,這些材料基本上都是他煉製符篆所需。

其中最主要的一種三階上品靈材是岩髓石,這種靈材只有在岩漿深處才有可能誕生,是一種十分珍惜的三階上品靈材。

岩髓石是餘明延準備用來煉製岩漿符的主要材料,岩漿符是三階上品攻擊靈符,是他身上僅有的一種三階上品靈符。

他為黑沙劍宗和烏卓煉製符篆,導致他自己身上也積累了不少三階符篆,無空海域的三階以上的靈符非常稀少,他身上的這些靈符可以賣出不少的靈石。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他可以拿著這些符篆以物易物,往往能換取到用靈石都購買不到的好東西。

「這個倒也不急,余道友儘管做自己的事情就行。」烏卓笑著說道。

他是黃楓島上的三階上品煉器師,這黃楓島上也有不少他的產業,每次交易會舉行,他都會十分忙碌。

餘明延和烏卓說好后,就從烏卓那裡離開,向黃楓島走去。

他來黃楓島已經有接近一年的時間,只是他還從來沒有在黃楓島逛過,現在連黃楓島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黃楓島要比我剛來的時候熱鬧得多!」餘明延看著街道上行走的人流,心中暗暗想到。

黃楓島本就十分繁華,隨著交易會的即將舉行,來黃楓島的修士增加許多,這些修士的修為還都不低,基本上都在築基期以上。

黃楓島的各種店鋪都都建立在島中心靈氣比較濃郁的地方,呈圓圈向四周散開。

餘明延在島上逛了大半天後,略有些失望地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他現在已經是金丹七層的修士,能對他有用的也基本上都是三階靈物,島上直接出售的各種物品全部都在三階以下,對他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lixiangguo

他說道:「你是如煙珠寶公司的,雖然我沒有聽過你的這個公司名字但是聽你的聲音,我覺得你這個人還是不錯的。」

Previous article

「孟和家的,您說的這話有些過了,萬歲爺一直在給葛蘭找個如意的郎君,難道孟和和你已經有了人選了?」婉妍看向二人問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