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姐,你我何必分得這麼清楚,你都有黑金卡了,幹嘛還這麼小氣?」蘇夢說著又去挑了兩雙鞋和配飾。

蘇錦溪額頭青筋在猛跳,自己要工作多久才能還得上這些錢?

林菲菲仍舊有些不甘心,「黑金卡整個國家持有的也沒有多少人,說不定就是一個模具,根本就刷不出錢來。」

大牌女編劇:首席的十年專寵 要是這卡是別人遞來的蘇錦溪或許還要懷疑是真是假,是林均親手交給她,林均代表的就是司厲霆。

惡魔軍官,寵寵我 想到那個人之前因為自己的一句話將整個店都給搬空了,他還真的有可能擁有黑金卡。

「別小看人了,小姐,買單。」蘇錦溪此刻說話的時候十分有底氣。

「好的蘇小姐,您稍等。」售貨員臉都要笑出花來,這一下就做了一筆大單子,恨不得現在就將這位大財主給供起來,說話的口氣都變了。

經過一番核算,「蘇小姐,一共是六十八萬。」

「這麼貴!」蘇錦溪覺得自己心都在顫抖,她平時只穿一兩百的地攤貨,這一下就是幾十萬,她都可以買一屋子的衣服了。

「蘇小姐,這是賬單你可以核實一下,這是打折之後的價格。」

看她一臉肉疼的樣子,林菲菲更懷疑那張是假的卡,「我就說吧,這卡肯定是假的,根本就是一張空卡,蘇錦溪,剛剛我讓你下跪你不跪,一會兒給不起錢就羞死人了。」

「刷卡吧。」蘇錦溪看都懶得看她一眼,本來還肉疼的心瞬間就不疼了,就算是她要還很久她也認了。

此刻她只想要讓這個聒噪的女人閉嘴。

售貨員雙手接過了卡片,一時間多少雙眼睛都盯著那張卡,聽到刷卡器上面「嘀」的一聲之後,蘇錦溪才放下了心。

蘇夢更是揚眉吐氣,「林菲菲,睜大你的狗眼給我看清楚,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這……不可能,連我爸爸都申請不到的黑金卡,她,她怎麼可能有。」林菲菲還是不願意麵對現實。

「蘇小姐請簽字。」

蘇錦溪在刷卡機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那一刻她怎麼覺得像是在簽賣身契一樣。

「蘇小姐,您的卡請收好。」售貨員笑眯眯的雙手將卡遞了回來。

蘇夢提著大包小包,心中十分滿意,走的時候還狠狠奚落了林菲菲一頓。

總裁老公好過分 揚眉吐氣和蘇錦溪走出店裡,「姐,你有黑金卡怎麼不早說,害得我剛都錯怪你了。」

「我……」蘇錦溪欲言又止,她怎麼知道司厲霆就在這附近?

「姐,我最近在練琴,我看了一架鋼琴,你給我買好不好?」趁著蘇錦溪有錢,蘇夢只想要在她身上敲詐更多。

蘇錦溪眉頭緊皺,這些錢就足夠她還很久了,蘇夢還要?

「家裡有鋼琴。」

「那是姐姐以前彈的舊琴,我想買架新的,我都看好了,只要一百多萬,那音色很棒的,姐姐你不是也喜歡彈鋼琴嗎?」

林均看到蘇錦溪臉色一片陰霾,不慌不忙的打斷:「小姐,你不是和你朋友約好了見面?再不過去就要遲到了。」

蘇錦溪知道他在給自己解圍,趕緊借著這個借口道:「我差點忘記了,夢兒你先讓司機送你回去,我還要去見個重要的朋友。」

「姐,什麼朋友啊?我和你一起去吧。」蘇夢還想纏著她買東西。

「我同學,你不認識的,你先回去吧。」

蘇夢看到這麼多的東西,心中也十分滿意,便不再糾纏蘇錦溪,「那我先走了,你早點回來,姐夫還在家等你。」

「好。」

看著蘇夢離開,林均這才開口:「小姐請跟我來,爺在等你。」

她就知道……

蘇錦溪雖然不想和那人見面,但花了人家這麼多錢,她也必須要上去和人說清楚。

她一直很好奇司厲霆在哪看到自己的,跟著林均上樓,她才知道那人原來就在樓頂的咖啡館。

送她到了門口,林均止步,「小姐,爺就在裡面了。」

蘇錦溪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很害怕那人,還沒有看到他心裡就開始打顫了。

推開門,她的視野驀然變得寬闊,樓頂上種植著各種花卉。

裝潢也是別具一格,腳下並不是光亮的地板磚,而是青石小徑鋪建而成。

整體風格十分雅緻清新,她彷彿走到了世外桃源一般。

再走了幾步便看到那負手而立的熟悉的背影,陽光灑落在男人身上,為他鍍上了一層金色光芒,猶如天神下凡。

渾身散發著據人與千里之外的冷意,此刻他和周遭的景物融為一體,讓她都不忍打擾。

「來了?」司厲霆緩緩轉身。

蘇錦溪緊張的咽了一口唾沫,「三,三叔。」

分明男人什麼都沒做,她卻下意識的想要打退堂鼓。

她從兜里掏出那張黑金卡,「謝謝你給我解圍,我,我暫時沒有這麼多錢,等我有了錢就還你,卡給你。」

司厲霆一步一步朝著她走來,在她面前站定,蘇錦溪卻是不敢和他目光相對低下了頭。

他沒有接卡,而是用手抬起來了她的下巴,「我有這麼可怕?」

其她女人看到自己都恨不得餓狼撲食,一個個主動往上靠,而蘇錦溪卻是巴不得離他越遠越好,連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不,不可怕。」

嘴上說著不怕,身子卻是不由自主的顫抖,僅僅只是因為他靠近了些她便下意識的後退。

一手將她帶入懷中,蘇錦溪身體抖得更厲害了。

司厲霆眉頭微皺,難道是那一晚強要她給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陰影。

不悅的開口:「我不會拿你如何,你抖什麼?」

「三叔可以鬆開我么?」被司厲霆抱在懷中的蘇錦溪壓力倍大。

「不可以。」司厲霆索性一把將她抱起放到了的一旁的沙發上,「陪我吃午餐。」

豪門盛婚:葉少請節制 「三叔,今天回門,唐總以及蘇家人都在等我回去。」蘇錦溪原本打算上來還了卡就離開的。

「在我面前不許提起他男人。」司厲霆已經攤開了菜單,「我點還是自己點?」

男人霸道得根本就沒給她拒絕的餘地,蘇錦溪著急不已,還想要說些什麼,又被司厲霆冰冷的目光嚇得咽了回去。

見她不說話,司厲霆按了鈴。

很快服務員就走了過來,蘇錦溪被司厲霆摟在懷中覺得很彆扭。

雖然她和唐茗沒有辦盛大的婚禮,也沒有通知媒體和朋友,基本上外人都不知道唐茗已經結婚的事情。

但她心中還是做賊心虛,生怕別人知道她的身份,在服務員來的時候一頭扎到了司厲霆的懷中,不讓別人看到她的臉。

司厲霆好笑的看著自己懷中那毛茸茸的小腦袋,她的呼吸透過單薄的襯衣傳來,胸口有些酥酥麻麻的感覺。

一手放在小女人腰際,另一手熟練的翻著菜單,點了一堆的菜。

「你有沒有什麼要補充的?」他低頭湊到蘇錦溪的耳邊道。

蘇錦溪身體一顫,聲音帶著顫抖,「沒,沒有了。」

男人輕笑一聲,小東西,這麼敏感,離開之際還不忘咬了一口她的耳垂。

「就這些。」司厲霆再抬頭的時候又恢復了冷意。

「好的先生請稍等。」服務員看著那冰山般的男人嘴角一閃而過的笑容,猶如曇花一現。

等到服務員離開,蘇錦溪才從司厲霆懷中抬起頭,差點憋死她了。

「這件衣服又廢了。」

蘇錦溪一抬頭,看到他白襯衣上的紅唇印是那麼曖昧。

想到昨天回唐家也是這樣,唐家的人吃飯之時一直盯著司厲霆襯衣上的唇印。雖然沒有人開口詢問,蘇錦溪從他們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一個個其實都想要詢問這個唇印是誰留下的,只不過礙於他的性格,無人敢問。 蘇家。

唐茗被一堆人圍著問長問短都要無聊死了,蘇錦溪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此刻他只想趕緊吃了午餐離開這個鬼地方。

蘇家人那旁敲側擊的意思他不是不懂,又想要自己給他們注資。

現在的蘇家就像是一棵被蟲蛀的大樹,外面看著沒什麼,其實內里早就被蟲蛀得千瘡百孔。

只要受到自然災害侵蝕,很快就會倒塌,再注資就是往裡白砸錢。

他又不是傻子,之前的幾千萬就當是買個安寧,省得唐家的人催婚。

對蘇家的人他沒有一點好感,三番五次談到資金的話題他都找了借口轉移。

「媽,我回來了。」蘇夢明快的聲音響起,大家朝著她手中提著的大包小包看去。

「夢兒,又去買東西了?」

其他人關心的是她買東西,而他關心的卻是她身邊怎麼沒有蘇錦溪的影子。

將東西放到一旁,蘇夢看唐茗的眼神都變了,她甚至幻想著當初嫁給唐茗的人不是蘇錦溪是她該多好。

唐太太就是她,黑金卡也是她的,她想要買什麼都可以隨便刷了。

「錦溪呢?」唐茗開口問道。

蘇媽媽在一旁開口:「小唐和我們家錦溪相處得還真好,就分開這麼一小會兒就惦記了。」

對於她們來說,唐茗和蘇錦溪關係越親密對蘇家就越有利。

蘇夢在回來的時候已經打了一個主意,蘇錦溪根本就不配擁有這一些。

她往唐茗身邊一靠,順勢挽住了唐茗的胳膊,聲音嬌滴滴道:「姐夫,我正要給你說呢,姐姐見朋友去了。」

唐茗本就不喜歡別人靠近,將手從蘇夢懷中抽了出來,「見朋友?」來的時候他怎麼沒有聽蘇錦溪說過?

「對啊,是一個男人呢,也不知道姐姐和他是什麼關係,我看到兩人又抱又摟的……」蘇夢為了挑撥離間胡亂編造。

蘇爸爸趕緊出聲打斷:「夢兒,胡說八道些什麼,這些話不能亂說的,你一定是看錯了吧。」

蘇家還指著能夠從唐茗身上撈到更多的好處,這才新婚燕爾,蘇夢說這些話豈不是逼唐茗討厭蘇錦溪?

蘇夢哪裡會關心什麼家族利益,她的腦中只有那張黑金卡以及唐茗英俊的面孔。

「爸,我沒有胡說,我是親眼看到的,姐夫你對姐姐多好啊,陪她回門送了那麼多禮物不說,還給了她黑金卡,她卻和別人在一起勾肩搭背的。」

兩人早就協議好不問對方私事,唐茗此刻心中卻是莫名的不爽。

「黑金卡?」

「是啊,我的衣服都是姐姐買的呢,花了好幾十萬呢,多虧我有一個大方的姐夫。」蘇夢又吵著唐茗身上膩歪而去。

唐茗眉頭輕皺,他壓根就沒有給蘇錦溪什麼黑金卡,就連自己辦卡都在申請審核之中,蘇錦溪手中的卡是哪裡來的?

如果她手中有黑金卡的話那為什麼之前要穿著地攤貨?還住在那樣貧窮破舊的單元樓?

「夢兒你閉嘴,給我回房去。」蘇媽媽厲聲道。

「小唐啊你可不要聽夢兒亂說,這孩子什麼都不知道,肯定是誤會了什麼,我敢擔保,錦溪絕對不是那樣的人,你可不要往心裡去。」蘇爸爸也連忙安撫著唐茗。

「我相信錦溪,這會兒都快十二點了,錦溪也該回來吃飯吧,我給她打個電話。」唐茗的臉上的表情沒變,拿著電話走到了一邊。

等他一走,蘇媽媽連忙瞪了蘇夢一眼,「夢兒,這些話以後不可以胡說!你這樣會害死蘇家的。」

蘇夢卻是甜甜一笑,「媽,我知道了。」

在她甜美的笑容背後閃過一絲陰沉,蘇錦溪,你才不配擁有黑金卡。

此刻被司厲霆攬在懷中不能動彈的蘇錦溪一臉的苦惱,她只想趕緊吃了飯離開。

偏偏這裡上菜速度很慢,她還能趕回去吃午餐嗎?

就在這時手機響起,看到屏幕上顯示著唐茗兩個字,她沒來由心慌。

「要我幫你接?」司厲霆掃了一眼來電提示,挑眉問道。

蘇錦溪苦著一張臉道:「三叔,我和唐茗是協議關係,他本來沒必要陪我回門的。

現在他還在我家,我卻丟下他離開,我們的午餐可不可以下次再吃,我現在要回去了。」

「小蘇蘇,看來在你心中,唐茗比我更重要是不是?」他每次叫她小蘇蘇的時候蘇夢就覺得自己皮緊了一些。

這人一臉的威脅之意,彷彿只要她說一聲是,下一秒某人就要給她鬆鬆皮了。

「當,當然不是,我只是……」她手足無措的解釋,卻又不知道從哪解釋起。

「沒有隻是,接電話,要是你今天不陪我吃午餐,你知道後果的。」司厲霆邪惡一笑。

那一夜徹底成了蘇錦溪的把柄,她苦著臉接了電話。

「在幹什麼,這麼久才接電話?」唐茗開口才發現自己怎麼變成了質問。

兩人的關係,就算她現在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他也沒立場去質問她,不是一早就說好了?

但自從蘇夢說她和其他男人摟摟抱抱之後,這句話就一直縈繞在他腦中。

「沒,沒什麼,我和朋友在一起。」蘇錦溪心虛的解釋。

身邊的男人似乎很不滿自己成了她口中的朋友,懲罰般的咬了一口她的耳朵。

「嘶……疼。」蘇錦溪天生就特別怕疼的體質,司厲霆咬的比較重,她一時忍不住叫了起來。

「怎麼了?你在哪?是不是出事了?」唐茗關切的問道。

「唐總我沒事,我剛不小心碰到了手。」

「沒事就好,時間不早了,大家都在等你回家吃午餐。」

蘇錦溪心中覺得特別對不起唐茗,他能抽空陪自己回來已經很好了,自己卻要放他鴿子。

她咬著唇不知道怎麼開口,電話陷入了沉默。

司厲霆見她不開口就要將電話奪過來,蘇錦溪迅速說清楚:「唐總真的很抱歉,我這邊有事不能回來吃飯了。」

聽她吞吞吐吐的口吻,唐茗又聯繫到之前蘇夢的話,心中沒來由起了無名火。

自己特地陪她回來,她卻跑了,這算什麼事?

「不回來就算了。」他直接掛了電話。

蘇錦溪聽到電話裡面傳來的嘟嘟聲,唐茗生氣了吧?這件事換成自己也會生氣。

司厲霆看到她黯然失色的表情也猜到了那邊的態度,從她手中奪過電話關了機。

「你幹什麼?」

「我不喜歡有人打擾我們的午餐。」司厲霆預料到蘇家的人肯定會奪命連環call。

蘇錦溪心中憋了一肚子的火氣,「三叔,你究竟想要我怎麼樣?」

在她看來自己就是司厲霆手中的一個玩物,供他消遣娛樂。

自己當晚走錯了房間,犯了這麼大的錯,她甘願受罰,可是老被人牽著鼻子走真的很討厭。

「陪我吃飯。」司厲霆對她的怒氣視而不見。

服務員開始上菜,對於蘇錦溪的性格他早就調查清楚了。

這丫頭喜歡吃美食,典型的吃貨。

lixiangguo

甚至,擺在眾人桌前的茶杯一個個的炸開。

Previous article

「我說了,我會盡量幫你找孩子,找到之後會好好照顧他們。」童雨馨沒有在電話裡面說,是她綁架了兩個孩子,不說是因為擔心童阮阮錄音,也是留了一個心眼。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