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飛羽風靈欣喜若狂的上下其手,美女便與他一起在這大床上嬉戲起來。

酣戰中的飛羽風靈不知道現在的他已經成了人魔,因為他的心已經被魔族控制,就這麼簡單一個人族就變成了魔族的傀儡。

魔族想要控制一個人族並把他變成人魔,必須要人族自願交出心頭血才能完成對目標的附魔,貪戀美色的飛羽風靈完全失去了理智,他還不知道自己很快就會生不如死。

「如果都像他這麼簡單,我們魔族攻佔整個縹緲大陸就簡單多了!!」

「寂嘯!好好的利用他!」

「是!魔主!」

房間中一個人影一閃消失不見,飛羽風靈根本就沒有察覺,因為他正在享受美女在身下的呻吟嬌喘聲。

齊銳他們酒足飯飽之後回到別院,因為房間比較多,汪櫻雲和白蘇流螢也住了下來。

第二天一大早,白蘇流螢就得到了她夢寐以求的戰寵戒指。

「齊銳!陪我去抓戰寵好不好?」

「不好!我真的很忙!」

「那你派兩個人跟著我們去好不好?」

「真拿你們沒辦法!」齊銳見澹臺海軒他們沒什麼事情,就讓他們跟著二女走了。

「齊銳!!飛羽風靈也成人魔了!」靈伽之前看到飛羽風靈還好好的,只是隔了一天他就變了,這就說明就在附近就有魔主存在。 齊銳想了想還是告訴了祝無雙飛羽風靈成了人魔,但要求先不要告訴飛羽廷雪。

祝無雙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問道:「齊銳!你打算怎麼辦?」

「我也沒有辦法,因為無法得知人魔是怎麼和魔主聯繫的!我想魔族應該有類似於傳音的魔法,否則精靈們這麼盯著也沒發現他們和任何可疑的人接觸過!」齊銳犯愁的說道,

齊銳現在最想見的人就是星主,因為現在的人族對魔族了解的太少太少了,真想問問他有關魔族的事情,另外齊銳最想知道的是怎麼救治這些人魔。

魔族能把人變成人魔,齊銳就相信有辦法把他們再變回來,可是他對這方面一點有用的信息都沒有,除非現在就抓兩個人魔讓他研究研究,但這樣就驚動了魔主,以後很多事情就不好辦了。

所以齊銳還是想通過其他方法來了解魔族,魔物他是見過的,但他相信那都不是最高級的!最高級的魔族可也是什麼都會,赤練魔陣不就是最好的說明,如果不是他們的智慧高度發達,怎麼會想出如此精絕血腥的殺陣。

「這麼說魔主應該就在周圍,因為就算是人族大能傳音最多也就是千里傳音!」祝無雙說道,

「我倒覺得這個人魔就在宏城中,因為昨天有人在宏城看到過飛羽風靈!」齊銳說道,

「我們暫時不能讓魔族我們已經發現了他們,還真是難辦啊!飛羽風靈應該還會去宏城,要不要我們親自盯著他?」祝無雙也沒想到什麼辦法,

靈伽阻止道:「盯著他們也只能我們精靈族,因為你們人族就算盯著也不知道接頭的是人是魔!」

「說的也是哦!原來人魔就是人!而且很可能是你認識熟悉的人!真是太恐怖了!」祝無雙想起之前不管飛羽風靈再怎麼討厭,那也是人啊,可現在要是再看到他都不知道能不能正常的面對,因為他現在已經成了魔族的走狗!人族的叛徒!

如果祝無雙要是知道飛羽風靈就是為了得到她才會成了的人魔,恐怕非去殺了他不可。

「到底怎麼樣才能抓住魔主呢!真是煩躁!」齊銳有些著急了,因為現在發現人族變成魔族好像很簡單,如果這樣下去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變成人魔,那樣的話還沒等魔族打過來,人族就完蛋了,因此他必須要找到破解的辦法,他也相信一定有辦法。

「齊銳!要不我們回去問問我母親,我們精靈族應該有些魔族的記載。」靈伽說道,

「如此那就太好了啊!」精靈是非常古老的族類,而他們的文化傳承非常悠久,雖然在與魔族的大戰中損失了很多,齊銳也相信能找到一些關於魔族的信息。

靈伽只是能感應到魔族,真正的魔族實際她也沒見過,擄走她的也是個人形,一個她認為能變化成人族的魔族。

齊銳他們說走就走,立即乘坐飛梭飛往精靈島,這次只有齊銳,祝無雙,靈伽三個。

來到精靈島很順利的見到了精靈女王,為了讓他們能順利閱讀,精靈女王施展精靈法術讓齊銳懂了精靈文字。

齊銳和祝無雙在靈伽的陪同下觀看了精靈族的一些手札文獻,最後在一本魔族種類一書中終於大概了解了魔族。

報告老婆大人 原來魔族也是不一樣的,也分好多族群,人族只不過是統稱他們為魔族。

文獻上記載,魔族中最高貴的就是魔神,這一族強大的相當變態,魔神一生下來就有差不多魔王的修為,通過修鍊可以達到長生不死的境界,就算被殺死,也有特殊的辦法讓他們復活,只是這個族群數量極少,很多時候一個星球也只有一個兩個。

還有和人族幾乎沒什麼區別的人魔,這些人魔都是遠古時代被附魔了的人魔所生,因為長時間的在魔族中生活,人心已經完全魔化成了魔心,所以他們已經成為真正的魔,而起還是魔族中第二高貴的族群。

像齊銳他們看到的司空吉,飛羽風靈他們都只是人心的一小部分被附魔而已,如果服下袪魔丹還能變回人,但這些人魔肯定是再也回不到人族。

人魔因為智力和修鍊速度都超過除了魔神其他魔族族群,所以經過數萬年也就逐漸的成為魔族的主導,除了魔神一族,就是人魔一族。

其他族群也很多,有魔鬼一族,魔妖一族,魔獸一族等等很多,最低階的魔族就是魔蟲一族。

在魔族中大魔神為最高,魔神其次,往下排就是大魔王,魔王,魔主,魔帥,魔將,魔兵。

這些魔族中除了魔蟲都可以通過修鍊魔法而成為魔王,甚至大魔王,僅此而已,就算是人魔也無法修鍊到魔神這個境界,這應該是上天對他們背叛人族的一種懲罰。

如今在人族中隱藏著的幾乎都是等級較高的魔主,他們是僅次於魔王的存在,而且基本上都是完全魔化了的人魔。

「好恐怖啊!原來我們要對付的魔族分這麼多種呢!」祝無雙看完說道,

「是啊!我之前還以為魔族都長一個樣呢!原來分這麼族群!還好提前知道了,否則到時候我們將會防不勝防!」齊銳了解了這麼多重要的信息,那是相當的滿意了。

「可是這裡只提了袪魔丹,但沒有配方,靈伽!你母親知道丹方嗎?」

「這個我不知道啊!反正也看完了,不如去問問吧!」

靈伽帶著齊銳和祝無雙再次見到了精靈女王,當問到袪魔丹的時候,精靈女王猶豫了一會才說道:「齊銳!袪魔丹的確是可以煉製,但需要一種非常特殊的材料,就是月亮井之水!」

「月亮井!?在哪裡?」齊銳問,

「月亮井不是水井,而是一個不大的水潭,據說裡面這水潭裡的水可以祛百病,更能起死回生,可是這個月亮井聽說好像是在西荒洲的荒洲沙堡中!」

「在西荒洲嗎!我們去一趟不就得了!」

「沒有那麼簡單!月亮井一直被一個古老的族群守護著,而且他們對你們人族很反感!甚至是仇視!原因應該是因為上古時期人族為了得到月亮井的水,曾經攻打過這個族群!」 人族好像和什麼族群都有矛盾和仇恨,在精靈族人面前齊銳都有些慚愧了。

「齊銳!你還準備去嗎?」精靈女王問,

「必須去啊,否則我們人族中的人魔將會越來越多,這樣豈不是太危險了!」

「嗯,說的也有道理,那我再和你透露一些這個族群的相關信息吧!」

「謝謝前輩!」

「這個族群被稱為月神族,和我們精靈族,鳳族還有龍族被稱之為遠古四族!同樣也是族人不多,和我們精靈族的處境應該差不多!」精靈女王說道,

「當初他們沒有和魔族交戰嗎?」齊銳問,

「還真沒有,因為比較偏遠,魔族還沒有打到那邊,倒是在人魔大戰中和你們人族大戰了一場。」

「這麼說他們和魔族並沒有任何仇怨。」

「所以!你此行會非常的危險!」精靈女王提醒道,

「我倒是覺的此行必須去!而且我還會讓魔族知道!」齊銳腦子裡有了主意,

「哦!你準備引魔族出來!?」

「對!必須要引魔主出來,否則我們太被動!」

「齊銳!你是我見過最無私的人族!」精靈女王誇讚道,

「哪裡!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了解了魔族各族群的組成結構和族類,齊銳這心裡也有了底,月亮井肯定是要去的,否則像司空吉和飛羽風靈他們也會逐漸的完全魔化成為真正的人魔。

離開了精靈島回到大央華宮,去月亮井要等比賽結束,齊銳他們回來的剛好,排名賽已經開始。

除了齊銳他這邊的十三人和凱倫成秀暫列前十三名,其他全勝三場的全都是暫時排在了他們後面,勝兩場的排在勝三場的後面以此類推。

齊銳等人實際上和厲害的選手都基本對決過,所以星耀紫光閣最早的十二人幾乎是沒有人挑戰,凱倫成秀因為也是雙武魂戰力超然,加上又是大央華宮宮主鳳伶女帝的弟子,因此也沒有人敢挑戰。

這樣就等於其他參賽選手要從第十四名開始爭奪,齊銳他們倒是非常的輕鬆。

「老弟!咱們怎麼排名?」趙瑜珺問。

「咱們這些人還用打嗎?」齊銳問,

「咱們打什麼打!上去意思一下就完了!」公子長樂說道,

上古元越不是很服氣的跟只有武尊四重境的公子長樂說道:「我想和你切磋一下!」

「不用打,我認輸!」公子長樂對排名也是無所謂,只要前十二都是星耀紫光閣的人就行,再說他也的確不是上古越遠的對手。

影后甜妻之紀總輕輕寵 「齊銳!那我們切磋一下吧!」上古元越繼續挑戰,他之前說過的要奪第一名,

「好啊!」這次齊銳誰也不會讓,因為央華榜第一他是志在必得。

這麼一打上古元越才知道自己和齊銳差的太多了,雖然自己已經是武尊巔峰境,但在齊銳面前連十招都過不去,這回他是真心的服了。

齊銳這邊剛想休息,凱倫成秀居然過來直接挑戰祝無雙。

祝無雙對凱倫成秀說道:「成秀!你和齊銳之間的事情我也是剛知道,我想你應該是誤會了!」

「不要和我說這些!我凱倫成秀!大央華宮宮主鳳伶女帝唯一弟子,也是這大央華宮宮主的繼承人必須要奪得第一,所以你們我都會打敗!你也不用多想,我只是要從你開始打而已!」明顯帶著滔天的醋意,凱倫成秀還是嘴很硬的說道,

「難道你失敗了就不是大央華宮宮主鳳伶女帝的弟子了嗎!就不是大央華宮的繼承者了嗎?」祝無雙並沒有興趣和她打,因為出手重了輕了都很為難。

「修要多說!祝無雙!我一定要證明我比你強!來吧!盡你所能!來戰吧!」

祝無雙回去問齊銳該如何處理,得到的回答是該怎麼打就怎麼打,抗魔大計不能因為一個凱倫成秀而改變。

於是最精彩的一場對決開始了,雙武魂武尊八重境的祝無雙,對戰武尊八重境的大央華宮宮主風冷女帝的唯一弟子雙武魂的凱倫成秀。

在人族中祝無雙和凱倫成秀都是那種傾國傾城的絕色,凱倫成秀是白衣如雪,手持一把青玄誅魔劍,釋放出了八個五魂環金色火鳳武魂和八個五魂環銀色分水獸武魂。

祝無雙紫衣如虹,手持的正是藍玄滅魔劍,身後也是八個五魂環金色劍武魂和八個五魂環金色赤炎猊武魂。

「都是金色了!齊銳果然是偏心!」凱倫成秀看到祝無雙的武魂魂環顏色嫉妒的說道,

「成秀!我的劍武魂也是剛剛提升到金色的!如果你還在齊銳身邊,自然也會如此!」祝無雙說的是真的,旁人他都會幫著提升,更何況是凱倫成秀。

「算了!不要多說!我們還是先戰過再說吧!」凱倫成秀揮舞青玄誅魔劍施展著青玄劍訣毫不留情的進攻,

祝無雙手持藍玄滅魔劍施展著藍玄劍訣和凱倫成秀是戰在一起,她們都在古戰場遺迹中領悟了神界功法,但都沒用,用的是齊銳留給她們的神階劍訣。

二女都是身穿寶甲,施展的也都是神階功法,打的是難分難解。

「鳳伶女帝!你的愛徒這套劍訣不簡單啊!而且手中的寶劍居然是神器!」

「這不是我教的!而且她手中的寶劍也不是我給的!」鳳伶女帝清冷的說道,

「怎麼我看你的愛徒和齊銳好像有些淵源啊!」

「是嗎!?」實際上冷風伶早就看出來了,也派人調查過,知道凱倫成秀騙了自己,但天下人都知道她是自己唯一的徒弟,另外這個徒弟也沒有做任何對不起自己的事情,所以她只當不知道。

「你看神華宮的祝無雙手裡用的寶劍和你愛徒的好像是一對!」

「青玄誅魔劍!藍玄滅魔劍!哼!是又怎樣!?」冷風伶冷哼道,

「我的意思是這兩個姑娘都好強!」青陽武帝見冷風伶的臉色不好看不敢再說什麼了,

飛羽廷雪在一旁插嘴說道:「我還是看好我徒兒祝無雙!因為她是劍武魂!而且是兩個金色武魂!戰力依然是在凱倫成秀之上!」

「這個斗台上可以使用任何道具法寶戰寵!你怎麼就知道我徒兒會敗!」

「對哦!」飛羽廷雪聽了渾身一震,暗道不好。 飛羽廷雪這個師傅當的十分不合格,因為她不僅沒教祝無雙什麼,也沒給她什麼。

現在她才知道事情有些嚴重了,因為凱倫成秀是大央華宮的人,她手裡至少是有各種戰鬥符籙的!前宮主齊銳留下的各種符籙冷風伶怎麼會不給她一些!

剛才冷風伶還提到了戰寵,祝無雙可是沒有的,飛羽廷雪開始緊張起來,誰不想自己的徒弟贏啊。

斗台上的一白一紫兩個婀娜曼妙的身姿讓台下的所有人看的是如醉如痴。

「真的太美了!就好像是兩個仙子!」

「白衣的凱倫成秀氣質脫俗,高冷如仙,紫衣的祝無雙氣勢如虹,如女王降臨不可一世!而且二女都是雙武魂,戰力幾乎是勢均力敵,雖然凱倫成秀稍微差一點,但她畢竟是冷風伶手把手教出來的弟子,各方面都表現不俗!真擔心她們兩敗俱傷!」

「不用擔心!有能煉製極品丹藥的齊銳在,就算她們受傷也應該不會有事!我可聽說祝無雙是他媳婦!」

神樹寶典 「是嗎!還真是很登對啊!」

「絕對是郎才女貌!」

「你希望誰贏?」

「我當然希望祝無雙贏啊!她可是我們星耀紫光閣的閣主夫人!」

「你加入星耀紫光閣啦!?」

「當然!現在誰不是以加入星耀紫光閣為榮啊!」

「我靠!那你怎麼不叫我!」

「這事情全都是自願,讓人叫豈不是顯得沒有誠意!」

「滾你丫的!絕交!以後別說認識我!」

星耀紫光閣現在如日中天,的確是如此,選手們都以加入了齊銳的宗門而驕傲,因為看看前二十的人就知道了。

台上的凱倫成秀越聽越生氣,這出招可就越來越不顧及了,什麼殺招絕招也都施展了出來,到也只限於青玄劍訣,而且並沒有施展全力。

在公子長樂,趙瑜珺,齊戰他們眼裡祝無雙和凱倫成秀其實並不是在對決,她們就是在爭寵的打架,兩姐妹打架能動什麼真格的。

祝無雙沒想到凱倫成秀竟然連絕招殺招都用,她心裡知道這些根本就傷不到自己,但也生氣,自己可是沒招她沒惹她,有氣找齊銳啊!幹嘛在我身上撒!所以祝無雙也越打越生氣,這下手也開始以牙還牙了。

lixiangguo

葉無天在想,軒轅神功不適合女性練,這就是最好的解釋,除了這個,再沒其它解釋。

Previous article

四人互望一眼,季單煌便將那地圖拿到了歪嘴男人的面前。歪嘴男人胳膊腿被斬掉。卻是不能伸手指點,只能用言語來描述,讓季單煌挪動手指,最終點在了他所想要告訴四人的那個地方。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