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娜曼姿!」

(欣賞更多章節,請登6站點。抵制盜版,是屬於國人自己的榮耀!用行動支持作者的辛勤,讓他得到應得的點擊,鮮花和收益,網址:/book/?17pos=3,2)

狂龍聲嘶力竭的大喊,伸出手去抓視線中的娜曼姿。。但一切已經太遲,就算不遲,他也不能將她抓住。

幾柄長槍被蒙奇拿在手中,毫不客氣的釘在了娜曼姿的身上。但蒙奇又不像讓她輕易的死去,於是恰到好處的只是將槍尖釘了進去。鮮血從皮肉里冒出,順著長槍流了下來,蒙奇的手中已是通紅。

而娜曼姿,只是仰著頭,嘴前抹著一層布,就算是喊叫也不能如願。

狂龍看不清娜曼姿的樣子,但卻能想像到她的表情一定無比痛苦。

想起與娜曼姿往rì的種種,共同遊戲,並肩作戰的樣子,狂龍再也忍不住了。

轉過身,揚起長刀,朝劍則奔了過去。

「狗rì的!」

伴隨著狂龍一聲吶喊,那身後的士兵通通涌了出去,每個人的雙眼,都已通紅。


狂龍的手臂在半空中一揚,頓時創造出一道弧形的紅光。紅光只是一閃,便讓凡迪科覺得一陣刺眼,短暫功夫,狂龍等人便躍過凡迪科,踏進劍則面前的河流。

「殺!」

狂龍等人如財狼猛獸一般,呼嘯著朝劍則涌去。。

面對如此兇猛的敵人,灰濛思佳沒有一絲驚慌,相反,臉上還升起了淡淡笑意。

他揚起手,劍則城牆上的孔眼頓時被充實。

凡迪科眉頭緊皺,急忙向上一步,大喝道:「不要過去,有陷阱!」

狂龍絲毫不理會,依然鞭馬揚刀,率領幾百人,怒吼道:「沖!殺光這種畜生!」

狂龍!

啊!

狂龍在河流中拉緊馬韁,回過頭,岸上的凡迪科已經從馬上摔了下來。頓時圍繞著他的士兵們紛紛圍了上去。

狂龍長刀揚起,命令兄弟們停下來。

「凡迪科,你怎麼了?」

凡迪科和狂龍之間,那些圍繞著他的士兵們分開,狂龍漸漸的看見凡迪科的樣子。他的胸前,一柄匕插了進去,狂龍清晰的看到,那把匕離心臟的位置,只是差那麼一點點而已。

狂龍怒了,喝道:「凡迪科,你什麼神經!」

凡迪科面sè蒼白,反而還綻放出一絲微笑,道:「老狂,我不是神經,我是不想你白白犧牲。」

狂龍將長刀在空中虛空一砍,道:「我死了算什麼!為了救娜曼姿,救戰友,我死了又如何!」

凡迪科道:「你死了是不算什麼,但為了救娜曼姿一個人,你會害死多少兄弟你想過嗎?娜曼姿是你的戰友,難道你身邊的這些兄弟就不是你的戰友嗎?」

頓了一下,凡迪科又道:「這是灰濛思佳的計謀,他是要用娜曼姿一個人,讓我們軍心大亂吶!」

凡迪科的自殘,讓狂龍清醒了許多。。

狂龍抬起頭,望起半空中的娜曼姿,又環顧四周,看著這些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咬咬牙,狠狠的捏緊拳頭,撤了回來。

咳!咳!

凡迪科一陣咳嗽,人又挪了下去幾分。

狂龍急忙湊近凡迪科,喝道:「凡迪科你個狗rì的,就算你要阻止我也用不著這樣吧!你是參謀,你當著敵人的面自殘,就不怕他們趁勢襲擊我們嗎?」

狂龍跳下馬,凡迪科立馬抓住他的胳膊,微笑道:「只要老狂你還在,他們這些狗rì的就不敢亂來的,呵……呵……」

凡迪科說著說著,聲音越加疲憊了。

狂龍眼睛越加的酸楚,小聲念叨,「你狗rì的,居然學我說話。。」

狂龍突然站了起來,大聲喝道:「迅送凡迪科參謀回營治療!全軍撤回軍營!」

看著眾人逐漸離去的背影,和城樓上身形錯愣的灰濛思佳等人。狂龍在娜曼姿的身上再次望了一眼,深深的吐出口氣,轉身離去。

殘陽如血,在天際化成一條暗紅。

……

連續幾天,灰濛思佳依然用著同樣的方法來激將愛櫻軍,但不知凡迪科等人下達了什麼死命令,除了在河對岸巡視的斥候和哨兵以外,無論天軍的動靜鬧的多大,灰濛思佳和蒙奇笑的多麼大聲,愛櫻軍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並沒有任何愛櫻軍前來充當觀眾,任由灰濛思佳獨自的表演。

灰濛思佳搶過蒙奇手中的鞭子,在女人身上狠狠的抽了一把,嘴唇幾乎咬出血來。他暗暗的罵著趙炎,沒想到他也是如此狠心之人。

娜曼姿不是他的相好嗎?他怎麼無動於衷?

他卻不知道,這女人早已經被蒙奇活活的抽死了。

事情鬧成這個樣子,灰濛思佳如瘋了一般,派人將假娜曼姿肢解,並將她的部分身軀派人送進愛櫻軍營中。。

那送「貨」之人哪有那個膽量,在河對岸便把那對手腳向愛櫻軍的斥候拋去,自己便灰溜溜的退回劍則了。

受到了灰濛思佳的「貨物」,狂龍和眾將士都差點cao著傢伙衝出去,但好在杉科也回來了,凡迪科的傷勢也恢復了一些,才將他制止住了。

狂龍接受了這個事實,他強忍住自己的怒火,只等待著那一個機會,將灰濛思佳打入十八層地獄。

灰濛思佳不以為然,他深知自己結仇已經很多,無論敵人多麼憤怒他也不在乎。心情雖然不怎麼樣樣,但雙手在身邊的女人身體上游手,試圖yín樂一番到讓自己的心情稍許舒暢了一些。

灰濛思佳有些納悶,為什麼趙炎會看著娜曼姿受罪而無動於衷,甚至是連出來都不願意。他試探xìng的派出斥候,卻根本走不出劍則,他不明白為何愛櫻軍突然之間多了許多在兩翼徘徊的盜賊。別說是人,就是一隻蒼蠅,也休想從劍則飛出去。

他派人回天城,詢問喬爾的情況,如果方便的話,該是叫自己這個強大的父親來劍則助陣了。

他相信,只要喬爾來到劍則了,軍心不穩、士氣低落的愛櫻軍決計不是自己第對手。

他等待著愛櫻軍潰敗的那一天,他要佔領愛櫻城,成為一方的霸主。

灰濛思佳在劍則享樂的同時,喬爾正在天成城堡內處理事務。他對哈坦迪思的辦事能力很是不屑。查閱以前的紀錄,找到了很多漏洞。

對於管理經驗豐富的喬爾來說,天城實在是太**了。

喬爾是何等的jīng明,他才不會急著去整頓,甚至說,如果拿下了天城,這裡整不整頓也無所謂了。

天城的城庫並沒有多少錢,甚至連喬爾的掠奪**都無法勾起。

喬爾雙眼緊緊的盯著桌上的茶杯,想起以前在愛櫻城積累下的財富,茶杯「砰咚」一聲砸成碎片。

他小聲的念道:「炎,這次,我一定不會輕易的放過你!」

「喬爾大人!」

喬爾思索時,一天城官員走了進來。

「什麼事?」喬爾換了個姿勢,雙目平視著他。

官員雙手將信遞上,道:「這是城主從前線送來的信,請過目。」

喬爾接過信,向官員揮揮手,道:「恩,你下去吧。」

「是。」


官員走了很久,喬爾才放下信,沉思了一會,搖頭自語道:「佳兒,你真是傻啊!炎已經離開劍則了,難道這點你都沒現嗎?」

但下一刻,誰也沒有現,他嘴角露出一絲嗜血的笑容。

「只要有我在,你是玩不出什麼花招的!」

夜幕降臨,在喬爾的臨時命令下,天城的布防緊張了許多。四道城門口原本只有半隊士兵的駐守現在換成了全隊,這樣下來,落在每人身上的輪休時間就少了很多。

喬爾並不擔心趙炎會神鬼莫測的出現在天城,他這樣做,只是謹慎一點,不想學半年前在愛櫻城那樣,在最後的關頭失敗。

前線的情況讓他很是滿意,灰濛思佳雖然比他差了許多,但這仗還算打的漂亮。在他突其想的戰術下,愛櫻軍的軍心受到了很大的影響。他需要的就是這種效果,一支士氣低落的軍隊是沒有戰鬥力可言的。

喬爾判斷的不錯,灰濛思佳做的也不錯,但他們並不知道,愛櫻軍的士氣是低落,但他們每個人的心裡,都壓著一股怒火。


只等待那最恰當的一刻,傾然爆。

深夜,城裡城外安靜的出奇。

似乎在意味著,在猛烈暴風雨的前夕,總是寧靜的黎明……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四川的災情已經到達了讓人心碎的地步了,每當看見新聞上的那些畫面,網路上的圖片和信息,那種心酸的感覺讓人無力。我們或許離他們很遠,我們或許安然無恙。但我們都應該打開心扉,為那些受到災情危害的人表示同情和幫助。哪怕是盡一點點力……

喬爾的安排並沒有得到守城士兵的支持,在他們的心裡,喬爾根本就算不上是什麼東西,他只是一個不知從哪裡蹦達出來的新官員而已。而且也沒人知道喬爾和他們現在這位城主的父子關係。

但喬爾實權在握,又是城主手下的重臣,無論他們的想法多麼叛逆,行動上也不得不遵守他的命令。

夜已經很深了,倦意漸漸的爬上了士兵們的腦袋。大家在私底下偷偷商量,分為兩組就在原地輪流休息一番。

休息的人有,但賣力幹活的也大有人在。

南城門一名叫作瓦爾克的士兵,早就盯上了一平民家叫作玲娜的小姐。據他所知,玲娜的父母出遠門,最近都是她自己一人在家呢!

當下時局混亂,天城的政局又不大穩,可謂是偷雞摸狗的最好時機。。瓦爾克是灰濛思佳手下的老油條,自然會把握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

和同隊的人小小表示了一番,瓦爾克便離開隊伍,偷偷的向玲娜家溜去了。他才不會學那些貪睡的蠢豬一樣,把如此美好的時光浪費掉呢!

在瓦爾克離別之時,隊友善意的提醒道:「瓦爾克,早去早回,這幾天氣氛不對,詭異的很。」

瓦爾克轉過頭,嘲諷的看了隊友一眼,道:「新兵娃子,你顧慮的太多了!別疑神疑鬼的,城主就在前線守著,難道敵人進得來嗎?」

隊友道:「喬爾大人這樣安排一定是有什麼現,還是小心點好。」

「噢!我的上帝!」瓦爾克轉過頭,雙手做無奈狀攤開,道:「你居然相信那個老頭的鬼話!他那是新官上任火焰高,明白嗎?你想想,敵人從哪裡來?」瓦爾克抬起頭,望向天空,道:「難不成,那些兔崽子會從我們的頭頂上掉下來?」

瓦爾克輕蔑的笑著,在隊友的肩上微微一拍,笑道:「你呀!以後多學著點!」

瓦爾克朝隊友撇了一眼,轉身離去。

望著瓦爾克的背影,隊友搖搖頭,小聲道:「**。。」

天城無比寂靜,街道上一個人影都沒有,只是偶爾從屋頂上傳來尖銳的貓叫聲。

瓦爾克輕車熟路,顯然對這份技巧十分嫻熟。夜實在太靜,他並沒有鬧出多大的動靜,並從玲娜家的窗戶鑽了進去。

可憐的小玲娜根本不知道生了什麼,就被一個健壯有力的黑影給壓住了。

「什麼人?」玲娜如惡夢般的驚醒。

玲娜的聲音讓瓦爾克確定了自己的獵物,他突然間興奮起來,用力的撕扯著玲娜的衣服。

瓦爾克yín穢的笑道:「我可愛的小寶貝,你想死我了!」

啊!

瓦爾克的語言和行為已經讓玲娜知道生了什麼,她第一反應便是扯著嗓子出一聲救命似的尖叫。但不幸的是,瓦爾克馬上用一團布料堵住了她的嘴巴。




lixiangguo

淺虛隨即對着雷動抱拳施禮,而後右手在空中划動了幾下。

Previous article

氣流從陳天斗的丹田,緩緩的向著胸部擴散,可是還沒等有所成果就又全部縮回到丹田之中。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