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奧斯汀,知道我為什麼廢那麼大勁也要將萊爾瑪吉斯代表隊拒之巢穴外嗎?」

「因為他們曾經經歷過廢土之戰!無論過程如何,結果是我們輸了!」

「所以千萬別看輕他們,要知道,我們的機會只有一次!」

「許勝!不許敗!」

轟!

就在兩人各懷心思的時候,天空傳來一陣巨響,一道黑色的光柱垂落!突兀間,狂風大作!天地為之色變!

「什麼情況!」艾克抬起了頭。

另一邊的奧斯汀在感受到熟悉的氣息之時,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

「大人!是你嗎?」

「大人!」艾克心中一咯噔,在聯眾巢穴中能被奧斯汀這樣稱呼的只有黑暗古神了。

才這麼一會功夫,難道黑暗古神就被釋放出來了?

不!不可能!

啪!

光柱徐徐消散,露出了一道若有若無的虛幻靈體。

他的模樣清晰的出現在轉播畫面上,艾克直接愣住了。

「倫···倫貝斯特!」

多柯城的帕普競技場,原本緊張擔憂的氣氛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驚恐與震愕。

一個本該死去的人竟然出現在了人們的視野里!

「怎麼可能!」胡安的白鬍子顫抖著,他的身子亦是顫抖著,他絕不會想到有生之年竟然還能再看見這個孩子的模樣!

「不不不不!」迪瓦與帕羅無法接受,陷入魔怔一般。

「聖凱爾!」弗利薩也是吞咽下口水。

「這是倫貝斯特的亡魂!」凱爾許久之後長處一口氣道。

「亡魂?」

所有人都異口同聲道,亡魂的含義他們自然明白,可究竟是怎樣的執念讓倫貝斯特凝聚成亡魂繼續存在!

「這個孩子心裡太苦了。」凱爾悲傷道。

「不!他不會是倫貝斯特!」胡安搖了搖頭,那一身瀰漫的魔氣怎麼會是他心目中那個大男孩。

「倫貝斯特學長!」艾克腦子一片空白。

「殺!解除封印!」倫貝斯特一如既往的念叨著,只是嘴中的話語被另一句所代替。

嗖!

偏過腦袋,倫貝斯特一下子便發現了艾克!未等艾克反應,倫貝斯特身化流光!急速駛來!

啪!

一隻大手出現在了艾克的胸前,並打了下去!

噗!

變化太快,艾克沒有一絲反應,化為一隻斷線的風箏,飛落在遠方。

「咳咳!」趴在地上,艾克劇烈咳嗽著,一點點猩紅落在了地上,深入泥土之中。

捂著胸口,艾克神情複雜的望著倫貝斯特。

他也疑惑著,為何倫貝斯特還活著,為什麼他會是現在這樣子。

「解除封印···」倫貝斯特沒有再理會艾克,搖搖晃晃的飄向不歸魔法塔,好像剛才只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奧斯汀低頭哂笑著,這突然的變化對他可是太有利了。

「現在,我看你死不死!」 ?咻!

奧斯汀獰笑著,狠狠劈下一劍。

艾克咬著牙,胸口傳導而來的疼痛幾欲讓他無法動作。

「再見了!」

呼啦!

劍光流轉,屏幕前的觀眾們發出驚呼。

「可惡!只能用那一招了!」艾克開始吟唱起來。

滋滋!

無色的元素從時光長河中用來,詭異的力量包圍住了艾克的身子,屬於時間的顆粒泛起華彩。

轟!

奧斯汀的劍終於落下了,蠻橫的力量讓大地抖三抖,土沙直衝天際。

然而那個皸裂的大坑中並沒有出現艾克的影子。

「嗯?」奧斯汀蹙起眉頭,這個傢伙又用什麼手段逃脫的?

「哈——哈——」

奧斯汀的背後,數十秒前艾克所在的位置出現了一道身影。

時光回溯!

利用時間的力量艾克回到了這裡!身上的傷勢也恢復如初!

「時間的力量!」奧斯汀瞳孔一縮,他沒有想到艾克的身上竟然會有一個時間魔法。

風靈印!

喘息數秒后,艾克直接捨棄了奧斯汀,向著不歸魔法塔衝去。

倫貝斯特的出現釋放出一種危險的信號,從剛才他的出手來看,倫貝斯特再也不是當初那個萊爾瑪吉斯的隊長了,這樣的變故會滋生出無數的麻煩。

「別想跑!」奧斯汀衝鋒起來。

矗立在遠方的不歸魔法塔洗去了那絲絲沉靜,終於迎來了千百年後的第一批客人!

噠噠噠噠!

與此同時,從各個巢穴趕來的魔族軍士開始封鎖了這一塊區域。

「情況怎麼樣了?」肖恩趴在一塊土丘后低聲道。

「都是魔族的士兵,圍的水泄不通,根本找不到突破的地方!」傑尼搖了搖頭。

「該死的,不知道艾克他們怎麼樣了。」肖恩背靠著土丘,揉了揉腦袋。

「他們應該已經進去了吧。」傑尼擔憂道。

沒錯了,這一批人就是與艾克他們分開的昂吉克代表隊。

在分離之後,昂吉克學院代表隊的人陸續在其他地方尋找到了倖存的代表隊學員,他們聚集在一塊,終於趕至不歸魔法塔外圍。

能尋找到倖存的學員無疑是幸運的,可肖恩他們了解到的情況卻是讓人心痛。

現在至少有五十多名的學員失去了年輕的生命,這對於加瑪帝國來說是個沉重的打擊!

「我們該怎麼辦?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吧?」一魁梧的壯漢握緊了雙拳,雙眼血紅。

他是被解救下的一名代表隊學員,他所在的學院代表隊只有他一個人存活了下來,是最慘重的一隻隊伍!他心中的仇恨可想而知!

「實在沒辦法那就只有強攻了!」肖恩面容嚴肅,身後的學員們同仇敵愾,沒有一人退縮。

······

啪!

未幾,艾克便衝到了不歸魔法塔正門,此時的正門大開,幽邃的通道展現在他的面前。

不歸魔法塔看上去只是一座高塔,但內部卻是刻印了空間魔法陣,佔據的面積遠比表面看起來大很多。

嗖!

沒有遲疑,艾克躥入了不歸魔法塔中。

根據資料顯示,不歸魔法塔共分為九層。不歸魔法塔巢穴雖然也是獨立的小巢穴,可並沒有巢穴首領的存在,更沒有魔族的駐紮,只是單純的作為巢穴中心!

只有不歸魔法塔中的惡之源柱被摧毀,這個聯眾巢穴才會徹底瓦解毀滅!

咚!

踏入悠長的甬道中,黑暗瞬間吞噬了光明,艾克直接釋放出奧術感知。

通過奧術元素反饋的情況來看,前行數百米後會出現一個面積巨大的廣場,在廣場的中央有通往上一層的入口。

咚!咚!

此時,在艾克的背後傳來了狂暴的腳步聲,他輕輕眯起雙眼,幾個閃身消失在了原地。

奧斯汀不停追逐著,自踏入甬道后便察覺到了瑪莉蓮留下的暗號信息。

「小心前方!」

微微猶豫后,奧斯汀明悟,繼續朝前奔去。

艾克這邊,在前行三百米后敏銳的觀察到了甬道四壁上凹凸不平的痕迹。

他的速度不由凝滯數分。

嗖!

艾克踏下的一步泛起微弱的光芒,從兩旁的牆壁上突然射出數十道魔法箭!

奧術屏障!

啪啪啪!

魔法箭歷經千年不腐,依舊保持了當初的威力,奧術屏障並沒有堅持太久,不過這也足夠讓艾克脫身了。

「呼——」

長出一口氣,艾克也明白了那些痕迹的由來,這個地方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平靜。

不過仔細想想也是,在古代,哪怕是最低級的魔法塔,它的主人也是一方有名的大魔法師!

魔法塔作為大魔法師起居住地,安保措施自然不會太差。

雖然沒有現代各種科技,但來自於古代的機關暗器並不差太少。

「得小心了。」艾克繼續用奧術感知探查著,前進的速度放慢不少。

噠噠噠!

奧斯汀的腳步聲越來越響亮,艾克額頭密布著汗水。

三分鐘后,甬道終於出現了盡頭,而艾克嘴角上揚著。

「啊!!!」

奧斯汀憤怒的咆哮聲回蕩開來。

由於艾克的感知,大部分的機關都沒有被其觸發,那落在後頭的奧斯汀便成為了受害者!

啪!啪!啪!

惑心間諜:小嬌妻?不可欺! 艾克的腳步踏入廣場那一刻,一盞盞明亮的魔法燈具陡然閃爍起來。

這是一座具有典型古加瑪帝國風格的建築廣場,四周的牆壁上鐫刻著一幅幅古老的浮雕,大概講述了高塔主人波瀾壯闊的一生!

只可惜在時光的作用下,這些浮雕被磨蝕了不少。

「嗯?」

沒有在環境上思考太久,艾克很快注意到了地面上凌亂的腳步與戰鬥的痕迹。

「有古怪!」艾克喃喃自語,可探查一會以後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

為了節省時間,他也只能硬著頭皮走向中央的懸浮升降平台!

懸浮升降平台是古代輝煌的煉金產品之一,常見於各種遺迹之中,通過兩種磁石間的反斥力大小懸浮。

噠噠!

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 艾克逐漸靠近著平台,只剩最後幾米時,半空中傳來一聲呼嘯。

滋啦!

黑色的深淵鬥氣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溝壑,艾克一個狼狽的打滾堪堪躲過。

「啊!」奧斯汀長嘯一聲,身旁的深淵巨獸亦是虎視眈眈。

「真是陰魂不散!」艾克低聲罵了幾句。

lixiangguo

「對,就是你,這個我們可以給雷寨主作證!」

Previous article

甘草頗有深意的沖墨南楓笑了笑,「是,尊主身體不好,還是早些歇息,不要睡得太晚。」說完便退了出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