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始終找不到。」

楊易想到了上次火靈鎧教的秘法就說:「我知道一個靈術,主要內容是『心神合一,以靈為體,借萬物成己身,散』。你試試,看能不能從這裡面找到線索,還有就是慕家家族施展靈術后那些土沒有消散,應該是真土。所以我猜測,那個靈術不是用靈氣來攻擊,而是利用靈氣來控制其他的東西攻擊。」

「這個也太扯了,很多前輩試過用靈氣和其他東西一起攻擊,不過失敗了。」

楊易聽了拿出槍向前刺去,與此同時槍上覆蓋一層紅霧。楊易回頭看著蕭月說:「不是沒有,只是你沒有注意而已,好好幫我找找。」

「那好吧。對了徐伊也可以在這種情況下練劍。」

楊易聽了放出徐伊說:「你在這裡練劍,同時負責我們的吃的。

徐伊聽了點點頭。蕭月向她招招手說:「過來,我教你怎麼做。」

徐伊聽了走了過去。

「你現在忘了我教你的劍術,開始順著感覺走,這樣可以更簡單的學會那種劍術。」說完看著楊易說:「她是我的徒弟了,你半年後不能殺了她。」

楊易聽到話,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說:「完了,忘了她哥了,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希望他哥遲點到風雲宗唄。」

「還有什麼辦法,還只有兩個月就到了留個月之約了,違約是大忌。」

「應該沒了。」

楊易突然想到了城主說的那個魔鬼林,產生了闖進去的想法,就對兩人說了自己的想法,可能這個世界的中樞就在那裡,或者是個出口。

「我跟著你。」

「我也跟著你。」

「我不確定我能不能回來。」

「我不確定你死後我能不能活著。」

「我不知道去風雲宗的路,沒有你可能會有很久才能與我哥相聚。」

楊易聽到這些話,沉默了一下說:「好吧,那就一起走吧,不過我現在肚子餓了,不介意幫我找點吃的吧。」

兩女對視一眼,出了域場。楊易則拿出槍按照蕭月的方式練。練了一會始終沒有感覺,停下槍。不準備強求。

一陣風吹過來,楊易想到了蕭月剛開始說的話:「靈氣域場。」睜開靈眼,果然看到空中的靈氣有規律的轉動。楊易開始模仿。

模仿了一會,感覺自己手中的槍變輕了,以為自己那裡看錯了。這時蕭月進來了,剛進來就趴下了。

「楊易,你幹什麼啊?」突然反應過來驚呼:「楊易,你居然已經會了。」

楊易聽到這裡,立刻停下槍,把蕭月扶了起來說:「很簡單啊,沒有難度的。」

蕭月做暈狀說:「你被和我再提修鍊了,你悟性太高了。要不你自己看那些靈術吧,說不定很快就解決了。」

「不說這些了,我餓了,你們找的什麼吃的?」

蕭月從戒指中拿出一隻狼。楊易看了楞了一下,自己早就把妖獸當成人類了,看到殺妖獸吃,一時不好適應了。不過當吃完后就沒有意見了。

吃完,收起蕭月和徐伊,向城主府走去,畢竟自己不知道魔鬼林在哪。

一天之後,楊易在帶路妖獸詫異的眼光中進去了魔鬼林。

剛進魔鬼林,身後立刻變成了一面石壁,楊易回頭,猛擊了一下,石壁紋絲不動。知道身後沒有退路了,就向前走去。

周圍的環境很黑,開著靈眼也看不見任何東西,周圍不可能沒有靈氣的,應該是陷入陣法了。

又走了一會,腳踢到了東西,楊易一摸一具屍骨。立刻戒備,這裡應該有東西。楊易全身強化,拿出了槍。

感覺戒指中有東西在跳動,拿出來一看,是那個寫著『六』的令牌,也就是暗夜戰場的令牌。楊易感覺自己應該猜對了,不過現在重要的是怎麼拿到這個世界的中樞。

楊易感覺左邊有微風,立刻一槍刺去。卻刺空了。一個拳頭到了楊易的面前。楊易瞬間飛了出去,槍掉到了遠處。槍和楊易的聯繫立刻中斷了。

楊易還沒有掉到地上,下面又是一腳。楊易到了空中。楊易感覺攻擊自己的應該只有一個人,不過速度也太快了。

楊易像足球一樣被踢來踢去,所幸有強化身體,不然早掛了。想把蕭月弄出來,幫自己一下,又怕被那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攻擊。

這時那塊令牌的震動變劇烈了。楊易想了一下,拿出了令牌,不過捏的很緊。令牌剛出來,楊易就直接掉到了地上。那個東西也沒有再攻擊了。

楊易在原地站了一會,沒有東西再過來。楊易慢慢的向前走去。漸漸的眼前的黑色在慢慢的消散了。楊易感受到變化,立刻停止了前進,站在原地。

空中慢慢的變成了霧,楊易已經勉強看得到。看到不遠處有個長相怪異的東西在不遠處看著自己,眼中充滿了害怕。

楊易好奇的看了他一下說:「你過來一下。」

他疑惑了一會,沒有動。楊易又用獸語說:「你過來。」

他聽了,在原地躊躇了一下,慢慢的走了過來。

這時空中的霧也散了,楊易發現自己居然在一個廢舊的城池中,在原地轉了一圈,還可以看出城原來的繁華。

「你是誰?為什麼在這裡?」

他沒有說話,害怕的看著楊易手中的令牌。楊易收起了令牌,說:「你是誰?」

「我是這個空間的守護者,你進來是違反約定的,快出去吧。」

楊易聽了拿出令牌笑了一下說:「我要出去,怎麼辦。」

他看到楊易手中的令牌,立刻彎下了身體說:「這個真的不歸我管,我的任務就是不讓人大肆破壞這個空間。還有維持平衡。」

「你怎麼保持平衡?」

「很簡單啊,保持他們在這個水平。高出這個水平,空間會限制。低於這個水平我就會幫忙。比如以前妖獸數量大減的時候,就是我創造了天乳獸。」

楊易聽到最後三個字,眼睛都亮了。

看得他很不自在,扭了兩下身體說:「除了你要出去,什麼事我都可以幫你。」

「你跟我混吧。」

「這個也不行。」

「你讓我掌握著個空間。」

「這個也不行。」

隨著幾個對話,他聲音漸漸地小了起來。

「那你告訴我怎麼辦才能拿到這個世界的中樞。」

「你自己進去,不過機會微乎其微。」剛說道這裡停了下來,下意識的看了看,楊易手中的令牌。

楊易也看了一眼,沒有再說話,向城裡面走去。他在後面看了一會,也跟了上去,瞬間到了楊易的旁邊,把楊易嚇了一跳。

「你幹什麼啊?」

「我看看,你能不能成功,我試過了十幾次了,每一次都是被打敗,丟了出來。還有就是你拿到令牌,你就是我的主人了。」

「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在很久之前我就是一個普通的妖獸,也是被上一任守護者創造出來的,結果我不小心殺了那個守關者,結果我就被囚禁到了這裡,只有有人得到令牌才能放我出去。」

「你試過?給我點意見行不?」

「你進去后立刻攻擊,什麼都不管,最大強度的攻擊,直到那個空間的牆壁上流出紅色的液體,就差不多了。」

說著楊易被帶到了廢墟中間的一個大房子前面。楊易走上去推開了門。 ?楊易推門的同時,強化了身體,同時拿出了槍。剛進去,立刻開始了攻擊。這次直接用了獅吼功。吼完了全身的靈氣。

剛吼完空間立刻開始崩塌。廢墟也開始慢慢消失。不過楊易所在的地方始終不變。慢慢的,楊易周圍的環境變成了一片草原。

就在楊易走動時,一陣馬蹄身傳來。楊易立刻開始戒備。看到過來的人,穿著少數民族的衣服。楊易楞了一下,低頭看了自己一下,自己身上一身休閑服,還背著一個旅行包。

楊易看著自己這身打扮楞了一下。沒有想通。這時馬上的人到了楊易面前,看著楊易說:「你迷路了嗎?需要我們載你一程嗎?」

楊易下意識的搖了搖頭。場面飛速變化。楊易騎著一輛跑車,和另一個人在聊天。明明是自己在聊天,可是自己卻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場面繼續變化,楊易成了拳手,在擂台賽上打鬥。對手的動作在楊易面前如同龜速,可是偏偏打得到楊易。很快楊易就倒在了地上。然後爬起來,打敗了對手,讓所有人歡呼。

場面還在變化。楊易到了中年,膝上坐著一個女孩,親切的含著楊易爸爸。

場面又發生了變化。楊易漸漸變老了,坐在外面曬太陽,身邊一個女人依著楊易靠著。

場面停住了,楊易以為結束了。突然楊易飛到了半空中,下面仆著無數的人。偶有人抬頭,看楊易的眼神滿是尊敬。楊易卻感覺到了孤單。四周看了一眼,沒有什麼熟悉的人。

就在楊易想這些的時候,翔卓、蕭月、楊欣、唐薇、木雯、小黑出現在了楊易的身邊。棵楊易還是有些彆扭。

突然空間中傳來一聲不賴煩的聲音:「你這人怎麼這麼無聊啊,找到的都是些沒有用的東西。」

楊易聽到這句話,知道自己的靈魂是被控制了,就說:「你是?」

「我就是這個空間的中樞,你得到我,就等於得到了這個空間,不過你不太合格。」

「為什麼不合格?」

「你的想法和你的願望不符合。」

楊易聽得有些迷糊了,就說:「你能解釋清楚一些嗎?」

「我說你的想法是變強,而你的願望卻那麼平凡,和力量根本不擦邊。」

「那麼說剛剛我經過的事都是我想做的?」

「是,不過最後一個是我加上去的,看來你不太喜歡高高在上的感覺。」

楊易沉默了一下說:「我喜歡高高在上的感覺,不過不喜歡一直高高在上,那樣時間久了我會感覺孤單。」

「即使這樣你也不合格,是我送你走,還是你自己走?」

「我想出去,還有別的辦法嗎?」

「沒有,至少現在沒有。」

楊易在原地躊躇了一下說:「你選擇主人的目的是什麼?」

「把這個空間帶回去,讓他和其他空間融合,重新恢復那個種族的輝煌。」

楊易聽了知道有戲,就說:「這不就可以了,我是靈族的人,遲早是要回去的。帶你會去也不是不行。而你說我想做的事不合格。我想去草原,你知道那有多遠嗎,沒有實力寸步難行。你把剩下的幾個事想想,哪件事不需要實力。而且我手中也有一個空間。說著拿出了暗夜戰場的令牌。」

空間沉默了很久,說:「接著。」楊易疑惑的時候,面前多出一塊令牌。楊易拿到手中看了一眼,看到上面的數字是一百六十九。又看了數字是六的令牌說:「兩塊令牌上的數字是什麼意思?」

「這是空間碎片的編號,是由大到小排列的,你手中的排名的六。還可以和我融合,不過我勸你暫時不要這麼做。」

「為什麼?」

「你太弱了,知道也沒有什麼作用。」場景又回到了大廳。楊易,剛出門,廢墟般的城市就真的消失了。

楊易直接出現在了森林中,那個怪異的妖獸,也站在原地,看到楊易手中的令牌,立刻跪下了。楊易迎上去把他扶起來說:「這個空間就交給你了,幫我收集大量靈藥。「

「主人,我勸你不要再這麼做,為了一些靈草,毀壞了一個空間虧了,還有您讓挖的礦業應該填回去。」

楊易聽了沒有說什麼,知道他是為了保持平衡。

楊易拿到令牌,很簡單就出去了,發現自己還在樹林中,立刻易容向風雲宗跑去。

兩個月後到了風雲宗,在山上沒有找到木雯,見到了三師姐,就說:「師兄,師傅還沒有出關嗎?」

「沒有,你幹什麼啊,有事直接說。」

楊易假裝頓了一下說:「我缺很多靈藥,預計了一下應該要一萬上品靈石左右。」

三師姐楞了一下,拿出一萬上品晶石說:「這個還不夠的話再找我要。」楊易接過戒指,點點頭離開了。到了宗門的兌換殿中全部換成了靈藥。到了晚上,讓三師姐守門,楊易開始煉化靈藥。

早上,靈藥全部煉化了,但楊易的丹田還有一些沒有充滿。想了一下,準備先穩固一段時間再突破。

這時楊易感覺整個山被一股氣勢覆蓋了。很熟悉的感覺,楊易立刻想到了徐傲。應該是他和山下的侍者有衝突了。立刻出門跑了下去。

看到一個人站在地上,身體旁邊全是屍體,不過他明顯不是徐傲。楊易感受了一下那種氣息,始終有徐傲的感覺。不過還沒有開口說話,那個人就沖了過來。

楊易看了,知道他確實不是徐傲,就和他對了幾招。剛開始楊易佔盡了上風,沒有殺他的原因是想問他和徐傲的關係。不過漸漸的,他的身體中冒出一股黑氣,楊易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又是幾招后,楊易直接被打飛了。就在楊易準備強化的時候,一隻手從天而降,把他壓在土裡。接著是十分熟悉的聲音說:「你是誰,為什麼到這裡來?」

楊易驚喜的回頭喊了聲師傅。「你出關了,突破了沒有?」

「突破了,你認識這個人?」

「不認識。」

「你剛剛躊躇幹什麼?」

「在他身上找到了一種熟悉的感覺,所以沒有太過認真。」

他在血老的手下還想反抗,不過掙了幾下,紋絲不動。他眼神凝聚了,嘭的一聲爆炸了。這聲爆炸吧楊易嚇了一跳。疑惑的看著師傅。

「他被人控制了,不過剛剛不知道為什麼他失去了控制。他身體里的禁制殺了他。」

楊易想了一下,把半年前遇見徐傲的事告訴了師傅。血老沉默了一下說:「沒事,你先等一下,我先去鞏固一下修為。」

「好,我也要鞏固一下,我現在可以在山巔之上練槍了吧?」

「沒有人阻止過你。」

lixiangguo

龍少動手殺了歷城的一些守衛,頓時,歷家三兄弟也沖了上來。

Previous article

朝某個方向縱身一躍,連最後一根龍柱也被打了出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