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姐。」「小姐。」

眾下人聽見聲音,立馬回了頭,自動站成了兩排,齊齊低下頭向致鴛問好。

「嗯,免禮,這是在幹嘛啊?」致鴛微笑着問到。

「裏面是季小將軍,不知道在池塘里幹嘛,不讓我等進去,都給轟了出來。」一個有些膽量的女孩說到。

「這樣啊,那我進去看看,你們等着我。」致鴛也開始好奇了,探著頭往院裏瞅了一眼,說到。

「是。」眾下人齊聲回到。

致鴛小心翼翼的往裏走着,眾下人隨着致鴛的腳步再次圍滿了門口。

致鴛一進去,就看到池塘里季青楓忙忙碌碌的在幹什麼,彎著腰,背對着致鴛,左跑一下右跳一下,池塘里的泥都沾到了水藍色的衣擺上。

「咳嗯!」

致鴛咳嗽了一下,表示自己來了,哪想季青楓過於認真。

「哎呀,本將軍說了我不需要幫忙,出去!」季青楓一陣惱火,險些要破口大罵起來。

「真的不需要幫忙嗎?」致鴛捂嘴偷笑一下,又問到。

「不需要!」季青楓語氣很不好,低吼到,過了一會兒,他發現這聲音好像有點熟悉啊。

季青楓慢悠悠回頭瞟了一眼,然後立馬站直了身子,將手背到了後面去。

致鴛看到橋下池塘里站着的季青楓愣了。

季青楓滿臉髒兮兮的,都是泥土,好像個小花貓一樣,害羞的低着頭。

「噗嗤~」致鴛看見那樣的季青楓不禁笑出了聲。

「嗯?」季青楓聽見致鴛的笑聲,好奇她笑什麼,抬頭不明所以然的「嗯?」了一聲。

致鴛掩面偷笑着,笑的也是害羞,指了指季青楓的臉,繼續偷笑着。

季青楓迎著致鴛的手指摸了摸臉,發現自己臉上扣下來一塊泥巴,季青楓趕忙扔了泥巴,也嘿嘿的笑了起來。

那年女孩情竇初開,那年男孩正值年少,一池荷花,一份喜歡,少年撓著頭,女孩掩面笑,那時那景,比加了糖的蜂蜜甜,比白頭偕老幸福,就好像這以後他們都會一直在一起會一直幸福到白首。

「青楓哥哥,你手裏拿的是什麼啊?」致鴛笑夠了,甜甜的問到。

「沒什麼,沒什麼。」季青楓依舊是很害羞,不好意思說出來。

「真的嗎?我可是看到了呢,是荷花嗎?」致鴛看着季青楓害羞的樣子就想都來玩玩,問到。

「啊?不是,不是。」季青楓見計劃暴露,趕忙將身後手裏還沒種完的荷花扔進了池子裏,撓著頭望着天,不敢與致鴛對視。

「怎麼扔了啊,我可是很喜歡的呢,你扔掉了我以後豈不是沒得看了?」致鴛說到,一對杏眼裏滿是可惜。

「你喜歡?」季青楓聽到致鴛說喜歡,立馬精神了起來,剛才那般羞澀也不見了,瞪圓了眼睛,咧嘴笑起來

「當然了,荷花很好看,又是青楓哥哥送鴛兒的,鴛兒怎能不喜歡。」致鴛一本正經的說着,還微微鄒眉表示真誠。

「鴛兒你喜歡真的太好了,那我把那些撿回來,都給你種上。」季青楓說完不等致鴛同意就鑽進了水裏,去尋那些剛才他隨手丟掉的荷花秧。

「哎!青楓哥哥!」致鴛剛想阻攔,卻已是為時已晚,季青楓早已經不知道鑽到哪裏了……

「年少初青澀,荷花憶情誼,青梅竹馬常相隨,只道是有緣無分終悲憾。」致鴛端著筷子的手重新動了起來,喃喃的說了這麼一句,搖搖頭放下碗筷,出去了。

「哎,主人!主人你吃完了?」凰瑩把嘴塞得滿滿的喊著。

「嗯,你們吃吧,我飽了。」致鴛自己走了,不知道去了哪裏。

「剛才,鴛兒說的那是什麼意思啊?」顏坤涵不解的問到。

「能是什麼意思,感嘆唄。」凰瑩睨了一眼顏坤涵,無奈的說到。

「感嘆什麼?」顏坤涵認真的看着凰瑩,問。

「我說你個大老爺們兒哪來這麼多問題啊,問什麼問啊?不知道就自己去探索啊。」凰瑩不耐煩極了。

「什麼態度嘛,不說就不說,幹嘛這樣,嘁!」顏坤涵也不樂意了,急頭白臉的回到。

顏坤涵越想越不對勁,吃了幾口也放下了筷子,出去了。

嘁,傻子,明知道不愛你硬要證實這一點,腦子有泡,真是懶得管,也真是可惜,主人和季青楓本來幸福的很,硬是被這傻子橫刀奪了愛,真是可惜啊,難怪主人那麼悲傷了。

凰瑩的嘴不停的吃着桌上美食,心裏不斷的替致鴛惋惜,替顏坤涵可惜。

致鴛走着,不知道去向,突然漆黑的夜空中飛過一抹紅影。

玲兒?

致鴛看到那紅影突然就知道該去幹嘛了,運動起玄力腳下生風,去追那抹黑夜中的紅光。

「喂喂喂,你跟着我作甚?」奕玲停下了腳步,不耐煩的對身後追了許久吼到。

「嘿嘿,玲兒,我們去喝酒吧,我不開心。」致鴛嘟起嘴,撒嬌到。

「行吧。」奕玲嘴角抽抽,無奈的答應了。

「好!走!」致鴛興頭盛極了,高興地不得了。

「去哪喝?」奕玲無奈的問到。

「楠酈城!莫家酒館!」致鴛伸出右手,將拳頭舉得高高的,做出沖的動作,滿臉笑容的說着。

「行,走吧,你買單奧!」奕玲白了一眼致鴛,語氣冰冷且嫌棄的說到。

這傢伙,一遇到不開心的時候就是個小酒蒙子,看來今天又要喝個爛醉才肯回來了,算了,隨她吧,最近煩心事也多,讓她放鬆放鬆也好。 舒珏認為雲仲離這麼做很對,有時候真的不用那麼委婉,該直球的時候就得直球,反正她見多了道尊對大人的直球,還是各種直球,喜歡就是喜歡,愛上就是愛上,根本不會因為任務因素髮生改變。

感情有多複雜,複雜到大人很多時候都不明白,需要慢慢的體悟,感情有多豐富,豐富到每一段感情都是不同的,都是特別的,只要兩個生命產生感情,那就是獨一無二的。

雲仲離跟繁星能夠擁有這樣的感情,是他們的緣分,有緣有分,既然如此,就要在一起,不能在一起,不說繁星,反正雲仲離是屬於瘋魔的那種,否則他也得不到屬於自己的機緣際遇。

【小姐姐,要是得到種子,可能我們就會馬上離開,那個時候需不需要通知通知小哥哥。】小哥哥自然就是封影。

「通知一下。」舒珏這樣說著。

【十個積分。】小二一本正經的接話。

……

「小二,你知道的,你姐姐我是個窮人。」舒珏直接哭窮。

【我也是啊小姐姐,我出來做任務,我爸媽居然一個積分也不給,讓我們好好努力,不能偷懶,要專心任務,努力參悟。】小二也是一把辛酸淚。

「那你還說通知封影,不通知。」十個積分啊!能辦多少事,她才不要用來通知封影那傢伙,反正那傢伙比她狀態好多了,就算在這個任務世界多留一點時間也沒有問題。

【我這不是問問你,反正可以賒賬。】

「不賒賬,還有這次任務完成後,可以得到多少積分?」舒珏問著自己很關心的問題,因為舒珏得到的積分,是舒玖給她的參悟資源,雖然更多的是靠舒珏自己參悟,但該給的好處舒玖是一點也不會少。

【五個積分。】小二如實說著。

別小看五個積分,對舒珏而言已經不少了,她還以為第一個任務就一兩個積分,畢竟那些積分兌換的好處可是舒玖還有道諦親自設下的。

「那要是走的突然,封影也不在身邊,來不及通知他的話就不用通知,他發現不對勁就該知道我們已經離開,也會離開任務世界的。」舒珏做任務雖然是跟小二還有封影搭夥。

但封印跟小二的性質完全不同,所以舒珏可以跟小二撇下封影一同離開的。

可憐的封影啊!他還不知道,在以後的任務中,他會經常被拋棄。

【明白了小姐姐。】

他們結束對話后,舒珏便繼續自己的圍觀之路。

以前圍觀大人跟道尊,現在圍觀任務世界中的情侶秀恩愛,但舒珏一點也沒有羨慕的情緒,她的眼神很平靜,在舒珏看來,就是一對愛侶相處的畫面,對她而言沒有絲毫深層次的觸動性。

當然她目前是任務世界中的舒珏,她對繁星就是重視的,這種情緒是不摻假的。

「舒珏,我們能不能聊一聊。」就在舒珏正認真圍觀的時候。

一個人的出現喊出了她.

舒珏看著眼前的女孩,熟人啊!

「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好聊的?」看著攔住她的沉露,舒珏操著手,等著對方發言。

「有。」沉露一臉的糾結還有難過。

糾結是她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難過是替自己哥哥難過,想到昨天回去后見到哥哥時的畫面,她就非常後悔,後悔自己年輕氣盛,悔過自己為什麼什麼都沒有弄清楚就瞎出頭,結果連累了哥哥。

聽見哥哥一臉愁容又茫然的說著:自己沒有機會了,展家,雲家,還有幾大頂級家族的嫡系都有了那個機會,可他卻失去了那個機會。

這暑假還沒有開始,他沉宿就沒了機會,是不是他要比其他那幾個差勁。

聽見哥哥這吶吶自語,自我否定的話。

不僅全家人都在為他難受,沉露更是揪心,她真的、真的連累了哥哥。

「因為那個機會。」舒珏在了解到自己在這個任務世界中跟封影處於怎樣的身份地位后,就明白眼前這個沉露為什麼會找到她。

估計是為了給她還有繁星出氣,封家做了什麼舉動。

而這個舉動關係重大的話,就是暑假的那個機會。

說到那個機會,舒珏就又酸了。

酸的對象還是封影。

這明明是個都市言情的衍生世界,為什麼會出現修真這麼仙俠的狀態,想到目前封影的身份實力,她就不好了,想到她目前在任務中的狀態,她就更加不好了。

因為舒珏沒有辦法修行,不僅沒有辦法修行,舒珏的身體狀態其實很差勁,要不是用丹藥維持著,她的身體狀態會更加糟糕。

想想連吃甜食對舒珏都是一種奢望,可想而知舒珏在這個衍生世界中的狀況有多讓人唏噓嘆息,明明有著那麼尊貴的來歷,卻只能在時間的碾壓下消磨生命。

也難怪在舒珏的心裡,有膽子給她吃糖的繁星有多重要。

倒不是舒珏心態叛逆,她太清楚自己情況,也不想嫁人擔心,就是繁星的出現,給了她生命中不一樣的光彩,她很珍惜這個好朋友。

「對不起,不管是對你還是對繁星,都是我的錯,有什麼想法都可以對我來,能不能不要牽扯到我的哥哥。」沉露敢作敢當,直接承認錯誤,她確實做錯了。

畢竟是繁星跟星月之間的事情,是她們的家事,她不該插手那麼多。

想到這段時間繁星遭受的那些,其實仔細想想,對一個女孩子而言確實是過分了,沉露甚至換位思考過,要是這件事發生在她的身上,她能不能做的比繁星更好,更加的堅持,應該是不能的。

繁星本就是性子外向張揚活力的女孩,即便是面對那樣的變故,也沒有退縮過,一次次的希望星月回家。

不管是惺惺作態,還是別的什麼,在被各種刁難了那麼久后,反正繁星是一直在堅持。

所以她幫著星月那麼對待一個女孩子,其實她並沒有做對。

「沉露,有些錯誤是不能犯的。」反正在原劇情中沉露確實是維護了展星月,卻真的傷害到了繁星。

「我知道,所以不管是什麼後果由我來承擔,我不想連累哥哥,他什麼都不知道。」她的哥哥在頂級圈子中一直都是天之驕子的存在,是很厲害的年輕人,並不是因為那是她哥哥她才這麼認定,是因為她哥哥真的很優秀。

lixiangguo

不過是片刻時間,箭矢已然是來到那高塔上中年男子面前!

Previous article

當初也不知道是誰說自己潔身自好,有原則能自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