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國王陛下有不少義子,看剛才那個少年氣血旺盛,氣度不凡,這讓我有種上位者的感覺,我擔心,那個少年可能是我們克萊斯王國的一個王子,我們不是都聽堂主和長老們說了最近這段時間,有一個王子即將蒞臨麥羅城,讓我們先低調一下嗎。」鷹眼男子沉聲說道:「如果是那個王子的話,我們要是惹怒了他,怕是真有可能為我們幫派帶來滅頂之災。」

「會是他嗎?據說國王陛下的義子們,最弱的都達到了英雄境,而那個少年看起來僅僅是戰士境啊!」有管事皺眉。

「不是王子不敢說這麼狂妄的話,而且面對我們這麼多人,一點不懼,我們不得不往最壞的地方想!誰知道是不是王子提前來了,開個酒樓想玩玩,結果讓我們給破壞了呢?畢竟能夠買得起酒樓的本地人誰不知道這家酒樓真正是屬於我們火虎幫的呢?」鷹眼男子說道。

「沒錯,我們都是想到這點,才決定退卻的嗎?」史管事這個時候也是開口道,本來他還感覺到被一個少年拿劍指著咽喉有些憋絕,但是想到,如果對方是一個王子的話,自己這點屈辱根本不算是屈辱,甚至有些畏懼,畢竟自己之前太囂張了。

「如果他真是王子的話,我們認栽,但如果他不是王子,也沒有什麼高貴的身份,而是唬我們的話,那今天這事沒完。」鷹眼男子陰沉道。

「我們該怎麼調查?」其他的幾人問道。

「最好的做法就是等,三四天之後的那一場重大聚會就是為了迎接王子的到來舉辦的,我們或許有機會過去,到時候一切都會知道。」鷹眼男子冷靜的說道。

「嗯。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再等幾天。」其他的人都是點頭,因為這是最好的辦法,否則的話調查王子被其知道了,怕是真的不得好死了。

「以防萬一那個少年真是王子,我們還是要先去道歉,送上一些賠禮,那樣的話,如果他真是王子也就不會怨恨我們了,到時候自然也不會對我們火虎幫下手。但是,如果那人不是王子的話,我們今天所受的屈辱,會讓他十倍百倍的償還。」鷹眼男子冷靜的分析道。

眾人點頭,這是一個萬全之法。 圍觀的人,有些傻眼,火虎幫在五個管事的帶領下來勢洶洶的找事,最後竟然退了?這個少年究竟是什麼身份?是怎麼做到的?

千心柔看到這一幕,有些發獃,怎麼這麼容易就逼退了這些人?她可是知道王劍的真實情況,正因為知道這些,所以才感覺到王劍真的好厲害,一臉崇拜的看著她的王劍哥哥,心中忍不住感慨,不愧是劍哥哥,就是有本事。

花大娘看的心中那叫一個七上八下,之前擔心的要死,現在則是高興外加疑惑的要命,不解這些火虎幫的壞人們為何會狼狽逃竄?

她們都是不知道王劍用了計謀,其實是在裝腔作勢,王劍看到這些人狼狽而逃,鬆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一抹陰謀得逞的笑容,用只有自己聽到的聲音自語著:「奶奶的,想兵不血刃的退走這些人,真不是那麼容易啊!」

「幸好老子裝腔作勢的本事還在,嚇走了這些傢伙,至少短時間裡,這些人摸不著我的真正底細,就不會再來找我的麻煩了。」

這一次裝腔作勢,王劍可是靈活的運用了語言,氣勢,風度,表情,殺意,雷霆出手等諸多手段配合起來,才取得了最後的成功。



要是讓火虎幫的這些傢伙知道王劍的裝腔作勢讓他們無疑會王劍是王子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氣的吐血。

就在王劍得意,千心柔崇拜劍哥哥,花大娘開心加疑惑,眾多圍觀者搞不明白狀況的時候,火虎幫的這些人去而復還。

王劍心中咯噔一跳,暗叫不好,難道自己這麼快就被這些人看破了嗎?

千心柔和花大娘的面色都是不由一變,認為這些人又回來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擔心不已。

圍觀的群眾準備散去,突然高興起來了,幸好沒有離去,否則的話,好戲看不成了。

異世的普通人民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大。

「又回來了,難道是以為我不敢殺你們,滅掉你們火虎幫?」王劍面色發冷,喝道。

他暗暗的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不過他並沒有輕舉妄動,因為他看這些人的神情,似乎不是看破了自己裝腔作勢的模樣。

「爺,我們幫派的小弟之前破壞了你這酒樓的一些東西,我們是回來賠償的,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鷹眼管事諂媚的笑道。

「是啊,是啊!」其他的人也都是恭敬的說道。

說著,個個手中都拿出來了一摞錢,放在了酒樓的桌子上,然後恭敬再三,再然後溜了。

看到這一幕,王劍呆了,千心柔和花大娘懵了,圍觀的其他群眾傻眼了,他們沒有猜對過程,更沒有猜對結果,甚至連開頭都猜錯了。

「呵呵。」王劍笑了,他知道這些人誤會了自己,認為自己大有來頭。

是啊,自己的確是『大有來頭』,可是這和這些人理解的大有來頭是完全不一樣的。

圍觀的群眾都是罵罵咧咧的走開了。

「奶奶的,這都是啥子事?我還以為會爆發更激烈的衝突呢?沒有想到是這些火虎幫的人來賠禮道歉!真是不知道這些人的羞恥心哪裡去了?真是浪費我的時間。」有個年輕男子嘟囔道,顯然是等了半天沒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場面,很是不滿意。

「小點聲,火虎幫很強大,要是讓他們知道你在這背後嘟囔,怕是會找上你的麻煩。」有人提醒。

「……」這個年輕人頓時嚇的變色,縮了縮腦袋,顯然,他知道火虎幫的可怕。

「而且就算火虎幫的人不找你麻煩,這個少年能夠把火虎幫的人嚇的這麼狠,顯然也不是一般的人物,要是讓他知曉你想看他和火虎幫的人火拚,你說,他會放過你嗎?」有人又道。

年輕人聽到這裡,嗖,直接跑了,速度快若絕倫,看來人的速度很多時候都是被恐懼給逼出來的。

連火虎幫都怕的少年,想想都渾身發寒。

看熱鬧的群眾散去了,花大娘腿雖然還軟,但卻是能夠走路了,一進來,就拍著胸脯說道:「嚇死我了,這麼多人。」

「大娘,這不是沒事了嗎?」千心柔笑著安慰道,這話其實也是在安慰自己,因為她心中也是嚇的不輕。

「是啊。」王劍也是笑道。

「嗯。」花大娘點頭,疑惑的問道:「他們來勢洶洶的,為何最後退了,而且還留下了不少錢財?」

「或許是他們看我太過霸氣,被嚇到了吧!」王劍笑笑,要不是大傻王劍和千心柔都幾乎沒有什麼人脈,那些人稍微調查一下怕是就能夠知曉自己是裝腔作勢了,可惜,這些人被嚇怕了,怕是在短時間裡根本不敢調查。

「……」兩人都一臉無語,顯然不相信。

王劍也是沒有解釋,只是說讓兩人放心,工匠們在第一批人來找事的時候就被嚇走了,工期暫時擱淺了。

王劍只好暫時放棄了繼續規劃酒樓的事情,他想好了,等再過三四天,參加了那次宴會,泡到一個妞,防止被人道抹殺之後,再好好的搞酒樓的事情。

看到這些人留下的錢財,王劍的心情又好了不少,這一摞錢有足足上千兩。

「要是讓這些人知道我是唬他們,怕是他們要和我拚命了。」王劍想到這一點,又忍不住想笑。

接下來幾天的時間,王劍將酒樓關門了,潛心在家裡修鍊,煉骨成功的速度也是嗖嗖的。

轉眼之間三天的時間過去了,啪,又是一聲骨頭響起的聲音響起,王劍停止了修鍊。

「51塊軀幹骨在這三天的時間裡,修鍊成功了,如今渾身206塊骨頭,我已經修鍊成功了177塊骨頭,只剩下頭顱骨的29塊骨頭沒有煉。」王劍笑了:「嘿嘿,我如今也算是戰士後期的強者了。」

就在這一天,一個侍衛打扮的男子找上了門,是羅大河送來的帖子,利用這個帖子可以直接參加明天開始的檔次較高的宴會。

「明天?」王劍眼眸發亮:「泡妞的時間,到了。」

接下來這天,王劍好好的給自己打扮了一番,雖然帖子上可以帶一個夥伴,但是王劍卻是不想帶著千心柔,因為他的目的是去泡妞,帶妞去泡妞,這實在是太搞笑了,成功率也低?不,以王劍的本事, 我有三只手 。 麥羅大觀園,麥羅城名氣比較大的地方,這是一個莊園,裡面的空間巨大,吃住的檔次也比較高。

這個地方,就是這次規格不低的宴會舉辦地點。

王劍腰間配掛著長劍,雄糾糾氣昂昂的來到了麥羅大觀園,心中得意:「嘖嘖,不錯,這一路上回頭率不低,看來我這身裝扮不錯,充分的展露了我的英俊。」

將宴請帖拿出來,看門的侍衛接過王劍遞過來的宴請帖看著王劍欲言又止。

「哥們,怎麼了?是不是看我今天很帥?不要羞澀,可以大聲讚美我。」王劍嘿嘿笑道,說著還打了一個響指。

「帥?」侍衛一愣,接著瞅了一眼王劍的屁股,露出了好笑的神色:「我沒有感覺到帥,就是感覺到你屁股後面的小尾巴太好笑了。」

「屁股後面的小尾巴?」王劍一愣,往屁股后一摸,摸出來了一個女式手絹,王劍的臉色唰的一下變得通紅通紅,連將女式手絹放到口袋裡。

接著,一個箭步竄進了大觀園,頭也不回,丟死人了,實在是沒有臉再和看門的這哥們說話了。

「呵呵。」看到王劍落荒而逃,侍衛搖頭忍俊不禁。

跑進大觀園的王劍暗罵:「媽的,怪不得一路走來回頭率那麼高,還以為是我的帥讓他們驚呆了,沒有想到,是看我屁股後面的小尾巴。」

這個女士手絹是千心柔的,或許是換衣服的時候,沒有注意,帶到了褲腰上,才出現這樣丟人的情況。

「人家不知道狀況的還以為我有特殊嗜好呢。」王劍嘟囔,好心情唰的一下變差了不少。

「幸好,我的人氣還不高,要是等到我名傳麥羅城,再出現這樣的情況,怕是全城的人都知道我帶著小尾巴溜達了一圈。」王劍暗暗慶幸,這次沒有再自感。

因為,聲望值重歸於零讓王劍知道了做人要低調。

王劍走在大觀園之中,東看看西望望,腳踢踢手摸摸,這欄杆上的畫很絢爛,是怎麼製造的?那石雕的大鳥凶煞逼人,是怎麼雕刻的?他的好奇心很重,以至於將之前的丟人事件拋在了腦後。

「不知道曹雪芹兄筆下的劉姥姥逛的大觀園和我王劍逛的大觀園有何不同?」王劍自語。

大觀園的確是不同,不過兩人的舉動倒是很類似,都是好奇心很重,看起來都很像——土鱉。

「咦?那邊很熱鬧,過去看看。」王劍眼前一亮,在大數百米外的亭子外圍了很多的人,顯然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管在什麼地方,有熱鬧的地方,人就會很多,因為很多的人都是有一顆唯恐天下不亂喜歡看吵架看打架的心。

王劍,自然也不例外。

……

丁娜一襲白裙,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漂亮的公主,她的身邊是一個身材虛胖的青年男子,這是她的哥哥丁大寶。

人們都說,丁娜和丁大寶不是一個爹媽生的,因為,兩人的形象相差實在是巨大。

不過,兩人的的確確是一個爹媽生的,只不過丁娜遺傳她父母的所有優點,而丁大寶遺傳了他父母的所有缺點。

丁娜和丁大寶,兩兄妹的關係很好。兩人都得到了宴會的邀請,今天一起來到了這裡。



「嘿嘿,妹子,今天這個規格的宴會不低,整個麥羅城的絕大部分年輕俊傑都來了,這次要是你還無法找到一個合適的對象處處,父母怕是都要為你犯愁了。」丁大寶笑道,說是要跟妹子尋找合適的對象,而他自己的雙眼則是不停的在一些美女的臉上和胸上流連忘返。

「哥,我的事不急,我們此行的主要目的有二,一是你趕快給我找個嫂子,二是結交一些身份不凡的人。」丁娜說道。

「嘿,我當然知道,沒有看到我正努力給你尋找嫂子嗎?」丁大寶的目光閃爍著興奮的光芒,指著一處地方高興的說道:「看看那邊那個怎麼樣?」

丁娜順著目光看去,頓時一陣無語:「……」

因為目光所及的地方,是一個才十二三歲的小女孩。

「哥,你就不能正經點?找個這麼小的給我當嫂子?」丁娜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氣憤感覺。

「小怎麼了?你也是從這麼小長大的,不是嗎?而且我看出來了,這個小蘿莉看起來就是一美人胚子,長大了肯定是大美女,」丁大寶嘎嘎笑道:「蘿莉養成計劃,想想都感覺到興奮。」

「不想搭理你了。」丁娜生氣的說道。

「好了,我的好妹妹,我是給你開玩笑的。」丁大寶連說道:「你說說,你到底喜歡哪一類型的?我給你好好瞅瞅。」

「我的事情你不用太操心,碰到合適的我再告訴你。」丁娜擺手說道。

「好吧!」丁大寶無奈點頭,他知道自己妹子是一個很有原則性的人,決定的事情,是很難改變的。

「娜娜,真巧,這麼快又見面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語氣之中似乎帶著很開心的聲音響起。

丁娜和丁大寶聽到這個聲音,臉色唰的一下變了,變得有些難看,在他們兩個的目光之中,出現了一些人,這些人以一個身穿藍衫,手拿摺扇,約莫二十一二歲長相的青年,這個青年連普通都說不上,有些丑,閃著摺扇,顯得有些奇葩。

「我們走。」丁大寶陰沉著臉拉著丁娜的胳膊看也不看這些人,就要朝著其他的地方走去。

不過,讓兩人氣憤的是,青衫青年嘴裡帶著玩味的笑容,一揮手,他身邊的一些人,將丁大寶和丁娜兩人給圍了起來。

「卜英俊,你這是要幹什麼?」丁大寶還沒有開口,丁娜就怒斥道。

「不幹什麼,就是想和你談個男女朋友。」卜英俊嘿嘿笑道,那一笑,臉上的兩坨肉看起來有些畸形。

「不好意思,我有心上人了,你去找其他的女孩吧!」丁娜冷冷的說道。

「你有心上人了?說說,是哪家公子有這樣的榮幸,可以追上我卜英俊追不上的女人,我要好好的跟他喝兩杯,表達一下我的崇拜之心。」卜英俊面色不變,仍然是笑呵呵的說道。


但是話語之中的威脅,卻是不言而喻,貴家公子的話,可是要深挖深層次的寒意。

「你……」丁娜頓時氣的面色一變。 「說不出來了嗎?看來是騙我的了?」卜英俊笑了,他就知道,他卜英俊看上的女人,一般的人是不敢碰,當然,要是比他厲害的人物看上丁娜,他早就知道了,也會認栽。

因為他的圈子層次比較高,誰喜歡上了誰,很快這個圈的人就都知曉了,這也是防止有幾個人同時看上了同一個人,鬧的不愉快。

「卜英俊,我妹子不喜歡你,還請你不要糾纏她了。」丁大寶咬牙道。

雖然他很生氣,但是他還是在強忍著內心的憤怒,無他,他丁家在麥羅城的地位遠比不上卜家,而且他自身的實力也是比不上卜英俊。

「丁大寶,看來上次我給你的教訓還是太輕啊。」卜英俊不陰不陽的說道。

「你……」丁大寶的臉色頓時變得極其的難看,雙眼通紅,對方的話,在這麼多人面前說出來,這簡直就是打臉。

「卜英俊,你這算什麼?仗著自己的實力強一些,就隨意的凌辱人嗎?你就不怕比你厲害的人,凌辱你嗎?」丁娜看不慣自己的哥哥受辱,怒道。

「呵呵,比我年齡小的欺辱我,我認,可是你哥哥的年齡可是比我還大,他自己沒本事,就不要怪別人。而且我不欺辱他,別人也會欺辱他,我這也是為他好,希望他能夠發憤圖強。畢竟我可是未來要成為他妹夫的人。不想自己的大舅子太弱不是嗎?」卜英俊語氣平淡,笑著說道。

就是這樣平淡的語氣說出的話,卻是讓丁娜和丁大寶氣的渾身發抖,能把如此不要臉的話說的這麼冠冕堂皇,顯然臉皮不是一般的厚。

「該死。」丁大寶暗恨,但他又是無力,誰讓他天賦不如人,實力不如人了。

「這樣吧丁大寶,你隨意從我身邊六人中挑選出來一個,和其戰鬥一場,只要你能夠獲勝,我就不再糾纏你妹妹,如果你失敗的話,就讓你妹妹成為我的女朋友,怎麼樣?你敢嗎?」卜英俊笑呵呵的挑釁道。

「我有何……」丁大寶受此刺激大怒道,可是話還沒有說完,他就頓住了,因為他發現這是卜英俊給他挖的坑,面色頓時變得一片漲紅。

他自個的實力,他自己清楚,算是戰士中期,可是卜英俊身邊的六人,他雖然沒有接觸,但都認識,通過一些途徑知道,這六個人最差的一個都是戰士中期,而且自己還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已經達到了戰士後期,畢竟卜英俊為人陰險,挖坑讓人跳的事情不是一次兩次了,這些人都達到了戰士後期也不是不可能。

要是這些人都是戰士後期,自己貿然同意,以致輸掉的話,那可是相當於把自己的妹妹給賣了,雖然事後可以反悔,但這對丁家的名聲是重大的打擊,自己從此也將落的個出爾反爾的壞名聲。

君子重於諾,出爾反爾是會被人瞧不起的。

要知道在場的人地位可都不是平凡百姓,要麼個人實力不凡,要麼家族在麥羅城有一定的地位或者身份,才有資格來這裡。

看到丁大寶沒有把話說完就頓住了,卜英俊有些許遺憾,心中明白自己的刺激太輕,對方也不是太憨,及時醒悟,於是他繼續冷笑嘲諷道:「丁大寶,我給你這樣的選擇,你都不敢迎戰,看來你真是被人眼中扶不起的廢物啊!」

「老子不是廢物!」丁大寶也就是二十三四歲的青年,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聽到別人說自己是廢物,而且是在這麼多人的圍觀下,頓時怒吼了起來。

「你不是廢物,怎麼不敢應戰?」卜英俊鄙視道,不過他的心中卻是在得意的笑,因為他感覺丁大寶即將跳進他挖的坑中。

「我有何不敢?」丁大寶咆哮。

「完了。」丁娜面色一片慘白,剛才她一再的想開口,但是她怕刺激的哥哥心受傷,卻是沒有想到,卜英俊太陰險了,以廢物刺激自己的哥哥上鉤,她知道自己的哥哥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說他是廢物。

「好,你既然敢應戰,說明還沒有廢物到家,說吧,挑哪個對手?」卜英俊臉上綻放著陰謀得逞的笑容。

他身邊的六人,都是戰士後期,哪一個都是可以擊敗丁大寶,這一場賭注,他自認不可能輸掉。

丁大寶看到了卜英俊臉上的笑容,他心中咯噔一下,這個時候他幡然醒悟,自己跳坑裡了。




lixiangguo

「下一波怪物,應該就是迷宮中央的那頭終極boss了。」

Previous article

鬼妖無忌已經帶人到了約定的地點,駿馬嘶鳴,再也無法前進一步,毒蟲蛇蟻涌動,其中更有他們聞所未聞的毒物,天鬼宗弟子一身冷汗,誰也不敢上前查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