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算你一直生活在城市中,遇不到強大的魔獸,那強大的人類呢?」

「難道敵人來殺你的時候,你還要和他說,給你時間在修鍊修鍊?」 「……在我看來,大家的實力都不差,只要聯合起來,還對付不了一隻聖獸嗎?」

這些人和方少南很親近,方少南同樣喜歡他們,如果可以,她願意出手幫上一把,不是所有人都有重生的機會,她希望有一天他們面對那些骯髒或者無奈時,除了被迫接受,還有另外一種選擇。

「沒錯,大家一起上,聖獸怕什麼,來一隻殺一隻!」

「對,我的大熊也上,誰來咬死誰。」

「還有我,我已經是高級戰士了,站在前面保護你們。」

「……」

聽方少南這麼一說,本來一張張帶著恐懼的小臉上,升起了強大的勇氣和自信。

「好!一會我布置下戰術,大家演練一下后休息,今晚下半夜后便會有聖獸出現,到時候我們一起努力。別忘記大家屬於同一個戰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為了最後的勝利,奮戰!」

「為了最後的勝利,奮戰!」

「奮戰!」

「……」

二十個人同時開口吶喊,聲音驚得附近路過的魔獸都匆匆逃走。

只要這些人真的合力捕獲一頭聖獸,從此以後,人生將為此改變。

方少南怎麼說都是戰術師,這個時候也不在保留,帶著眾人一同演練,得知方少南是戰術師后,底氣更足。

至此,她們才像是一個二十人的戰隊!

「小傢伙真不錯,哎,可惜她不想進入學院……」方少南帶著戰隊開始訓練,三名老師閑著無事湊到了一起,陸行知嘆息道。

「要不我們在爭取爭取?這孩子著實令人喜歡,不單是她自己本身的潛力無限,還有這份魄力,凝聚力,日後成就不可小覷。」陸行知說完后,岳梅也跟著開口道。

兩個人一邊說著一邊看向九回老人,「您老不是要收她為徒?有消息了嗎?」

聞言,九回老人喝了一口酒,摸了摸那把稀少的山羊鬍子,笑容很神秘。

這可是他的好徒弟,自然比別人強,不過這個消息……暫時還不能透露,一切等她取得比賽勝利后再說。

見九回老人沒回,陸行知和岳梅對視一眼,她們看不清九回老人心中所想,沒在繼續詢問,過去看方少南訓練去了。

「什麼?聖靈果?」柳奕驚叫的站了起來,可他動的太快牽扯到了腿上的傷口,疼得又跌了回去。

「對,白塵那群人得到的消息,為了打探這個消息,我們還被誣陷想要作弊,哎……」藍傑嘆了口氣,臉色十分難看。

驕傲如他,居然有一天會偷跑,實在無法忍受。

「你詳細說說,到底怎麼回事,聖靈果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成熟?」柳奕身邊幾個人都焦急詢問,那可是提升功力的寶貝,誰不想要?

參賽者們交談時,學院老師並不會在一旁偷聽,說些什麼全由藍傑做主。

「太好了!我們現在就動身,兩天內一定能找到他們,那麼多人想藏也藏不住,除非他們肯不要聖靈果。」

柳奕對聖靈果勢在必得,就算雙腿受傷也阻擋不住…… 「不,我們不去爭奪聖靈果。」

藍傑早已經打算好,直接開口回絕。

「嗯?難道藍兄怕了?雖然我們受了傷,可那些人除了藍英和白塵外,其他人根本沒有戰鬥力,就算老子雙腿不能動也能一個打八個。」

柳奕是個莽夫,聽到藍傑說不參加搶奪,馬上嗆聲道。

「柳兄誤會了,你待我把話說完……正因為兄弟們都受了傷,後續狩獵會遇到一些麻煩,不如我們趁此機會將消息放出去,讓大家去跟白塵爭搶,這樣……」

所有人都去搶奪聖靈果,給方少南帶去了阻礙不說,其他人同樣耽擱了時間。

柳奕和藍傑各自帶人分開狩獵,但事情進行的並不順利,早上的時候遭到了一場意外,柳奕所帶的隊伍,遇到了三頭高級聖獸,兩名老師出手都攔不住。

正因如此,跟著藍傑他們的老師才會著急離開資源,讓藍傑和藍英相互監督。

雖然聖獸最終被趕跑了,柳奕他們卻多人受傷,其中沖在最前面救人的柳奕傷的最種。

按照學院老師來看,理應回營地養傷,不該在參加後面的比賽,可柳奕不答應,執意留下來。

很多人都受了傷,沒辦法在狩獵聖獸,想要最終獲勝,藍傑的提議未嘗不是一個好方法。

柳奕雖然不想,但事實如此,恨自己怎麼那麼倒霉受傷,發了火以後只好按照藍傑定下的計謀辦,一時間東邊森林發現聖靈果的消息迅速傳了出去。

進入混亂大森林后各支戰隊距離雖然很遠,可還有其他方式傳遞消息。

這一夜註定是個不眠夜,方少南她們同樣沒有睡好。

「別慌,大家聚集在一起,按照先前的訓練行動,放心,老師們就在旁邊,不會發生危險。」

方少南估算著早上才能出現聖獸,沒想到剛睡下沒一會就有一頭聖獸闖來。

見到聖獸出現,好不容易升起鬥志的少男少女們臉上又出現懼色,各個躲在方少南和藍英身後瑟瑟發抖。

聽到方少南的安撫后,總算有膽大的拿著武器站了出來,開始按照方少南的布置走位。

方少南不想上來直接用戰術師的身份凝聚眾人力量,而是讓大家布置了一些陷阱,安排了站位,聯合出手。

來的這隻聖獸等級不高,這些人懼怕它,它同樣也怕這些人類,撕心裂肺的咆哮著,妄圖把這些人類嚇跑。

漆黑的森林中,風聲呼嘯,獸吼衝天,伴隨著周圍那綠色、藍色、紅色的亮光,更添加了幾分恐怖氣氛,這其實只是常態,正因如此,除了真正的高手和團隊,沒人敢單獨穿過混亂大森林。

或許是方少南的安慰起了作用,也可能是她的背影太過堅定,躲在她身後的小傢伙們終於開始走到各自的位置。

「第一隊,向南三十步,法術攻擊……」

「第二隊準備接應,別忘記事先準備的武器,儘可能的攻擊,然後往第三隊的方向走。」

「三隊備戰,隨時準備戰鬥……」

方少南一條條命令下去,戰鬥開始上演…… 初次配合,加上黑夜,難免有些緊張、害怕,多次出現這一隊的人已經動手,另外一隊人還沒準備好,銜接一旦出問題就會發生危險。

好在方少南和藍英在,關鍵時刻出手擋一下,待到他們準備好后在把聖獸放過去。

就這樣,大家從陌生到熟悉,配合也越來越嫻熟,最後不需要方少南的指揮也知道怎麼去做。

「轟!」

清晨陽光穿透枝葉灑進來的一刻,那隻聖獸轟然倒地。

折騰了大半夜,總算把這隻聖獸幹掉了。

「死了?真的死了?」

「不會是假死吧?先前那次上前差點被他傷了。」

「在攻擊一次看看。」

「沒動,這次沒動。」

「快看,我把它的魔核挖了出來,它真的死了,太好了,我們也能狩獵聖獸了。」

「天啊,我們真的狩獵了一隻聖獸。」

「不會是做夢吧?我要回去和我老爹說,可以狩獵聖獸了。」

「哈哈哈哈……」

大家在地上跳著,蹦著,吶喊著……高興的手舞足蹈,好似不叫兩聲就無法宣洩內心的喜悅一樣。

上半夜緊張訓練,下半夜對戰聖獸,幾乎一夜未睡的眾人,卻絲毫不感到疲倦。

看著那群在一起興奮喊叫的少年們,藍英難得沒有出口打擊,走到方少南身邊坐下,拍了拍她的肩膀,「這群小傢伙們可是欠了你一份人情。」

方少南只是笑笑,靠在樹上閉上雙眸小憩。

這一隻聖獸僅僅是個開始,接下來不能再靠那些人,還要她和藍英出手,趁此機會睡上一會養足精神戰鬥。

藍英也沒說話,在她另外一側入睡。

興奮過後,疲敝襲來,各個打著哈欠找地方睡覺,什麼陷阱還是隱藏點……等醒來再說吧。

方少南沒睡多一會便被驚醒,聖獸果然來了,還一次來了兩隻,她和藍英一人一隻,各自出手狠辣,不消半個時辰解決。

昨晚折騰的狠了,她們兩個對戰聖獸那麼大的動靜都沒將其他人叫醒,睡得那叫一個香。

兩隻聖獸剛解決完,又來一隻……如方少南所料,這的確是個難得的機會,短短一上午的時間便狩獵到七隻聖獸,經過磨鍊,她們兩個協同作戰,所用時間也越來越短。

直到下午,安奮他們才醒過來,揉著眼睛看著面前混亂的樹林,緊接著又笑了起來。

「白大哥,我們是不是狩獵了一隻聖獸,沒做夢吧?」

「當然不是做夢,怎麼可能本公子會和你做一樣的夢。」

「嘿嘿,那是當然,魔核就在我這裡。」安奮伸手把魔拿出來,不是交給方少南,而是走到了藍英面前,「女人,好好看看,爺挖出來的!」

然後……

安奮悲催的看著藍英一伸手,從懷裡拿出一把魔核來……

休養生息后,各個精神抖擻的等待著下一隻聖獸到來,方少南則低頭思索著。

或許用不到一天就會有人趕來,聖獸也會越來越多,將這些人聚在一起合作才能取勝,而合作的關鍵,就是藍傑一隊人不出現。

要怎麼才能讓他們不敢來呢? 「消息都傳出去了嗎?」

「都傳出去了,嘿嘿,最少十幾支隊伍,大家對聖靈果都很感興趣。」

「幾百支戰隊,去了幾十支,還是有些少。」

「沒辦法,大多數隊伍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取得勝利進入學院,知道想要聖靈果的人很多,不如乾脆放棄專心狩獵聖獸。」

藍傑狩獵聖獸回來后,向柳奕打探消息傳遞的情況,柳奕比他的人脈多太多。

奈何大家都不是傻子,絕大多數人都很理智,知道哪個輕哪個重。

對於這個結果,藍傑自然不滿足,皺起眉頭思索片刻,安慰了一下柳奕后離開,真正能和他商量的人,是藍家那幾位。

「三哥,你怎麼看?」

「這到是有些出乎意料,不過十幾支戰隊已經可以給她們造成麻煩,至於狩獵,相信還沒有人比我們的速度快,總之獲勝的一定是我們。」

藍傑詢問后,那位被稱為三哥的人回答到,兩個人剛要繼續,又一個人搶先開口道。

「其實我到是有不同看法,按照約定哪支戰隊狩獵的聖獸多,另一方就要道歉,打賭的可只有我們兩支戰隊。現在來看,她們被聖靈果的事情牽制住,狩獵聖獸也沒有我們速度快,我們肯定能獲勝。」

「至於取得第一名進入學院,這沒太大必要。」

「首先我們幾個並不會進入學院,以藍傑和柳奕的身份和等級,進入學院也沒有任何問題,那我們為什麼非要拼那個無用的第一名,進而放棄聖靈果呢?」

聖靈果的吸引力太大,如果可以選擇,誰也不想放棄。

「老五說的沒錯,有十幾支隊伍去干擾,我們或許可以漁翁得利!」

藍家這個幾個人計謀多的很,一點就通,很快達成一致,他們也要參加聖靈果的爭奪。

冒險者營地時,方少南一隊和其他戰隊的關係並不融洽,到時完全可以將其他戰隊聯合起來,搶了聖靈果再說!

「怎麼?還有什麼問題?」另外一邊,藍英見到方少南一直擰著眉頭,湊過去詢問道。

「其他戰隊來不怕,我擔心藍傑他們會趁火打劫,而且想要聯合其他戰隊合作共同狩獵聖獸,必須阻止藍傑的出現。」方少南將心中疑惑簡單說了出來。

「還真麻煩,要不幹脆老娘拿劍將他們都砍了!」

藍英不喜歡動腦子,她更喜歡直來直去的解決方式。

「……」

方少南嘴角抽了抽,果然暴力女。

「這樣,我們也傳出去一個消息,就說九回老師在尋找藍傑等人,處罰他們意圖作弊的行為。」方少南思索再三,決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藍傑他們可以放消息讓其他隊伍來搶她們的聖靈果,她同樣可以利用這條消息恐嚇藍傑。

前一天被嚇得偷跑,聽到這個消息后絕對不敢出現。

散播消息方少南和藍英無能為力,另外十八人卻興奮的拿出各種各樣的傳訊工具,消息雪花一樣散發出去,總會傳遞到藍傑的耳中…… 這一年的混亂大森林格外熱鬧,各種消息漫天飛,雖然相互間沒碰過面,卻沒耽誤溝通。

「喂,聽說沒,藍家那些人居然作弊被抓,學院老師正在找他呢。」

「真有此事?」

「那還能假,我六叔家三哥的鐵哥們的表弟剛傳來的消息。」

「聖靈果你感興趣嗎?」

「走著呢,一起往東邊走著。」

「……」

各個戰隊除了狩獵魔獸外,最大的興趣就是用通訊魔獸或者一些工具與自己相熟的人傳遞消息,雖然很多隊伍放棄了爭奪聖靈果,卻依舊關注著。

一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兩條消息幾乎人盡皆知。

lixiangguo

若仙兒與穆天雷的對話早就一字不落的傳到司徒墨冉與穆傾情耳朵里了。

Previous article

「體內有國主的虛空血脈,修行《南雲聖十二式》的確事半功倍。」淳御衛一點頭,說著他一翻手,就拿出了一本黑色書籍。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