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哥,前面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拍了拍最後方那個想努力擠進去身影的肩膀。

「你幹什麼,不知道前方出現了寶物嗎?別煩我,再煩我寶物丟了我要了你的小命。」這人惡狠狠的回答道,彷彿多說一句這寶物就不是他的了。

可這本來就不是他的,也不是他能夠爭奪的。

說罷又努力往裡面擠去。同時在附近還有好幾個這樣努力的身影。

聽罷,易塵軒也沒往裡擠去,有寶物的地方就有危險,這個道理還是懂得。

苦難的生活不禁磨練了易塵軒的意志,也造就了一顆理智的心。

天上不會掉餡餅,多少付出就會有多少回報。該什麼時候賭一把,什麼時候不能亂賭易塵軒分的清清楚楚。

但是世間大多數人還是被生活蒙蔽了雙眼,貪婪無止境。殊不知在他們貪心的同時自己的小命也已經賭了進去。

這是十賭九輸的結局。

「這麼多人肯定找不到那幾個畜生,不如先去慈母之森找點草藥,好把這『隕石拳』練到大成。」 重回一把火 消化了一些腦海中的記憶,易塵軒也知道許多功法的修鍊需要藥草的輔助。

雖然幾個時辰的時間便把『隕石拳』略有小成,但是想要修鍊到圓滿,不是一時之功,藥草的輔助能夠大大的縮短這個時間。

說罷起身朝著慈母之森奔去,可是易塵軒不知道正是這個決定救了他一條小命。

災難即將出現,那些貪婪的人終將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

少奶奶渣的明明白白 易城這座神秘的小城也因為這場災難,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中。

易城的天空逐漸布滿了烏雲,yin沉的彷彿要滴出水啦一般。山腰處盤旋的孤鷹早已不知去向。就連那淡淡的微風也停了下來,好似已經逃離開這個災難之地。

就在最前方的人接觸到那神秘圓盤之時,神秘圓盤散發出了一道灰sè的波紋。這道波紋很快便覆蓋了最前方的人。

再看這些人,迅速的變老,接著化成了飛灰消散在天地間。

變化發生在眨眼間,這些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便無聲無息的死去。

「快退,這時間之力太過強大。」一聲暴喝,方翔拉起那清秀俊美的少年朝著遠處飛去。

「好可怕的時間之力,不愧是最神秘的力量。」雷之一族的古清風速度也不慢,駕起雷電之力迅速遠去。

「我去,真他媽的可怕。」歐陽樊也不含糊迅速的逃離了開來。在逃離過程中還不忘回頭看一下那幾個yin仄仄的人,彷彿希望他們逃不出去一樣。

那幾人也不含糊,身影閃現幾下便追上了前面的歐陽樊。

各大勢力的人也迅速的逃離了開來。底下那些還在擁擠的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看到這些人的離去,他們彷彿看到了寶物,眼中散發著濃厚的金sè光芒,拼了老命往裡擠去。

圓盤上散發出來的波紋擴散的很快,那沖在最前方的人承受最重,易城八方勢力,瞬間消失了四方,只有東南西北的四家還存在幾人。

只見東城陳家的領頭人,撐起一把園傘,這把園傘散發著淡淡的光芒阻擋了那神秘力量的侵襲。但是園傘散發出的光芒在神秘力量的侵蝕下逐漸的變淡,眼看撐不了多長時間。

其他三家也各有自己的方法應對。

波紋持續擴散,那神秘圓盤懸浮在空中,主宰者這些人的生死存亡。

再看死亡波紋覆蓋範圍內的人,逐漸的被抽離了生機,頭髮由黑sè變為白sè,原本豐潤的臉龐變得皺跡斑斑。

靠近圓盤的人的迅速的老化最後變成一抔黃土,那稍微離得遠的也變沉了一具具白骨,倒在地上,從遠處看去好似修羅地獄一般。再遠一些的人也彷彿老去了幾十歲一樣,讓人汗毛聳立。

圓盤附近剩下四個岌岌可危的光圈。

死亡波紋波及了整座小城,原本熱鬧的小城,在這一刻間變成了死亡之城。

森森的白骨,斑駁的城牆,無一不顯示出了這一刻的慘烈。

早已經離開了易城的易塵軒完全不知道易城的慘狀,就算知道也只會提那些人感到悲哀,都是貪婪心害了自己。好在城內沒有什麼親人,唯一的妹妹也被神秘老人帶走,不然易塵軒怕是承受不了。

慈母之森的最外圍早已經被人類熟知,根本就沒有多少藥草的存在,那怕偶爾發現幾株也只是一些治療普通外傷的藥材,對力量的修鍊毫無用處。

森林的最外圍也沒有什麼強大的野獸存在,要是突然冒出一頭強大的野獸,易塵軒恐怕小命不保。

轟轟轟………,遠處傳來了巨大的聲音,好像萬馬奔騰一般,震得森林中鳥雀齊飛。

聽到這聲音易塵軒好像感覺到了什麼迅速的爬到一棵樹上朝遠處看去,只見自己的前方不遠處,各種強大的野獸朝這個方向奔跑了過來。龐大的身影把一顆顆合抱的大樹攔腰撞斷,這轟隆聲正是從哪裡傳來。

易塵軒嚇得臉sè發青,要是這獸群從他在這地方經過,這小小的身板只有變成肉泥的份,絕對沒有任何僥倖。

聲音越來越近,站在地面就能夠看見那巨大的身影。

緊急的時刻更體現出了易塵軒那份難得的冷靜,身影朝著不遠處的小湖泊閃去,『這個時候只有躲到水中才能夠安全。』易塵軒一邊想著一邊朝那奔跑去。怕水這個習xing是生活在陸地上的野獸天xing。

易塵軒的速度根本不能夠在獸群到來之前跳到湖水中,好在那神秘空間中獲得神奇力量又救了他一命。

「我閃,我閃。我再閃。」萬分驚險,終於在獸群到來時跳到了湖水中。

; 由於神秘圓盤的影響,易城完全的變成了死亡之城,那些神秘的波紋擴散到易城邊緣后不知道被什麼阻擋住了,漸漸的消失了。

神秘的死亡波紋沖刷著這片本來熱鬧非凡的土地,各方勢力環繞在易城周圍靜待時機,威力這麼大的寶物他們怎麼捨得放棄。

易城的八大勢力只有易家首領逃了出來,他沒有再貪戀這寶物,毅然離開了。因為他知道就算他在這也得不到什麼,而且很有可能會喪命。

逐漸的那波紋彷彿消失了一般什麼也看不出來,一輪新的爭奪就要展開,留在這裡的全部是各方強者。

「那神秘波紋消失了,儘快動手。」歐陽樊招呼了一聲身邊的古清風就要往裡衝去。

從這裡可以看歐陽樊是一個急xing子的人。

「別急,讓我試一下。」聽到古清風的話那些蠢蠢yu動的人停了下來,剛才的慘狀他們也看見了,他們可不想這份災難由他們自己承受,要承受也是別人。

只見古清風向著慈母之森方向招了招手,一隻形似兔子的野獸被他握在手裡。那野獸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四處好奇的打量著。

「由這隻雪兔幫我們試探一下。」說罷把野兔拋入了易城的範圍。

雪兔彷彿還沒感覺到危險,落在地上快速的朝裡面跑去,那可怕的波紋彷彿憑空出現,沖刷過雪兔的身體,轉瞬間鮮活的雪兔變成一具白骨。

「看到了沒有,那神奇的時間力量並沒有消失,而是隱藏了起來。相信我們大家此行的目的是一致的。所以我們必須想辦法破解或者抵抗這力量,不然我們誰也沒法得到寶物。」古清風頗具領導氣質,朝著四周吆喝到。

歐陽樊自然是和古清風是一道的,「古兄我聽你的,你說應該怎麼辦?」那憨厚的表情和剛才的囂張截然相反,熟悉的人都因該知道,力之一族就是這種xing格,對於那些沒有得到他們認同的人高傲,囂張。對於那些得到他們認同的人他們顯得會很直率憨厚。

「我們信任雷之一族,信任古兄。」雷之一族向來以公正著稱,以審判邪惡為己任,自然得到大陸上很多人的信任。

雷之一族的名聲還是很響亮的,不多時大部分勢力認同了這個臨時的聯盟,當然古清風作為發起者自然是聯盟的盟主。

另外幾大勢力分別為臨時聯盟的主要成員,其中包含了,力之一族歐陽樊,光之一族辰睿,金之一族金無名……….

看著遠遠離開的獸群,易塵軒在心裡抹了把冷汗,「nǎinǎi滴,嚇死我了,好在他們沒有發現。」其實他並不知道,那獸群中也有強者,他們早就發現了易塵軒只是懶得理而已,再看獸群奔去的方向正是易城。

易塵軒哪還有心思管這些,這是第一次真正的感覺到了死亡,之前那一次自己只記得拚命去維護妹妹,別的什麼也不記得了。

跳出湖泊,抓緊超獸群的反方向跑去,他可不想再體會一下這種感覺。

漸漸的離獸群出現的地方越來越遠,易塵軒也深入了慈母之森。那高聳入雲的大樹,那齊膝高的野草,那不知名的野花,這已經不是慈母之森的外圍。

隨著深入易塵軒也漸漸的感覺到了不對,可剛才只顧離開那個地方,那能記得回去的路,好在這一路上沒有遇到強大的野獸,安全方面還不需要擔心,可是那潛在的危險還是得注意的,慈母之森的凶名流傳也不是一兩天了。

現在的易塵軒完全憑著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jing神』,畢竟他沒有親身經歷慈母之森的可怕,這要是那些長久在慈母之森混跡的人,這樣闖蕩早就嚇破了膽。可是他們也會感嘆易塵軒的好運,這麼長時間都沒碰到過強大的野獸,難道他們去聚會去了?

「啊,這是二級藥草牛筋藤,正好是我現在修鍊《隕石拳》必須的輔助藥草。」易塵軒並沒有著急著去採集這株牛筋藤,而是注目觀望,因為每株草藥都會有野獸守護。 豪奪索愛:狼性總裁太高冷 畢竟野獸也需要吃各種藥草成長。

在這個大陸上藥草也是分等級的,從一級到九級不等,一級藥草最多,效果也最差。以此類推級別越高的藥草數量也就越少,效果也就更強,傳說中有些九級藥草有起死回生之功。當然這只是傳說,畢竟誰也沒有見過九級藥草。五級以上的藥草就非常少見通常萬金難求。

當然越高級的藥草守護在他身邊的野獸也就越強大。沒有相應的實力根本無法獲取,這也是高級藥草稀少的原因。

觀望了一會,並沒有發現這株牛筋藤的守護野獸,但是易塵軒還是小心地靠近,畢竟還是有一定風險的,也就只能賭一把,哪怕有危險自己也能夠利用『空間移動』逃離。

等到『牛筋藤』到了手中也沒見到守護野獸的出現,『難道我的運氣這麼好,碰到了一株沒有守護的藥草,』易塵軒心裡美滋滋的想到,這想法要是叫那些在慈母之森混跡在生死邊緣的人知道,只能氣憤的掐著易塵軒的脖子憤怒的質問「我也想要這樣的運氣。」

當然這份運氣也是有原因的………….

慢慢的往前走,易塵軒手中的藥草也豐富了起來,一級的藥草最多,二級的也占不少數量,三級四級的就比較少了,就連那些令人垂涎的五級藥草也有幾株。身上那短小的衣服也成了臨時的包裹,裡面裝了各種的藥材。這個包裹要是叫比人看到,那拼了老命也的搶奪,這裡面太富有了,得到了一輩子衣食無憂。

獲得了這麼多沒有野獸守護的高階藥草,易塵軒心裡樂開了花,可是也發現了這些藥材並不是沒有守護,只是那些強大的野獸不知道去幹什麼了。「難道真的聚會了?」易塵軒在心裡想到。

當然這麼好的機會不好好抓住那可就是混蛋了,下手的速度更加快了,大把大把的各種藥草進入了易塵軒的腰包『我的我的,全部是我的。』手上的動作沒有停止,心中更是興奮的高喊道。

; 易城各方勢力聯盟最終決定,由他們合力取出寶物然後再一起分配,當然是不是真心的那就另說,畢竟人心隔肚皮,誰也說不清。

各方勢力分別派出一人,去一探究竟。

「我們每一方派出一人先去一探究竟,現在波紋的力量根本無法估算,所以我們必須試探,這樣才有把握深入其中。」作為臨時聯盟的盟主,古清風最有發言權。

「古兄說得對,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有把握深入其中,否則貿然深入,危險係數非常大,畢竟剛才的情況大家也看到了。」身邊另一人說道。

於是這樣的方法也便定了下來。

遠處的高山上,一個模糊的身影站在那裡,風輕輕的劃過他的身邊,沒有吹動一片衣角。這人目光注視著遠處的易城,不知道在想什麼。

慈母之森的獸群也趕到了易城的邊緣,那陣勢如萬馬奔騰勢不可擋,當然周邊的人臉sè也變的一片鐵青。

任誰看到這麼大規模的獸cháo,也會心驚膽戰,雖說高階武者可以迎戰十幾數十的低階武者,但是當低階的武者數量達到一定規模,任你一個人再強,也要乖乖的夾起尾巴逃走,螞蟻尚能咬死大象,何況這是比螞蟻強大無數倍的野獸。

「哈哈….我們沒來晚吧。本大爺的寶物還在不在?」獸群中一個粗曠的聲音響起,這聲音的主人一聽就很狂傲,什麼他的寶物,『我了個呸,我還說是我的寶物呢,真不要臉!』眾人心中低罵道。

「看來本大爺沒有來晚,你們都在等著本大爺呢!」那聲音說罷從獸群中躍起『shè』向人群之中,根本沒有顧忌那裡的人。照這架勢要是砸到哪裡非砸死幾人不可。

「哪來的野種,敢在這裡撒野,讓我來教訓你。」力之一族的人脾氣本來就暴躁,哪經得住這狂傲的人,說罷運起氣勁,朝著那人轟去。

誰都知道力之一族的變態力量,紛紛別過頭去,彷彿不願看到那血肉橫飛的場面。

可空中急shè來那人彷彿沒有看見那近身的拳頭,傻乎乎的落了下去,力之一族那人心裡忍不住鄙視道『哪來的傻子,就讓你為你的狂傲接受教訓吧』巨大的拳頭去勢更猛,其上散發出淡淡的虛影,彷彿猛虎一般撲了過去。那氣勢yu要把天打穿。

『嘭!』巨大的金鐵交擊聲傳來,那巨大的拳影淹沒了兩人的身影。

『咔嚓,咔嚓』的聲音從光影中傳來,『力之一族的力量太變態了,這骨折聲,不知道那人會是什麼慘狀,會不會被打成肉餅?』眾人在聽到這聲音后心裡低聲問道,心想幸虧不是自己,這太可怕了。

光影很快便散盡,眾人好奇的看去,可令他們大跌眼鏡的是,那人根本沒事,可是力之一族的人正痛苦的抱著手臂躺在地上,感情剛才的骨折聲是這位發出的。

「哈哈….你這是給本大爺撓痒痒?」那人不屑的問道。

歐陽樊看到自己的族人躺在地上,看那胳膊的樣式至少三處骨折,這條胳膊算是暫時廢了。要是救治不及時肯定會留下後遺症。

「你找死!」大戰一觸即發!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哈哈哈哈哈哈……發了發了!」易塵軒又收穫了一株藥草。高興的叫到。這也幸虧那神秘記憶中有許多關於藥草的介紹,不然任憑這些藥草放在其身邊,易塵軒也分不清楚。

十幾歲的孩子畢竟還沒有多少閱歷,以前的生活只給了易塵軒xing格上的磨練,但是並沒有帶給他多少經驗和生活的常識。有些時候還不夠理智,只憑藉自己的本能去做事,這就導致了必定會經受一些磨難。

當然無節制的貪婪之心不可有,這點還是知道的。所以在收穫了最後一珠藥草的時候易塵軒

決定先找一個地方把自己的《隕石群》修鍊到圓滿。

很快易塵軒便找到了一小山丘,小山丘的背後是一個小小的湖泊,青山綠水,好一個美不勝收,各種小動物在湖邊飲水,讓人心生安寧。

這個地方看似寧靜安心,可是對於那些有野外生活常識來說這可是大凶之地,因為有水源的地方通常會有各種強大的野獸出沒,畢竟水是萬物之源,任何生物都缺少不了。

可是易塵軒這個森林小白並不知道,他只知道這個地方寧靜安心,是一個很美的地方。

好在易塵軒沒有在小山丘的正面修鍊,而是在背對著小湖泊的一面找了個安靜的山洞。

這就成了臨時的修鍊之地,易塵軒的第一次正式修鍊也從這裡開始了。

誰會想到以後這個大陸的傳奇,會在這裡跨出了人生中重要的一步!

當然易塵軒並不知道這些,他現在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儘快的強大起來,好讓自己不再受欺負,也好有能力去找自己的妹妹。

那段苦難的的ri子,時時的在提醒著易塵軒,沒有力量就會受到屈辱,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公平,誰也不會因為你是一個弱者而可憐你,反而會踩上一腳,顯示自己的高貴。

以前屈辱的活著,那是因為沒有變強的機會,可現在天大的機緣降臨到自己的身上,再不努力那就不可原諒。

「一定要變的強大,讓自己不再受欺負,讓妹妹跟著自己不再受欺負。」易塵軒在心裡高聲的吶喊道。

要變得強大就要付出汗水和努力,這些易塵軒並不缺少,反而比別人更加堅毅和努力。

想到這些易塵軒把修鍊《隕石拳》需要的藥草拿出來,準備先把這門法訣修鍊到圓滿,這樣自己有增加了一點保命技能,畢竟『時空之序章』帶來的能力雖然強大可是限制也同樣巨大,那隻能作為保命技能使用。

『牛筋藤』號稱是修鍊力量的必備,因為『牛筋藤』中含有一絲『力之源』能夠讓一個人的先天力量有所提升。當然『牛筋藤』作為低級藥草,只對第一次服用者有效,如果這藥草可累計服用的話那估計比神葯還逆天了,因為這種藥草獲得比較容易,雖然說每株中只含有一絲『力之源』但累積起來還是很恐怖的。

; 「敢對我們力之一族動手,大家一起上廢了他!」歐陽樊怒哄一聲,身上散發出力之一族特有的光芒。

說罷那散發著光芒的拳頭朝著那人腦袋上招呼上去,這要是打上肯定要把那人腦袋打爆了!

「這人也真的不長眼,憑一己之力要對抗力之一族這麼多人!」周邊有人在哪不屑的議論道。

「力之一族以力量聞名,這人必死無疑!」另一人附和道。

這場交戰就這樣打了起來,臨時組成的聯盟和獸群中的強者對抗。力之一族的受傷只是導火索,這場戰鬥的真正原因恐怕是這些人不想再有外人插入,提高自己獲得寶物的機會!

獸群中幾個人形的強者當然不會讓自己的人吃虧,指揮著獸群朝著臨時聯盟攻了過去,那鋪天蓋地的野獸士氣十足!

當然臨時聯盟聯合了很多方勢力人數也不少,足以和這些來自慈母之森的強者相抗爭,大戰起!

「丫的,廢了這群長毛的畜生。」金之一族的一人身上散發著濃濃的金光沖向獸群。

獸群中的野獸也怒空一聲和這人衝撞在一起。

「這人是我的。」歐陽樊盯著那打傷他們一族的人,拳影擴散籠罩了一大片地方,那些低級的野獸被拳影壓迫的爆體而亡。

lixiangguo

紫那羅瞄了少年幾眼,笑道:「除非你親切的喚我一聲『娘親』,如何?」

Previous article

雲家老祖不願意得罪這樣一個強者,本來就是因為一件小事,所以便握手言和,但是羅榮天痕卻很少有人敢招惹了。 這一切的發展似乎都與李木無關,就在李木和君嫣然盤坐在這破敗的院落之中之時,許多目睹李木與君明鏡那次大戰的驚奇大戰,李木和君嫣然不知所蹤。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