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師哥,你沒事吧。」

羽華夫人立刻問道。

「沒有大礙。」

靈山隱士擺了擺手,然後盤腿調息起來。

「這次又多虧了李師弟,否則事情可真會落得不可收拾的地步。」

羽華夫人輕嘆道。

「是啊,小師弟年紀雖輕,但這聰慧卻猶在你我之上,居然能夠想到這方法對付敵人。」

無根聖者也贊道。

李默謙虛了兩句,一手收回無限令碎片,一手收回鏡中界,這一收回來豁然發現鏡中界的等級竟然提升了,如今已經位列極品。

一會兒后,靈山隱士睜開眼來,說道:「羽師妹,現在咱們就分兵兩路吧。」

「靈山師哥是想去九簫師哥那裡。」

羽華夫人明白過來。

靈山隱士點點頭道:「他那裡我必須過去走一趟,希望時間上能夠趕得及,你們呢就去聖仙島,把這事情告訴給上仙們,這樣咱們兩邊都不耽誤。」

於是,李默一行便告辭了靈山隱士,一路朝著西而去。

如此一晃又是一個多月,穿過茫茫群山,來到一片雪域之地。

這裡位於半界的最西部,名為西域雪脈,此地地勢極高而終年積雪,異常寒酷。

進入雪域后沒多久,便下了起了鵝毛大雪。

這雪一落到身上,便帶著一股極寒之勁滲入體內,讓人冷不丁的感覺到寒意。

而且越朝高處走,這寒意越發的濃烈,漸漸的連雷龍都已經無法飛行,眾人唯有落在地上冒雪前行。

數日之後,一行已抵達了極深的群山之間,而在遠方天際間隱隱閃爍著一團光澤。

「那裡就是聖仙島,住著三位上仙。」

羽華夫人說道。

「上仙性情和藹,你們不必有什麼擔心的,到時候見了就如見師門長輩一般便好。」無根聖者笑道。

李默等人便都點點頭,就在這時卻見一道光芒直朝著這裡射來,停落在了前方半空中,卻豁然是個十三四歲的童子。

他身著白衣,扎著衝天辮兒,面玉雕般。

「小林師弟,好久不見了。」

羽華夫人笑著招呼道。

「見過羽師姐和無根師哥,上仙已知道諸位到來,請你們隨我入島。」

那童子笑眯眯的說道。

「好,那就請小林師弟帶路吧。」

羽華夫人說道。

那童子轉身即飛,羽華夫人一邊領著李默等人跟上,一邊解釋道:「上仙身邊收了些少年人做記名弟子,和我們同輩。」

「上仙親自授武,那前途豈非無量。」

李默嘖嘆道。

羽華夫人含笑說道:「小林師弟雖比我們年少許多,但若打起來我也不敢說有什麼勝算。」

就這一句話,便足以定位這小林師弟的修為高度了,當然他再強也是理所當然的,在這世上能夠得到上仙點化者便已是稀罕,而能夠在其座前修鍊者那更是鳳毛麟角了。

未過多久,聖仙島便已呈現在眼前。

這是一座巨大的浮島,瀑布長流,綠木成林,天空盤旋著不知名的靈鳥,散發的氣息也達到天地之氣之極點。

而在浮島群山上設有三座大殿,顯然那裡就是三位上仙的居所。

諸人隨童子一路上行,周遭美景如畫,緩緩鋪呈開來,無論山石植物,還是冒出來的小獸都是聞所未聞之物。

「類靈氣……」

李默突而低聲道了句。

是了,到了這裡,這周邊氣息的濃度已經完全超越了天地之氣,想他吃了無盡苦頭才煉成的類靈氣,在這裡卻是如此廣袤的存在著。

他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對他人而言難以消化的存在,但他卻可以納入脈輪之中儲存著。

未過多久,大殿已近在眼前。

一股龐大無極的威壓瀰漫在空氣中,讓人感覺到在這殿堂中的是一位主宰著天地命運,萬物生死的無上存在。

眾人都放慢腳步,一臉敬畏的朝前行著。

大殿殿門敞開,周邊靈樹茂盛,朵朵靈花開得正是燦爛。

雕梁棟畫,無不透著古樸深意,屋檐上幾隻粉黃色的靈鳥嘰嘰喳喳,又透出幾分歡快。

在殿門兩側各站著一個粉雕玉琢的童子,別看年紀輕輕的,修為卻也都是天王境界。

大殿里,玉石鋪地,巨柱雕龍,盡頭處置有一方紫紅色的蓮台,其上坐著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

白衣勝雪,散發著淡淡靈光,這這天地間飄揚著的大雪映合之極。

而他雖然微微閉目,但眾人到這裡卻好似被連靈魂都**裸的呈現在他眼前。

這就是靈境強者。

李默心頭閃過一絲凝重,於他而言,這已經是第三次和靈境強者遭遇了。

第一次是重生前在皇城被夏侯寇雷所殺,那是刻骨銘心的仇恨,但是那個時候的他所感受到的強大尚不及眼下這麼深刻。

而即使是現在修為達到神通境中期,對於上仙而言也不過是只低微的螻蟻啊。

「拜見上仙。」

這一回想的功夫,羽華夫人等人已經恭身行禮了。

李默自也不怠慢,立刻跟著拜了下去。

「都起來吧。」

老者慢慢睜開眼,拂須擺擺手。

眾人頓感一股無形之力襲來,將身體托直。

「你們的來意我已經清楚了。」

老者淡淡說道。

這話一說,眾人直是大吃一驚,這事情發生在萬里之遙,老者居然就知道了。

「靈境之大,無奇不由,卜術之事不過小小一個把戲,早在前陣子本仙掐指一算,已然明了事中細故。」

老者微微一笑道。

「那請問上仙,那些襲擊我們的敵人究竟是什麼人派來的。」

羽華夫人立刻問道。

「魔族。」

老者淡淡答道。

一句話映證了羽華夫人的推斷,同時也令眾人心頭一沉。

「果然是魔族搞的鬼,還請上仙出手,拯救蒼生於水火之間。」

羽華夫人立刻說道。

老者卻是搖了搖頭道:「這件事情,本仙現在沒辦法出手。」

「這是為何,魔族出手擾亂世間,若上仙不出手誰能夠阻止他們。」

無根聖者大驚道。

老者淡淡說道:「本仙說現在沒法出手,是因為時機尚不成熟,並沒有說撒手不管吶。」

「那什麼時候時機才會成熟。」

羽華夫人追問道。

這時,便聽老者說道:「這件事情魔族並沒有直接出手,而是將事情交給了九大邪魔來做,事實上製造出這些異物的人,是九大邪魔。」

「果然和九大邪魔也有關係,但是為何九大邪魔未曾現身。」

無根聖者肅然說道。

「莫非,九大邪魔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羽華夫人接下話來。

「你猜得沒錯。」

老者點了點頭,說道:「此番魔族的伎倆乃是一種名為『魔物種子』的東西。」

「魔物種子。」

李默等人都豎起了耳朵。

老者說道:「此物一旦落地,便可以令周遭的物質自動進化成為擁有靈魂的生命物種,而且能夠令其不死不滅。」

眾人聽得不免輕噓一聲,這魔物種子也太過厲害了,就這麼種出來的東西竟然就強大到能夠和十三信徒開戰。

「那這魔物種子有多少。」羽華夫人連忙問道。

眾人也都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全都朝著老者望去。

老者便道:「魔物種子數不盡數,但半界之土種植起來非常費力,需要很長的時間,不過當一枚魔物種子成熟的時候,會釋放出大量的魔氣侵蝕周遭的土地,當魔氣的侵蝕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能夠將這些土地轉化成為魔化之土,而魔化之土則可以讓魔物種子快速成長。」

「莫非九大邪魔的目的並非僅僅是種植魔物種子,而是製造出魔化之土。」

羽華夫人恍然大悟。

老者肅然說道:「沒錯,一旦魔化之土出現,魔性就會迅速的滋長,影響著半界億萬生命,令它們異化為魔,最終整個半界都會成為魔域之土。」

… ?「邪道竟有如此圖謀,萬萬不能讓他們得逞。」

羽華夫人肅然說道。

「當然,所以你們需要阻止邪魔的陰謀,一旦阻止了,那麼魔族很可能停止他的圖謀,而若然他敢親自動手,只要他們一動,我們便也可以動了。」

老者說道。

「晚輩明白上仙的意思了,那我們現在就去九大邪魔的居所走一趟。」

無根聖者說道。

這時,羽華夫人略一琢磨道:「三股敵人襲擊我們,但是沿途諸宗派卻好象並沒有受到攻擊,看來這三股敵人是直朝著我們過來的,而且時間上恰恰我們又趕得急,那麼敵人的老巢應該距離我們天人聖域最近。」

「是邪雲山,土魔的老巢所在地。」

無根聖者說道。

「你的推斷沒有錯,靈脈對於異物有著很強的吸引力,因此異物一放出來,就會朝著區域內最高等級的靈脈趕去,這也就是為什麼其他宗派尚未受到攻擊,而只有你們受到攻擊的原因。」

老者說道。

「那這麼說,如果異物大量繁殖,那麼受到攻擊的就不止是我們了。」

羽華夫人明白過來。

「沒錯,所以必須要趕在事態惡化之前阻止邪道。」

老者微微點頭。

「那麼我們要立刻去邪雲山。」

羽華夫人肅然說道。

眾人也都跟著點點頭,僅僅只是幾頭異物就差點把十三信徒中的三大勢力摧毀,若是異物的群體龐大起來,那整個正道都會面臨滅頂之災。

這時,老者說道:「你們都把天器拿出來吧,雖然本仙不能夠親自出手,但是卻可以助你們一臂之力。」

眾人大喜,都紛紛將天器取了出來。

老者微微一抬臂,便見到一團團光印緩緩飛來,落到眾人的天器上。

「此乃凈魔印,有克制異物的能力,尤其是遏止住他們不死不滅之力,這樣子你們對付起那些異物來就輕鬆多了。」

lixiangguo

隨後,方回就看清了來人,這是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女,身高一米五左右,飄逸的長發幾乎要挨到地面。

Previous article

「快滾。」小靈預感到了什麼,心中惱火卻隱隱有些期待,這讓她很是煩惱。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