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咱們聯手。」大魔王點了點頭。

兩人一左一右,夾擊葉雄。

大魔頭手中握著一把鬼頭大刀,刀上泛著綠幽幽的光芒,一看就知道餵了毒。

洛姑娘手中多了一條五顏六色的鞭子,鞭頭是一個白色的金屬骷髏頭,看起來有些駭人。

兩人身上魔元大盛,手中法寶都發出十分恐怖的氣息,一點點朝葉雄壓迫而去。

但是,他們不敢馬上出手,要一點點測試,葉雄的傷到底有多重。

兩人不敢想像,這個傢伙前幾天最多只能對付一名半步元嬰,短短時間,實力就增漲這麼厲害。

今天,死在他手裡的魔族修士,沒有四十都有三十了,剩下的也受傷不輕。

以他現在的實力,如果沒受傷的話,別說半步化神,就連化神修士,都有一戰之力了。

葉雄站在半空,面對的兩人的圍攻,靜如松,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別人不知道,但是他卻非常清楚,自己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

開始被十字血陣擊傷,變身真猿五變之後,也受傷不輕。

豪門遊戲:契約已過期 在受傷之後,又施展大招冰火爆,幾乎抽盡了他身上所有的元氣了。

實打實,他根本就沒有把握,再將大魔王跟洛姑娘殺掉。

周圍的人正道修士,半步化神以上修為的,全都受傷,已經沒有幾個能戰的,這種情況之下,已經沒有人能幫他了,只能靠自己。

現在已經是絕境了。

哪怕現在的情況這麼惡劣,葉雄表面上,依然沒有任何變化。

喜怒不現於形,這是一名城府深的修士,必備的素質。

他的腦子,轉得飛快,瞬間就想了很多種方法,但是沒有一種有把握的。

轉眼之間,兩鼓試探般的攻擊,已經落到他身上。

一道黑色刀芒,一條鞭龍形虛影,一斬一捆,氣勢洶洶地襲來。

葉雄握著菩提神劍,劈出兩道劍芒,將兩道攻擊攻破。

剛破解,又兩道攻擊襲來,這次的攻擊,氣勢加了一成。

葉雄依然輕淡地將攻擊化解。

接下來,大魔王跟洛姑娘不停地出手,葉雄的應付越來越吃力,身上的傷口裂開,越來越嚴重。

「葉雄,你別裝了,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已經油盡燈枯了吧!」大魔王哈哈大笑起來。

「你近距離攻擊試試。」葉雄冷冷道。

「我就遠遠地攻擊,看你能扛多久。」大魔王陰險地笑道。

兩人就這樣隔著幾公里,不停了出手,一遍遍攻向葉雄,終於,葉雄無法支撐,身上中了幾招,血涌而出。

哪怕這樣,兩人依然不敢靠近,怕中了葉雄的計謀。

正是因為他們這種心理,讓葉雄還能應付,如果他們全力出手,葉雄可能早就死了。

周圍的正道修士,遠遠地看著,非常不甘心,但是又無可奈何。

大魔王跟洛姑娘雖然受了傷,但是兩人畢竟是半步化神修為,而且是所有魔修之中實力最強的,一般的修士前去,只要送死。

偏偏這時候,一道人影,不顧死活,朝大魔王攻去。 出手的人,正是白雪。

白雪一直都非常擔心,但是見葉雄連連遇險,再也按捺不住出手。

偽天缽握在掌心之中,缽口對著大魔王,缽口產生一種強勁的吸力,將他拉扯著向缽口而去。

「不知死活。」

見這種時候,還有修士對自己出手,大魔王當下就準備殺雞儆猴。

不下殺手,其餘的正道修士,還可能出手。

大魔王揮舞著鬼頭大刀,斬出一道道的黑色刀芒,如同斷魂刀一樣,狠狠地朝白雪斬去。

「白姑娘,別過來,你不是他們的對手。」葉雄在遠看著,十分焦急地喊道。

已經遲了,大魔王出手非常狠,哪怕白雪有偽天缽這樣的神器複製品,又怎麼可能是大魔王的對手。

眼見刀芒就要將白雪斬成兩半,突然,半空之中一道白芒從天而降,轉眼之間就將刀芒毀掉,幫白雪解圍。

一名仙風道骨的老者從天而降,落到半空,站在白雪面前。

「父親大人。」看清楚來人的面容之後,白雪大喜過望。

父親來了,這下正道算是徹底贏了。

以他的實力,別說兩名半步化神的魔修,哪怕是化神魔修,都奈何不了他。

「明知不敵,還要出手,不想活了嗎?」百里風雲看了白雪一眼,生氣地罵道。

「難道你讓我見死不救嗎?」 軍門寵婚 白雪嘟著小嘴,不服氣地說道。

「想當英雄,前提是你得有這個能力,沒有能力,英雄當不成,反而當成了炮灰。」百里風雲罵道。

「我知道了,父親大人,你快點把這兩個傢伙解決掉,葉公子受傷不輕,撐不了多久了。」白雪急道。

百里風雲看了葉雄一眼,突然淡淡地說道:「你自盡吧,看在你是我女兒朋友份上,我不對你出手。」

此言一出,周圍的人,全場嘩然,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白雪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父親,眼睛睜得大大的,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百里風雲,我能從你手裡逃過一次,你憑什麼覺得,我逃不了第二次?」葉雄冷冷道。

「你能逃掉第一次,那是因為你沒受傷,這次你受傷這麼重,你覺得還有可能逃得掉嗎?」百里風雲冷哼。

「我是逃不掉,但是,我有大腿抱啊!」葉雄輕笑一聲,朝半空喊道:「滄瀾王,你們該現身了吧?」

話音剛落,原本空無一人的半空之中,突然出現兩道人影。

為首一人,正是滄瀾王羅琨,另外一人正是跟百里風雲齊名,被稱為滄瀾帝國兩大鎮國基石的羅通。

百里風雲的臉,變了又變。

兩人出現,場外又是一片喧嘩!

滄瀾帝國,三個最強大的人物出現在這裡,讓所有的人,全都非常意外。

「葉公子,這是怎麼回事?」白雪顫抖著聲音,望著葉雄。

葉雄不忍心看她的表情,他能理解白雪的心情。

自己最驕傲的父親,居然是魔族的人,對她的打擊有多大,可想而知。

「白姑娘,過來我這裡,他不配當你的父親。」葉雄朝她伸出手。

白雪的眼淚瞬間就流了出來,看著風雲風雲,不斷地搖頭:「父親大人,你告訴我,快告訴我,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什麼是正,什麼是邪:什麼是道,什麼是魔?」

「正道中,就一定是好人嗎?」

「魔族中,就一定是壞人嗎?」

「魔仙王統治魔界,從來沒有過內戰,到處一片太平,正道呢?」

「各個勢力為了資源抗爭,為了地盤大戰,為了當上皇帝,不擇手段,連親生兄弟都可以殺掉,相比之下,他們才是魔,發自心裡的魔。」百里風雲語氣鏗鏘,絲毫不因為自己是魔族的人而丟臉。他望著羅琨,反問:「羅琨,你為了奪位,死在你手裡的人有多少,你算過嗎?」

「百里風雲,你再狡辯又有何用,你以為周圍的人全是傻的,會被你胡弄嗎?」羅琨冷哼。

「我百里風雲做事,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更不會忽悠誰,我覺得有道理就做,覺得沒道理就不做,誰也無法左右我的思想。」

「殿下,這種偽君子,表面上清高,骨子裡比誰都下流,少跟他廢話,我去殺了他。」羅通大聲喝道。

「殺我,就憑你?」百里風雲冷笑道:「我成名的時候,你還在穿開襠服呢,你有這個資格嗎?」

「學無先後,達者為先,你比我痴長兩千歲又如何。葉雄骨齡才一百多歲,場上的半步化神修士,那個不是有千年骨齡的,還不是被他打得落花流水。」羅通反駁。

「我就看看,你有什麼資格跟我齊名。」百里風雲殺氣大盛。

羅通毫無懼意,身上同樣激蕩著強大的元氣,兩人隔著幾公里,對峙起來,大戰一觸即發。

就在大家以為,新一**戰就要開啟的時候,突然半空之中,出現在一尊巨大的魔影。

此魔影頂天立地,一眼看不到盡頭,就像開山劈地的盤古一樣。

「百里風雲,大魔王,帶人撤退。」魔影巨大的嘴巴張開,吩咐道。

「是,師傅。」

大魔王點了點頭,帶著殘留下來的魔修,瞬間就跑得無影無蹤,沒有絲毫拖泥帶水。

「葉雄,這筆賬我記上了,下次見面,不殺你我就不姓洛。」洛姑娘說完,跟在大魔王身邊離開了。

眨眼之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充份說明了魔族的訓練有素。

這一次,魔仙王的化身前來,讓手下撤退,也在情理之中。

以魔族現在這種殘陣,是不可能收服大秦帝國的。

場上魔族的人,只剩下百里風雲一個。

「白雪,跟我走,去魔族。」百里風雲命令。

白雪不斷地搖頭,一邊流淚,一邊退步。

「等去了魔族,你就會明白,父親為什麼會幫魔族。」百里風雲繼續道。

「白姑娘,別去,他沒資格當你父親。」葉雄連忙喊道。

見自己的女兒猶豫不決,百里風雲突然嗖的一下,落到白雪身邊,一掌拍出。

白雪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擊暈,被百里風雲夾住,瞬間消失在天際。

「滄瀾王,你們還不快追。」葉雄急道。

羅琨搖了搖頭:「百里風雲想離開,沒有任何人能阻止,就連羅通也不行。」

「葉雄,你不用擔心,白雪是百里風雲的女兒,百里風雲不會讓他有事的。」羅通安慰他道。

葉雄心裡一陣陣失落,這才發現,白雪在自己心裡的份量不底。

此次她被百里風雲帶走,下次見面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希望她不會被父親洗腦,成為魔族的人。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手機閱讀./手機閱讀.一場轟轟烈烈的皇城大戰,最終大秦帝國成功守住皇城,重創魔族。

這一戰,表面上大秦帝國贏了,其實誰都沒贏。

正道的高階修士,死傷無數,魔族的高階魔修,也死傷大半,說整個仙魔界倒退千年,也不為過。

這一戰的半步化神修士佔據了整個仙魔界八成以上,此次殞落這麼多,能進入化神期的修士,越來越少了。

半個小時之後,百里圖跟秦煌回來了,兩人身上氣息很弱,秦煌的龍袍上甚至還沾滿了血跡。

「被魔淵逃了,我受了點傷,不過他不比我好過。」秦煌說道。

「魔樓那個陰險小人,如果不是他偷襲,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百里圖罵道。

從他們的嘴裡得到,魔淵跟魔樓也沒有死,兩人也成功逃脫,看來也是被魔仙王召集回去。

……

一小時之後,皇城大殿之上。

秦煌,百里圖,羅琨,羅通,四人站在大殿之上,下面是三十多名元嬰巔峰以上修為的修士。

這些修士,百分之九十都受傷了,其餘的不是死了,就是受重傷下去治療。

劉正英,劉猛龍,兩人都下去急救了。

「葉雄,上來。」秦煌指著自己身旁,說道:「站我這裡。」

周圍的人,目光全都望著葉雄,眼神之中,全都是羨慕的表情。

能站在三大勢力首領,跟羅通這化神修士身邊,說明這四個人已經認可了他的實力。

如果說以前葉雄的名氣還有人懷疑的話,那麼現在,沒有任何人懷疑了。

這一場皇城大戰,讓葉雄名氣一飛衝天,真正邁步仙魔界頂級修士的地位。

大家心服口服,今天如果不是葉雄出手,大秦帝國早就被攻陷了。

「晚輩何德何能,誠惶誠恐啊!」葉雄搖了搖頭,不敢上去。

「讓你上來就上來,別推了。」羅琨喊道。

葉雄無奈,只得從場下走出來,站到秦煌一行人身邊。

秦煌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大笑:「我果然沒看錯你,現在看來,我這破階丹用得很好。」

場下,又是一片喧嘩,各種羨慕嫉妒的聲音響了起來。

破階丹是什麼,在場的人沒有人不知道。

這可是仙魔界之中,已知的等級最高的丹藥,半步化神之下,服用之後很有可能會進一階。

「難怪葉雄實力增漲如此之猛,原來是破階丹的作用。」

「這破階丹太逆天了,不堪是仙魔界第一丹藥。」

「好葯也要用在正確的人身上,像葉雄這種實力逆天的人才有用,給一般的人,就算突破到半步化神,也沒辦法對大戰產生多大的影響。」

場下的人,紛紛討論,一方面對秦煌的慧眼識才跟慷慨表示佩服,另一方向也對葉雄的實力表示讚揚。

葉雄心裡暗暗嘆了口氣,這秦煌這麼高調,還不是讓在場的人知道,自己能有今天,全靠他。

「多虧秦皇慷慨授丹,不然的話,我可能已經死了,根本守護不了秦城。」葉雄回道。

這句話說明自己不負眾望,幫他守住皇城,差點連命都丟了,算是還他一個人情。

現在誰欠誰,還說定呢!

秦煌沒想到他這麼聰明,不由得大笑起來。

「我宣布兩個好消息,第一,剛剛收到消息,大秦帝國之內的魔族全部撤走;第二,天空之城發來消息,魔族在天空之城的魔族修士,也全部撤軍,這一次,咱們正道取得了圓滿的勝利。」

場下傳來了潮水一般的歡呼聲,個個喜極而泣。

魔族終於退兵了,正道領域終於太平了,誰聽了不高興?

「這一次,我想要感謝的人很多,原本是想好好慶祝一下的,但是現在,還有很好多修士還在治療之中,所以咱們先將善後的事情做好,擇日論功行賞。」秦煌繼續說道。

接下來,又是一片歡呼之聲。

「大家先下去休息吧!」秦煌揮了揮手,一群修士這才帶著激動的心情離開。

大殿之上,頓時只剩下五個人。

「秦皇,國不可以一日無君,此地事情已了,我得趕回百花仙域的。」百里圖說道。

「百里兄,這次援手,我會銘記在心,以後百花仙域有什麼需要,我一定全力去幫。」秦煌說道。

「秦皇兄,你太客氣了,唇寒齒亡,你們大秦帝國是正道最中堅的防線,一旦你們倒下,咱們也要跟著完蛋的。」百里圖擺了擺手。

lixiangguo

葉風見方茹看向自己的眼神,似乎有點不大對勁,便問了一句。

Previous article

場面一陣嘩然,就連胖大嬸都愣了一愣,原本還以為李雲就是來看病的,可沒想到這還突然說起醫生是殺人兇手來,這不合理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