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對,我是當兵的,這位姑娘,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李承轉向一邊看向那女服務員。

「她上菜的時候不小心,弄髒了山田先生的衣服,打她一巴掌就當是讓她長點記性。」張成冷笑道。

「是這樣的嗎?」陳宇扭頭看了一眼那服務員。

這應該是出來做兼職的大學生,長相較好。

「我,我……」女孩臉色蒼白,有些不敢說。

「沒事你有委屈儘管說,我今天為你做主。」陳宇道。

「是他先伸手對我動手動腳的,我才一不小心把手裡的東西給丟下了。」女孩的微微的顫抖著。

「你放屁,我告訴你這可是山田先生,他們來這裡可是有大投資的,你馬上道歉,不然……」

女孩的話音一落,身後的張成就兇巴巴的指著女孩威脅了起來。

可是他的話還沒說完,陳宇就一腳飛了出去,噗……張城一口鮮血噴了出去,腦袋撞在地上暈了過去。

山田身後的那名白裝忍者艱難眼中殺機一閃,他一躍而起,手中兩把彎刀幻出一抹寒光,對著陳宇襲了過去。

陳宇劍指一併,劍氣泛起,咔嚓咔嚓兩聲,那名忍者手中的刀便斷為兩截。

忍者吃了一驚,他似乎是沒有料到陳宇的實力居然會這麼強,半空中的他身體一屈,就要變招。

可惜陳宇已經不給他機會了,一掌襲出,半空中的忍者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被陳宇給擊飛了出去。

「好」人群中爆發出一通喝彩聲,陳宇這一出手,所有人都感覺十分解氣。

「混蛋,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敢傷我的人,我會通過我的手段讓你死。」山田大怒。

「道歉」李承冷冷的盯著山田。

「道你媽,你敢……」

山田這句話沒說完,他就覺的小腹上一痛,然後他整個人都飛了起來。

撲通一聲,他肥胖的身體趴在了地上,磕的滿嘴鮮血,半天也爬不起來。

「道歉。」李承上前一步,冷冷的盯著山田。

「混蛋,我要讓你知道厲害,我一定要…」山田一嘴鮮血的慘叫了起來,但是他的狠話沒放完,李承又是一腳踩了下去。

噗…山田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他肥胖的身體劇烈的抽搐著,眼看是半死不活的。

陳宇佩服的看了一眼李承,他知道李承所屬的部隊是有紀律的,尤其是像這種對外的關係上,作為軍人一出手,性質就不一樣了。

李承是不顧一切的揍了山田,他已經做好承擔一切後果的準備了。

「道歉。」李承恨狠的說。

山田一個哆嗦,他聽出了李承話里的狠意,他相信自己如果真的敢再廢話一句,眼前這個人會真的弄死他的,於是他垂頭喪氣,哆哆嗦嗦的向那位女生道歉了。

「好,打的好,這些雜碎們幾十年前侵佔我們華夏,現在還敢在我們地盤上耀武揚威。」人群不由得歡呼了起來。

而且得知李承是軍人,他們的眼神中更是充滿了敬佩。

「你,你知道山田先生是誰嗎?」那被踹飛的張成這才哆哆嗦嗦的爬了回來,他是真的被打懵了。

「我不管他是誰,我的證件在這裡,打人者,藍箭特種大隊李承,有本事就沖我來。」李承冷冷的說:「我要是皺下眉頭,就不是條漢子。」

「好,好你等著,我現在就給我們主任打電話。」張成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機。

可是他沒撥出去號,就感覺身邊一道冰冷的目光看了過來,他又是一個激靈,順著那個目光看去。

只見陳宇一臉不善的看著他,他相信只要他手中的號敢撥出去,陳宇就會毫不猶豫的一記耳光把他甩飛。

「撥號,你儘管撥。」陳宇淡淡的說:「但是你得考慮一下,能不能承擔得起這樣的後果。」

張成嚇成傻逼了,因為他從陳宇的語氣里聽出了一絲不善的殺意。

他不敢再廢話了,畢竟剛才的忍者都被陳宇一招打趴了,他又算什麼玩意,敢和陳宇叫板?

「你叫山田是吧?」陳宇笑吟吟的走到了山田的身邊。

「我……是」山田抬起頭,有些疑惑的看著陳宇,他不知道陳宇要幹什麼。

「我叫陳宇,我想你聽說過我吧?」陳宇笑了。

「你,你就是陳宇?」山田的雙眼閃過一絲驚駭的神色,做為杜邊社為數不多的首腦人物之人。

。天朝皇宮,朝天殿內。

此刻,天朝當代皇帝正明屏退所有,大殿內獨獨剩下姜瀾和他兩人。

「姜前輩,此次突破之後,您有幾成把握開闢宗門?」正明皇帝恭敬的在姜瀾身前俯首。

姜瀾笑了笑道:「自然是十成把握,我所開闢的經典,囊括天下諸宗傳承之精髓,待證得天宮之後,立刻便有掌教級

《神明的諸天試煉場》第309章天宮引天譴,天道鑄我身。 「你還要吸多久!」奚淺無奈的看着手上的丹爐。

也不知是感覺到奚淺的心情還是什麼,吸得正歡的丹爐停了下來。

奚淺趕緊吃了一顆補氣丹,還來不及化開丹藥。

腦海里突然被塞入大量的信息。

一刻鐘后,奚淺才理清楚,原來這個丹爐是太上仙君的『無字丹爐』,和無上丹書一起,都是太上仙君所創。

上古時期仙界出了一個叛徒,墮落成魔,把仙界攪得一團亂,更是偷了無上丹書和無字丹爐。

無上仙君苦追三百年,也沒能強回來這兩個寶貝。

後來的數十萬年,丹書和丹爐幾經周折,落入過其他人手中,這些人無一不是絕世天才。

無上丹書自不必說,裏面收錄各種丹方和煉丹手法,應有盡有。

而無字丹爐,能將成單率提升到九成九,這是何等的逆天。

還能將丹藥的品級提高一級。

也就是說,如果她只能煉出高級丹藥,無字丹爐就能提升到極品。

奚淺到吸一口涼氣,她迫不及待的想試試了。

想做就做,奚淺取出一份煉製五品高級『玉陽丹』的靈藥。

手指一響,指尖就出現一朵幽藍通透的火焰,『琉璃聖火』。

奚淺第一次用異火煉丹,她不敢大意,小心謹慎的控制着火焰的大小,適時調節溫度。

首先剔除靈藥的雜質,提純精華。

這一部奚淺做得很順暢,她神魂強大,加上五品高級丹藥已經煉製過無數次。

也算得上身經百戰。

接下來加入溫和的靈藥,中和藥力,然後凝丹……

一步步,奚淺耐心無比,待丹藥凝結成型后,最後蘊丹。

這一步用了半個時辰。

時辰一到,丹爐的蓋子自動打開,瞬間一股奇異的清香飄出來,溢滿整個山洞。

奚淺手一揮,丹藥有序的從丹爐內飛出來,落入她是先準備好的玉瓶里。

「十五顆,全是極品!」奚淺興奮道。

不僅成丹率百分之百,還全是極品丹藥。

「奚淺,你也太厲害了!」漱心都被驚呆了。

她活了這麼久,就沒見過這麼妖孽的人。

「都是無字丹爐和琉璃聖火的功勞」奚淺也不是謙虛,以前她沒有這個丹爐和異火,成丹率雖然還不錯,卻也沒到百分之百。

而且,也沒有全是極品!

「也有你的原因!」漱心失笑,她沒有恭維,如果換一個人,絕對發揮不出異火和丹爐最大的效用。

奚淺的神魂和心境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

若沒有這麼強大的神魂和心境,絕對做不到這麼好。

「確實!」奚淺大方承認,她優秀也是事實。

漱心「……」還以為你要謙虛一下。

小天「……」姐姐變了!

幻兒「……」你是誰?我姐姐不會這麼不要臉。

奚淺不知道自己被她們三個吐槽了,因為她又沉浸在了煉丹中。

時間很准,一個月後,奚淺準時出發。

她必須要回密地了!

三年左右就到了大比時間,她不能拖,大陸天驕榜,絕對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她不能掉以輕心!

奚淺向著最近的一個城池走去,她得先做傳送陣離開這裏再說。

這一個月,她進步飛快,不僅將煉丹等級提到六品中級。

。 冶伽走在熾皇的身後,自然也聽見了他們的談論。忍不住皺眉,湊到熾皇旁邊:「以後還是別這樣了,惹人誤會!」

誰知熾皇瞧了她一眼:「不,沒誤會!你不就是那個美人嗎?」

說罷,他還得意的笑了笑,走上府邸的台階。

冶伽像是看怪物似得瞧着他的背影,可腦子裏突然閃出一個猜測。因此站定在門口久久沒動彈,最後低聲喃喃著:「他不會對我動……歪心思了?」

傾皇聽到冶伽的話,一邊深深地嘆了口氣,一邊念叨著:「這傻丫頭終於想到了!本皇懷疑她過去,是不是把腦子落下了!」

「出什麼事了?」

「沒事!」

安桐點點頭,接着專心為葉南療傷。如果不出意外,兩個時辰,葉南就可以醒了。

她心中暗暗想着,這古時候的毒真是厲害,若不是她學了那麼救的醫術,很難將葉南控制住葉南走遍全身的毒素,更別說將他救回來了。

正當傾皇深感欣慰的時候,冶伽又冒出一句:「怎麼可能呢?我連肉身都沒有,而且還是他的晚輩。哎~想多了想多了!」

說罷,她咧著嘴看着那些士兵將買的東西流水似得送進府邸,心情別提多好,趕忙着就進去了。

傾皇怒斥一句:「你怕不是個缺心眼兒吧?人家說得做得都那麼明顯了!」

聽到這話,安桐撲哧一聲笑出了聲。

傾皇扭頭看着她,眉尾輕挑,眼神十分明白的告訴安桐:你再笑一下試試?

安桐立刻埋下頭,恢復了嚴肅的表情,不敢造次。

……

「怎麼樣?你還喜歡嗎?」

房間里放着琳琅滿目許多冶伽未曾見過的新奇玩意,各式各樣,多姿多彩。

冶伽環視四周,最後看向熾皇:「你這跟商鋪有啥區別?」

「自然有區別,這個商鋪,只為你開放!」熾皇溫柔一笑,似春風拂來。

看得冶伽都一愣一愣的,突然之間,她發現熾皇並不是那麼的陰險狡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而是一個很溫柔體貼,而且長相英俊的男子。

「怎麼了?」熾皇湊近她,輕聲問。

冶伽趕緊擺擺頭:「沒什麼!」

看到這個情況,傾皇氣急,險些衝進山洞裏。可憤怒之間,又看到冶伽躺在山洞中的肉身,不敢再挪動半步。

安桐抿抿薄唇,瞅著傾皇的樣子,莫名替他難過。是啊,看着自己心愛的女子跟別的男人……還有心無力,無法阻止。那心裏該有多難受啊?

「安桐,葉南怎麼樣了?」正在此時,習凌從暗道中走了過來。

「應當過一會就會醒,不過他很虛弱。要人給他輸送點法力,再讓外面的人做點吃的給他。」

「好!」

習凌走到兩人旁邊坐下,可一抬眼注意到傾皇,因此悄聲詢問:「傾皇這是怎麼了?感覺他的臉色有點不對。」

「你說呢?」安桐瞥了他一眼。

習凌知道信里的內容,因此也不用多解釋。果然,習凌一想便明白了,臉上也暗淡下來。無奈的擺擺頭:「不將傾后和昔帝子他們救出來,也是沒辦法。如果不讓他們待在那裏,我們真的不知道如何破陣。」

lixiangguo

球打飛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