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請!」

吳天也沒挽留的點點頭,旋即看著花殤拉著花月瞬移消失的身影,微微笑著說道,「花姐,我們是直接瞬移回去呢,還是慢慢飛回去?」

「當然是慢慢飛回去了!」

花娘毫不猶豫的說道,「咱們好不容易單獨兩個人出來!壞少爺,難道你就不想和人家好好的過一過二人世界么?」

「呵呵,好,一切都依你!」

吳天笑著攬住花娘的細腰,身形騰空而起,並未施展任何身法急速,就這麼緩緩的朝著邪宗所在的方向飛去,一路上感受著四周的美景,讓他們兩人此時頗有一種神仙眷侶之感,端的是無比享受……

真的好像是出來度蜜月一般,花娘變成了一個小女人,一路上不斷朝吳天撒嬌,而夜晚如果找不到休息的地方,便隨意在野外設下一個陣法結界,兩人同樣在裡面極度享受,享受著以天為被以地為席的美妙……

因為有陣法結界的保護,也不用擔心會被其他人發現,但他們兩人卻可以將外界看得很清楚,故而讓花娘越發激動,甚至每每都會做出無數的動作來滿足吳天,讓吳天享受到了另一種無法言語的絕妙……

終於,花費了將近五六天時間,他們總算是從寰宇界南部,進入到了東部地域……

在這期間,吳天與花娘也遇到了一些血魔,兩人自然不會有任何留手,飛快的將所有遇到的血魔全數消滅,但是令吳天奇怪的是,最近這段時間出現的血魔實力都很低,最強的不過是一個尊階!

好像所有聖階血魔都全部消失了似的,就從沒遇到過一個!

「難道血衣樓還有什麼陰謀?」

吳天心中生出這樣的一個想法,算算時間,距離那石宏傷勢好轉的一年期限還有四個來月的時間了……

「難道這些聖階血魔要等石宏的上市徹底恢復之後才會出現?」

「我們如此被動,還不如找到血衣樓的秘地所在,直接進去滅殺了他們呢!」

想到這裡,吳天不禁苦笑著暗自搖了搖頭,如果血衣樓所在的秘地真的那麼好找到的話,恐怕寰宇界的諸多勢力也決計不會讓他們保存到現在……

「壞傢伙……壞傢伙……」

就在吳天陷入沉思之際,卻被花娘很是不滿的聲音喚醒過來。

「啊……怎麼了?」


看著花娘那嬌怒的模樣,吳天不禁訕訕一笑,「花姐,我……」

「哼哼!臭少爺,壞傢伙,人家叫你那麼久了,你都不理睬!哼哼……是不是嫌棄人家年老色衰,就不想要人家了?」花娘此時簡直委屈到了極點,尤其是那一雙美眸中泛出的點點晶瑩,更是讓人心生無盡的憐愛之意。

「我怎麼會不要你呢?」

吳天將花娘摟入懷中,嘴角劃出一道弧線的邪笑道,「昨天晚上還有人說要給我生一堆孩子呢!」

「去死……」

想到昨兒個被吳天弄到天上去時候的胡言亂語,花娘就不禁臉紅,什麼『親爹爹』,什麼『好哥哥』之類的,簡直讓她連想想都覺得羞澀到了極點……

「哈哈……」

「叫你還笑!還笑?不準笑了,哼!臭傢伙,就知道欺負人!」

花娘拳頭如雨點般朝吳天砸去,弄得吳天笑得更加大聲,讓不遠處許多路過之人都紛紛側目,但看著這對年輕情人的打鬧之時,大部分人都紛紛露出了極為善意的笑容……

當然,也有些人對吳天露出了無比羨慕嫉妒恨的眼神,而竇驍便是其中之一。

竇驍,今年二十七歲,實力在宗階巔峰,這次出來就是為了尋找機緣突破至尊階,但沒想到機緣沒找到,原本就無比鬱悶的他,卻是遇到了吳天與花娘打情罵俏般的打鬥,讓竇驍的怒火頓時大盛……

「走!」

一揮手,竇驍便帶著身邊四個尊階護衛朝吳天他們那邊走了過去。

「這位小姐,在下天獸宗竇驍,敢問小姐芳名?」竇驍做出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拱手道。

「你是什麼人,關我什麼事?」

花娘翻了一個白眼,沒好氣的道,「別擋著我們的路,讓開!」

區區一個宗階巔峰,竟然敢來和她搭訕,還眼露y光,這不是找死么?

「小姐……」

竇驍不僅沒有退後,反而更上前一步,笑著道,「小姐恐怕不至於如此不近人情吧?在下說了,我叫竇驍,難道小姐沒聽過我的名字?」

「我管你是竇驍還是斗狗,姑奶奶沒心情和你廢話,滾!」花娘當即嬌叱道。

本來與吳天『渡蜜月』渡得好好的,偏偏有這種不開眼的人跑出來,這讓花娘的心情頓時壞了不少。

「小姐,你可不要不識趣!」

竇驍雙眼中寒芒閃爍,冷聲道,「我竇驍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你竟然拿我與狗相比,不覺得太過分了么?」

「那你與狗相比都算好的了!」

不等花娘開口,吳天當即冷哼道,「我就怕你連狗都比不了!聽不懂人話么?讓你滾開!」

「小子……」


剎那,竇驍驀地朝吳天望去,殺意迸發的道,「你最好管住你的嘴!否則,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就不是你這種小子能夠承擔得了的了!」

「哦?是么?」

聽到這話,再看那竇驍如此囂張的模樣,吳天反而是笑了,「那小爺我倒想看看,什麼人是我不能得罪的!」

「小子,你……」

竇驍沒想到吳天會這麼說,心頭怒火更盛,咬牙道,「小子,報上號來!本少爺我不想對無名小卒出手!」

「嘖嘖……好大的口氣!」

吳天輕笑道,「你叫竇驍?」

「不錯!」竇驍揚了揚頭,一副天老大地老二的模樣。

「你和天獸宗宗主竇髯有何關係?」吳天再問道。

「那是我父親!」

「呵呵,原來是天獸宗的小少爺啊!」

吳天笑了,他倒是聽說過天獸宗宗主竇髯老來得子,被寵到了極點,平日里在天獸宗內張揚跋扈,可一直卻不知道這人的名字,故而之前才沒有反應過來。

「看來,你小子也聽說過本少爺的名號!」

竇驍以為吳天有些怕了,當即指著花娘說道,「小子,少爺我看中了你的女人!給你一個機會,將你的女人讓給我,少爺我可以引薦你加入我天獸宗,怎麼樣?」 周圍許多路人紛紛側目,不過看樣子,那些人都知道竇驍,在見到是他這位天獸宗小少爺之後,好一部分都紛紛急忙走遠了一些,看樣子竇驍在這附近的確名氣很大啊,可注意到那些人的神色轉變,恐怕這種名氣也不怎麼好……

然而這時,竇驍那麼囂張的言語,讓花娘俏臉瞬間冰冷下來……

「你、找、死?」

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人敢向她這麼說話了。

而吳天卻是微眯著雙眼,面色冷厲的道,「竇驍,有些話說之前時要考慮好後果的!」

「後果?哈哈……小子,你竟然和本少爺說後果?」

竇驍絲毫沒有將吳天和花娘放在眼中,狂妄大笑道,「你以為你算什麼東西?少爺我看中了你的女人,是你的福氣!怎麼?難道你小子敢不答應嗎?」

「真是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吳天搖了搖頭,這種紈絝做法已經是許久沒遇見了。

「你說什麼?小子,你找死?」

竇驍陡然冷喝道,「少爺我沒那麼好的耐心!小子,你若敢說出一個不字,少爺我今天就讓你死在這裡!」

「好大的口氣!」

吳天嘴角劃出一道弧線,冷笑道,「正好反正我們夫妻也沒事,就陪你這位天獸宗少爺好好的玩玩!」

聲音落下,吳天施展出天龍掠影身法,而後只聽到一陣陣響亮的巴掌聲接連傳開,旋即便見得那竇驍身後的四個尊階護衛盡數倒地,竟是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什麼?這怎麼可能?」

一直到吳天重新回到方才所站之地,又聽到自己這邊慘烈的痛嚎,這宗階巔峰的竇驍才反應過來,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發生的一切……

四個尊階,竟然就在不到兩三個呼吸間被人如此輕易地打倒在地,看那樣子竟是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若非親眼所見,竇驍怎麼也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年輕人,竟然會有那麼恐怖的實力!

「你到底是什麼人?」

不愧是天獸宗的小少爺,心裡驚慌之餘倒是很快鎮定了不少,不過那一雙有些閃爍的雙眸,依舊說明了此時竇驍心中的懼意。

「我?呵呵,連小爺我是什麼人都不知道,就想要霸佔我的女人?」

吳天冷笑不已,眼眸中泛出實質般的殺機!

「剛才小爺我說過了,現在索性沒事,就好好的陪你玩玩!」

吳天繼續開口道,「現在你的四個護衛已經不行了!小爺我給你半個時辰時間叫人,怎麼樣?」

「真的?」聽到吳天這話,竇驍立刻眼睛一亮。

這次可不僅僅是他自己出來,在附近不遠處還有幾波天獸宗的人,其中更有他父親的大弟子呂栩,以及天獸宗二長老俞宏。

「自然是真的!」

吳天點點頭,淡淡的道,「你可以傳信讓他們過來,我早就很想見識見識天獸宗的人了!嘖嘖……當初的一些事情也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算上一算!」

「好!你給我等著!」

說做就做,在狠狠瞪了一眼吳天後,竇驍趕緊拿出了傳信玉符,玉符光芒大盛中,不知道到底說了些什麼,在將玉符收好后,這竇驍便立時朝吳天說道,「小子,你等著,我大師兄現在就在附近,他馬上就帶人趕過來,到時候我看你是怎麼死的!」

「哦?是么?」

吳天冷笑了一下,旋即對其也不予理會,就這麼牽著花娘的小手走到一旁,看著花娘有些不解的目光,吳天將當初邪宗初建在滅碧雲宗之時,天獸宗三護法趙榮華以及他的夫人尤嵐針對自己以及邪宗的事情講了出來,也讓花娘沒有再多說什麼!


再說了,吳天可是她的男人。不管吳天怎麼去做,她都會毫無怨言的絕對支持!

當然,其實吳天也並非笨蛋,此地並非是天獸宗的勢力範圍,想來來到這裡的人也不算多,再加上在浮屠塔內還有分身以及金焱等存在,就算他們打不過來人,難道跑還跑不掉么?

再者,如今的吳天身為北部之王,若是今日的事情不能有什麼解決之法,那他的面子何存?

一時間,在這附近瞬間完全安靜了下來……

周圍旁人在聽到吳天與竇驍的對話之後,一些大膽的人紛紛在不遠處駐足,一個個的對著吳天他們指指點點,也不知道到底在低聲交談著什麼,但知道竇驍身份的他們,卻對吳天和花娘都不禁流露出了一抹同情……

而竇驍此刻的面色也陰沉到了極點,絲毫沒有去管身邊那四個尊階護衛倒地的痛苦模樣,一雙陰狠的眼眸死死盯著吳天,彷彿恨不得將吳天碎屍萬段……

終於,大概十餘分鐘后,從遠處急速而來幾道身影,其中為首的赫然就是那竇驍口中的大師兄呂栩,一個七階武尊的存在,而在呂栩身邊跟隨的六人,實力最強的已經達到了八階武尊的程度!

「大師兄……」

見到呂栩的到來,竇驍立刻迎了上去,在呂栩耳邊將添油加醋的說了好一些話,還時不時的用充滿殺意的目光在吳天身上掠過。

「好了,小師弟,你且站到一旁!」

呂栩點點頭,環視了一眼那四個倒在地上的尊階,繼續吩咐道,「你們去將他們扶下來!」

身後六人很快走出將那四人攙扶到旁邊,而呂栩這才將目光望向了吳天,面無表情的道,「閣下到底是什麼人?」

我有女徒三千萬 你還不配知道!」

吳天冷冷的開口道,「聽聞天獸宗呂栩還算一個很不錯的人物,難道僅憑竇驍那一面之詞,你就相信了嗎?」

「不管是真是假,但閣下打傷我天獸宗之人乃是實情!如果閣下今日不給出個交代,恐怕怎麼也說不過去吧?」呂栩淡淡的說道。

「好吧,那小爺我也不想多說什麼了!動手吧,我倒想看看你們天獸宗的人到底有多不講理!」

吳天冷笑不已,目光環視眾人,嘴角微微翹起,輕笑道,「你們……一起上吧!不要說我沒有給你們機會!」

「找死!」

被絕對輕視了,呂栩的雙目中殺意閃爍,猛的揮手道,「既然閣下這麼說了,那就怪不得我們以眾欺寡了!你們六個一起上,好好領教領教一番!」


「是!」

那跟著呂栩過來的六個尊階之人立時應了一聲,而後身形急速閃爍而出,在對吳天形成合圍之勢后的剎那,六人同時展開了各自的攻勢……

「花姐,你先退後一些,讓我陪他們好好玩玩!」吳天笑著道。

「當心!」

花娘點點頭,雖然明知以吳天五階武聖的實力,就算再怎麼樣也不可能被這些人傷到,但退後的時候,她還是不由得提醒了一下。

「放心吧,沒事的!」

吳天笑著點頭,在看到花娘推開以後,便立時臉上浮現出一抹邪笑,那天龍掠影身法頓時施展到極致,也沒有將九星破霄劍喚出,就這麼赤手空拳的與那六人激烈交戰在了一起……

唔……準確點來說,並非交戰,而是任由那六人展開何種攻擊,吳天都依靠著身法遊刃有餘的進行著躲閃,哪怕是他的衣角,周圍六人都沒能沾到,更別說給他帶去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了……

「小師弟,這人到底是誰?」

看到吳天如此輕鬆的舉動,呂栩的面色陰沉了下來,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反正大師兄,他既然敢針對我們天獸宗,那就是他自己找死,管他是誰呢……」



lixiangguo

< 她甚至早已做出了犧牲自己清白的準備,現在有這麼多人幫她,她已經很感激了。

Previous article

上了島,三爺與楊逾各自散開,李元景自是跟著凌祁雪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