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多謝你老人家的提醒,我會注意!」劉黎明笑道。

「劉大夫,你救了我們楚家兩條性命,雖說醫生治病救人都是責任,但這份恩情,我楚某不報,心中不安,這裡有五百萬,請你笑納!」

說著,楚老從一旁的抽屜里取出了一張支票。

王百萬!看一個病人五百萬,真的是讓劉黎明太震驚了,可是這錢說什麼也不能要,他笑了笑,說道:「楚老,我今天來給你看病並不是為了錢,我和雨萱是朋友,你不必感謝,不必內疚,你們楚氏葯業的廣生堂聽

說全天下中藥材最齊全的,如果我哪天需用……」

「好吧!」

看劉黎明的樣子是根本不可能手下這錢,猶豫了一下,說道:「如果你哪天需要藥材,哪怕是我們廣生堂的鎮店之寶,我也不會猶豫半點……」

「謝謝。」

三個人聊了一會兒,楚玉萱便帶著劉黎明離開了病房。

「劉大夫,實在抱歉,今天讓你見笑了。」

劉黎明慫了慫肩膀,無所謂的笑笑,說道:「沒事,這種事我見的多了,我在女孩子身邊經常被人誤會……」

「啊?」

楚玉萱微微一愣,白皙的臉蛋兒有些發紅。

「開玩笑的!」劉黎明笑了。

看著劉黎明一身輕鬆的樣子,楚玉萱的心中有點小小的激動。

今天的事情,這個男人完全可以置身事外,轉身走人,而他呢,忍氣吞聲,不但治好了爺爺的病,還打擊了孟家父子的

囂張氣焰。孟家父子說是好心給楚老找醫生看病,其實是別有用意,藉此來博得楚玉萱的芳心。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半路竟然會殺出來一個陳咬金,把他們的如意算盤給打亂了。 葉一鳴饒有興緻的接下了電話,司徒聽安的聲音立刻傳出來:「事情辦得怎麼樣了,那小子死了沒有?」

葉一鳴自然知道司徒聽安說的人就是他自己!

「可能讓你失望了,司徒聽安,我活得挺好的。」

葉一鳴玩味一笑。

電話那邊,司徒聽安聽到了這個陌生的聲音面色一變。

「你不是陶文,你是誰!?」

司徒聽安質問道,可很快又反應過來,瞪大着眼睛對着電話開口:「你就是和我作對的那個人!?」

他立馬知道,恐怕陶文已經凶多吉少了。

沒想到這個人竟然還有這麼大的能力,竟然連陶文都被他解決了?

司徒聽安咬牙不已,寒聲說道:「小子,你不該插手我的事情,你的身份,我已經查到了!」

「你的名字叫葉一鳴,你還有一個老婆,一個女兒對吧?」

葉一鳴聽到司徒聽安的話皺了皺眉,他並不意外司徒聽安能查到他的身份。

但是司徒聽安卻提起他的家人,是想要用他的家人威脅他?

葉一鳴眼神冰寒,雖然他並不是很擔心,家人那邊他已經安排了大量的人手保護。

他並不認為司徒聽安真的能把他的家人怎麼樣。

但是他最討厭的就是別人用親人來威脅他。

「你儘管可以試試,但在此之前,你一定會先被我揪出來!」

葉一鳴聲音冰冷無比。

「那就要看誰能笑道最後了,你在我眼裏不過是一隻小蟲子。」

「你,還有你的家人,我全都不會放過,我會讓你知道惹怒我的後果!」

司徒聽安對着電話一頓咆哮,很快掛了電話。

這邊,司徒聽安氣得將手機摔到地上,一張還算英俊的臉此時顯得有些猙獰。

「混蛋,真的廢物,一群沒用的廢物!」

司徒聽安甚至要抓狂,他如今只查到葉一鳴的一些基本資料,更多的還沒有查清楚。

因為人手完全不夠!

麗城這邊人手已經很緊張了,沒辦法再分出去。

他現在已經抽不出太多人手了,經過葉一鳴這幾次的破壞,他能用的人不多了!

「忠伯,你去把和陶文這邊相關的證據全部銷毀!」

「給我聯繫忍國的人,告訴他們,要他們利用外交方式,要求調查江中井澤的死。」

「我們這邊的人暗中配合,想辦法把所有矛頭全部指向這個葉一鳴!」

「還有網絡輿論,全部給我利用起來!」

司徒聽安臉上掛着無限冷意,他要用外交還有輿論來徹底壓垮葉一鳴!

忠伯領命而去,很快,一場針對葉一鳴的輿論風暴開啟了。

忍國這邊對華夏發出了外交申請,要求調查駐華慈善企業家江中井澤之死。

沒過多久,調查結果出來了,葉一鳴直接被指認成兇手,事情在網絡上開始暴動!

實際上是司徒聽安讓人配合忍國這邊製造出來的「真相」。

死去的江中井澤還被塑造出一個慈善企業家的形象,在公開的資料上還寫着給華夏山區捐獻了數百萬善款!

這些事很快就衝上了熱搜,所有不知情的網友都已經開始了對葉一鳴的各種辱罵。

「這兇手瘋了吧,為什麼要故意破壞兩國關係?」

「建議直接將這人抓起來,交給忍國!」

「人家明明還給我們華夏山區捐了這麼多錢,這是我們華夏的朋友,為什麼要殺害他?」

網絡輿論在不斷攻擊葉一鳴,對葉一鳴喊打喊殺。

當然,更多的是公知們在帶節奏,吃瓜網友還是不少。

忍國外交方面也對華夏狠狠施壓,讓華夏處置兇手。

不能因為葉一鳴這一顆老鼠屎,破壞兩國關係!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相對於用玉質材料來煉製陣法封存龍氣,馮燁更喜歡用骨質材料來封存龍氣。馮燁可以合成堅固的骨質材料,還可以在製造骨材的時候,直接將陣法符文鐫刻在骨材的內部。

「嗯,以後可以直接製成官印,再加上大小如意的符文,再加上一個龍氣認可的引子,關鍵時刻讓官員以龍氣來驅動官印,這就是一件法寶。」馮燁捧著一本符籙詳解,邊看邊想到。

一般修士祭煉一件法寶需要千方百計的收集合適的材料,然後長年累月的祭煉以形成符文,不能有一絲的差錯。一件法寶要很長時間才能成型。

很多時候需要代代相傳上百年的祭煉才能夠煉製出一件出色的法寶。法寶裡面的符文越多,威力就越大。所需要祭煉的時間就越長。很多時候哪怕是同樣一道符文,只要疊加的越多,法寶的威力就會越強大。

法寶這東西說起來很神奇,但是馮燁在妖神聯邦的時候,也曾用超級生物模擬器解讀過自己手中的幾件法寶。其實也就是符文的具體應用而已。

符文寫在符紙上再將法力注入就是符籙,將更多的符文組合起來鐫刻在能夠承受足夠能量的材質上,就是法寶了。符文的嵌套鐫刻讓它們相互之間不影響是一方面,後續充入能量又是一方面。

但是馮燁這邊就容易多了,首先合成骨材對能量的容納量很好,也足夠堅固,這就是上好的法寶材料。

其次馮燁手中有製造合成骨材的設備,可以在製造的時候,就直接將符文鐫刻在骨材內部,而且絕對不會出任何的差錯。在這一點上就超過手工許多倍。

馮燁打算製造一批官印,直接以龍氣來充能,可以保障他的官員只要龍氣在身,就可以不受邪法的侵害。事實上龍氣這東西百邪不侵,只要佩戴了官印,就可以保證官員不會受到修士的暗算。

「大人,有消息傳回來了,所有官員都已經就任了,之前那些幽冥教的餘孽,也已經全部抓捕了。咱們要怎麼處置?」留守在馮燁身邊的高等生化人彙報道。

幽冥教核心弟子雖然跑了不少,但是這些人都急於逃出這片區域,並沒有人去通知那些駐守地方的鍊氣期弟子們。

那些混在凡人世界的鍊氣期弟子,在高層們的眼中,與外圍勢力也差不多,都屬於隨時可以捨棄的部分。這些弟子大多數都是屬於資質低劣,無法突破築基的修士,這才派他們去凡人當中安享富貴。

這些人到凡人當中是過去享福的,還指望他們有多愛護百姓不成?他們之所以保護百姓不受妖邪的侵害,就和牧羊人保護羊群是同樣的道理,可不代表牧羊人對羊有多好,他只是在保護自己的利益而已。尤其是這些人還是幽冥教這種邪教的弟子,行事就更是無法無天。

鍊氣期的修士,論戰鬥力遠遠比不上已經晉陞銅甲屍的高等生化人。哪怕各地區都有守備陣法的配合,鍊氣期的弟子的戰鬥力也差的遠。

「將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的修士老爺們,都拉到當地最繁華的地方,開個公審大會,對那些罪大惡極的修士,統統拉去浸糞坑。

對了,別忘了將那些作惡的修士家屬一起拉去陪著他們,一家人,當然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順便向老百姓們灌輸一下,污穢可以破邪法的事情。」馮燁吩咐道。

馮燁有心培養下屬,所以江玉兒最近一直跟在馮燁身邊學習,剛剛她就想要問話來的,不過馮燁在跟下屬說話,她很有分寸的忍住了。

直到那位下屬走了,她才好奇的問道:「哥哥,你明知道哪些所謂的污穢對修士其實沒用的,為什麼要讓人那麼宣傳?」

馮燁嘿嘿一笑說道:「千百年來,人們對修士無比的崇拜,無比的敬畏,根本就無人敢於反抗修士,任由修士予取予求。

想要讓百姓有對修士說不的膽量,就必須要讓他們知道,修士也是有弱點的。只要抓住這個弱點,凡人也不是沒有打敗修士的可能。」

「哪怕沒有用,至少給他們一個安慰,在受到修士欺負的時候,讓他們有膽量向那些高高在上的修士身上潑污穢。打不過對方也噁心死對方,剩下的,自然是要交給官府來處理。

官府有保護麾下子民的責任,但是首先,要讓子民們自己要有反抗的意識。至少得讓他們被欺負的時候,敢於報官,敢於向對方潑糞。」

江玉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這小丫頭對修鍊極為執著,自從拿到了龍氣玉石后,沒有了後顧之憂的她,就開始了瘋狂修鍊的模式。

處理了治下的那些幽冥教弟子,一下就讓馮燁在這片地區百姓當中聲望高漲。接下來就是考慮立國的事情了。

「立國之前,咱們也得先造造勢,至少讓老百姓都知道,咱是天命所歸。看看人家大商: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再看大周:鳳鳴岐山,有聖人出。」

馮燁尋思:「不就是神獸嗎?咱也有啊!金鰲也不比玄鳥,鳳凰差太多吧?應該也夠牌面了。」

「可惜不是神龍,只是個金鰲。」馮燁略有些遺憾的想到。作為一名炎黃子孫,龍的傳人。馮燁當然也有一個化而為龍的夢想。可惜整個妖神聯邦能夠化龍的人都不多,龍屬倒是不少。

馮燁準備將都城建立在公憑山腳下,依山而建。這裡距離那屍山島近一些,也方便他隨時過去祭煉那三千死亡騎士。地方是偏僻了一點,不過現在倒是沒什麼影響,等以後地盤大了再遷都也就是了。

這座半島雖大,但是也不過二十七座縣城,數百個大村,倒是沒有佔用馮燁多少生化人,其餘的生化人,都被馮燁送去修建都城,以及在各地興修水利。只有真正的讓大家過上好日子,才會有人擁護這個政權。

築城這種事情,若是普通的民夫去做,那自然是費時費力,但若是讓力大無窮的高等生化人,帶著大批的生化馬去做,那就簡單快捷的多了,這每一個人,每一匹馬,那都相當於一個大型機械設備。手下的高等生化人估算著用不了三個月新城就能建完。

「大人,各地都有彙報,時常有人口失蹤的事情發生,各地山林之中妖鬼眾多。」馮燁原本打算在都城修建完成之前,回屍山去祭煉殭屍。好儘早將三千死亡騎士晉陞為銀甲屍。可惜總被各種事情給拖住。

「幽冥教統治的時候,不清理那些山林里的魑魅魍魎嗎?」馮燁看了一眼進來彙報的生化人手下問道,最近被這些爛事煩的不行。

「大人,幽冥教只清理實力過高的鬼怪,而選擇留下那些實力低微的。以免有人受不了他們嚴苛的統治,逃進山林裡面。而有了這些妖魔鬼怪存在,普通的老百姓就不該離開修士庇護的城鎮和村落。事實上不止是幽冥教這麼干,幾乎所有的修士都是這麼乾的。

再一個就是,這些妖魔鬼怪很容易產生,滅了一批,還有一批,殺之不絕,時間長了他們也就懶得清理了,反正這些妖魔鬼怪對他們又沒有威脅。偶爾死幾個凡人,他們也根本不在乎。」

馮燁瞭然的點了點頭,堅決的說道:「行,我知道了,他們那些修士不重視百姓的死活,我卻重視。他們不管,我管!在我的國度之內,絕對不允許有任何的魑魅魍魎這些害人的東西存在。」

「傳令下去,讓各地的官員,將各地的密林區域都統計出來。」馮燁命令到。半島地區只有一座高山,就是馮燁所處的這座公憑山,其他地方都是平原。

各地的統計很快,大批的高等生化人要麼在修建都城,要麼在個地興修水利。暫時騰不出手,馮燁乾脆自己帶著三千死亡騎士出擊。

三千死亡騎士出擊,屍氣遮天蔽日。這次出行馮燁就是讓治下的百姓看到自己的強大,是能夠庇護他們的,好為立國做準備。因此死亡騎士直接踏空而行。半島上的許多修士被這強大的屍氣,嚇得心驚膽顫。

「這到底是什麼回事?為什麼在公憑山的地界會出現這麼強大的屍氣?公憑山不是有金丹真人的嗎?」不少修士疑惑的想到,但是哪怕這些修士再怎麼疑惑,也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擋在馮燁三千死亡騎士的面前。

lixiangguo

「嗯!」肖玉菲點了點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說道:「羽祥根本就不懂管理,可是他偏偏喜歡進入公司的高層,或者是代替我,這個陳剛是集團的高層領導,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做事能力非常的強,但這個人野心

Previous article

「聽聞新弟子這才剛正式開始第一日授學,就去找了丹師,作為師尊自然是來此查看一下原因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