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字面上的意思,方才你說的那些,對你來說,重要嗎?」江遠彥又問。

顧南靈沉默了,重要嗎?

在受冷落的這段時間,顧南靈不停反覆的思考這個問題,重要嗎?

其實對於顧南靈來說,江遠彥本身就是一個特別的存在,要說不在意是假的,但是要說特別在意,似乎又沒有那麼的重要?

顧南靈皺起眉頭,不知該說什麼好。見她不說話,江遠彥嘴角的笑意更冷了。

「吃完飯就回去吧,我派人送你。」江遠彥道。

顧南靈沒說話,沉默的低著頭。

沒過一會,小笑回來了,她的身後,還跟著一個三十幾歲的女人。

女人長得很漂亮,笑容溫婉,頗有大家閨秀的氣質。

注意到餐廳里的顧南靈,女人笑著問道:「遠彥,這是你女朋友?」

江遠彥沉默不語。

顧南靈有些尷尬,主動站起來,介紹道:「您好,我是顧南靈。」

女人點頭笑道:「我是蕭微,遠彥的嫂子。」

「嫂子?」顧南靈驚訝道。

蕭微坐下來,笑意盈盈的看著顧南靈,「你應該沒聽遠彥提過吧?我是他大哥的妻子。」 褚洲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韓總是個聰明人,自然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韓墨陽笑笑,「其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感念秦舒對我的幫助,她和她奶奶,幫我解決了多年的煩擾,實在應該好好謝謝她們。」

褚洲沒說什麼,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時候不早了,告辭。」

「慢走。」

韓墨陽看著他身影走入月色中,扶了一下鼻樑上的鏡框,抬手間,唇角笑容邪肆。

這時,一個身姿妖嬈的女人從後面走出來,身上只穿著一件薄紗裙。

「韓總,你今晚比昨天又多了半分鐘,要不要人家再陪你操練一下?」

韓墨陽看著女人妖媚的姿態,喉頭一動,倏然將女人打橫抱起,「我總有讓你哭著求饒的那天!」

女人嬌笑:「那我可是求之不得呢。」

韓墨陽抱著她往後面的房間走去。

……

一秒記住https://m.net

夜色深深,一輪孤月懸在樹梢。

四下里花草蟲鳴。

秦舒站在院子的噴泉池邊,纖細的身影被月光拉長。

看到褚臨沉從大廳里出來,秦舒立即走上前。

看到她,褚臨沉說道:「這段時間,你和你奶奶先住在這裡。」

秦舒抿了抿唇,「我想談談,我們離婚的事情。」

褚臨沉眸子微眯,點點頭。

兩人走入院子里。

四處漆黑如墨,地燈暖色的光照出鵝卵石地面。

秦舒斟酌了一下,說道:「褚少,我覺得不能再拖了,我們必須馬上離婚。」

「是因為今天發生的事情?」褚臨沉洞悉的眼神,落在她身上。

秦舒也沒有絲毫隱瞞,坦然地點頭。

「褚家和韓家的恩怨我略有耳聞,現在韓笑一死,就等於直接激化了矛盾,以後會怎麼樣,誰也說不清楚。」

要是再來一個韓笑這樣的人,動不動就玩綁架,或者拿把搶逼她殺人。

以後也別想有太平日子過了。

秦舒說道:「我真的不想被卷進你們的家族恩怨里,我只是個平凡普通的人,只想照顧好奶奶,過平淡簡單的日子。」

褚臨沉點點頭,若有所思地說道:「可以。」

沒想到他這麼爽快地就同意了,秦舒一喜,「那你看我們什麼時候去辦離婚手續,明天行么?」

褚臨沉眉頭微皺。

他每次看到她迫不及待想跟自己離婚的樣子,心裡就不舒服。

「可以離婚,但是你和你奶奶,先住在褚家。」

秦舒不解,「為什麼?」

「就像你說的,褚韓矛盾激化,後面會發生什麼,誰也說不清楚。你要想保證自己和奶奶的生命安全,只有留在褚家才最穩妥。」褚臨沉嗓音低沉。

秦舒默然。

褚臨沉的話不無道理,是她剛才沒有想到這一點。

因為不想被牽扯到褚韓兩家的爭鬥中,她只想趕緊撇清關係,卻忽略了韓家那邊未必會輕易放過她。

畢竟她也算是跟褚家有過糾葛的人,到時候一離開褚家,韓家會不會來對付她,還真說不好。 顧汐疑惑地看向他。

「霍霆均,怎麼了?」

霍霆均面對她,薄唇微牽:「我忘了點東西在墓園,回去拿一下,你先和奶奶還有安安希希回去。」

他說完,拿出手機,給霍老太太打電話。

通完電話后,跟在後面的勞斯萊斯便停了下來。

顧汐覺得霍霆均的舉動有點奇怪:「我跟你一起回去拿也可以的。」

霍霆均拉拉她的手,迷人的深眸里露出一抹邪魅:「你就那麼捨不得我?」

顧汐把手抽出來:「誰說的,我是擔心你有什麼事。」

霍霆均低頭,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

「我能有什麼事?乖,別胡思亂想。」

目視着顧汐上了霍老太太的車,霍霆均才重新上車。

臉上的那抹溫柔,一瞬間收斂起來,睿智的眼眸里迸射出銳利的光芒。

「立馬調頭回去!」

徐聘不敢問為什麼,連忙一個急轉彎,往回來的方向疾馳而去。

勞斯萊斯里,霍老太太亦覺得有點古怪:「他們回去得那麼急,到底遺漏什麼東西了?」

顧汐垂眼,想了想,說道:「老太太,霍霆均他讓我們先回去,自然有他的道理,我們就回去吧。」

霍老太太頜首,她感覺到顧汐對孫子的信任,眼裏透出欣慰的笑意。

邁巴赫正以極快的速度,重新折返。

而墓地里,張勁禮把蕭啟明扶了起來。

「先生,您要節哀啊,這些年,其實您自己也不好過,在這一場感情里,您們幾位,都並不好受,都是輸家,我想,黃夫人在泉下,也能體諒你的苦處的。」

蕭啟明閉起眼。

男人有淚不輕彈,可是,淚水最終還是滾滾而下,滴落面前這嶄新的墓碑上。

而他不知道,錢莉莉的視線,緊緊地盯在他的身背。

看着二十多年以來,連正眼都不願意給她的丈夫,在那個女人面前跪下,悲愴不已的背影。

「對我冷若冰霜,卻在這個二十多年沒見面的女人面前,哭墳?蕭啟明,你可以啊!你的心裏,到底有沒有半丁點我和兒子的位置!?」

錢莉莉恨得咬牙切齒的,指甲嵌進了皮肉里,都感覺不到疼。

前座的小陳機警地看見倒後鏡中,一輛車匆匆而來。

他警惕地說:「夫人,好像是霍霆均的車子,他去而復返了!」

驚恐把錢莉莉內心的憤恨都給嚇走了。

她看看後面快速而來的邁巴赫,又看看還在墓前戀戀不捨的丈夫。

糟糕!

要是被霍霆均知道,黃月蓉是她丈夫蕭啟明的初戀情人,是顧汐的親生父親,對她來說,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那樣的話,她就有了害黃月蓉的動機,引起霍霆均的懷疑。

以霍霆均的智慧,很快就能順藤摸瓜,揪出她來!

她不能讓霍霆均把蕭啟明逮個正著!

說時遲那時快,當邁巴赫即將要超過這輛黑色的奧迪小轎車時,奧迪突然作死一般,退出,然後直直地往邁巴赫衝過來。

眼看着倆車快要撞上,徐聘連忙猛地轉動方向盤,避讓。

奧迪藉機跟邁巴赫擦肩而過,以極快的時速開溜。

邁巴赫急急剎車,差點撞上路邊的大樹。

「總裁!你沒事吧?」徐聘連忙轉身察看自家總裁的安危。

霍霆均沉着臉:「快點追!」

徐聘快速調轉車頭,緊追着那輛奧迪。。 《陰陽香火店》by寶寧/青丘美人云

文案:

孟魚放棄高薪工作,改行做了地府特辦處的職員,兼職一家香火店。

從此不但賣紙錢符咒拉高地府GDP,還得幫助各路鬼魂完成奇葩心愿,讓他們心甘情願去投胎。

某日,在地府進修土地神的外婆託夢,說給她定過娃娃親……

男主版文案:

人帥多金的富三代蔣赫遵守祖父的意思,要娶個十平米香火店的店主。

圈子裡盛傳那女人只會摺紙錢,狐朋狗友天天賭他們什麼時候會解除婚約。

蔣赫:要是娶她,我裸奔

後來,真香……

小劇場:

倒霉鬼:中了彩票五千萬,還沒來得及花。

孟魚:我來替你花

摳門富商:我的兩百億歐元,子孫誰也不能搶

孟魚:我來替你搞定

造反王爺:我謀劃一生,未當上皇帝

孟魚:哭了!換個理想行不行

孟魚表示,混個地府金飯碗太難了……

一句話簡介:地府黑科技,全球No.1

內容標籤:種田文現代架空爽文玄學

搜索關鍵字:主角:孟魚蔣赫┃配角:專欄求預收啦┃其它:原筆名青丘美人云

作品簡評:

外語系高材生孟魚簽約陰司特辦處,成為一名和鬼魂打交道的職員。利用陰司發達的黑科技懲惡揚善,滿足各路鬼魂的奇葩心愿,讓他們心甘情願的去投胎。男主從紈絝子弟到生物科技界的扛把子,完成了華麗蛻變。從一開始給女主留下不好印象,經歷艱難的追妻過程,最終抱得美人歸。

本文溫馨流暢,節奏明快,人物性格鮮明。塑造了和傳統印象中不一樣的陰司,先進的黑科技令人嘆為觀止。文中抱著奇葩心愿的鬼魂們,有的蕩氣迴腸,有的詼諧可愛,讓人有哭有笑,是一篇值得推薦的好文章。 「你們看….現在校內論壇上最火的就是他這點破事!」

徐菲菲真的鬱悶。

最近一段時間,她又是在校內廣場練舞又是頻頻露面,為的就是能提前攢一波人氣,好讓這些師弟師妹們到時候看直播的時候給自己點點贊。

好不容易有了點效果,校內論壇上也出現了討論她的帖子,甚至還有機會沖置頂!

lixiangguo

勺子勢不可當,擊穿托盤,然後,無聲地消失了!

Previous article

那畫風清奇,那滑稽搞笑。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