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對,就是你,這個我們可以給雷寨主作證!」

「楊寨主,你也算是個體面人,幹嘛偷偷摸摸的拿人家的東西?現在給人家還回去還來得及。」

「真是沒想到呀,楊寨主平日里道貌岸然的,沒想到竟然是這樣子的人,這還真的是人心隔肚皮呀!」

雷朋手下的附屬山寨的首領也跳出來說道,這可是他們在雷朋面前長臉的大好時機,如何上位,如何博得雷朋的歡心,就要看準時機跳出來說話。

「你……」楊行指著雷朋不知道該說什麼,這下面全都是人家的人,就算自己說自己沒拿,又有什麼作用呢?人家只不過是為了讓找個借口而已。

「雷寨主,你怎麼可以這樣玷污我們寨主的清白?!」毛羽站出來義正言辭的說道,「我們是絕對沒有拿您任何東西的,原本還以為雷寨主是一個英雄角色,沒想到卻是這種平白無故玷污他人清白的人!」

毛羽見楊行被懟,連忙說道,韓承基比較內向一點,讓他站出來懟人是指望不上了,所以只能他上了,至於唐劍,他知道現在事情的中心就是唐劍,在他看來,還是少讓唐劍出面的好。

唐劍聽到毛羽這話卻是差點一口水噴出來,玷污清白?什麼叫做玷污清白你搞清楚了沒有?這要是傳出去了,這得多讓人遐想?

「哈哈,要不這樣,要是楊寨主實在是喜歡雷某的那件東西的話,那雷某就給你。」雷朋笑著說道,「只要楊寨主給雷某五百兩銀子,也就是那個東西的價錢,雷某這就帶人離開,如何?」

這……楊行一聽這話眉頭頓時就皺了起來,一旁的毛羽幾人也是一樣,讓唐劍都忍不住感嘆這雷朋還真是老謀深算,自己這麼純潔的小朋友,當真會和這老狐狸的故友相似么?和雷朋這樣的人是朋友,那人肯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雷朋給出的這個選項看起來是花錢息事寧人,但是這可不像表面上這麼簡單,如果給錢的話,那麼就是變相承認了楊行確實拿走了雷朋的寶物,雷朋也是師出有名,也讓楊行立於不義之地,而且很有可能,就算拿到了錢,雷朋還是不會善罷甘休,指不定那一天又會過來,然後以別的借口,還有這要的這價格,可不就是之前給自己許諾的價格么?這人也太會做生意了吧?這樣的話,豈不是不用花錢?

如果不答應的話,那麼就給了雷朋合理的理由來圍住赤陽寨,可以讓他繼續待在這裡,然後做他想做的事情,這個選項,不管選不選,都對赤陽寨沒什麼好處。

「雷寨主,咱們大家都是明白人,您也就別在這兒演戲了,大家都是成年人,這樣沒意思。」唐劍這時候遲來說道,把眾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你看這天氣這麼好,不如我們……」

楊行三人站在一旁,不知道他想要幹什麼,就這麼愣愣的看著,下面的雷朋倒是先笑了出來。

「今天這天氣確實不錯,只是不知道,唐兄弟想要做什麼?」雷朋笑著問道,他今天來的目的,大家確實都清楚,除了那些不明事情的小嘍嘍,「莫不是想通了。」

唐劍搖了搖頭,一隻手放后,另一隻手朝著雷朋彎曲,然後四指彎曲。

「今日天公作美,怎能不戰而退?!」 許多時候,還是道義站得住腳?表面上二狗不斷的點頭表示贊同,但是他心裡可不這麼覺得,要是一切都用道義設么來說話,要是道義能夠站得住腳的話,那自己現在應該已經去下面報道了。

「但是不管怎麼說,提升自己才是最好的辦法,自己的實力才是王道。」唐劍頓了段接著說道,「不管別人多麼強大,縱使依靠別人的話,總有一天,這個靠山會倒下,所以說,要自己的實力才是王道。」

二狗聞言不住的點著頭,他覺得這句話說得可比上句話有道理多了,自己的實力才是讓別人看得起自己的資本,而不是說靠著誰,然後達到什麼樣的地步,那樣的話,自己是完全得不到成長的。

「還有,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到什麼時候,都不能踐踏自己的原則,自己的原則可是很重要的。」唐劍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現在會說出這樣的話,可能是有感而發,也可能是單純的想要發發牢騷。

原則?二狗微微一愣,原則這種東西,似乎在自己決定給大虎一斧頭的時候就沒有了,他還是覺得,自己能活命,那才是最重要的,但是表面上還是迎合著唐劍。

唐劍在說了一會之後,就讓二狗先下去了,他想好好的休息休息,也不知道二狗到底聽進去了沒有,他只是知道,接下來的日子應該不會好過。

而在饒雲寨這邊,在雷朋發現楊行和唐劍一行人逃走了之後,那是氣的火冒三丈,揚言要踏平赤陽寨,讓楊行交出唐劍,按照他的性格,這怎麼可能不生氣?本來都有可能成功的事情,他都已經做好迎接唐劍的準備了,但是卻搞了這麼一出,這讓他的面子往哪兒放?

這雷朋也是個行動怕死,前面剛說完要踏平赤陽寨,後腳二話不說就帶著人浩浩蕩蕩的殺了過來,至於會盟的事情,早被他放在了一邊,幾個大山寨和他們罩著的山寨都先行離開了,而雷朋則帶著自己山寨和手下山寨,浩浩蕩蕩七八百人殺了過來,其中,包括雷朋自己,還有三名修士。

不多時,在唐劍回到赤陽寨的第二天,雷朋就帶著人殺上了門,這讓赤陽寨的人感到非常的不安,畢竟赤陽寨滿打滿算也就一百五十左右的人,人家這一下子就來了七八百,光看陣勢就比不過人家。

「大哥,這可怎麼辦?那饒雲寨一下子來了那麼多人,咱們根本就沒有辦法抵擋呀。」韓承基急的來回踱步,「而且那求救信也送不出去,咱們現在是一個孤立無援的地位呀。」

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由不得他不慌,作為一直守家的角色,赤陽寨有幾斤幾兩他再清楚不過了,現在就饒雲寨在人數上就是自己的好幾倍,更不要說他們的人的個體戰鬥力還比赤陽寨的強,這要是打起來了,根本就沒什麼勝算吶。

求救信?聽到這個,唐劍不由的苦笑了一聲,現在可不是求救信的問題,就算……是求救信送出去了,赤陽寨所謂的盟友可能也不會來,要是真的會來的哈,那早就來了,他就不相信這件事在現場動靜那麼大,他所謂的盟友會不知道。

「求救信送不送出去沒事,咱們現在只要守著,守上兩三天,咱們的援軍就會來了。」楊行嘆了口氣,面色沉重的說道。

「大哥,現在都這個時候了,怎麼會有援軍?要是他們願意來的話,不應該早就到了么?」唐劍見楊行居然還對援軍抱有希望,連忙說道,「這種時候能靠得住的,可能就只有我們自己了==366449。」

「不,唐兄弟你可能不知道,那幾個大的山寨,絕對不會看著我赤陽寨被饒雲寨給吞了的。」楊行看著唐劍說道,「我們幾個山寨私底下的關係還是不錯的,大家心裡也都明白,只有聯手,才能讓饒雲寨害怕,只是不知道這次雷朋吃錯什麼葯了,竟然就敢啥過來,至於咱們的援軍,現在應該已經在路上了,他們那兒離咱們這兒可不近。」

這個是之前幾位寨主就商量好的,他們不想和饒雲寨正面硬鋼,又不想失去威脅饒雲寨的實力,所以就定下了這麼一個規矩,為的就是可以牽制住饒雲寨,讓他不敢那麼放縱。

唐劍聞言點了點頭,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好說么,只要等到援軍一來,他們就可以解圍了,量雷朋又再大的膽子也不會想要和這麼多的山寨硬拼,那樣最後定然是兩敗俱傷的場面。

「寨主,饒雲寨的寨主已經在咱們門前叫陣了!」就在幾人討論的時候,一名手下跑了進來,一臉慌張的說道。

「叫陣?三位兄弟,咱們走!」楊行聞言一愣,但也沒有退縮,招呼上唐劍三人,就往外走去,「我今天還就是要看看,他雷朋,能有多麼大的氣魄!」

其實他心裡覺得,如果可以不去,自然不去最好,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卻由不得他,如果不去的話,肯定會讓所有人都覺得自己怕了,長別人志氣,斷自己威風,就剛才進來報信的人,從他身上都可以看出自己的手下的恐慌,要是自己不去鎮一鎮場子的話,自己可能等不到援軍過來,自己手下的人就都叛變了。

再者,他可是知道,饒雲寨這一次加上雷朋,總共也就來了三個修士,而自己這邊也有三個修士,總體上來說還是沒什麼問題的,只要自己不開門迎戰,守住還是有很大希望的。

很快,四個人就登上的城牆,說是城牆,不過就是用木頭搭起來的不到十米的牆罷了,站在牆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饒雲寨的人,雷朋正在下面罵的正開心,見到楊行出來了,頓時嗤笑了起來。

「呦,原來楊寨主你還活著呢?雷某還以為你都已經被嚇死了呢,沒想到你還活著。」雷朋指著楊行大聲說道,「楊寨主,你要是不想出來的話,倒也不用出來,繼續待在女人肚皮上多好,哦…忘了,你們赤陽寨沒有女人,要不要了雷某給你點時間,回去看看是哪個兄弟在你床上躺著呢?」

這話說完,饒雲寨帶來的人頓時都笑了起來,他那些附屬的山寨笑的亨氏開心,這要是放在平常,見到楊行了一般只能繞著走,就算是被赤陽寨給欺負了,那也都不敢多說什麼,但是今天不一樣,有饒雲寨在這兒給他們撐腰,他們完全可以美美的放肆一把。

楊行臉色鐵青的看著雷朋:「雷寨主,我赤陽寨素來與你無冤無仇,你今天這是什麼意思?莫非真的是覺得我赤陽寨更好欺負?還是說這裡面有什麼誤會?這裡面要是有什麼誤會的話,咱們可以坐下來慢慢說,完全犯不著這樣子。」

雷朋說的話落在他耳里,簡直是太刺耳了,但是他又不好現在就撕破臉皮,只能這麼說道。

「誤會?咱們兩人之間能能有什麼誤會?誒…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有。」雷朋哈哈一笑,似乎想起了什麼,「昨天在會盟的時候,楊寨主帶著人,走的那麼快,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的事情?雷某當時就覺得不對勁,就去後面查看了一番,這才發現,我一個寶貝沒了,這該不會就是楊寨主拿走的吧?這要是楊寨主拿走的,你現在給雷某還回來,雷某絕對不多說什麼。」

他剛開始並沒想這麼說,但是既然楊行問了,他也就順勢說道,這樣也顯得自己師出有名一點,順道,說不定還可以再撈點東西,他可從來都不會嫌錢少。

我帶走你的東西?現在還要給你送回去?楊行不由的在心底里暗罵了一句,先不說有沒有拿你的東西,就算是我拿了,我也不可能給你還回去,沒別的,這是作為一個強盜最基本的尊嚴。

「雷寨主,我敬你是個漢子,但是你也不能這樣玷污我的清白,這要是傳出去了,我楊行還怎麼辦?」楊行冷哼了一聲說道,「我楊行別的不敢說,這麼多年來,行的正,坐得直,還從沒幹過這種偷…這種骯髒的事情,還請雷寨主查明事實真相以後再來,免得傷了和氣。」

他本來想說自己從沒有干過偷雞摸狗這種事情的,但是轉念一想到自己的職業,還是很快的就改口了,不過要是實說的話,自己好像還真沒偷雞摸狗,都是光明正大的搶。

「雷某也沒有亂說什麼,東西他就是丟了,而楊寨主你恰好就是很早出去的,這和往常可不一樣,而那東西丟失的時間,也和寨主你離開的時間差不了多少呢,你要是說不是你拿的,那你告訴雷某,這還能是誰拿的?」雷朋一臉憤慨的書頻道。

「對,就是你,這個我們可以給雷寨主作證!」

「楊寨主,你也算是個體面人,幹嘛偷偷摸摸的拿人家的東西?現在給人家還回去還來得及。」

「真是沒想到呀,楊寨主平日里道貌岸然的,沒想到竟然是這樣子的人,這還真的是人心隔肚皮呀!」

雷朋手下的附屬山寨的首領也跳出來說道,這可是他們在雷朋面前長臉的大好時機,如何上位,如何博得雷朋的歡心,就要看準時機跳出來說話。

「你……」楊行指著雷朋不知道該說什麼,這下面全都是人家的人,就算自己說自己沒拿,又有什麼作用呢?人家只不過是為了讓找個借口而已。

「雷寨主,你怎麼可以這樣玷污我們寨主的清白?!」毛羽站出來義正言辭的說道,「我們是絕對沒有拿您任何東西的,原本還以為雷寨主是一個英雄角色,沒想到卻是這種平白無故玷污他人清白的人!」

毛羽見楊行被懟,連忙說道,韓承基比較內向一點,讓他站出來懟人是指望不上了,所以只能他上了,至於唐劍,他知道現在事情的中心就是唐劍,在他看來,還是少讓唐劍出面的好。

唐劍聽到毛羽這話卻是差點一口水噴出來,玷污清白?什麼叫做玷污清白你搞清楚了沒有?這要是傳出去了,這得多讓人遐想?

「哈哈,要不這樣,要是楊寨主實在是喜歡雷某的那件東西的話,那雷某就給你。」雷朋笑著說道,「只要楊寨主給雷某五百兩銀子,也就是那個東西的價錢,雷某這就帶人離開,如何?」

這……楊行一聽這話眉頭頓時就皺了起來,一旁的毛羽幾人也是一樣,讓唐劍都忍不住感嘆這雷朋還真是老謀深算,自己這麼純潔的小朋友,當真會和這老狐狸的故友相似么?和雷朋這樣的人是朋友,那人肯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雷朋給出的這個選項看起來是花錢息事寧人,但是這可不像表面上這麼簡單,如果給錢的話,那麼就是變相承認了楊行確實拿走了雷朋的寶物,雷朋也是師出有名,也讓楊行立於不義之地,而且很有可能,就算拿到了錢,雷朋還是不會善罷甘休,指不定那一天又會過來,然後以別的借口,還有這要的這價格,可不就是之前給自己許諾的價格么?這人也太會做生意了吧?這樣的話,豈不是不用花錢?

如果不答應的話,那麼就給了雷朋合理的理由來圍住赤陽寨,可以讓他繼續待在這裡,然後做他想做的事情,這個選項,不管選不選,都對赤陽寨沒什麼好處。

「雷寨主,咱們大家都是明白人,您也就別在這兒演戲了,大家都是成年人,這樣沒意思。」唐劍這時候遲來說道,把眾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你看這天氣這麼好,不如我們……」

楊行三人站在一旁,不知道他想要幹什麼,就這麼愣愣的看著,下面的雷朋倒是先笑了出來。

「今天這天氣確實不錯,只是不知道,唐兄弟想要做什麼?」雷朋笑著問道,他今天來的目的,大家確實都清楚,除了那些不明事情的小嘍嘍,「莫不是想通了。」

唐劍搖了搖頭,一隻手放后,另一隻手朝著雷朋彎曲,然後四指彎曲。

「今日天公作美,怎能不戰而退?!」 許多時候,還是道義站得住腳?表面上二狗不斷的點頭表示贊同,但是他心裡可不這麼覺得,要是一切都用道義設么來說話,要是道義能夠站得住腳的話,那自己現在應該已經去下面報道了。

「但是不管怎麼說,提升自己才是最好的辦法,自己的實力才是王道。」唐劍頓了段接著說道,「不管別人多麼強大,縱使依靠別人的話,總有一天,這個靠山會倒下,所以說,要自己的實力才是王道。」

總裁老公,太粗魯 二狗聞言不住的點著頭,他覺得這句話說得可比上句話有道理多了,自己的實力才是讓別人看得起自己的資本,而不是說靠著誰,然後達到什麼樣的地步,那樣的話,自己是完全得不到成長的。

「還有,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到什麼時候,都不能踐踏自己的原則,自己的原則可是很重要的。」唐劍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現在會說出這樣的話,可能是有感而發,也可能是單純的想要發發牢騷。

原則?二狗微微一愣,原則這種東西,似乎在自己決定給大虎一斧頭的時候就沒有了,他還是覺得,自己能活命,那才是最重要的,但是表面上還是迎合著唐劍。

唐劍在說了一會之後,就讓二狗先下去了,他想好好的休息休息,也不知道二狗到底聽進去了沒有,他只是知道,接下來的日子應該不會好過。

而在饒雲寨這邊,在雷朋發現楊行和唐劍一行人逃走了之後,那是氣的火冒三丈,揚言要踏平赤陽寨,讓楊行交出唐劍,按照他的性格,這怎麼可能不生氣?本來都有可能成功的事情,他都已經做好迎接唐劍的準備了,但是卻搞了這麼一出,這讓他的面子往哪兒放?

這雷朋也是個行動怕死,前面剛說完要踏平赤陽寨,後腳二話不說就帶著人浩浩蕩蕩的殺了過來,至於會盟的事情,早被他放在了一邊,幾個大山寨和他們罩著的山寨都先行離開了,而雷朋則帶著自己山寨和手下山寨,浩浩蕩蕩七八百人殺了過來,其中,包括雷朋自己,還有三名修士。

不多時,在唐劍回到赤陽寨的第二天,雷朋就帶著人殺上了門,這讓赤陽寨的人感到非常的不安,畢竟赤陽寨滿打滿算也就一百五十左右的人,人家這一下子就來了七八百,光看陣勢就比不過人家。

「大哥,這可怎麼辦?那饒雲寨一下子來了那麼多人,咱們根本就沒有辦法抵擋呀。」韓承基急的來回踱步,「而且那求救信也送不出去,咱們現在是一個孤立無援的地位呀。」

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由不得他不慌,作為一直守家的角色,赤陽寨有幾斤幾兩他再清楚不過了,現在就饒雲寨在人數上就是自己的好幾倍,更不要說他們的人的個體戰鬥力還比赤陽寨的強,這要是打起來了,根本就沒什麼勝算吶。

求救信?聽到這個,唐劍不由的苦笑了一聲,現在可不是求救信的問題,就算……是求救信送出去了,赤陽寨所謂的盟友可能也不會來,要是真的會來的哈,那早就來了,他就不相信這件事在現場動靜那麼大,他所謂的盟友會不知道。

「求救信送不送出去沒事,咱們現在只要守著,守上兩三天,咱們的援軍就會來了。」楊行嘆了口氣,面色沉重的說道。

「大哥,現在都這個時候了,怎麼會有援軍?要是他們願意來的話,不應該早就到了么?」唐劍見楊行居然還對援軍抱有希望,連忙說道,「這種時候能靠得住的,可能就只有我們自己了==366449。」

「不,唐兄弟你可能不知道,那幾個大的山寨,絕對不會看著我赤陽寨被饒雲寨給吞了的。」楊行看著唐劍說道,「我們幾個山寨私底下的關係還是不錯的,大家心裡也都明白,只有聯手,才能讓饒雲寨害怕,只是不知道這次雷朋吃錯什麼葯了,竟然就敢啥過來,至於咱們的援軍,現在應該已經在路上了,他們那兒離咱們這兒可不近。」

這個是之前幾位寨主就商量好的,他們不想和饒雲寨正面硬鋼,又不想失去威脅饒雲寨的實力,所以就定下了這麼一個規矩,為的就是可以牽制住饒雲寨,讓他不敢那麼放縱。

唐劍聞言點了點頭,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好說么,只要等到援軍一來,他們就可以解圍了,量雷朋又再大的膽子也不會想要和這麼多的山寨硬拼,那樣最後定然是兩敗俱傷的場面。

「寨主,饒雲寨的寨主已經在咱們門前叫陣了!」就在幾人討論的時候,一名手下跑了進來,一臉慌張的說道。

「叫陣?三位兄弟,咱們走!」楊行聞言一愣,但也沒有退縮,招呼上唐劍三人,就往外走去,「我今天還就是要看看,他雷朋,能有多麼大的氣魄!」

其實他心裡覺得,如果可以不去,自然不去最好,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卻由不得他,如果不去的話,肯定會讓所有人都覺得自己怕了,長別人志氣,斷自己威風,就剛才進來報信的人,從他身上都可以看出自己的手下的恐慌,要是自己不去鎮一鎮場子的話,自己可能等不到援軍過來,自己手下的人就都叛變了。

再者,他可是知道,饒雲寨這一次加上雷朋,總共也就來了三個修士,而自己這邊也有三個修士,總體上來說還是沒什麼問題的,只要自己不開門迎戰,守住還是有很大希望的。

很快,四個人就登上的城牆,說是城牆,不過就是用木頭搭起來的不到十米的牆罷了,站在牆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饒雲寨的人,雷朋正在下面罵的正開心,見到楊行出來了,頓時嗤笑了起來。

「呦,原來楊寨主你還活著呢?雷某還以為你都已經被嚇死了呢,沒想到你還活著。」雷朋指著楊行大聲說道,「楊寨主,你要是不想出來的話,倒也不用出來,繼續待在女人肚皮上多好,哦…忘了,你們赤陽寨沒有女人,要不要了雷某給你點時間,回去看看是哪個兄弟在你床上躺著呢?」

這話說完,饒雲寨帶來的人頓時都笑了起來,他那些附屬的山寨笑的亨氏開心,這要是放在平常,見到楊行了一般只能繞著走,就算是被赤陽寨給欺負了,那也都不敢多說什麼,但是今天不一樣,有饒雲寨在這兒給他們撐腰,他們完全可以美美的放肆一把。

楊行臉色鐵青的看著雷朋:「雷寨主,我赤陽寨素來與你無冤無仇,你今天這是什麼意思?莫非真的是覺得我赤陽寨更好欺負?還是說這裡面有什麼誤會?這裡面要是有什麼誤會的話,咱們可以坐下來慢慢說,完全犯不著這樣子。」

雷朋說的話落在他耳里,簡直是太刺耳了,但是他又不好現在就撕破臉皮,只能這麼說道。

「誤會?咱們兩人之間能能有什麼誤會?誒…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有。」雷朋哈哈一笑,似乎想起了什麼,「昨天在會盟的時候,楊寨主帶著人,走的那麼快,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的事情?雷某當時就覺得不對勁,就去後面查看了一番,這才發現,我一個寶貝沒了,這該不會就是楊寨主拿走的吧? 總裁,敢惹媽咪試試 這要是楊寨主拿走的,你現在給雷某還回來,雷某絕對不多說什麼。」

他剛開始並沒想這麼說,但是既然楊行問了,他也就順勢說道,這樣也顯得自己師出有名一點,順道,說不定還可以再撈點東西,他可從來都不會嫌錢少。

我帶走你的東西?現在還要給你送回去?楊行不由的在心底里暗罵了一句,先不說有沒有拿你的東西,就算是我拿了,我也不可能給你還回去,沒別的,這是作為一個強盜最基本的尊嚴。

「雷寨主,我敬你是個漢子,但是你也不能這樣玷污我的清白,這要是傳出去了,我楊行還怎麼辦?」楊行冷哼了一聲說道,「我楊行別的不敢說,這麼多年來,行的正,坐得直,還從沒幹過這種偷…這種骯髒的事情,還請雷寨主查明事實真相以後再來,免得傷了和氣。」

他本來想說自己從沒有干過偷雞摸狗這種事情的,但是轉念一想到自己的職業,還是很快的就改口了,不過要是實說的話,自己好像還真沒偷雞摸狗,都是光明正大的搶。

「雷某也沒有亂說什麼,東西他就是丟了,而楊寨主你恰好就是很早出去的,這和往常可不一樣,而那東西丟失的時間,也和寨主你離開的時間差不了多少呢,你要是說不是你拿的,那你告訴雷某,這還能是誰拿的?」雷朋一臉憤慨的書頻道。

「對,就是你,這個我們可以給雷寨主作證!」

「楊寨主,你也算是個體面人,幹嘛偷偷摸摸的拿人家的東西?現在給人家還回去還來得及。」

「真是沒想到呀,楊寨主平日里道貌岸然的,沒想到竟然是這樣子的人,這還真的是人心隔肚皮呀!」

雷朋手下的附屬山寨的首領也跳出來說道,這可是他們在雷朋面前長臉的大好時機,如何上位,如何博得雷朋的歡心,就要看準時機跳出來說話。

「你……」楊行指著雷朋不知道該說什麼,這下面全都是人家的人,就算自己說自己沒拿,又有什麼作用呢?人家只不過是為了讓找個借口而已。

「雷寨主,你怎麼可以這樣玷污我們寨主的清白?!」毛羽站出來義正言辭的說道,「我們是絕對沒有拿您任何東西的,原本還以為雷寨主是一個英雄角色,沒想到卻是這種平白無故玷污他人清白的人!」

毛羽見楊行被懟,連忙說道,韓承基比較內向一點,讓他站出來懟人是指望不上了,所以只能他上了,至於唐劍,他知道現在事情的中心就是唐劍,在他看來,還是少讓唐劍出面的好。

唐劍聽到毛羽這話卻是差點一口水噴出來,玷污清白?什麼叫做玷污清白你搞清楚了沒有?這要是傳出去了,這得多讓人遐想?

「哈哈,要不這樣,要是楊寨主實在是喜歡雷某的那件東西的話,那雷某就給你。」雷朋笑著說道,「只要楊寨主給雷某五百兩銀子,也就是那個東西的價錢,雷某這就帶人離開,如何?」

這……楊行一聽這話眉頭頓時就皺了起來,一旁的毛羽幾人也是一樣,讓唐劍都忍不住感嘆這雷朋還真是老謀深算,自己這麼純潔的小朋友,當真會和這老狐狸的故友相似么?和雷朋這樣的人是朋友,那人肯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雷朋給出的這個選項看起來是花錢息事寧人,但是這可不像表面上這麼簡單,如果給錢的話,那麼就是變相承認了楊行確實拿走了雷朋的寶物,雷朋也是師出有名,也讓楊行立於不義之地,而且很有可能,就算拿到了錢,雷朋還是不會善罷甘休,指不定那一天又會過來,然後以別的借口,還有這要的這價格,可不就是之前給自己許諾的價格么?這人也太會做生意了吧?這樣的話,豈不是不用花錢?

如果不答應的話,那麼就給了雷朋合理的理由來圍住赤陽寨,可以讓他繼續待在這裡,然後做他想做的事情,這個選項,不管選不選,都對赤陽寨沒什麼好處。

「雷寨主,咱們大家都是明白人,您也就別在這兒演戲了,大家都是成年人,這樣沒意思。」唐劍這時候遲來說道,把眾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你看這天氣這麼好,不如我們……」

楊行三人站在一旁,不知道他想要幹什麼,就這麼愣愣的看著,下面的雷朋倒是先笑了出來。

「今天這天氣確實不錯,只是不知道,唐兄弟想要做什麼?」雷朋笑著問道,他今天來的目的,大家確實都清楚,除了那些不明事情的小嘍嘍,「莫不是想通了。」

唐劍搖了搖頭,一隻手放后,另一隻手朝著雷朋彎曲,然後四指彎曲。……

「今日天公作美,怎能不戰而退?!」 許多時候,還是道義站得住腳?表面上二狗不斷的點頭表示贊同,但是他心裡可不這麼覺得,要是一切都用道義設么來說話,要是道義能夠站得住腳的話,那自己現在應該已經去下面報道了。

「但是不管怎麼說,提升自己才是最好的辦法,自己的實力才是王道。」唐劍頓了段接著說道,「不管別人多麼強大,縱使依靠別人的話,總有一天,這個靠山會倒下,所以說,要自己的實力才是王道。」

二狗聞言不住的點著頭,他覺得這句話說得可比上句話有道理多了,自己的實力才是讓別人看得起自己的資本,而不是說靠著誰,然後達到什麼樣的地步,那樣的話,自己是完全得不到成長的。

「還有,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到什麼時候,都不能踐踏自己的原則,自己的原則可是很重要的。」唐劍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現在會說出這樣的話,可能是有感而發,也可能是單純的想要發發牢騷。

原則?二狗微微一愣,原則這種東西,似乎在自己決定給大虎一斧頭的時候就沒有了,他還是覺得,自己能活命,那才是最重要的,但是表面上還是迎合著唐劍。

唐劍在說了一會之後,就讓二狗先下去了,他想好好的休息休息,也不知道二狗到底聽進去了沒有,他只是知道,接下來的日子應該不會好過。

而在饒雲寨這邊,在雷朋發現楊行和唐劍一行人逃走了之後,那是氣的火冒三丈,揚言要踏平赤陽寨,讓楊行交出唐劍,按照他的性格,這怎麼可能不生氣? 暗夜殘情:首席的纏寵 本來都有可能成功的事情,他都已經做好迎接唐劍的準備了,但是卻搞了這麼一出,這讓他的面子往哪兒放?

這雷朋也是個行動怕死,前面剛說完要踏平赤陽寨,後腳二話不說就帶著人浩浩蕩蕩的殺了過來,至於會盟的事情,早被他放在了一邊,幾個大山寨和他們罩著的山寨都先行離開了,而雷朋則帶著自己山寨和手下山寨,浩浩蕩蕩七八百人殺了過來,其中,包括雷朋自己,還有三名修士。

不多時,在唐劍回到赤陽寨的第二天,雷朋就帶著人殺上了門,這讓赤陽寨的人感到非常的不安,畢竟赤陽寨滿打滿算也就一百五十左右的人,人家這一下子就來了七八百,光看陣勢就比不過人家。

「大哥,這可怎麼辦?那饒雲寨一下子來了那麼多人,咱們根本就沒有辦法抵擋呀。」韓承基急的來回踱步,「而且那求救信也送不出去,咱們現在是一個孤立無援的地位呀。」

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由不得他不慌,作為一直守家的角色,赤陽寨有幾斤幾兩他再清楚不過了,現在就饒雲寨在人數上就是自己的好幾倍,更不要說他們的人的個體戰鬥力還比赤陽寨的強,這要是打起來了,根本就沒什麼勝算吶。

求救信?聽到這個,唐劍不由的苦笑了一聲,現在可不是求救信的問題,就算……是求救信送出去了,赤陽寨所謂的盟友可能也不會來,要是真的會來的哈,那早就來了,他就不相信這件事在現場動靜那麼大,他所謂的盟友會不知道。

「求救信送不送出去沒事,咱們現在只要守著,守上兩三天,咱們的援軍就會來了。」楊行嘆了口氣,面色沉重的說道。

lixiangguo

「為何不敢?」嬈嬈輕笑著,轉身就要去吩咐Ben拿那件老師送來的所謂最差的東西。

Previous article

「奧斯汀,知道我為什麼廢那麼大勁也要將萊爾瑪吉斯代表隊拒之巢穴外嗎?」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