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想她繼續喝,喝醉了,嘿嘿,我們就有機會了。」

「馬勒戈壁,畜生!」葉天星罵道。

「嘿,你罵誰啊?」一位身著花格子寸衫的平頭小子很不爽,想找麻煩。

葉天星根本不虛,罵道,「誰長得像畜生就罵誰。」

「你特么是欠抽吧?」平頭小子想動手。

葉天星舉著酒瓶,抵著其心口,說道,「你不就是想玩我嗎?好啊,我們來比喝酒,你把我喝醉了,任憑你怎麼玩?」

「真的?」

「沒有假的。」

「好,服務員上酒。」平頭小子一聲吆喝,服務員就提上了一箱子啤酒。

圍觀的吃瓜群眾,不管男女都在起鬨。

「你們猜,誰會贏?」

「當然是平頭小子,難道你不知道他是酒吧小王子?他喝的酒可能比你吃的飯還多,在這個開心酒吧里,從來沒有遇見一個對手。」

「哇,他就是酒吧小王子?好帥啊。」

「漂亮的女孩倒霉了,今晚指不定會被多少個男人輪。」

「哎,這不沒事找事嗎?」

「姐姐,這是做什麼?」柳兒匆匆忙忙趕來了,東找西找,終於是找到了葉天星。

「柳兒,沒事,看我怎麼虐這個什麼酒吧小王八。」葉天星輕浮的盯著平頭小子。

「敢罵我王八?等著,晚上我讓你叫我好哥哥。」平頭小子直接打開了一瓶啤酒,傾瓶酒開始灌自己。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20點裝逼值,20點經驗值。」

葉天星沒在多說什麼,詭異一笑,開了一瓶,直接猛灌。

「喝,使勁喝!」

「喝死一個算一個,喝死兩個算一雙。」

「DJ,讓音樂來得更猛一些!」

起鬨的人更多,浪潮一浪高過一浪,音樂越來越大聲,刺激著在場每一個人的耳膜…… 柳兒想阻止,阻止不了,很是擔心葉天星會喝醉,漸漸的發現,擔心太過多餘,因為平頭小子根本是在作死,想喝過侯爵元體的修鍊者,不可能的事,除非自己想醉……

半個小時后,四箱啤酒下了肚,葉天星毫無醉意,也沒臉紅,好像越喝越精神。

號稱酒吧小王子的平頭小子不行了,開第五箱啤酒的時候,雙腿發軟,站也站不穩,他不服輸,也不想輸給一個娘們,繼續開瓶喝。

「小王子加油,喝死那個臭娘們!」

「快,我們頂你!」

不少人為酒吧小王子加油,明眼人看得出來,他喝不了,的確,喝了第五箱的第二瓶,他直接倒在了桌子底下,渾身直抽搐,口吐白沫。

葉天星面不改色。

眾人為之一驚。

「我……我沒看錯吧?酒吧小王子被一個娘們給喝趴下了?」

「什麼小王子,真的是個小王八,哈哈哈。」

「漂亮的娘們不僅長得美,身材好,更是女中豪傑啊,我想我被她迷住了。」

「恭喜主人,打臉成功,獎勵30點裝逼值,30點經驗值。」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20點裝逼值,20點經驗值。」

「恭喜主人……」

無意裝逼,又賺一千多點裝逼值,葉天星開心的笑了。

酒吧的服務員見酒吧小王子喝趴下,直吐白沫,趕緊給抬了出去,直接扔到了後巷之中。

其他的吃瓜群眾都為葉天星鼓掌叫好,稱之為酒吧小公主。

「別叫我公主,叫我女王,酒吧女王!」葉天星很興奮,直接站到了一張桌子上。

所有的人整齊劃一的呼喊女王,柳兒本來很擔心,也被感染了。

「還有誰不服,可以來戰!」葉天星舉著瓶,喊著麥,霸氣十足。

不少的人只知道起鬨,不敢應戰。

也有不怕死的,號稱千杯不醉、萬杯不醉、酒聖、酒仙什麼的,每一個出場都很霸氣,收場無一例外,都趴在桌子下面狂吐,吐得腸子快青了。

葉天星什麼事也沒有,狂賺四千多點裝逼值,心裡那叫一個美滋滋。

「恭喜主人,屬性元體升級為侯爵元體兩個太陽。」

「獎勵10000點裝逼值,10000點經驗值。」

「獲得《解體白骨爪》,高級功法一套。」

「獎勵《爆拳》,高級功法一套。」

「爽,太特么的爽了!」葉天星仰天咆哮道。

「喔,酒吧女王萬歲!」

「酒吧女王威武!」

「酒吧女王,我愛你!」

葉天星心中的不愉快煙消雲散。

但是,酒吧的老闆怕了葉天星,擔心再這樣喝下去,非得把他的酒喝光,把客人嚇走不可,不僅賺不到錢,還得賠上一筆,不得已倒塞了一點錢,讓去禍害對面的酒吧。

葉天星笑著沒有收錢,還把賬給付了,一分錢沒少,還多給了一萬塊的小費。

「這……」

「老闆拿著吧,我的姐姐不差錢。」柳兒笑著說道,隨即扶著葉天星離開了。

酒吧老闆凌亂的立在原地,目光獃滯又空洞,似見過土豪,沒見過這麼土鱉的女土豪。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50點裝逼值,50點經驗值。」

葉天星、柳兒隨之離去。

在酒吧靠近包間的角落處,一直坐著一位長發美女,她身著一襲黑紗蕾絲長裙,薄薄的,略顯透明,心口處那飽滿又誘人的弧線,讓人忍不住幻想,堪比水蛇腰的腰肢,好似一隻手能夠握住,筆直嫩白的小腿,比女超模還誘惑。

細眉、翹鼻、小紅唇,誘人的五官,非一般女人能夠相比,比西施還美,比貂蟬還魅惑,好似從畫中走出來的女子一樣。

葉天星斗酒期間,她一直盯著看,離開了,不見了人影,也一直盯著門口,水盈盈的眸子,泛著不可思議。

「真雪子,剛剛喝了那麼多酒不醉的女孩子是誰啊?你認識嗎?」她柔聲問道,聲音相當的甜,十分的美,極具穿透力。

被稱之為真雪子的女孩,活潑可愛,俏皮動人,笑著搖了搖頭,用不是很流利的中文回道,「不認識,怎麼了?」

「沒什麼就問問。」

真雪子用異樣的目光打量著她,戲弄道,「憂美子姐姐,你是不是看上她了啊,要不要給你打聽?」

憂美子哭笑不得,並未計較,反問道,「你不是不認識嗎?怎麼打聽?」

「她我是不認識,不過她旁邊跟著的那位,很眼熟,猜得沒錯,應該就是南宮家的大小姐南宮玉兒。」

「南宮玉兒?」憂美子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真雪子又笑著說道,「憂美子姐姐,不會連她們兩個都看上了吧?」

憂美子不想搭理,優雅的端起了雞尾酒,輕輕的喝了一口,抿了抿誘人的紅唇……

說回葉天星、柳兒,二人離開酒吧之後,沒有回學校,更未去愛的小屋,在外面逛了逛,走累了,在一個人煙稀少的公園,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了。

酒能解一時之愁,醒了,煩惱如舊,何況葉天星根本沒醉,只是玩的嗨,暫時忘記罷了,稍稍冷靜下來,想起『李一菲』、『譚洪生』靈魂互換的事,腎一如既往的痛。

「姐姐,你又在為他們的事煩惱啊?」

葉天星眼神惆悵的看了一眼柳兒,問道,「你說我該怎麼辦?又該如何面對他們?特別是一菲,她現在變成了男人,我從靈魂深處無法接受男人。」

柳兒聽到,竟然笑了。

「笑?笑什麼?這個時候只有你笑得出來,沒心沒肺。」葉天星埋汰道。

柳兒說了一聲對不起,看到葉天星這個樣子,像個深宮後院的嬤嬤,一輩子沒有被男人寵幸過,寂寞到發慌似的,忍不住樂呵。

「好你個柳兒,竟敢這般嘲笑我,看我不收拾你。」葉天星動起了手,撓起了柳兒的痒痒。

「啊……姐姐,放過柳兒吧,求求你了。」柳兒哀求道。

葉天星這才住手,停下來才發現與柳兒太過親密,親密到好似百合,的確,不該觸碰的部分都觸碰到了,軟軟又綿綿,像棉花一樣,很爽…… 柳兒,不,應該說是南宮玉兒的身體發育得棒棒的,該凸的凸,該翹的翹,十分火辣,比一般美女美多了。

身體感覺有些異樣,柳兒臉紅了,柔情又嬌羞的看了一眼葉天星,挪開了其咸豬手,相當不好意思。

葉天星知道自己的動作過分,尷尬的笑了笑,說了一聲對不起。

「不,姐姐不需要道歉,我……我其實……」

「什麼?」

柳兒結結巴巴,心中有話很難啟齒,猶猶豫豫半響后,青春笑著說道,「你不要愁了,要不這樣,把譚洪生、李一菲都收了,今天睡她,明天睡他如何?」

葉天星臉黑無比,也哭笑不得,都不想搭理柳兒。

「姐姐,柳兒開個玩笑,別當真,不管你做出什麼選擇,我都會陪在你的身邊。」柳兒伸出了纖細、嫩白的小手,把住了葉天星的秀肩,目光變得深邃,眼神變得柔情,好不讓人憐愛。

柳兒本來挺可愛,加上南宮玉兒貌美如花的面容,很容易讓男人動心,讓女人羨慕,讓百合念念不忘。

葉天星心中滿是愁苦,現在更愁,自從『李一菲』、『譚洪生』互換身體后,身邊沒有一個像樣的情妹妹,很長時間,沒有好好做一回百合,恩恩愛愛一番,說實話,憋得慌,感覺快憋壞了。

以前救過柳兒,對她做點什麼,應該沒什麼吧?

「不,不行,做百合也得有底線,不能成火打劫,落井下石。」葉天星搖頭晃腦,收回了目光,不想多看柳兒一眼,其實是害怕看多了,看久了,忍不住想那什麼。

柳兒猜到了葉天星的心思,紅著臉、嬌滴滴的主動靠近著,似打算獻出自己,包括那麼一朵未曾綻放的雛菊,讓好姐姐享用一番。

葉天星木訥了,不敢動手動腳,獃滯的坐在那裡,盯著柳兒。

「姐姐,不要這樣看著我好不好?如果……如果你喜歡柳兒,想……想要那什麼,我……我不會拒絕。」柳兒大膽表白道。

葉天星為之一愣,沒想到柳兒也會這樣,到底是收,還是不收呢?

猶豫之際,柳兒看了看四周,沒有什麼人,竟然開始主動勾搭葉天星。

不過柳兒很緊張,雙手在顫抖,不知道該怎麼做百合,弄得葉天星七不上八不下,有些難受。

最後實在是受不了,葉天星拉著柳兒去了公園附近的女廁,找了一個隔間就進去了,沒有多言就開始禍害這個靈魂年齡不過才十八歲的小妹妹,真是急不可耐。

柳兒都被弄痛了。

就在此時,手機意外響了,找柳兒的電話,葉天星不得不停下來。

來電顯示是爹爹,也就是南宮霸,柳兒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姐姐,怎麼辦?」

「像之前一樣接起來,別怕,有我在。」

柳兒是被趕鴨子上架,不接也得接。

「喂,爹爹啊,有什麼事嗎?」

「玉兒啊,你有一周星期沒有回來了,在外面玩瘋了吧?這麼久沒有看到爹爹,都不想嗎?」南宮霸在電話中語重心長問道。

柳兒猶豫了一下,忍著噁心,連連說想,認真道,「爹爹,給你說了,我朋友出事了,在醫院裡,她的家人沒在東川市,我得陪著她,不然沒人照顧。」

南宮霸在電話頻頻誇讚南宮玉兒懂事、夠義氣,不過在哪家醫院?他很想來看看。

「不,不用,我朋友受傷不是很嚴重,要不來多久會出院。」柳兒繼續撒謊道。

南宮霸太想女兒,非得去瞧,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葉天星暗示柳兒回家,不然准得露陷。

柳兒搖著頭,不想去南宮家,更不願認一個不認識的老頭子做爹爹,可是……

「玉兒,你怎麼不說話?不去醫院也行,我來學校看你,怎麼樣?」南宮霸有些不耐煩說道。

想逃是逃不掉了,柳兒咬了咬牙,硬著頭皮答應晚一點就回家。

南宮霸在電話中笑了,還說讓下人準備好豐盛的晚餐,等著回來,不見不散,隨之掛掉了電話。

柳兒倒吸了一口涼氣,雙腿有些發軟,之前不了解南宮霸的為人,現在知道一些,聽聞其也是一個心狠手辣,暗藏禍心的主,嚇得她這個未初出茅廬的小姑娘心肝直顫,要是被發現南宮玉兒被掉了包,真的沒有活路。

lixiangguo

哈哈!那是我融合妳成為我對妳所帶來的感覺,帶著這樣的心情,相信日常生活裡,會遠離負面情緒吧!愉快吧!想必已輕輕入夢,疑!這好像也是口頭禪,輕輕入夢親愛的,當然也是一首歌的名字,今夜不好意思說親愛的三字,只能可以說親愛的朋友晚安!

Previous article

釋羽薰眸光亮晶晶:「山芋很好吃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