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對症,您果然是神醫啊!」

男人大聲說道,「噗通」跪到,小品結束。

雖然篇幅不長,但演員們演得很到位,很有趣,大家都在用力鼓掌。

蘇韜和大家一樣覺得放鬆、開心。

當一個公司走上正軌之後,你會發現讓它就這麼順其自然地發展,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

燕京分店具備了這樣的條件,無論是店長凌玉,還是經理陳瀟,又或者其他員工,他們都團結在一起,全心全意地付出心血。

雖然但凡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爾虞我詐,就有競爭與對抗,他們之中或許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互生嫌隙,關起門來會內鬥,但打開門,他們是團結強大的整體。

為什麼在燕京分店首開年會,原因很簡單,雖然蘇韜從漢州走出,漢州三味堂是老店也是總店,但無法改變一個現實,燕京分店才是蘇韜所有門店中服務最優,管理最規範,業績最高的第一店。

原因很簡單,它所處的位置在華夏的心臟位置,無論是門店員工的整體素質,還是患者的身份地位或者經濟水平,都是三味堂眾多連鎖店中排在第一位的。

儘管論經濟財富,另一座城市雲海,比起燕京可能更多,但中醫在雲海的發展明顯沒有燕京這麼好,因為雲海的城市定位決定了,人群受到西方文化影響比較多,間接地,如果有個頭疼腦熱,也喜歡接受西醫的治療,對中醫有點不太信任。

所以造成了一個狀況,雲海的三味堂醫館儘管店鋪比燕京分店面積更大,聘用的醫生標準跟漢州總店相仿,但業績只能處於一般的水平。

面對這麼一個結果,蘇韜不得不總結一個結論,想要讓三味堂能夠有更多的發展,還是得要講求文化先行,只有當一座城市的人群認可了中醫,那麼才能讓他們心甘情願地走入醫院,接受大夫的診治。

接下來又過了幾個節目,還是歡聲笑語,前所未有的輕鬆,年會慢慢進入最刺激的抽獎環節。

抽獎箱一直擺放在舞台旁邊的角落裡。

女主持人微笑道:「大家放心,今晚的中獎率會非常高,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會有獎品。」

「嘩!」所有人都興奮不已,開始交頭接耳。

「唉。」也有一部分人嘆氣,原因簡單,中獎率越高,得到的獎品也不會太好。

蘇韜站上台,結果女主持的話筒,笑著說道:「今晚的獎品品種有點單一……那就是三味連鎖的原始股份!」

「轟!」

下面開始議論紛紛,將股份拿出來抽,這也未免太刺激了一點。

股份雖說聽上去虛無縹緲,但如果拿到手可是實打實的錢啊,而且自己以後就成了三味堂的股東了。

如果有精通點金融常識的人,應該知道在蘇韜現在發的是原始股。

如果三味連鎖未來能夠正式上市的話,現在的股份還會因為水漲船高,不可思議地往上翻。

將三味連鎖現在的股份,分成一億份,按照現在專業機構對三味連鎖的估值超過一百億元。

也就是說,如果員工掌握了一萬的股份,等上市成功之後,他這一萬的原始股會變成一百萬元。

在晏靜的計劃里,三味集團旗下的幾個部分,三味堂、三味製藥、三味集團都是要進行拆分,分別上司的,每一個部分上市,都是估值幾十億的龐然大物。

蘇韜笑著說道:「另外,再透露一下,這次抽獎的特等獎……是五萬股。」

「哇!」台下開始倒抽涼氣。

「五萬股,那可是五百萬啊!」

倪靜秋默默地看著,心裡沒好氣的苦笑,這是要掙回場子嗎?幼稚!

凌玉的表現倒是如常,因為蘇韜跟她討論過這件事,不僅抽獎會送股份,而且那些優秀員工,除了可以得到賓士作為獎品之外,還會得到讓人眼紅的股份。

優秀員工的數額絕對要比一等獎大,這意味著等三味連鎖上市,他們將有機會成為億萬富翁。

當然,想要得到這部分股份,難度還是比較大的,主要是為了綁牢這些對三味堂事業發展有傑出貢獻的人才。

燕京分店,有倪靜秋的投資,但在整個三味集團的層面,倪靜秋沒有股份,所以她並不知道蘇韜拿出股份,準備在年會上給予員工直接激勵。

台下的員工們內心那個激動啊,都是一些成熟穩重的大夫,但偏偏心中湧出了嗷嗷揚天狼嚎的衝動。

為什麼?

揚眉吐氣啊!

在座這麼多人,誰心裡沒有委屈?

他們都經歷過中醫不受重視,行業清冷,被人奚落,無法給家人帶來足夠穩定的生活環境,那種艱辛和不甘。

三味堂給他們開闢了一個全新的平台,不僅患者尊重他們,而且願意支付很高的診金,而且他們每個人都感覺到自己的職業得到尊重。

當燕京分店的會議室掛滿無數錦旗,當節假日接到患者的簡訊祝福,當一個個新患者在老患者的介紹下慕名而來……他們享受工作帶來的快樂和成功感。

為什麼覺得以前的中醫行業如一潭死水,為什麼自己曾經活得那麼艱難?

一切是因為有了巨大的反差。

他們來到了全新的平台,三味堂正在用自己與時代接軌的模式,將中醫這個傳統的文化,無限地在眾人眼中放大。

在燕京分店的年會上,蘇韜將送出一百萬的原始股,如果按照估值來算的話,那將是一個億。

這可是一個億啊,員工不過兩百個,均攤到每個人身上,那是五十萬!

「蘇老闆大氣啊!」

幾乎每個人心裡都在這麼喊。

蘇韜臉上帶著微笑,但心裡還是有些惴惴不安,估計蔡妍要把自己給恨死了。

三味連鎖是蔡妍的心血,自己將股份就這麼送出去,她肯定心裡不舒服。

但蘇韜決心很大,這麼多股份必須要送出去,因為他要讓這些為三味堂付出過的兄弟們知道,三味堂離不開他們,也不會忘記他們。

燕京分店越做越強,員工們都可以獲得足夠的回報,其他分店的員工才會有源源不斷地動力! 人生在世,究竟是為的什麼呢?

千萬不要說什麼修身養性,將功名利祿看淡看穿。

真正能夠做到心如止水,淡泊明志的,那也是早已經歷過了「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古代,金榜題名,平時藏在深閨人不識的待嫁美女們就會涌到長安街頭,看看這些年輕才俊,哪個最英俊瀟洒,哪個最威風八面,哪個會是自己的如意郎君。

那是所有讀書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人生啊,誰不想張狂肆意、叱吒風雲。

或揮金如土,或大權在握,或萬眾矚目……

蘇韜也看不淡,只不過稍微好一點,畢竟他已經享受過那種萬眾矚目,當大明星的感覺。

替嫁萌妻:九爺,求抱抱 蘇韜這一刻將原始股發給大家,其實並不是為炫富,又或者跟倪靜秋比一下誰更「俗」,反而特別理性。

因為他在做一個長線的投資。

儘管蘇韜從柳若晨得到消息,葯神集團聯合傳統中醫宗門舉辦峰會,他表面看似風輕雲淡,但還是要防備一手。

如今他在燕京分店上,豪爽地送出一百萬的原始股,這便是做了鋪墊。

不僅是在獎勵已經進入三味堂連鎖體系的中醫,讓他們繼續留在三味堂,安心發展,而且還會動搖那些還沒有來得及登上三味集團這個大船的中醫,早一點搭上這一班車。

蘇韜的應對策略,沒那麼高明,在很多人眼裡,有點爆發戶。

其實深入解讀蘇韜的性格,相反證明了他一點也不暴發戶,而且對錢沒那麼在乎。

很多人覺得蘇韜已經是很成功的商人,但蘇韜對自己的定位很明確,他只是一個中醫而已。

只不過他的野心比一般的中醫要遠大一些,想要帶著所有的中醫一起發財,一起功成名就。

蘇韜很享受舞台下面,那些員工的歡呼聲和掌聲!

我家個個是霸總 「下面有請倪總來為大家抽獎!」

倪靜秋上台之後,女主持人給她帶上了一個眼罩。

「抽幾等獎?」

「三等獎八十個!」女主持人說道。

「我覺得這就不用戴著眼罩抽了吧。」倪靜秋說。

「好像你說的對!」女主持人忍不住笑出聲,即使倪靜秋想作弊,沒必要專門挑三等獎作弊吧?

獎項一抓一大把,女主持人在旁邊說一個號碼,便傳來哀嚎聲。

為什麼要這麼快抽到我,我要等二等獎,還有特等獎啊!

有人開始祈禱,「抽107號,104號!」

旁邊兩個人卡住他的喉嚨,搖晃著他的腦袋,「叫你詛咒我們!弄死你啊!」

一組組的人陸續上台,雖然是三等獎,但他們還是挺高興的,因為至少會比鼓勵獎要好一些。

「下面是二等獎二十個,獎品是五千股,還是請倪總給大家抽出。」

下面腦袋轉得快的人,迅速算了一筆賬,五千股相當於是五十萬,雖說在燕京只能買個廁所,但在絕大多數三四線城市,可以首付了。

一等獎和特等獎畢竟名額有限,但二等獎足以讓大家開始瘋狂。

獨家霸愛:傲嬌男神太霸道 「運氣不錯,能抽到二等獎。」一名員工興高采烈的上台。

旁邊的人開始祈禱,「千萬別落個鼓勵獎啊。」

抽獎還在繼續,一聲聲的歡呼,一聲聲的遺憾,蘇韜的心情也被感染,有點緊張了。

他和倪靜秋的號碼都中過了,自己是三等獎,倪靜秋是一等獎。

終於輪到特等獎了,現在抽不到的人,只能是鼓勵獎了。

倪靜秋開始在抽獎箱裡面故意延緩時間翻找,她緊緊地皺眉,彷彿在思考什麼。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倪靜秋故意慢騰騰地不把手拿出來,下面的人開始急得跳腳,卻又不敢說話,生怕把自己的好運給嚇跑。

終於,倪靜秋拿出一個號牌,她原本還準備故弄玄虛一下,可惜號牌對外,大家瞬間就看到了。

「63號,誰是63!」

真是個超級幸運兒啊!

「凌店長!」

「竟然是凌店長,她拿特等獎,我沒意見。」

「嗯,好運氣總是給足夠努力的人。」

豪娶鑽石妻 「請凌店長上台領獎吧。」女主持人微笑著邀請。

凌玉今天與往常不同,她雖然沒有像倪靜秋那樣穿著正式的晚禮服,但穿了一件長裙,素白的色調,使得整個人充滿仙氣。

凌玉將價值五萬的超大KT板拿在手裡,騰出一隻手朝下面的人揮手,然後從女主持人手中接過話筒。

「凌店長好!」「凌店長,真的超級漂亮。」下面很多人發自肺腑的感慨。

「為什麼你們都不喊著捐出來?」凌玉拿著話筒,微笑著問。

台下突然沉默了,靠運氣得到的大獎,為什麼要捐出來呢?

「很高興以一個幸運者的身份出現在這裡。」

凌玉的聲音很空靈。

「當然,大家其實都很幸運,只不過我比你們更加幸運一點,我比大家更早一點認識蘇韜師兄,也比大家更早一步加入三味堂這個大家庭。」

「剛才蘇韜師兄站在講台上,感謝了很多人。

三味堂如果要評選最優秀的員工,那隻能是你,蘇韜師兄了。

大家應該可以發現一個細節,無論他多麼疲憊,只要出現在三味堂,永遠會給病人接診。

他這個不起眼的習慣,造就了我們的三味堂對患者始終如一的態度。

其實我想很真誠地說一句,蘇師兄,我們都應該謝謝你。大家都知道你在背後默默付出了多少心血。

我一直在努力提升自己,因為是想追趕上蘇師兄的步伐,給他分擔壓力。

蘇師兄,我一直可是將你當成榜樣的哦。

所以我站在這裡,首先會想,你會怎麼做?」

沒錯,你肯定會捐出來。但我需要一個台階啊!

五萬的股份,真的很多錢,我有點捨不得,需要一點外力幫助。」

作為凌玉的好搭檔,陳蕊站起身,笑著與大家說道:「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凌店長,你捐出來吧!」

「對,捐出來吧!」——「好,我捐出來。」

「凌店長萬歲!」「蘇老闆萬歲!」「三味堂萬歲!」

……

五萬的股份,分到餘下的幾十個人手中,雖然只有幾百股份,但大家都感覺特別開心,比拿到一等獎還要欣喜、快樂。

蘇韜等凌玉走下台,哀怨地看著她,失落地說道:「你果然比我得人心。」

凌玉沖著蘇韜眨了眨眼,道:「收買人心,我很擅長的。」

陳蕊湊到凌玉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凌玉嘴角露出微笑,「其實還是有點心疼的!」

lixiangguo

戰鬥打到九點多,就連李潔都懷疑起自己的判斷來,此刻關卡城多處被突破,南端的突破口已經大到李潔不認為櫻子還有回天之力的能堵的住了,並且突破口甚至大到了攻方都蔓延到了第二道城牆上,而第二道城牆上看起來幾乎沒有士兵防守,士兵們都可以直接下城牆攻進關卡城內部了。

Previous article

眾人腳步沉重,但又擔心弄出動靜驚擾了這個樓層的住戶們,於是又紛紛放輕腳步,貓腰穿過眾鄰居們的大門,這才到達3218。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