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葉蘇!」

陳夢夢笑容甜美,美目盯著蘇塵,晶瑩靈動,有股不一樣的味道。

「大哥哥,你在聖泉裡面一坐就是半天,瑤瑤都餓了……」

瑤瑤坐在蘇塵的肩頭,搖晃著小腳,摸著小肚子,一臉的不開心:「大哥哥,瑤瑤想吃烤肉了。」

「哈哈,你這個小饞嘴。」

蘇塵溺愛的攏了攏她的秀髮,而後大步向外走去,道:「走嘍,咱們去吃烤肉。」

昊天聖地環山靠水,距離天香居不遠處,就有座龐大山脈,林木蔥蔥,老樹盤根錯節,聳入高天,其間不時有獸吼聲響起。

在山脈邊緣,偶爾會閃現出一兩道身影,身上染血,但眉間有股英氣,天資不俗,顯然都是聖地弟子,來這山脈中歷練,實力不凡,甚至有元魄境的強大天才出現。

當蘇塵,陳夢夢以及小蘿莉出現時,並不讓人關注,因為當初四大聖主遮蓋了古聖天,聖地內天才們,只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物,可卻從未見過。

「瑤瑤要吃烤肉嘍。」

剛進入山脈,林瑤瑤就雀躍不已,揮舞著小拳頭,滿臉的興奮,她很留戀當初和大哥哥一起吃烤肉的感覺。

「吼!」

然而,他們剛進入不久,少女的臉色就變了,一頭紫血獒犬臨空出現,目如碧珠,幽藍無比,皮毛晶亮,利爪鋒利如刀鋒,渾身都有股恐怖的氣勢。

這是一頭元魄三重天的獒犬!

「不好,這頭獒犬太強了!」

少女臉色難看,想要倒退,要知道她而今也不過是玄輪境七重天,能夠勉強匹敵元魄一重天的強者,可遇上這種獒犬,也只有被虐殺的份。

「沒事,不過是一頭獒犬而已!」

蘇塵淡淡一笑,絲毫無懼,莫說是獒犬了,就是元魄三重天的龍獅他都斬過,而今他靈繭初成,更是期待自己到了哪一步。

「夢夢姐姐不怕,大哥哥很厲害啊,你看瑤瑤都不怕的。」

林瑤瑤搖晃著小腿,一臉的天真,這種會飛的玄獸,大哥哥可是斬殺了很多呢。

「吼!」

獒犬怒吼,撲殺了過來,利爪打出了九道玄光,貫穿了虛空,讓虛空接連顫動,威勢很強,畢竟是元魄三重天玄獸,也難怪陳夢夢會臉色發白了。

然而,蘇塵一步踏出,長拳轟天,丹田血肉中那靈繭,微微一顫,一道靈光乍泄,化成了一道拳光,紫光璀璨晶瑩,讓得天地都失色,那道拳光直接貫穿而過。

「噗噗……」

九道玄光接連崩潰,那拳光無匹,將那獒犬一拳砸飛,鮮血狂飆,飛上了高天,那獒犬頭顱都裂開了,慘嚎不止,很快就奄奄一息,等到蘇塵走過來時,它哀嚎一聲,吐出了最後一口氣,徹底失去了生機。

「啊……」

陳夢夢掩口,眼睛睜得很大,這可是元魄三重天的玄獸啊,讓她都膽寒,可竟然擋不住蘇塵一拳,這也太過強悍了吧?

「大哥哥,快,快,瑤瑤要吃烤肉。」

小蘿莉自蘇塵肩頭滑落,利索的收攏殘枝,準備生火了,望著那嬌小的倩影,蘇塵與陳夢夢都笑了起來,這真是個惹人憐惜的小丫頭。

「剝皮抽筋,咱們吃烤肉。」

靈泉小溪蜿蜒向深處,葯香撲鼻,蘇塵將獒犬剝皮,架在火堆上燒烤,不多時,肉香四溢,獒犬烤的金黃,都快要流油了,小蘿莉蹲在火堆旁,眼巴巴的望著。

「好慢哦,瑤瑤都餓了。」

小傢伙小臉被火苗烤的紅撲撲的,像個熟透了的蘋果,小手支著下巴,口舌生津。

「你這小傢伙,快好了。」

蘇塵溺愛的颳了刮她的小瓊鼻,利索的撕下了一塊獒犬腿,此刻,那獒犬肉烤的金光滴油,最是可口,因而,小傢伙蹦蹦跳跳的跑過來,抱著獒犬腿,燙得齜牙咧嘴,小口的吃了起來。

「夢夢,你也嘗嘗。」

蘇塵又撕下了一條獒犬腿,遞給陳夢夢,讓得陳夢夢也開心不已,小口吞咽,顯得要淑女多了。

「這獒犬可是好東西,一般的山脈可是很難尋到。」

蘇塵也大快朵頤,吃的滿嘴流油,看的陳夢夢與林瑤瑤「咯咯」直笑,這完全沒有高手形象,像個大花貓似得。

「嘿嘿,聽說了嗎?」

正在蘇塵三人大快朵頤時,一道不和諧的聲音,自遠方傳來:「聖門最年輕的神脈天才回來了。」

「的確,我也收到風聲,那聖門最年輕的神脈天才,據說是為了昨日入門的那個少年而歸來。」

三名青年自虛空緩緩飛過,氣息強大,都是元魄境天才,他們微笑議論,對於昨日那個神秘天才頗為好奇。

「嘿嘿,那可是百年來唯一敢闖古聖天的少年,並且還被清沐強者收為弟子,也難怪連聖門神脈天才都忍不住要出手。」

「真是期待啊,不知道那少年會是怎般模樣?」

一名青年大笑,道:「到底是聖門最年輕的天才將那少年暴揍一頓,還是聖門天才吃癟?」

三名青年大笑離去,腳底都發光,能入聖地,絕非等閑之輩,可就是這樣的天才,都對於那聖門最年輕的神脈天才吃味,想要看他吃癟,當然也想見識一下,能被清沐強者看重,收為弟子的到底是怎樣的一種天資。

「聖門最年輕的神脈天才?」

蘇塵啃著獒犬肉,嘀咕了一聲,眼睛開始冒光了,這可代表著聖門最有天資的絕才,他很想一戰,看看他凝聚靈繭之後,已然到了哪一步了。 ?ads_z_txt;

「聖門最年輕神脈天才?」

陳夢夢微微變色,這個天才她知曉一些,一年前曾震動整個聖地,天資縱橫,年僅十四歲就突破了元魄境,可匹敵玄體榜文四十五強的天才。

「葉蘇,你可不要掉以輕心。」

陳夢夢鄭重的提醒蘇塵,一年過去了,這個天才只會更可怕,絕對是他的勁敵,即便是蘇塵現在實力強大,也不能不小心了。

「放心吧,縱然是元魄境,我也不懼。」

蘇塵點點頭,戰意洶湧,他天資不弱,雖然那天才一年前就突破了元魄境,可他而今結出了靈繭,同樣不遜色。

「走吧。」

小半個時辰,蘇塵站了起來,洗盡雙手,將小蘿莉放在肩頭,向著天香居走去。

可,片刻間,就有另一道消息傳來,令得聖地都沸騰了,瞬間天才匯聚,神色動容。

「聖門天才傅逝水,進入了玄體榜文了。」

一道道驚嘆聲響起,議論紛紛,當年傅逝水闖入了選題榜文四十五強,而今歸來,又要硬戰玄體榜文,怕是更加強橫了。

「不知道他能做到哪一步?」

一群青年臨空而立,望向那巨大的榜文,彼此議論,皆是無比期待。

「三十強,還是二十強?」

一群天才向著玄體榜文飛去,一年前傅逝水還稚嫩,底子淺薄,而今歸來必然是根基堅實,要重闖玄體榜文,甚至還會入玄輪榜文。

「走,看看這個天才能走到哪一步?」

蘇塵揚眉,他對於五道榜文也好奇,連傅逝水都只能走到四十五強,那前十名絕艷古今的天才到底有多強?

五道榜文垂天而下,紫金璀璨,有山嶽那麼大,如同天幕一般,遮蓋了五座山峰,氣勢磅礴,古意隆隆。

此刻,玄體榜文四周,人頭攢頭,不僅聖地天才們來了,連一些強者都出現了,黑壓壓的擠滿了天空,一道道目光都匯向了那道榜文,半空紫光大作,璀璨奪目,遮蓋了一切,人們只能靜靜地等待著。

「嗡!」

忽然,紫金榜文一顫,緊跟著一道閃亮的鎏金大字,虛空浮現,烙印在四十名,代表著他驚艷壓古天才,進入了四十強。

頓時,四周一片沸騰,人們噓聲,這才僅僅片刻間,就闖進了四十強,顯然這一年來的歷練,讓他真正的洗髓,務實了根基。

「底子堅實了,他能做的更好。」

一群強者微微點頭,這才是個開始,傅逝水就表現的這般強勢,顯然實力更強了,在玄體境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嗡!」

果然,茶盞功夫過去,那紫金榜文又顫了一下,鎏金大字飛天而上,遮蓋了三十五強,耀耀生輝,代表榮耀與輝煌。

「三十五強了,這才多久啊。」

一群天才感嘆,皆是心驚,同樣是玄體境,他們卻連五十強都難以闖過去,這就是差距。

「這隻怕還不是那傅逝水的最強戰力。」

他們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震撼,特別是女天才,妙目綻放出異彩,這個傅逝水絕對有問鼎三十強的資格,與那絕艷的天才齊名。

「真是強啊。」

連陳夢夢都咋舌,三十五強都阻擋不了他的腳步,怕是三十強都不是他最終的目標。

「哼」

小蘿莉坐在蘇塵的肩頭,撇撇小嘴,不滿的道:「我大哥哥一定比他厲害。」

「你這個小可愛。」

蘇塵捏了捏她的小瓊鼻,溺愛的道:「聖門天才不可小覷,現在就看他是否能與最強的天才並肩了。」

不多時,又傳出了驚呼聲,一道道目光更顯火熱,因為傅逝水竟然擊敗了古天才,登頂三十強,其資質絕艷,令少女們為之尖叫,滿眼都是小星星。

「三十強,還不是盡頭,還會更強啊。」

一名青年天才驚叫,這種天資即便是在聖門都罕見,這麼多年下來,又有幾人可以列位三十強,與古天驕並列?

「要知道那傅逝水,而今才十五歲啊,卻做到了這一步,未來不可預測了。」

一名少女滿臉的艷羨,可以說傅逝水絕對是聖地天資最強天才並駕齊驅了,等到他成長起來,絕對是橫掃的存在。

「這一年來,逝水這小傢伙變化蠻大嘛。」

聖門五強來了,身姿如松,遠遠的望著那紫金榜文,嘴角微微揚起,掠起微不可查的笑容。

「的確不錯,務實了基礎,應該會走的更遠。」

清沐一雙眸子望穿了虛空,綻放出璀璨的色彩,對於傅逝水的變化,也略微點頭,顯然這等天才,若是彌補了缺憾,必然有與古天才並列的資格。

「不過想要與古來最絕艷的天才爭鋒,他還不夠資格。」

清沐微微搖頭,傅逝水天資縱橫,即便是在聖門都能擠進前三,可有些狂傲了,基礎不夠務實,這一年來變化頗大,可還不能夠與最強的天才爭鋒。

「這的確是個好苗子,應該好好的錘鍊。」

王烈也點點頭,他與清沐的看法一致,縱然是天資縱橫,也需要不斷錘鍊,方能成為真正的強者,不然可能會半途夭折。

「聽說這個小傢伙是為了我那個徒弟歸來的?」

清沐微揚著嘴角,目光戲謔,瞥向聖門五強,頓時讓得聖門五強恨得牙痒痒,傅逝水的確很不錯了,可同樣是十五六歲的年紀,那葉蘇可是貨真價實的變態,六日結出了靈繭,底子深厚,將來必然是橫掃一方的強才。

而且,就在今日,連四名聖主都震動了,靈繭太逆天了,一旦成長起來,那將不可阻擋,特別是破繭化蝶時,璀璨驚天,註定要輝煌,這讓他們看到了聖地崛起的希望。

因而,四名聖主當場拍案,同意了下來,要讓蘇塵在九重天時,進入小靈界,去錘鍊與眾不同的元魄境,為兩年後,月榜戰做準備。

「哼,清沐你也別得意,那小子有點妖孽不錯,可畢竟境界還低,傅逝水可是元魄境兩重天,小心出糗。」

王烈齜牙,蘇塵的體質,讓他們都眼熱,可卻便宜了清沐,不過也希望他能出糗。

「靈繭非凡,六重天怎麼了?」

清沐翻了翻白眼,不屑的道:「那傅逝水為了務實基礎,一直在壓制著境界,而今也不過是元魄一重天,這種的差距,靈繭足以彌補。」

「我很期待這一戰。」

「真想將聖門天才都叫回來,此時不讓你出糗,以後怕是沒機會看了。」

聖門五強唏噓不已,靈繭成長起來,那將是無法壓制的,真正發威,恐怕神脈天才都要發悚。

「嗡!」

約莫小半刻,紫金榜文再顫,流光燦燦,一道鎏金大字飛旋而出,壓蓋四方,位列二十五,引發了人們陣陣驚呼,進一步就能衝進二十強,鑄就榮耀與輝煌。

「太霸烈了,比當初聖門絕才還要快了些許。」

一群天才驚嘆不已,一年多不見,傅逝水還是原先的境界,可卻明顯更加強絕,在玄體境能與古天才媲美。

「實在太帥氣了,有無敵之資!」

一名少女尖叫,滿眼萬花盛開,對於傅逝水頗為崇拜,如此天資,值得她去愛慕。

「傅逝水天資出塵,號稱可媲美我聖門六大高手,能不強絕么?」

一名青年自傲,聖門輝煌蓋聖地,而六大高手更是強橫,罕有敵手,而傅逝水其天資,的確有與六大高手比肩的資格了。

「轟!」

半個時辰過去,紫金榜文顫了一下,鎏金大字再次出現,高懸在半空,照耀天地,預示傅逝水問鼎二十強,這是個震撼的結果,代表聖門最巔峰的戰績。

「老天,問鼎二十強,這傅逝水真的有媲美六大高手天資!」

lixiangguo

越來越多的孩子加入了領取食物的隊伍,就連站在孩子王身邊的那些親衛,也都開始動搖了,他們雖然每天也不缺少食物,可那些都是一些生肉,根本就是難以下咽,他們都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喝過這麼美味的菜湯了!

Previous article

「也對,法理為了限制初,這才讓異本源神力和本源神力無法作用。就算我們攻擊初,她也不可能完全死亡。」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