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封靈珠?」玄冥殿殿主的聲音有點驚顫,看著眼前的珠子,感到畏懼又感到熟悉,頓了片刻,他緩緩問道:「你是秦家之人?呵呵,想不到當初本殿主贈與你們的東西,如今卻被你們用來對付我。」

「嘿嘿,我們族長說了,當初是你小心眼,只給了我們這顆封靈珠,卻給別人大好處,如今來取走你留下的東西,也算是給我們的補償。」秦鷹冷笑道。

「看來秦家人都一個樣,當初是我慈悲了,否則也不會讓你們殘留。」殘骸發出一道嘆息之聲。

「事到如今別說大話了,如果你肯自願讓我取走,你的靈識或許還能保留,不然,你是知道封靈珠的作用的。」秦鷹突兀的冷笑,現在眼前的殘骸已經不足以讓他害怕,因為他有震懾的寶物。

「呵呵,我的靈識正是守護我留下的東西,如果東西沒了,靈識也無用,再說,光憑這封靈珠也想封印我的靈識,秦家人想的真是太簡單了。」 目光同樣落在秦鷹手中的封靈珠上,星炎微微一怔,這東西居然能夠封印靈識,也就是說,如果將這封靈珠用在玄冥殿殿主的靈識上,就能將它封印起來,從而失去了與玄冥殿的聯繫。

在失去他的控制之後,這整座玄冥殿估計會陷入無主的狀態,然後秦鷹就能夠為所欲為了,還能得到他留下的東西。


不過秦鷹自信滿滿的話,在玄冥殿殿主眼中,沒起到多少波瀾,也未表現出有多懼怕秦鷹手中的封靈珠,儘管此物具有封印靈識的作用,但終歸是他生前持有之物,對於它自然瞭然於心。

「難道你以為這還不夠?」

秦鷹試著問道,對於玄冥殿殿主的話感到一絲驚訝,他可不想被騙了,為了消滅這道靈識,秦家連最寶貴的封靈珠都拿出來了,怎麼可能做不到。

「你試試便知。」

玄冥殿殿主無畏的道,好像根本不需要擔心什麼。

「好,本來我可以讓你繼續留存的,怪就怪你太固執。」

秦鷹當然不會相信前者的鬼話,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催動體內的靈力注入封靈珠之中,數息后,掌心處的幽黑珠子發出一道細微的嗡鳴聲,其中有股力量旋轉倒流,形成吞噬。

「封靈珠,封靈!」

嗡!

幽黑的珠子不斷蕩漾出層層黑色波紋,隨即一道吸納之力立即朝著殘骸涌去。

「嘿嘿,你的話我差點就信了,險些上了你的當。」

秦鷹森冷一笑,只要除掉玄冥殿殿主的靈識,他很快就能得到王座的東西,到時候可將純陽鎮無限擴大,甚至比北靈城還要強大,在這裡,秦家就是王。

不過在秦鷹笑意涌動間,只見玄冥殿殿主靈念一動,忽然將那道具有吸納的力量彈射而回,逼回封靈珠中,讓得整顆珠子猛地震蕩。

「怎麼回事?」

秦鷹瞪大了眼珠,不敢相信手中的封靈珠居然真的無法對付玄冥殿殿主的靈識。

「秦家對我的了解真不多,既然你手中的封靈珠原本是我之物,又豈會真的對我造成傷害。」殘骸雙目的金光逐漸洶湧,眼前的秦鷹仗著手中的封靈珠已經屢次冒犯於他,如果不給點施加點壓力,還真以為玄冥殿是來去自如的地方。

「唰!」

殘骸的靈識之中,一道金光噴涌而來,速度之快就連秦鷹都未反應過來。

金光蘊含一股強悍的力量,這股力量並非靈力,而是玄冥殿殿主的靈識所化。

「轟!」

金光突然轟在秦鷹胸膛上,強悍無匹的力量令他頓時倒飛而出,身體撞擊在大殿的金柱上,顯得頗為狼狽。

而秦鷹手中的封靈珠也被震得脫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到殘骸身邊,靜靜落下,好像眼前的殿主可以將它控制一般。

一絲血跡從嘴角流淌下來,秦鷹難以置信的望著手中的封靈珠,暴喝道:「不可能,族長說過,你留下的烙印早已被我們抹去,它怎麼還會聽你的操控。」

「呵呵,剛才我說過,秦家對我的了解真不多,你們以為我留下的烙印只有一道?」玄冥殿殿主悠悠說道。

「什麼?」秦鷹臉上浮出一抹震驚之色,對於玄冥殿殿主的話,他們可沒有想過,難道一個人還能同時在一件寶物上留下兩道烙印嗎?可這怎麼可能?

眾所周知,在踏入人靈境之後,他們都具備在一些寶物上留下烙印的能力,從而經過烙印得到寶物或器物的認可,普通的烙印比較簡單,只需要注入靈力留下自己的氣息,一般的烙印是以神識注入。

除了這兩者,最難抹除的烙印便是以自身的精血融合神識一同在其中烙下自己獨有的標識。

一般來說,就算要重新烙印,必須先抹去之前存在的烙印,實力強悍者則可以直接覆蓋,所以根本沒辦法同時留下兩道,但玄冥殿殿主如此說時,自然引起秦鷹的懷疑。

「這殿主還真有一手,死了還那麼厲害,估計秦家萬萬沒想到,他們手中的封靈珠居然還和這殿主有聯繫。」龍影對於瞬間被擊飛的秦鷹感到很震驚,同時他們也瞧見了這道靈識的手段,即便是一道靈識,恐怕所有人加起來也不是對手。

「不過我也不相信能在一件寶物上同時留下兩道烙印,我突破人靈境后,已經在我的劍上試過了。」

柳月兒搖搖頭。

「恩,這殿主雖然強,但也說假話,這是不可能的事,對吧星炎兄弟?」

林允搖頭笑道。

「這個……」星炎吐了吐氣,認真道:「其實在不一般的情況下,是可以同時留下兩道。」

「額,你怎麼也這麼說?」

林允愕然道,他本想問問在什麼情況下能夠同時留下兩道,但卻發現,那道金色目光突然轉向了他們。

「你們呢?難道也是與我相識的舊人之後?」玄冥殿殿主平淡的問道,雖然眼前的人都很陌生,不過他的目光卻注視星炎多那麼一點點。

五人連忙搖頭。

「既然如此,也都是為某些東西而來,所以,你們還是給我留下吧。」玄冥殿殿主毫不客氣的道。

聞言,五人面色一驚,暗自催動體內的靈力,剛才原本抱有一些僥倖心理留了下來,誰知道玄冥殿殿主留下的靈識如此強。

「不行,今日你必須給把東西給我們,不然我就毀了你的玄冥殿。」

秦鷹猛地站起身來,沖著殘骸肆無忌憚的喝道。

他已經有點昏了頭腦,本以為擁有家族流傳數十年的封靈珠,就可以對付玄冥殿殿主留下的殘骸,將其留下的東西帶走,不過世事難料,不僅沒觸碰到王座絲毫,反而損失了一顆封靈珠。

此行秦鷹如果無功而返,回去十有**也會人頭落地,畢竟他所丟失的可是家族最為珍貴的封靈珠,秦家之所以等在那片地域如日中天,多半也是它的功勞。

「可笑,莫說我留下的東西,你秦家碰不到分毫,就連封靈珠今日我也要收回。」 玄冥殿中,隨著玄冥殿殿主的話落下,秦鷹的臉頓時如鍋底一般黑起來,狼狽的站著。

他不明白為什麼手中的封靈珠居然還會被前者操控,玄冥殿殿主之前留下的烙印雖強,但經過秦家族長一年的努力,已經徹底的抹除而去,他想不明白為何還能出現始料未及之事。

難道正如他所說還有第二道烙印不成?

片刻后,秦鷹咬了咬牙,語氣變得尊重的對玄冥殿殿主道:「前輩,此事是我魯莽了,只要您將封靈珠還我,我立刻帶人離開。」


「呵呵,我還沒打算放過你們,你就跟我討價還價了。」玄冥殿殿主淡淡笑道,雙目中金光涌動。

秦鷹乾咽了一口唾沫,眼下他確實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本,但封靈珠對他來說可是比他的命還要重要,如果取不回來,自己的命也就難保了。

「前輩,看在秦家數十年前與玄冥殿交好的份上,懇請您還我封靈珠。」

對於秦鷹的話,一旁的五人默默看著,這秦鷹可沒想到不僅未成功取走玄冥殿殿主的東西,反而倒貼了這樣的寶貝。

雖然那封靈珠表面上只有封印靈識的作用,但既然對秦家如此重要,想必它不僅是具有這點特性那麼簡單。

「交好?秦家的心思我很了解,要不是眼紅玄冥殿的寶物,當初可不見得對玄冥殿有多少好感。」玄冥殿殿主沒好氣的道,對於秦家交好之事也是嗤之以鼻。

「老傢伙,別給臉不要臉,你如今都死了數十年了,還以為你是當初高高在上的殿主?我就不信以我們四人之力耗不過你這道殘留數十年的靈識?」

再三的低聲下氣,這殿主依然不給面子,秦鷹心頭的怒火也忍不住爆發了出來,直接怒言衝撞而去。

剛才他是吃了點虧,但眼前的殘骸中只是留存著一縷靈識而已,就不信他們四人應付不了。

「這才是秦家人真正的性子。」

聽得秦鷹如此衝撞的話語,玄冥殿殿主笑中生怒的。

「哼,今日我就將這具殘骸踏碎,跟我一起上。」

秦鷹重哼一聲,目光掃向身旁三人,靈力自體內湧出,而後對著眼前的殘骸一掌拍去。

「即使是殘留的靈識,也不是你等螻蟻能夠招惹的。」

見得秦鷹的舉動,玄冥殿殿主淡淡的說了一句,而後一道靈光電射而出,進入王座前方的地面,就在秦鷹四人來到殘骸身前時,他腳下突然湧出一股強悍的力量,一座圓形光陣悄然出現。

「快退!」

望著眼前出現的圓形光陣,星炎臉色一變,快速提醒了一聲,與柳月兒等人快速退來。

嗡!嗡!

光陣之中不斷發出道道嗡鳴之聲,光芒越發強盛,數息之後,一座成型般的光陣在所有人眼前乍現。

隨著光陣的出現,秦鷹四人瞳孔大睜,他們能夠感受到這座光陣蘊含著多麼強大的力量,而不巧的是,眼下四人似乎同時落入了光陣之中。

「不好,快退出去。」

秦鷹的臉色率先大變,然而在他們剛欲退身而出,卻是見到光陣之中涌動已久的強悍力量正朝著四人湧來。

「轟!」

「轟!」

四股相同的力量同時轟在四人身上,其中的恐怖程度直接令他們感到絕望,一口接一口的鮮血不要錢般吐出,如此將近過了一分鐘,四人的臉龐已經慘無人色。

「人靈境在我看來,連螻蟻都不如。」

淡淡的聲音從王座上傳來,雖然聽似平淡,可其中卻含有可怕的氣場,那種氣場足以抹殺一切。

話音落下,隨後,秦鷹四人的身軀狼狽的自光陣中飛了出來,大殿的石門一開直接將四人扔出了殿外。

「好可怕的力量。」

瞧見瞬間被打成重傷扔出殿外的秦鷹四人,星炎他們也露出匪夷所思的驚顫目光,眼前的光陣具備的破壞力恐怕就算是柳翟那樣的級別都不敢踏入其中。

還好剛才他們反應不慢,立即退開了,否則下場估計與秦鷹等人無二。

只不過即便退開,他們心中也並沒有感到多少輕鬆感,一顆心反而緊繃起來,小心翼翼的凝視眼前的光陣。

「還有你們,如果想挑戰我,現在就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不然我可要主動出手了。」

玄冥殿殿主話語冷淡的道,他已經執意要將這些不知好歹的闖入者留下,輕者打成重傷送出,重則永遠留在這裡,要不是秦家當年對他還算有點小小的幫助,那四人或許早沒了活路,但眼前的五人,他不需要留什麼活口。

被那雙金光涌動的雙目一掃,龍影等人突然打了個寒顫,目光忽的轉向星炎,雖然他們揣著一顆尋寶的心,但剛才更多的是看到後者,才留了下來。

同樣意識到這一點,星炎的目光忽的深邃起來,眼下他也沒有想到眼前的玄冥殿殿主雖然是一道靈識,但他仍然具有抹殺他們的能力,而那座光陣更是不凡,如果星炎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一座靈陣。

「要不我們直接逃吧,石門還開著。」

林允懷著小心思,對星炎說道。

「你覺得你的速度夠快嗎?估計還沒動身,石門已經關閉了。」

星炎笑著搖搖頭,然後看向王座,畢恭畢敬的道:「前輩,我們的確是來尋些寶物,但既然這玄冥殿是你的地盤,而你又不願意將寶物拱手相讓,我們自然不會強行奪取,只希望網開一面,讓我們離去。」

聽得星炎的話,幾人面色微微暗沉,雖然聽上去不太好,但確實是他們無禮闖入在先,儘管之前並不知道這裡的情況,終歸有點不禮貌。

「剛才已讓你們離去,是你們不識好意,現在只怕晚了。」玄冥殿殿主聲音很淡漠,目光落在星炎身上,道:「還有你,莫要以為看穿了王座之下的東西,就有取走的本事,你雖然有點特別,但還不足以瞞過我。」

星炎一怔,顯然沒料到,之前運用精神力探知王座,竟會被他發現。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能挑戰這座靈陣,成功踏入來,就讓你們離開,怎麼樣?」

「前輩,這不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嗎?」星炎心頭一驚,這靈陣的恐怖之處,剛才已經親眼目睹,眼下玄冥殿殿主讓他挑戰,擺明了不想讓所有人離開,因為這根本就不可能。

「我也沒說不是。」玄冥殿殿主冷淡說道。



lixiangguo

天海市這邊的事情已經徹底結束了,自己要回到濱海市了。

Previous article

雖然說自己已經用洗乾淨的磚頭加固了一下,但是還是有不少的泥巴直接就陷了進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