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師父會賣我嗎?」

余天景就嘆氣,「這麼傻,以後被騙了怎麼辦?」

一副真心擔心的模樣。

葉靈啞然,她哪裡看起來傻?

守護天使與你同在 「師父,我們打算什麼時候回去嗎?」好像出來也有一段時間了。

「你想回去?」余天景停下腳步,面對著她,似乎對這個問題非常認真。

葉靈搖頭:「也不是很想,只是師父之前說會教我的……」

說實話,不回去也可以教,可是某人好像並不打算啟動師徒教授功能,她也不好總提,但回了山,就名正言順了。

「教你……」

余天景看著她許久,然後點頭。

葉靈不知道他點什麼頭。但應該是對教她這件事上心了吧。

那就好。

葉靈走累了,就雇了輛馬車,出發到下一城去。

這下,余天景可高興了,雖然葉靈不知道他在高興什麼。

馬車並沒有十分寬敞,余天景那一米八幾的身段彎腰進來的時候,感覺空間被剝奪了一半。

葉靈看著人,嘴邊還帶著笑。

「師父好像有什麼開心的事?」

余天景只笑不語。

但這笑又不像以前他在山上那種無心無肺的笑,像是有了心事又得到滿足的那種愉悅。

葉靈自覺從大比開始到現在,這人是一直跟自己在一起的。

可是真的一直在變化,然而她卻察覺不出到底什麼使他改變了。

她又不能直問。

甚至都沒見他跟誰有過書信往來!

葉靈有點頹敗,這算什麼事呀?

余天景選擇與她對面而坐,目光所及,皆是與她相關。

眸子下垂,不讓人發現異樣。

沒有笑鬧,沉默時間居多。

葉靈總想著說什麼來打破,有的沒的,扯了幾句,連自己都覺得尷尬,乾脆就不說,選擇閉目養神。

他似乎起了身……葉靈正猜疑的時候,他在自己身邊坐下了。

葉靈睜開眼睛,看著他。

余天景把她的頭往自己肩上一按,「這樣舒服些。休息會吧。」

葉靈在想要不要掙扎,可是他的手按著沒有拿開。

等確認她安穩,余天景才慢慢放開手,唇邊的笑漾開。

葉靈知道這樣靠著自然是比晃來晃去舒服,想著他摟著自己飛來飛去的豪爽風格,靠一下的確不算什麼。

葉靈被晃得有點困,不知不覺就踏踏實實的靠了過去。

只是還沒等她入睡,馬車就突然停住了,外面有人喊下車!

挺凶的樣子。

葉靈跟著人出來這麼多天,倒是第一次遇上打劫的,真正的土匪,半路打劫。

她饒有興味的觀察著人。

可是多看幾眼,對方那顫顫巍巍的幾人,像是第一次行事一樣,講話都你推我讓的,除了那一句下車喊得有氣勢,後來就都慫了。

「把值錢的交出來!我們……我們不傷人!」

五六七八個人,可能在看見余天景的時候,所有的底氣都沒了。

有的人的氣勢,單是站著,就已經讓人感到害怕,更別說,余天景此時不愉快的臉。

甚至可以說有些黑,像被打斷了什麼一樣。

果然,余天景車都沒下,只站在車夫的位置,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冷笑一聲,已經幾乎嚇軟了那些人的腿。

葉靈搖搖頭,這樣來打劫,真的能劫到東西喲? 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景,葉靈才意識到這是怎樣一個亂流的世界,被迫為寇,成為匪徒,那不熟悉的技能以及膽氣瞬間慫了的模樣,明明是平民出身吧?

葉靈看向身邊的人,卻發現他緊抿著唇,加上臉上一片冷然……

「師父?」

余天景的身影一動,葉靈突然心跳到了嗓子眼上,她怎麼忘了,這是一個昏君當道的世界,衍生了江湖人士,快意恩仇,人殺了就是殺了……

葉靈手比心快,往人袍子上一拉,差點被拖了去,還好余天景及時收了力,膽顫心驚的回身把人扶住。

「師父~」葉靈緩緩氣,開口叫人。

「什麼事?」余天景的余驚還在,手一直沒放。

被一直扶住的葉靈:……

「他們,那個……」

余天景耐心的等她說完。

「你以為我會殺他們?」

臉色莫名,看著她的眼神深遂。

「呃,就是,他們可能也是第一次,要是肯改過……」

葉靈看著前面那幾個人,如果余天景動手,他們連跑的機會都沒有。

雖然他們做出如此行為也算不得無辜,可是如果活生生的橫屍在她面前,未免太過了。

余天景放開了她,在葉靈以為他會有什麼動作的時候,他收了氣勢,懶懶的往後退:「那君君看著辦吧。」

葉靈看著人真的不管了。

再轉身對上那幾個漢子的時候,其實長得都不彪悍啊,站出來嚇唬一般百姓還能仗著人多,要是遇上練家子的,隨便就一挑十啊。

葉靈走向那群人的時候,余天景還是目光緊隨的,只要有任何的異動,他都會馬上出手。

而且,他的徒弟其實也不笨,在安全距離就停了下來,然後跟對方交涉起來。

這樣的話,對方就算想要有什麼動作,也決不會比他快,他能第一時間就保護住她。

有了這個認知,余天景也不放鬆,一直的替她觀察著各方情況。

一番談論下來,余天景就看見自己的徒弟轉身問自己:「師父,我可以去嗎?」

余天景看著徒弟的臉,明明已經做了決定的,還是在徵詢自己的意見。

這讓他的臉色好了一些,一躍來到她的身邊,無奈的隨她去了。

余天景起初以為,徒弟是對他們好奇,聽他們的談話也沒太大的危險性,他為了讓自己徒弟見識一下世間險惡,便點了頭。

可是徒弟似乎不只是好奇。

「你們怎麼生活?」

「我們也是沒辦法。」一路上,帶頭的漢子已經把底都交了,看著葉靈也不再像一開始是因為震懾於她的師父才肯妥協的「和談」,現在更多的是希望這個小姑娘出點手,給他們一點點幫助。

是的,他們的想法就是這麼簡單,不能明搶,但是打動了小姑娘,這些高人身上總有那麼一點值錢的東西,只要願意給一點,對他們來說都不至於餓死那種。

「我們有老有小的,自己不吃還能熬著,可是老婆孩子怎麼辦?總不能讓他們也張著口啃樹皮吧?」

說到動情處,還會抹抹淚。

葉靈看著人,倒不是不相信,畢竟這山路走了兩個時辰,進了他們的窩,也沒啥,就簡陋得依檐就壁搭建的簡易居所,看周圍的情況,怕也是剛上山不久的樣子。

葉靈聽完他們的故事,還是沒聽出他們的計算。

計劃和打算都沒有。

唯一的,就是下山弄點錢,買點糧。

七八個漢子,沒有一個有領袖風範的。

所謂帶頭的那個,也不過是年紀長了點而已。

八個人,五個家,有兩兄弟的,有光棍的。

還有孩子嗷嗷待哺。

穿越之撿個美男做相公 生存的問題擺在面前,走投無路的時候,打劫的事情都做得出來。

逼急了,誰都不是好人。

余天景看著他的徒弟,沒有說什麼軟話,也沒有發脾氣,就平常的語氣,平常的對待著這些平常人。

教女人辨認哪些是能吃的野菜,教男人們怎樣把房子建穩,教孩子們禮貌,跟老人說過往。

像到了一個平常百姓家,展現出他從未見過的溫柔與耐心。

「你想為他們做什麼?」

重生八零:醫世學霸女神 終於回到他身邊的時候,余天景看著自己的徒弟。

「很多人這樣嗎?」徒弟皺著眉看他,讓他想伸手去撫平。

「吃不上飯的人很多。」這是他知道的,也經常遇到。

葉靈抿了唇。

她都沒好好了解過這世代,並且因為目光一直在限定的人身上,加上在洛山吃喝不愁,從來沒去想過這些問題。

如果不是親身遇見,她也不會去考慮別人的需要吧。

她的初衷只是不想這些人死在她面前,可是遇上她和余天景尚能阻止,要是遇上別人呢?

她不是沒見過死人,只是那些時候,是沒得選擇的,各為其主。

可是現在這些人,不過是平民百姓,若是下一次遇見的是別人,或許是刀下,或許是劍下。

「我也幫不上什麼忙。」

說完這話,便嘆了氣。

除非叫這個世代好起來,不然這樣的人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多而又多吧。

亂世,怎麼會沒有聽聞。

「我好像一個生活在無憂無慮家庭的大小姐一樣……」

「你本來就是。」余天景伸手撫了她的頭,看不得她憂愁。

葉靈卻是指的自身。

她垂了頭,不去看人。

余天景卻以為她在自責。

伸手把人輕摟了去:「不要理別人,你過得快樂就好。」

葉靈展眸,只顧自己嗎?

「世上的人千千萬萬,你幫得了誰?每個人得了有自己的命數,榮花富貴也好,生老病死也好,都不關別人的事……」

第一次,余天景說如此深沉的話。

葉靈卻抬起她的頭:「師父,不是的……」

她不就是在幫助別人嗎?她經歷的那一個個世界,儘管不是全都完美,但是都在幫助原主好好活下去啊!雖然也有自己放棄的……

如果真的與別人無關,那她做的算什麼?

雖然她也帶著自己的目的。可也真的有變好吧?

余天景看著人想辯解,卻越來越皺緊了眉頭,似乎有什麼解不開的結。

他想也沒想,直接把人擁進了懷裡,輕輕的安慰著:「君君不要擔心,君君想要的,師父都會幫你得到的……」 葉靈疑惑的推開人:「師父?」

他是在安慰還是……?

余天景卻撫撫她的眉:「你只顧開開心心的過日子就好。」

像是一句心愿,又像是誓言。

葉靈不知該如何面對他。

良久說了一句:「我想幫……」

余天景也不意外:「那就幫吧。」

你幫別人我幫你。

一一一

到第二天,葉靈看見那些男人又在商議什麼,看見他們的時候自動就斷了話頭。

萬千寵愛耀星辰 看葉靈他們的眼神,雖然還是恭敬,但是明顯的還有失望。

對於葉靈教的那些,雖然飽餐了一頓,但明顯跟他們的期望有出入。

他們或許不知道,對於練武的人,並不需要走近他們就能聽見他們談論的話。而剛剛的話里不再是商議下山搶劫,已經讓師父對她點了頭。

葉靈便直接和盤托出,把自己的建議說給他們聽。

聽得一班人一愣一愣的,似乎想不到這樣也可以。

「沒什麼不可以的。靠山吃山,現在這片山也沒有歸誰管,你們既然選擇在這裡居住下來,直接佔山就算不為王,使用應該還是可以的。」

葉靈看著這些人的眼裡綻滿了希望,不自覺就笑了笑。

旁邊一小男孩就對她說:「姐姐你真好看~」

余天景下意識就靠人再近了些,像在宣示主權。

葉靈卻繼續說道:「我一會就帶你們去辨認一些藥材,你們可以在附近開出一些地來,不多也沒關係,能種一點是一點,價錢好的話,換糧油都不是問題。而且這山看起來也不是經常有人來的樣子,應該也會有一些值錢一點的山貨……」

不管哪個年代,藥材都是需用品,只要懂得種植,換錢不是問題,而且現在他們還佔了整山的便宜,想當初她想種個百合還得去租地什麼的……

接下來不管她說什麼,眾人都是點頭的份。

這種給人帶來希望的感覺,讓她也是愉悅的。

不單跟隨的人對她的見識折服,連一旁的余天景也是訝異的。

「師父你忘了?我有背書的呀。」

不然上次怎麼能和他一起去採藥?

余天景果然坦然了很多。

lixiangguo

「對,對,吃飯!」

Previous article

部隊軍人的戰術……不對,這股殺氣不像是軍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