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大哥,你的實力最強,我覺得還是你去鎮守禁制里的四人最安全,小弟實力不行,由小弟我去破開守護之力,取出寶物最好,你覺得怎麼樣?」

聞言,九頭蠍子卻反傳音道。

顯然他也有二心,怕三身怪蛇獨吞了寶物。

「放屁!」

三身怪蛇聞言,語重心長地道:「破開禁制沒有那麼簡單,那裡面肯定有大危險,我的實力最強,遇到危險有活命的機會,你們去了肯定是死,我也是為了你們好!」

「不會吧,我感覺那裡面應該沒危險……」

九頭蠍子並不同意。

「要不這樣吧,大哥,三弟。」

紫金蜈蚣突然插嘴,「你們兩個的話都有一定道理,我看不如讓我去,我的實力居中,去取出寶物最合理,你們說呢?」

「放屁!」

三身怪蛇和九頭蠍子同時否定。

三怪物這番廢話給了陳家眾人很多喘息的機會,與此同時,陳明緊握太陰飛梭,正不斷鑽開守護之力,越來越往前深入!

「不行,我們再這樣浪費時間,寶物就被人類奪走了。」

三身怪蛇見狀,終於反怒了,「你們兩個不要再給我廢話了,叫你們去鎮守那禁制里的人就去,要是不去,老子先殺了你們,省得陪你們浪費時間!」

「大哥……」

紫金蜈蚣和九頭蠍子露出畏懼之色。

「我最後再問一遍,去不去?」

三身巨蛇語氣如冰,甚至向另外兩隻怪物釋放出強烈的殺氣。

「去!」

對於這樣的命令,紫金蜈蚣和九頭蠍子雖然心有不滿,但終於也不得不答應,只是二人心頭是怎樣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三怪物商定之後終於是不再浪費時間,專心屠殺陳家人,很快擋住它們的陳家眾王者便被屠殺了一個乾淨。


再也沒有人阻擋它們了,紫金蜈蚣和九頭蠍子不舍地朝著陳明地方向看了一眼,然後退回了禁制旁邊。

三身怪蛇則是一臉興奮地朝著陳明撲了過去。

「人類,你死定了!多謝你帶來的寶物!」

它獰笑一聲,帝皇境的實力完全展露,直接是朝著陳明躍去。

「族人們這麼快就被屠殺完了?」

陳明看著這一幕驚駭若死,他沒想到陳家王者會被屠殺得這麼快,那三個怪物的實力也太強了!

「死吧!」

三身怪蛇暴喝,猙獰的蛇嘴露出獠牙朝陳明咬來。

陳明眼中露出絕望與不甘之色,他距離完全破開黃金巨鼎的守護之力也不足一米了,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擊殺,他完全不甘心。

但那又如何,陳家只剩下他一個人,他再也組不成足以匹敵帝皇境強者的人皇劍陣,而對方則正是一名修為遠遠領先他的帝皇境強者!

「人皇劍陣!」

最後關頭,陳明欲要拚命,祭出單人人皇劍陣,以人為劍欲要朝著三身怪蛇斬去。

但人皇劍陣剛剛浮現,還沒有完全聚集,便被三身怪蛇欺身到前,蛇頭猛然一張,頓時化作一隻房子般大小的巨頭,一口將陳明咬下。

咔擦!

三身怪蛇將陳明咬進嘴裡,胡亂咀嚼幾下之後便是一口咽下,最終陳明連一聲慘叫都來不及發出。

「哈哈,黃金巨鼎里的寶物是我的了!」

三身怪蛇吃了陳明之後,一把抓緊其留在原地的太陰飛梭哈哈大笑。

他雙手握住太陰飛梭,繼續按陳明的方法欲要破開守護之力,直取黃金巨鼎內的寶物。

與此同時,遠處紅色結界之內。 眼看著三身怪蛇就要用太陰飛梭破開黃金巨鼎周圍的守護之力,遠處紅色結界之內,司馬家三名老祖的神色再也不淡定了。

「小武,他要得手了,怎麼辦?我們還不出手嗎?」

司馬家三名老祖急切地看向司馬武要他做決定,他們再不出手寶物可能就被別人奪走了。

「還不急,預感告訴我,現在還不是最好的出手機會。」

司馬武搖了搖頭,語氣很平靜。

「還不急?」

三人聞言無比驚訝。

與此同時,黃金巨鼎之外,突然傳來嘣的一聲,守護之力被三身怪蛇破開了!

「哈哈!」

三身怪蛇大笑一聲,正要撲進黃金巨鼎之中索取寶物。

然而就在這時,兩個身影卻同時撲向三身怪蛇身後!

竟是紫金蜈蚣和九頭蠍子趁機偷襲。

轟隆!

紫金蜈蚣巨大的前爪撕裂空氣,九頭蠍子九個頭顱之中同時噴火。

兩人發難的時機堪稱完美,正是三身怪蛇破開守護之力,正在得意忘形的時候。

「啊!」

三身怪蛇根本沒料到二者會同時出手偷襲它,頓時後背遭重創,三個頭顱之中均是噴出黑色的汁液來,它的身影更是被轟飛,直接砸在黃金巨鼎鼎壁之上,發出嘭地一聲悶響。

「你們……竟敢背叛我?」

三身巨蛇撐起身體,緩緩轉過頭來,看著九頭蠍子和紫金蜈蚣又驚又怒。

「嘿嘿,什麼背叛不背叛的,說得那麼難聽?」

九頭蠍子冷笑道:「這黃金巨鼎我們也守護了幾十萬年,憑什麼裡面的寶物該歸你?朽蛇,我們配合你逼走老大已經是對得起你了,你還想獨吞寶物,憑什麼?」

「不錯,朽蛇,寶物應該我們三人共有,你想獨吞是自尋死路!」

紫金蜈蚣也瓮聲瓮氣地說道。

「很好,既然你們要撕破臉皮,就不要怪我殺了你們!給我死!」

三身怪蛇暴怒,暴起朝著紫金蜈蚣和九頭蠍子衝去,一時間,祭壇之巔元氣激蕩,絕招轟殺個不停。

「小武,他們果然內訌了!等他們兩敗俱傷,就是我們出手的機會了!」

紅色結界內,司馬家三位老祖又驚又喜,司馬武讓他們等待果然沒錯,現在三隻怪物自己內訌了,只消等他們兩敗俱傷,寶物自然就落到他們司馬家手上!

祭壇之巔,三頭怪物還在拚命廝殺,三身巨蛇雖然遭受了紫金蜈蚣和九頭蠍子的偷襲,但畢竟它才是真正的帝皇境強者,即便受傷也比另外二獸強。

轟!轟!轟!

慘烈的廝殺使得祭壇之巔的空間激蕩不休,不過這裡的空間似乎比外界穩固得多,竟沒有被切開,崩碎。

三隻怪獸之間的戰鬥只是使得整個祭壇微微有些抖動。

那黃金巨鼎暴露在祭壇中央,氤氳光華不斷散發,一時間竟沒有人接近它。

事實上,三隻怪物的打鬥戰場就緊靠著黃金巨鼎,司馬家的四人暫時根本不敢過去。

轟嗤!


漠然,九頭蠍子被三身怪蛇一口咬住一個頭顱,頓時撕扯下來。

「啊!」


凄厲的慘叫聲在回蕩,九頭蠍子斷去頭顱的脖子鮮血滾滾,凄慘無比。

它的其他八隻頭顱上的眼睛瞬間變得通紅,充滿嗜血仇恨。

「我要殺了你!」

九頭蠍子暴起,剩下的八隻頭顱一起朝著三身怪蛇衝去,半途上噴出無窮無盡的墨綠色氣體,鋪天蓋地無可阻擋。

這是九頭蠍子的本命毒素,三身怪蛇沒有擋住,瞬間便是被毒素入體,儘管它也是劇毒之物,整個身體卻依舊被腐蝕得不成樣子。

「好機會,朽蛇,讓我來終結你吧!」

紫金蜈蚣咆哮,趁機百足齊動,瞬間來到三身怪蛇身後,鋒利的獠牙一下子咬住三身巨蛇三具身體相連之處!

這個地方是三身怪蛇的弱點,這點它無比清楚。

「嗷!」

三身怪蛇被咬,頓時就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瀕死之際,它的尾巴忽然捲起,用最大的力道朝著紫金蜈蚣抽去,只聽嘭地一聲,紫金蜈蚣被它抽得口吐鮮血直接飛出。

旋即,三身怪蛇也萎靡下去,它的要害被攻擊,已難活下來。

「你們兩個背叛我,會不得好死的!」

怨毒的目光看向紫金蜈蚣和九頭蠍子,三身怪蛇咬牙說道。

「放心吧,等我們得到寶物舉世無敵的時候,你就知道誰才是真正的不得好死了。」

紫金蜈蚣和九頭蠍子同時笑道。

三身怪蛇看著二者,沒有說話,像是在詛咒,又過了片刻,它的身體終於徹底萎靡下去,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不過從它身體裡面,卻是擠出一個金黃色的小卵,落在地上。

那金黃色的小卵蘊含著無法想象的靈物氣息,讓人覬覦。

紅色結界內的三名司馬家老祖皆是忍不住想要出手搶奪起來,不過司馬武卻阻止了他們,告訴他們現在還不是時候。

「它的精華流出來了,紫蚣,這精華就給你吧,寶物等下我們共享。」

九頭蠍子看了一眼地上的黃金色小卵,主動對紫金蜈蚣說道。

「行。」

紫金蜈蚣點頭,瓮聲瓮氣地回應。

旋即,它便是朝著三身怪蛇的屍體走去,然而就在這時,一個淡漠的聲音卻是忽然想起。


「咦?這是什麼東西?」

隨著聲音一響,一個黑影突然一閃而至,竟是搶先一步來到三身怪蛇的屍體邊。


「是你!」

紫金蜈蚣和三身怪蛇看到這一幕,皆是神情一驚,怎麼把此人給忘了!?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姍姍來遲的林淵,他剛剛來到祭壇之巔,第一眼便是被黃金色小卵吸引了注意力。

他站在三身怪蛇的屍體旁,信手將小卵拾起,聞了聞,目光一眯似乎有所感應,旋即便將小卵緩緩拿向嘴邊,意欲將其灌進嘴裡。

「爾敢!?」紫金蜈蚣和九頭蠍子見狀,頓時暴喝道。

「有什麼不敢的?」

林淵冷笑,目光諷刺地看了紫金蜈蚣和九頭蠍子一眼,下一刻便是直接將黃金色小卵扔進了嘴裡。

「你找死!」

紫金蜈蚣和九頭蠍子徹底暴怒。 眼看林淵直接將三身怪蛇留下的精華服下,紫金蜈蚣和九頭蠍子便是徹底發狂,直接沖向了林淵。

三身怪蛇在它們三個之中修為最高,留下的精華可以說無比珍貴,只要融入了它的精華,它們任何一個很快就能突破帝皇境!

如今這精華竟被一名人類奪走,讓它們如何可忍?

兩隻怪獸殺氣騰騰向著林淵撲來,林淵嘴角卻是泛起諷刺的笑容。

「不自量力!」

這兩隻怪獸全盛狀態之時或許還有機會與他一戰,現在二者都受了傷,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誅神劍陣!」

毫不客氣,林淵周圍立即便是浮現十八把至尊器寶劍,劍身嗡嗡作鳴,可怕的劍氣衝天而起。

一柄萬丈滔天巨劍聳立虛空,轟然朝著紫金蜈蚣和九頭蠍子斬去。

「好可怕的劍技!」




lixiangguo

雷爾夫靜靜的坐在大帳中央位置,觀看著一份份情報。

Previous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