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對,收了,這筆錢我不得不收,他在去我公司找我之前,先去了我們在東海的門店,一口氣預定了五雙鞋,價值一百萬,刷的卡,然後還交代了我們的店員,鞋他們先預定了,給誰穿什麼時候要他還沒想好,擺明了,就是不需要我們生產,就是單純的給我送錢而已。所以,錢是直接刷到我們公司賬戶上去的,我不收都不行啊,所以,我收了呀。「

「退了,趕緊退了,王旭東,這筆錢你如果不退,我跟你說,到時候你就是大麻煩。」張曉芸斬釘截鐵地說著。

「你真的不考慮考慮?我可是想好了,我當個中間人,他給的錢我拿三成就好了,其餘的七成都歸你,每個月就是七十萬,一年下來,那可是接近八九百萬啊,你想想看,就你那點薪水,你得干多少年才能賺八九百萬?你干到退休也不一定能賺上這麼多錢啊。最主要的是什麼?這事對於你來說沒風險啊。錢他是通過去我店鋪裡面買鞋打到我們公司卡上去的,是純商業行為,這個都不怕查的。即使要查,也只能查到我身上,我一個普通老百姓,我怕什麼?對不對?所以,這事對於你來說是個大好事啊,沒有風險,還有這麼多錢拿,你真的不考慮不考慮?」

「王旭東,你今天是不是欠揍啊?我沒想到你是這種人,你覺得我是那種人嗎?我是那種在乎錢的人嗎?王旭東,你要是喜歡這筆錢那你就拿著,我一分不要,你全部收著,不過我告訴你,你到時候別後悔。」張曉芸忽然雷霆大怒,拍著桌子,把小蘇浩都給嚇了一大跳。

張曉芸說完轉身就走,不過,被王旭東一把給拉住了。

「你這人怎麼像個炮仗一樣,一點就著,開個玩笑怎麼這麼激動?」

「這事是可以開玩笑的事嗎?」

「好好好,大姐,我錯了,好不好?我不開玩笑了,好吧?坐,吃飯,你要走好歹也吃兩口再走吧,不然我怎麼好意思叫你買單啊?」王旭東笑呵呵地說著。

張曉芸被王旭東拉著,氣呼呼地繼續坐下。

「錢我已經安排公司的人去退回去了,只不過退款在公司內部需要走個流程。我不可能去拿這個錢,我也知道,你更加不可能拿錢,你要是拿這個錢那你就不是張曉芸了。我今天叫你過來吃飯告訴你這個事,就是想要提醒你一下,小心一點。」

「小心?小心什麼?我是警察,難道他還敢對我怎麼樣不成?笑話。」張曉芸明顯有恃無恐地道。

「狗急都會跳牆,更何況人呢?」王旭東給張曉芸夾了一塊菜之後說著。 「雖然我不知道這個陳龍到底幹了一些什麼違法犯罪的事,但是,從他費了那麼大的勁過來找我聯繫你,而且,願意每個月固定給一百萬,也就是願意每年花一千多萬這個事來收買你,這就足以說明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他乾的事很大很大,第二個問題,他知道你已經在查他了,而且肯定已經意識到你查到了一些什麼了。誰的錢都不是天上掉的,一千多萬,擱誰身上都是一大筆錢。」

「你分析的很對,他的事,很大很大,不是我已經在查他了,我也告訴過你,我們查他已經查了好幾個月了。這個人心野,膽子更大,幾乎是無法無天。我就這麼跟你說,所有要槍斃的賺大錢的事他都在干,毒品、槍支他都沾了,而且,黑吃黑、殺人、綁架、勒索這些事他底下的人也沒少干,像其它的什麼組織強迫賣淫和開設賭場這些事更是多了去了。所以,我一再強調你,不要跟他沾上關係,現在我們手裡已經掌握了一部分證據了,正在繼續全部取證,只要等到我們把所有的證據都給固定了,就是他和他的所謂的組織的死期了。」張曉芸惡狠狠地說著。

「這麼說起來,他的心的確要比之前的那個什麼大飛哥要更狠更野。」

「不僅僅如此,不僅兇狠,而且他要比之前的那個大飛哥更狡猾,他把這些事隱藏的更深。從一開始我就讓人盯著他了,後來我們也發現了有這些貓膩,但是這麼久過去了,都快一年了,我們才好不容易查到一些證據。不然也不用等到現在還沒出手了。可是他再狡猾也沒有用,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只要做過了就一定會被抓的。」

「可是你想過沒有,就因為他夠兇狠,而且,你把他逼急了,他可能真的什麼事都乾的出來。他願意花一千多萬一年來收買你,這就足以說明一個很大的問題了:他一定是走投無路了。如果你連他這最後一條路都給堵死,你說不定真的會做出什麼狗急跳牆的事情來。當然,我不是讓你去收他的錢放他一馬。我只是告訴你,提醒你一下,小心一點,小心總歸無大錯。」王旭東語重心長地對張曉芸道。

「嗯,我知道,我也當了這麼多年刑警了,我知道怎麼做。這麼多年了,我沒見過敢在我面前跳牆的狗,我諒他也不敢。」張曉芸不在意地說著。

「最好是如此,但是還是小心一點吧,小心總歸錯不了。」

「你還是想想你自己,他現在沾上你了。」

「怎麼?你怕他會找我麻煩?說不定還真有這個可能性。他知道你我之間關係不錯,要拿我來威脅你也有這種可能,但是明顯意義不大。而且吧,我想他要對我怎麼樣,他可能真的沒這個膽子。」王旭東笑了笑說著。

「倒不是說怕他對如何,就是怕他黏上你給你弄出很多事來,他身上的事不管哪件事都夠他吃槍子的了。所以你自己一定要注意了,離他越遠越好。」

幾天之後,BOSS和BOSS夫人終於是結束了這場史無前例的超長外事活動,回到了國內,而王旭東所做的那四雙鞋的熱度也終於是上到了頂峰,在國內的熱度一時無二。 獨家歡寵:總裁從天而降 各種媒體各種採訪,其中,王旭東受到的邀請是最多的,但是他一個都沒接受,關於設計這一塊他讓公司的設計總監去了,關於公司的這塊則是讓美女林婷婷去了,所以,這兩個人最近總是出現在了各種媒體上面,新聞、電視以及一些綜藝。不說多出名,但是卻也有了一些知名度。

但是,就在二號店舉行新品發布會和慈善拍賣會的前三天,王旭東去了燕京,帶著小蘇浩,小蘇浩已經放了寒假,因為馬上就要過年了。

王旭東去燕京倒不是去參加新品發布會和慈善拍賣會的,這個他就沒有打算親自去參加,都交給了林婷婷,現在公司的名氣和規模,舉辦一場這樣的活動已經不需要他親自參加了。

王旭東這次來燕京,是去國家電視台第四頻道參加一個藝術人生的節目錄製的,這個頻道的這個節目王旭東是知道的,在國內也有很大的知名度,這個節目其實是一個專訪類的節目,專門採訪一些藝術家,不過都是一些老藝術家有名望有貢獻的,所以當王旭東接受這個邀請的時候,就連自己都嚇了一跳,很明顯,他是不認為自己有這個資格的,所以當場就想拒絕,第一是不想參加電視節目站在聚光燈下,第二個呢,也是認為自己不夠格。

但是林婷婷這次對王旭東是苦勸,後來他打電話跟秦可欣說了,秦可欣也勸他,這個機會可是千載難逢的,無論對他自己還是對公司來說都是,王旭東自己也很明顯上這個節目可不像上其它節目,意義和影響力、傳播力度就不在一個檔次上面。最後,王旭東還是妥協了一把,答應了這次的錄製,所以專門飛來了燕京,就是為了這次的節目錄製。

約定的節目錄製時間是在下午三點開始,由節目組安排來回的機票,由節目組派車接送以及負責住宿等等所有的,但是王旭東最後都拒絕了,他帶著小蘇浩自己坐飛機去了燕京,把小蘇浩送到了秦可欣的公司裡面,秦可欣這天上班,脫不開身,最後就直接讓王旭東把小蘇浩送到了她擔任總設計師的公司裡面,她安排了助理下來接的。然後王旭東視察了一下二號店,中午與林婷婷和張麗一起吃的中飯,然後拒絕了林婷婷陪同他來參加錄製的請求,自己一個人,沒帶任何人叫了個計程車去了國家電視台。

對於來這裡錄製節目的人,不是車隊就是什麼助理啊保鏢啊經紀人啊什麼的一大堆,王旭東這一個人坐著計程車來這裡,門口保安直接把他攔住了,問他要工作證,最後無奈的王旭東給節目組的人打電話,人家工作人員來接他他才進去了,不然進都進不去。 紅顏怒,佳人戲才子 王旭東跟著工作人員進了接待室,與節目組的領導見面,簡單寒暄過後讓王旭東進化妝間化妝,但是被王旭東給拒絕了。

「對不起,我比較抵觸化妝這個事,個人不太喜歡,我覺得就這麼上鏡挺好的。」王旭東笑著拒絕了。

「那……也行吧,第一次有人這麼要求。」節目組的人有些尷尬地說著。

「那您先與我們主持人對一下稿子,另外也看看您對問題內容有些什麼要求沒有。」

王旭東大致看了下內容,對走進來的那名著名的主持人道:「沒有問題,就按照這個來,不過我不太喜歡說假話,所以,我的回答可能不太會按照你們的要求來,但是我會有分寸。」

「這個也是我們節目的要求,我們不是一般娛樂化的節目,我們節目也不提倡說假話,我們也是想要呈現一個現實的真實的藝術人生。」主持人笑著說著。

隨後走進了錄影室。

整個節目並不長,也就半個小時,但是卻錄製了差不多兩個多小時,這還算是快的了。提的問題大多都是關於王旭東自己的出身、家庭背景以及他設計的作品和設計理念,王旭東完全實話實說,沒有去故意把自己弄得高大上,節目當中受到了欄目組的請求,王旭東帶著春夏秋冬這個系列的鞋來到了現場,當然,秋已經被郭鈺給買走了。在節目當中,欄目組主要就是著重的講了王旭東的兩套最輝煌的作品,一個就是這一套的春夏秋冬的系列,讓他一下子聲名鵲起,另外一個呢就是四君子系列,而這才是王旭東真正奠定他大師級地位的作品,因為這是為BOSS夫人所做,也是這個欄目邀請他來參加的原因。

王旭東毫無保留地講解了他對這兩套作品的設計理念和設計過程,同時,節目組也給了大量的鏡頭給了現場的鞋。

「藝術是無價的,但是,藝術品是有價,而製造藝術品的人更應該去體現他的人生價值,我一直不承認自己是個藝術家,我一直強調,我只是一個工匠,一個做鞋的工匠。我前面也說過了,我沒上過什麼學,初中畢業我就當兵去了,並不是因為我調皮成績不好,恰恰相反,我成績很好,中考的成績也非常的優秀,但是,因為那個年代,手工定製皮鞋生意很差,我們家條件實在太差,飯都已經吃不起了,不可能念的起高中,我不得不輟學去當兵,這是我這一輩子最大的遺憾。」

「現在時代變了,國家發展了富強了,我們老百姓的日子也越過越紅火,現在大部分家庭都不存在念不起書這個情況,但是,在一些邊區、山區,依舊還有一些貧困地區的家庭孩子上不起學,更有一些地區根本沒有學校,孩子們要上學要走很遠很遠的路,即使一些有學校的,也都是一些非常簡陋的學校。我給大家看一組照片。」王旭東說著站了起來。

「這是今年年初蜀省XX州XX村的村小學的模樣,幾間泥瓦房,颳風進風,下雨漏水,最關鍵的是,沒有一張桌子,房子還隨時要塌,可就是這麼一所小學,方圓兩個村的孩子都在這裡上學,上百個學生。大家有關注過的人可能知道,今年在我們公司成立的時候,我把這個系列的鞋拿了出來,拿出了其中的秋那一雙鞋出來拍賣,拍賣的錢捐給了慈善機構用來建希望小學,最後,郭鈺郭總用五百萬拍下了,這五百萬我們交給了慈善機構,讓他們用來建一所希望小學。當然,慈善機構也有實時與我們聯繫,慈善機構捐建的地點就是這所小學,現在大半年已經過去了,大家再來看看這所學校的現在的樣子。」

王旭東說著,然後後面就再次出現了一張張圖片,只見,圖片上出現的是一處正在施工的建築,這棟建築挺大的,四層樓高。

「這就是現在這所學校的樣子,據說已經封頂,接下來要進行外牆裝飾和內部的裝修。預算就是五百萬,我與慈善機構聯繫了,五百萬是這棟樓的預算,所有的教學設備、用具由我們公司進行捐贈,明年下半年,當地所有的學生就將到嶄新的教室上課,有嶄新的課桌、有多媒體的教室等等。當年我上不起學,是我一生的遺憾,現在我有能力了,我將盡我所能讓孩子們少一些這樣的遺憾,同時,這也是我們公司的理念,服務社會感恩社會。」

「我當時就說過,這個系列的鞋我將不定時的拿出來,全部進行拍賣,拍賣的錢全部拿來建希望小學。過幾天我們公司將在燕京舉行一個活動,是我們的新品發布會,同時也是我們的拍賣會,在這個會上,我們將拿出這個系列的兩雙鞋出來進行拍賣,拍賣所得全部用來建希望小學,以後,每年,我們公司都將捐建一所希望小學,這是我的承諾,也是我們公司的承諾……」王旭東最後說了一段話。

王旭東離開了演播室,直接打車去了秦可欣家,然後就住在了秦可欣家裡面,因為小蘇浩一直跟著秦可欣。

這次的新品發布會和拍賣會舉行的非常隆重,在半個月之前就開始造勢了,加之現在的東琪公司本身就處於高位的輿論焦點當中,所以影響力是空前的。

因為影響力之大,所以最後在王旭東與秦可欣一再的協商之後,把這次活動的規模一而再再而三的擴大,最後,預算也再三的擴大了,最終,預算達到了接近了一千萬。

因為這是個非常大的活動,地點不可能再設在店門口,最終把活動設置在了一個五星級大酒店的表演廳裡面,這個表演廳足夠容納上千人,最關鍵的是,足夠豪華,遠比體育館的要豪華。活動總計邀請了三十六位明星出台表演,專業的主持大咖和影視明星以及歌星,專業的伴舞,還邀請了一群非常專業的模特。因為現在的東琪鞋業處於輿論的焦點,所以但凡是接到邀請的明星都願意前來,在價格上也都很親民,他們也需要這樣高輿論的活動來讓自己活躍在公眾的眼前。 整個演出不對外開放,實行邀請,邀請的對象就是所有東琪公司的VIP客戶和所有在東琪公司消費過的顧客,當然,VIP客戶也是東琪鞋的客戶之一。每位東琪的客戶將獲得兩張票,至於你帶誰,由你說了算,入場只檢票。其次,VIP客戶可以邀請最多兩位朋友進店登記領票,普通顧客可以邀請一位朋友進店登記領票。也就是說,VIP客戶,自己本身有兩張票,另外,還可以憑藉自己的VIP客戶身份邀請兩位朋友去東琪鞋業的所有門店進行登記,然後領取門票,也就是說,每個VIP客戶可以最多擁有四張票。而一般的顧客,本身有兩張票,還可以推薦一位朋友去門店登記,可以領取三張票。而在體育館裡面,設置了VIP客戶座位與一般客戶的座位,VIP客戶的座位更加的舒適寬敞靠前,而一般客戶的座位則靠後,當然,都非常的舒適。

王旭東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讓整個活動的觀眾舒適度做到最好,同時也是為了達到針對公司的精準客戶的原因。因為公司是鞋業公司,並不是文化公司,不需要對普通大眾進行太多的宣傳,所以,王旭東不對外,而實行邀請制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為了回饋公司的客戶尊重公司的客戶,與客戶之間進一步建立感情留住已有客戶,另外,也是為了進一步吸引精準的客戶,人以群居物以類聚,基本上東琪公司的客戶邀請來參加的人同樣也都是東琪公司的潛在的精準客戶,是東琪公司需要爭取的客戶,這才是辦這個活動的最大目的。

除了這些邀請的人之外,另外就是給一些合作方一些票,合作方就是一些明星經紀公司以及一些大人物等等私下裡要票的,林婷婷都給了,另外,秦可欣找王旭東要了三十張票,她那邊有很多人想要參加。總之,這個活動基本上就是一場富人的盛會,有資格進入的都是大富大貴之人。

在燕京的這兩天,王旭東親自在大廳裡面進行一些安排,當然,主要負責的人自然是林婷婷,不過林婷婷需要處理的事情太多,王旭東過去是幫忙的。而作為王旭東的助手,李小天被王旭東留在了公司裡面,蔣曉蝶帶著好幾個綜合處的姑娘提前過來幫著林婷婷負責了。

這次的活動是一個很大型的活動,林婷婷提前很久就開始宣傳了,宣傳力度非常之大,各大媒體都自發的宣傳。所以,自從開始宣傳這個活動開始之後,公司各大門店的人流量一下子增加了很多,也有些是特意去公司買鞋拿票的,有些是特意註冊成為公司VIP客戶的,最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當中宣傳了公司的三個店,而且,公司的業績在這半個月裡面達到了頂峰。

最終,在活動前一天截止了發票,總計到場的人數一共是六百多人,這個人數對於一些大型活動來說,不算什麼,但是對於王旭東這種高精尖的來說,已經很不錯了。

當然,如果全來的話,人數肯定在一千以上,但是,很多人來不了,也有些人肯定對於這些活動不感興趣,所以最後領票的人數只有六百多個,這也在王旭東和林婷婷的預計當中,當初設想的有興趣到場的也就只有二分之一,而事實果然如此。

在演唱會開始前的那天晚上,所有人都忙到很晚,包括老闆王旭東。小蘇浩一直都是秦可欣在帶著。

就在王旭東準備回去的時候手機響了,已經晚上九點多了,看了看號碼,是李小天打過來的。

「小天,什麼事?」

「哥,救我。」李小天在那頭用哭腔說著。

惹禍上身:神祕老公慢點吻 王旭東嚇了一跳,然後問道:「你慢慢說,怎麼回事?」

「哥,我被人扣在了這,讓我賠十萬塊錢,不賠就不讓我走,要打死我。」

「誰扣你了?說清楚,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哥,今天下班我開車回家,在路上,不知道怎麼的前面一輛車突然就急剎車,我來不及就給撞了上去,追尾了,也沒多麼嚴重,但是從前面車裡面下來了幾個人,二話不說就把我從車裡給拉了下去,讓我賠十萬塊錢,我要報警報保險公司他們也不讓,就讓我賠十萬,然後就直接把我拽到他們車裡面給拉走了,一直把我關在這裡面,我要報警,但是他們說了,報警也沒用,他們就是一群道上混的,今天報警,明天就整死我,我不敢報警,可我也實在沒辦法了,只能給你打電話,哥,你借我十萬塊錢渡過這一劫吧,以後從我工資裡面慢慢扣,行不行?」

聽得出來,李小天是真的怕了。

「打了你沒有?」王旭東直接問著。

「沒打,但是我要是不拿錢,肯定會打死我的。」

「你告訴我你的地址,我叫張曉芸派人過去。」王旭東想了下說著。

「別啊,哥,千萬別報警,這群人做事風格我知道,他們又沒對我怎麼樣,派警察過來也沒用,最多是把我帶出去,可是,以後怎麼辦?以後他們會整死我的,哥,求你了,借我十萬塊吧,叫個人給我送十萬塊過來,贖我回去,等下他們真的會打死我的。有一個人我認識,是混湖北路這一片的,這群人真的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

「他們讓人送錢過去贖你是不是?」

「是,十萬塊,一分都不能少。」

「我把錢打你卡里行不行?」

「他們要現金。」

「你手機他們也沒有給你沒收掉?」

「沒有,他們把我關在一家KTV的包廂里,有四五個小弟看著,他們在那唱歌,我現在是在包間廁所里給你打電話。」

「這待遇倒是挺不錯的。」王旭東笑了笑,然後點了一根煙道:「好了,你也不用緊張,這件事情我會給你解決的,這件事情沒這麼簡單,你在那該唱歌唱歌該喝酒喝酒。「

「我還哪有心思唱歌喝酒啊,哥,我……」

「怎麼?不相信我?」

「相信啊,但是……」

「相信就完了,這件事情我會給你處理好的。」王旭東說完掛斷了電話。 王旭東掛斷了電話之後轉身對林婷婷說道:「東海那邊有點事,我現在得回一趟東海,明天的活動我就不參加了,一切都由你來負責吧。」

「啊……王總,你……你走了,怎麼行?你可是要上台講話的呀,你是總經理,拍賣會的鞋子是你設計的呀,你……」

「你上去替我說也是一樣的,這邊有件事,我不得不去管,沒事的,你比我長的漂亮,你上台比我更有影響力,也讓大家看到我們東琪公司高顏值的管理團隊,加油。讓人給我訂一張最早的機票回東海。」王旭東對林婷婷笑了笑,然後一轉身就往外走去。

王旭東一邊走一邊給秦可欣打電話,告訴秦可欣自己公司有急事要回東海,小蘇浩已經寒假了,先讓他在秦可欣這邊呆著玩著。

隨後,他就直接坐上了計程車去了機場,坐上了一個小時后的飛機飛往東海,達到東海之後,沒有任何停歇,坐著計程車直接就往李小天所說的KTV而去。

王旭東到達KTV的時候都已經是凌晨三點多鐘了,王旭東進了KTV,直接就往李小天跟他說過的包間門口走去,一推門進去,裡面烏煙瘴氣,四五個一看就是社會青年的男人在裡面喝酒抽煙,身邊都各自抱著一個穿著暴露的女人,一個個搖頭晃腦的,而李小天一個人坐在角落裡面,看那樣子倒是也沒受什麼委屈。

「你誰啊?」看到王旭東走進來,一個人瞪著眼問著王旭東,由於裡面唱歌的聲音很大,吵的根本就聽不到。

王旭東轉身把燈打開,走到點歌控制台把聲音給關了。

「你誰啊?要幹嘛?」幾個男人兇巴巴的站了起來。

「這是我哥,來給我交錢的,交錢的!」李小天一下子站了起來,擋在了王旭東的面前對這些人說著好話,他是來保護王旭東的,怕這些人對王旭東動手。

看到李小天想要保護自己的樣子,王旭東笑了笑,拉開李小天,對那幾個男人說道:「你們這幾個誰是帶頭的?」

「我,錢帶來了嗎?」一個坐著的男人對王旭東說著。

「怎麼?你有這個資格拿錢嗎?」王旭東微笑地問著。

「你……打個電話給大哥,說人來了。」男人對身邊的人說著,然後一邊抱著身邊一個女人的腰一邊抽著煙對王旭東道:「錢呢?拿出來,十萬塊,一分都不能少。」

「十萬塊只是個小數目,別說十萬,就是百萬千萬我也給的起,可問題是,我憑什麼給你?」王旭東笑呵呵地說著。

「你他媽的是不是在找死?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知道,這裡是法治國家。」

「法治?法治是什麼意思?」男人疑惑地問著身邊的人。

「不知道。」另外一個小混混也搖頭。

妖孽王爺小刁妃 顯然,以他們的文化水平是聽不懂這個詞的,估計平時他們聽的最少的詞就是法治了。

「少他媽的跟我在這嘰嘰歪歪的,今天要是不拿十萬塊出來,別說他,就是你也別想走出這條門。」

「真的嗎?我不信。」

「cao,乾死他。」男人氣的不行,一下子站了起來就準備動手,被身邊的人連忙拉住:「別動手,大哥說了的,不能動手。」

「我……給我等著,今天老子非廢了你不可。」男人指著王旭東氣呼呼地說著。

這時,門打開,一個男人帶著三四個人走了進來,這個中年男人一進來,屋子裡的幾個人都站了起來,喊著:「刀哥。」

「就是你?」所謂的刀哥走進來站在了王旭東面前,盯著王旭東冷冷地說著。

「對,就是我。」王旭東依舊坐在那。

「錢拿來了?」

「錢在卡里,卡在我錢包里,錢包在我身上。」

「我要現金。」

「現金也不成問題,找個取款機去取就行了。」

「給你二十分鐘,把十萬塊錢放在這,然後你帶人走。」

「我剛剛也說了,十萬塊是小事,可問題是我憑什麼要給你十萬塊?」

「你不給也可以,你不給他今天就出不去,到了明天早上天亮了要是再不見十萬塊,說不定就會少只胳膊少條腿啊什麼的,再往後,可能連命也沒了。」

「為了十萬塊,就喊打喊殺的,值得嗎?」王旭東笑著問著。

「那是我的事,撞了我的車,要麼留下錢,要麼留下手腳,不然我刀子怎麼在這個行當裡面混?」

「如果我今天硬要帶人走呢?」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我的本事我不懷疑,而且,只要我想叫,十分鐘之內就會有警察到這來。」

「用警察來嚇唬我?敢出來混我就不怕條子,怕條子就不用出來混了。我知道你是誰,賣鞋的老闆是吧,我今天把話給你撂明了說,你要麼今天乖乖的把錢給我,把人帶走,要麼從明天開始,我就讓你那家鞋店永遠關門。」

「哈哈哈,到底是出來混的大哥,這口氣是真的大。」

「敢出來混就不怕死,我們有一百種辦法讓你的店一個人都不敢進去買東西,我也有一百種辦法讓你們店裡所有員工都不敢去上班,你報警也沒用,你信不信?」

「我信。」王旭東點頭,他是真信。

「所以說,今天這十萬塊我是必須得交,是嗎?」

「是,你也可以選擇不交把人帶走,我知道你,以你的本事我們這些人肯定攔不住你,我也不會讓他們攔你。但是,王老闆,我們是無賴,是流氓是地痞,而你是正經人生意人,跟我們這種人耗下去你划不來的。」所謂的刀哥笑著道。

「我現在倒是覺得你說的話越來越有道理了,看不出來,刀哥對我倒是很了解,陳龍沒少跟你交代該怎麼做吧?」王旭東笑呵呵地說著。

刀哥愣了愣,連忙說道:「你別在這話說八道,這事跟龍哥一點關係都沒有。」

「有沒有關係你心裡清楚,我心裡清楚,他心裡也清楚。你們乾的可都是殺人放火的大事,犯不著故意為難我一個小兄弟,更犯不著為了一個十萬塊錢興師動眾的。」王旭東笑了笑站了起來。

「告訴陳龍,他不是說他那家新的洗浴中心開張不久嗎?明天晚上我過去那洗個澡,人我帶走了,這個小子在我面前罵我他媽的罵了三句,等下扇三個耳光就行了。小天,走了。」王旭東說完就招呼著李小天大步的往外面走去。

「啊……哥,走……走……」李小天站在那,看著王旭東大步的往外走,又看著屋子裡的人嚇得又不敢走。

最後見到王旭東走出去也沒人攔,自己也試探性的往外走,見也沒人攔自己,撒丫子跑了出去追上了王旭東。 「哥,就這麼讓他們走了?」之前那個男人問著刀哥。

「不然呢?不然你想怎麼樣?打他?你去打一個試一試?你不要命了?自己扇三個耳光,用我手機錄下來。」刀哥對身邊的男人說著。

「什麼啊,刀哥,我……」

「怎麼?我的話也不聽了,要我親自動手是不是?」

「不是……不是刀哥,憑什麼打我?就憑他一句話?」

「對,就憑他一句話。我警告過你,不要動手,態度好點,可你為什麼要罵他?這是你自找的。打,打狠一點,打響一點,用手機錄著,不然我沒辦法交差,快點。」刀哥狠狠地說著。

「哥,真的……真的就這麼走了?」李小天連忙追上了王旭東問著,一邊走一邊不停地往後面看著,害怕有人追上來。

「不然呢?你還真準備在這唱歌過夜?是不是看上哪個女的了?要不我也給你點一個?」王旭東一邊抽著煙一邊笑呵呵地說著。

「不是,我哪還有那心思啊,我是怕咱們這直接走了,不給錢他以後肯定得找我麻煩,我怕……」

「怕什麼?我都說了,這事我來處理,跟你沒關係。」王旭東領著李小天走了出來,接著道:「你也別在這擔心了,放心吧,他們不會找你的。他們是沖著我來的。」

「沖著你來的? 重生之醫道修仙 不是我撞了他們的車,所以……」

「是不是他們故意別你的車,然後突然別過來,在你車前面停下的?」

「是的,你怎麼知道?」

「別車之後下來就把你給押到車裡面給帶過來了,沒打你沒罵你,對不對?」

「是。」

「不僅沒打沒罵你,而且,還把你帶到KTV裡面,有酒喝有東西吃,是不是?」

「是,可我沒喝呀。」

「更沒限制你自由,你打電話給我人家都沒阻攔你,是不是?」

「是。」

「那你覺得正常嗎?你這是被綁架被勒索嗎?」

lixiangguo

蕭閻雲呀蕭閻雲,什麼時候你變成如此這邊了,失去了原有的驕傲,竟然連基本的做人道理都忘記了嗎?

Previous article

迦葉有種感覺,或許這個瑤馨,比瑤姬聖女更加值得期待。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