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封天!」

「殺世!」

「無間!」

接連三道蒼老的聲音從三道人影體內傳出,金色的人影身上散發出了無數的金色光華,瞬間就衝擊到了方恆十條劍龍的龍頭之處,轟隆隆的聲音響起,十條劍龍竟在此刻搖晃起來,似乎要分解!

下一刻,無數黑色的光華和白色的光華分別從黑色的人影和白色的人影身上爆發,黑色的光華霸道無比,所過之處空間粉碎,直接就沖向了劍龍的身軀。

白色的光華則是閃爍不定,在十條劍龍的龍爪,龍背,龍尾處分別衝去!

鐺鐺鐺,嘩啦啦……

無數的巨響傳出,下一刻,便是混亂的聲音出現。

十條劍龍在這三股力量的撞擊下,竟然散架了!

「哦?」

看到這一幕,站在後面的方恆眉毛一挑,手掌一招,那已經散架的萬柄長劍就全數飛回,瞬間就融入到了他的真武劍之中,消失不見。

至於那三道光影,卻依舊站在場中,站在蕭君子一群人的面前。

「有意思。」

看著這三道光影,方恆一笑,「之前我看的果然是沒錯,你們手裡拿的,都是帝級武器,有器靈,現在危難關頭激發了出來,怪不得能擋住我的十條劍龍。」

「你那十條劍龍雖然強大,但是說白了,都是皇級兵器,就算合在一起,也不過是接近帝級的威能,豈能和真正的帝級比擬?!

蕭君子這時候冷冷道,「現在,我們的器靈出來了,這意味著真正的真武境出現在了這裡,還是三個!你殺不了我們了。」

「呵呵,你們再次引起了我的興趣。」

方恆笑了笑,「至於能不能殺了你們,這是我喪失興趣后的事情,我會用事實證明的。」

「三位器靈已經出現,你那所謂的事實,只會變為妄想。」劉雨也在此刻冷喝道。

「是嗎?或許吧。」

方恆笑了笑,手中的真武劍,突然間向著腰間一插,竟直接歸入了鞘中!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的眼神都是一縮。

他們不知道方恆這是要做什麼,三位器靈出現,意味著三位真正的真武降臨,這種關頭更是要施展全力,方恆卻偏偏把劍插回了鞘內!

「三位帝級器靈,意味著三位真正的真武,而真正的真武,才能磨練我剛剛得到的武學奧義。」

自語一聲,方恆的目光一閃。

「接下來,就讓我好好借著你們磨練一下武學吧。」

嗖!

話語之間,方恆的腳步就輕輕一跨,好像跨在了一個奇怪的點上,下一刻,他的身影竟直接來到了那金色器靈的面前。

「封身!」

見到方恆來臨,那金色的器靈中也傳出了一道蒼老的聲音,嘩啦聲響起,一道金色的鎖鏈向著方恆的身軀就撲了過來。

方恆卻是一笑,腳步再次向著左邊一跨,竟極為輕鬆的就躲過了這鎖鏈,同時還再次拉近了距離,一掌拍向金色器靈的身軀。

從始至終,方恆的速度都沒有停留半點,好像在之前,他就已經知道這器靈會怎麼出招了一般!

「破殺!」

就在方恆的手掌即將擊中金色器靈的時候,另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卻是那黑色的人影突然來到了方恆面前,手掌一落,便是黑光相隨!

見到這道黑光,方恆眼神不變,腳步再次一跨,就輕而易舉的躲過了極殺器靈的攻擊,手掌依舊向著金色器靈打去!

砰!

一掌擊中了金色器靈的光軀,立刻,那仙玄身體一震,口中噴出了鮮血。

捆仙索是他的寶貝,靈魂有鏈接,捆仙器靈受傷,也意味著仙玄受傷。

見到仙玄吐血,所有仙聖閣和極殺門的人都身體都是一抖。

連器靈出現都被方恆輕鬆打傷,能夠想象,接下來等待他們的是什麼!

唯有一人,在所有人都身體顫抖的時候,眼神依舊凝重。

蕭君子!

「魂刺!」

一道陰陰的聲音突然從方恆背後出現,下一刻,一道白色的光華直接就到了方恆的後腦。

這正是那蕭君子的長劍器靈!

「呵呵,速度夠快,可惜對我來說卻沒用。」

方恆笑了聲,腳步一動,好像再次踏在了什麼奇怪的節點上,詭異的消失!

下一刻,方恆的身影就再次出現,只是這一次,方恆身上的氣息不在那麼飄渺,反充滿了一股浩瀚。

猶如千山萬水,無比沉重,無比強大。

「太古混元。」

喝了一聲,方恆的雙拳就向著地面一砸。

轟咔!

如爆炸一般的巨響傳出,場中的地面頓時震蕩起來,連帶著蕭君子一群人的身體都給震的浮空!

下一刻,方恆就露出冷笑,雙拳猛然一收,身體再次變得飄渺,瞬息間就沖向了另外兩道器靈之前。

砰砰!

白色的器靈身軀和黑色的起靈身軀全都是一震,身上光華爆散,同時出現的,還有蕭君子和劉雨的鮮血。

器靈受傷,導致他們也受傷了。

沒有在進攻,方恆的身軀站在了地面上,目光閃爍,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蕭君子三人則是氣息起伏不定,臉色蒼白。

他們現在,是真的絕望了。

方恆,在拿他們最強的手段,練習武學!

只是練習武學,都把他么打的沒有還手之力!

他們還怎麼活?

「嗯。」

就在幾人都絕望的時候,站在場中的方恆也是目光一閃,似乎想通了什麼。

「看來想要把兩種意境不同的武學做到融合還是有些不可能,不過,做到配合卻是沒問題,如果非要想著融合的話,那我需要更強的對手,這幾個器靈,根本沒資格。」

自語聲傳出,場中的人都安靜下來。

方恆眼睛一抬,就看向了那臉色蒼白的蕭君子一群人。

「這意味著,我對你們的興趣,再次沒了。」

唰!

話語之間,方恆的手掌就是從腰間一拔,真武劍直接出鞘。

同時在劍出鞘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就是一縮,他們眼中的方恆,消失不見了!

噗!

下一刻,一道入肉聲響起,眾人紛紛轉頭,這時候他們才看見方恆的身影,以及一個身體僵住的青年!

這個身影僵住的青年,不是別人,正是仙聖閣仙玄!

此刻他的胸膛,已經被一柄劍刺穿了!

方恆的劍!

「為…為什麼先殺我?」

喃喃的問話從仙玄的嘴裡吐出,他搞不明白,蕭君子,劉雨,他,三個人都對方恆做出過攻擊,怎麼方恆要先殺他?

「因為你的捆仙索很不錯。」

看著茫然的仙玄,方恆淡淡的說了句。

仙玄身體一震。

就是這麼一個簡單的理由。

其實他明白,這哪裡算理由?

或者說,理由,又有什麼用處?

在這個世界,強者殺弱者,向來就不需要理由!

噗嗤!

鮮血迸發,在回答了仙玄一句話之後,方恆的手腕就是一轉,直接把仙玄的胸膛給徹底絞爛。

殺人,就是殺人,理由都不需要了,那又怎麼需要多說?

砰!

仙玄的身體,直接摔在了地面上,在無聲息。

方恆手掌一招,一條金色的鎖鏈頓時被方恆從仙玄的身體中抽了出來,反手一甩,就扔到了林清苑的手裡。

「拿著吧,對你有用。」

話語吐出,林清苑立刻點頭,直接把鎖鏈放進了自己的懷裡。

蕭君子等人看到這一幕,臉色更加蒼白。

殺人,搶寶。

通過這兩個動作他們就明白,他們離這下場也不遠了。

果然,在看到林清苑把鎖鏈放進懷裡之後,方恆的目光就是一轉,看向了劉雨和蕭君子兩人。

「你們說,先殺誰好?」

話語吐出,蕭君子和劉雨都是身體一抖。

「方兄,做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蕭君子突然開口道,「今天的事情,沒有對錯,只有實力的上下,你實力強,我們實力弱,這一點沒說的,不過,你就真要殺了我們?」

「正是如此。」

劉雨在此刻也是目光一閃,飛快說道,「方恆,你確實厲害,我劉雨佩服,不過,你真的就不想想以後了么?現在你或許能把我們全部殺光,但是,你出去之後呢?別忘了,仙聖閣,極殺門,可不僅僅是只有我們兩人,殺了我們,你得罪這兩個門派,你想這樣嗎?」

「呵呵,死到臨頭還敢威脅我。」

聽到這兩句話,方恆笑著搖搖頭,「而且,還是這種老套的威脅,這可真是無趣啊。」

「這不是威脅,這是事實!來到這裡的一共就三撥人,仙聖閣,極殺門,還有你們,我們死了,你一個人在這裡享用神武傳承,你以為下面的人會甘心?出去后肯定會把這件事情說出去!」

…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蕭君子冷冷道,「所以,與其讓那些人暴露出你一個人得到傳承的消息,還不如我們合作,到了外面我們會說傳承不知道被誰得到了,這樣一來,你出去之後沒有麻煩,我們也得了一條命。」

「這一點是沒有保證的。」方恆笑了笑。

「怎麼沒有保證?我們可以用靈魂發誓。」

蕭君子立刻回答。

「說白了,你現在無非是兩個選擇,要麼殺了我們,一個人得到神武傳承,不過出去后將會被追殺,要麼留著我們,這傳承也是你的,我們不會多管,你出去之後,也沒有任何麻煩。」

劉雨冷冷道,「你選哪個?」

接連幾道話語吐出,站在方恆背後的林清苑幾人都目光閃爍起來了。

他們真的沒想到,到了這個地步,這蕭君子和劉雨都能有這麼快的反應,迅速的提出條件。

偏偏,這個條件還無比合理。

這裡,終究只是一個神武的世界,不是真正的世界。

在這方恆能稱王稱霸,到了外面,方恆的實力,最多就是自保了。

「呵呵,你這兩個選擇,我都不選。」

lixiangguo

「……嘿嘿,那小子還有兩下子,連藍英都能搞定,我當初還想著,整個學院中,誰能壓住她。」

Previous article

李倩倩大喊:「住手,你們住手,我要起訴你們!!」她被人拉著,怎麼都不能來到李正陽的近前。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