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嘿嘿,你看看我敢不敢殺你」林宗手臂一緊,卻在這時,突然遠遠的閃掠而來數道身影,「住手」

聽到遠遠傳來的冷喝,『慕少爺』等人紛紛大喜,林愈長等人也彷彿抓到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般眼神里閃過一抹喜色。

眾人隨著聲音望去,頓時發現數道強大的氣息瞬間而至。「哼,我倒要看看,何人敢傷害我慕家之人」

「又是先天高手」人群紛紛驚呼出聲。

「是慕家的人那『慕少爺』家裡的長輩真的來了」「是啊,真是無恥,自己打不過就把家裡的人都叫來了」

「嗯?」林宗目光微微一眯,瞥著閃至的其中一道頗為熟悉的人影,冷冷一笑,「慕家,原來是他」

想到這裡,將死狗般的『慕少爺』仍在地上,冷冷的看著掠閃而至的幾道身影,「慕雲,你們慕家把手插到樂岩城來了,難道你們在永和城被教訓的還不夠」

聽著林宗毫不客氣的聲音,掠來的幾道人影身形微微一滯,其中一人聽到林宗的聲音后,不由一個踉蹌,目光落在林宗身上頓時一片獃滯:「林,林宗大人?」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數天前在永和城要跟林宗結盟的白袍中年。與他一起來的,還有數個老者。

『慕少爺』並沒有發現白袍中年看到林宗時的異樣,還以為來了救星,「堂叔,您終於來了,這個小子辱罵慕家,還說慕家的高手不過如此,堂叔,您一定要讓他看看咱們慕家不是任人欺負的啊」

林愈長和徐向北也一起討好的將『慕少爺』扶起來,準備站到白袍中年等人身後。

「哼。」林宗神色驀地沉下來。

被林宗的沉冷的眸子一掃,白袍中年一個激靈,終於回過神來,心底不由升起一絲恐慌。看著鼻青臉腫的侄子,在心裡罵了開來。

這小子怎麼惹上了這個煞星由於家裡勢大,這位『慕少爺』自小就是自大目中無人的性子,也就任他野了。這次聽說他在樂岩城收服了兩個小家族,本來還以為這小子改正了,總算做了件好事。卻沒想差點給家族招來一個強敵

本來他就是帶著家族的命令準備去華夏鏢局跟林宗結盟的結盟,這次突然路過樂岩城才想起侄子的事情,便過來看看,這一看不要緊,差點嚇得他心膽皆顫。這煞星也在這裡

看自己的侄子,還收服兩個小家族呢,怎麼收著收著收到這位煞星頭上了

白袍中年忙擦了一把冷汗,甩手就向『慕少爺』臉上扇去。

啪『慕少爺』身子在原地轉了個圈,眼裡金星直冒,不僅他懵了,正準備觀看好戲的眾人也懵了,林愈長等人更懵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打起自己人來了?『慕少爺』半天都沒搞明白怎麼回事,「堂,堂叔,你打錯人了……」

「打錯人?」白袍中年一陣冷笑,悄悄的掃過林宗,發現對方的眼神有所減緩,心裡才微微的鬆了一口氣,隨即看著侄子忿忿不平的樣子,暗罵一聲,狠狠一掌又扇過去,「什麼打錯了,打的就是你你這個不成器的東西,成天惹是生非,還不快滾過來求林宗大人處置」

只聽啪的一聲,這次連林愈長和徐向北都沒扶住,連帶著『慕少爺』一起滾落出去。

聽到白袍中年的話,眾人再次懵了,「林宗大人?」這位一看就是慕家的高層的白袍中年竟然稱林宗為『大人』?還讓『慕少爺』跟林宗道歉?

剛剛爬起來的林愈長和徐向北聞言皆是一片傻眼了……

「道歉?我可承受不起,嘿嘿你們慕家都把手伸到我林府來了,還用道什麼歉,不如直接把林府端了,然後再給大家上墳算了」

林宗冷冷一笑,並沒有給白袍中年半分面子。他雖然痛恨林府,但並不意味著就希望林府成為別人的玩物,他的父親林傲天和母親龍晗夢都葬在裡面。林府可以不要臉,但他林宗不想做那不孝之人

看著林宗真的動怒了,白袍中年臉上盡量帶出謙卑的笑意,走到林宗面前微微躬身道:「林宗閣下,都是那小子不懂事,慕雲代表整個慕家給您道歉了另外所有損失,我們慕家雙倍賠償。至於小侄您造成的不便,您怎麼處置悉聽尊便,我們慕家決不干涉」

「呃?」聽到他的話,人群中聽到他的話驚呼成一片,這次眾人看林宗的目光都不同了。

這林宗在外面究竟做了什麼大事,竟然連慕家都要在他面前俯首?

一直小心翼翼的柳雲龍等人紛紛臉色大喜。緊緊握著拳頭,他們這次選擇太對了。沒想到連著平西郡數一數二的慕家都給林宗面子。這麼說他們龍虎鏢局也有大靠山了?

危機來的太快,幸福也來的太快,柳雲龍兄弟腦袋暈乎乎的,臉色漲得通紅。

不過跟著白袍中年一起來的幾個老者還不知道林宗的身份,聽到白袍中年低聲下氣的話,而林宗依舊面無表情,不由的心裡紛紛冷哼起來,就準備冷斥,白袍中年嚇了一跳,忙傳音回去:「他是林宗,我們這次結盟的對象」

幾個老者聞言心裡都嚇了一跳。

「什麼他就是華夏鏢局的統領林宗」

頓時他們看向林宗的目光變成了看強者的敬畏。可以說經過『永和城事件』,整個奉安國關於林宗的了解,都沒有他們最清楚。

因為白袍中年就是目擊證人。林宗當時大發神威,硬生生擋住了可以瞬間毀滅數個先天頂峰高手的法器自爆。……那麼換一句話說,林宗也有底牌殺死數個先天頂峰高手

這樣的人物,他們家族得罪不起。他們家族中先天頂峰高手也就那麼幾個而已。憑什麼跟此人對抗?

而且林宗的優勢是年輕,將來會發展到什麼程度?或許現在的林宗離至陽上人等幾個奉安國最頂尖的強者還遠。但他潛力的巨大,憑他的資質,遲早會成為奉安國輕易左右風雲的人物

因此家族聽到這件事後,第一時間就是派他們去華夏鏢局結盟,無論如何都要結好林宗

當然他們並不知道,在林宗離開永和城得到第五塊武聖殘圖后,實力再次大進,已經無限接近他們心目中輕易攪動風雲的人物。

不過這個老者的一聲驚呼,倒讓不少人紛紛沉思起來。

華夏鏢局?林宗?沒有人是傻子,慢慢的所有人都有些回過味來。再說,這兩個詞可是奉安國這段時間熱議的話題。

那麼,這老傢伙的話是什麼意思?

「看他們對林宗恭敬的模樣,林宗?難道……對,林宗不正是說的華夏鏢局的『林宗大人』嗎?難道這林宗就是那『林宗大人』」

頓時很多人想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後果,所有的疑問豁然解開

林宗一定就是『林宗大人』就是華夏鏢局的傳奇統領

想明白是一回事,但震驚又是另一回事對他們來說,這太不可思議了。

所有人看著緩緩站在那裡的林宗獃滯起來。「樂岩城曾經的第一天才就是華夏鏢局的傳奇統領林宗大人?那位戰勝了數位先天頂峰高手的林宗大人?還有,逼平了傳承了『道』的強者忌無咎的林宗大人?」

眾人屏住了呼吸,彷彿求證般看向白袍中年等人,這實在太難以令人置信了。那個曾被他們遺忘了兩年多的,甚至以為死在了哪個角落裡的林宗,會真的是名聲廣播的『林宗大人』

本來還要鳴不平的『慕少爺』聽到眾人的驚呼后傻住了。看著林宗怔怔不已,這小子會是『林宗大人』?

「這根本不可能」林愈長和徐向北他們覺得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笑話,開什麼玩笑,當年這個小子還被他們追著跑,怎麼可能會成為比先天頂峰強者還強的『林宗大人』?

不過下一刻,白袍中年的一句話徹底將他們打入谷地。

白袍中年這一會兒已經看清了場中的形勢,不由冷笑的看著林愈長等人:「你們這是自作孽不可活,得罪誰不好,林宗大人豈是你們這些人能圍攻的,嘿嘿,真是愚蠢之極」

林愈長兩人聞言,紛紛如被電擊般渾身僵立,腦子轟然一聲炸開,「這這,這不可能」

(十二點左右的時候,鳴秋會再加一更的)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第一更)

人群中。黑臉尖頂老者和都天散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一抹詫異。

他們詫異的不是林宗的身份,而是為何慕家向林宗妥協了。剛才慕雲等人來勢猛烈,還以為有一場大戰呢。誰知道還沒戰起來,看到林宗后同時蔫了。

「都天,這裡面有些蹊蹺啊。以我對慕家性子的了解,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讓誰人妥協的。難道林宗身上還有讓他們忌憚的東西么?」黑臉尖頂老者搖著頭,滿臉費解。

都天散人隱隱有些恍悟:「他們以前肯定和林小子接觸過,並在林小子手裡吃過不小的虧。」

「讓一個家族忌憚?」黑臉尖頂老者目光掃過林宗有些詫異,「據我所知,慕家先天頂峰高手就有好幾位,而且底牌也肯定是有的,就算忌無咎也無法讓他們如此忌憚吧。這林宗怎麼做到的。」

「嘿嘿,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都天散人摸了摸散亂的鬍子:「這小子的底牌多得是,特別是他有一手飛刀絕技,可以瞬間殺死先天高階武者,而且保命的手段諸多,若讓他跟忌無咎生死交戰,他活下來的概率較大。」

黑臉尖頂老者搖了搖頭:「我不同意你這個觀點。忌無咎就算上次就算給林宗平手,但如果這次再交手,勝利的一定是忌無咎。都天,你也知道,『道』的傳承者初始階段進步神速,以忌無咎現在的進步速度,不是林宗能跟上的。」

都天散人撇了撇嘴:「你是沒見到林小子的妖孽。他外體的強大在我們之間已不是什麼秘密,而且他的真氣修為增長也快的離譜,尤其是一手飛刀我可見識過,一般先天高階高手在他手裡都走不過一招。可以說比起忌無咎並不遑多讓。我想除了長陵國和北疆國等國的西戎,陵闐等數個妖孽般的天才外,還沒人能穩勝他。」

黑臉尖頂老者嘿嘿一笑:「怪不得你對他如此推崇,以他年紀能做到這一點確實殊為不易了……不過話說回來了,這小子沒得到『道』的傳承就如此出色,身上還有不少秘密吧?這倒是一個讓人覺得新鮮的地方。」

看著黑臉尖頂老者閃著眼睛,都天散人臉色突然一正:「老妖怪,你也別起這個心思,我警告你,他可是我物色的人選,我不希望他出現什麼事情」

黑臉尖頂老者乾咳一笑:「嘿嘿,我明白,咱倆多年的交情我可以給你這個面子,不過我不動有人會動的,比如至陽,青風他們,如果有機會,他們肯定會動手的」

都天散人緊皺起眉,心裡暗嘆一聲。確實如此。除非林宗能力壓眾人,否則以後定會麻煩不斷。

「老妖怪,我這次拉你和我一起帶著林小子參加巔峰大比,就是給他撐腰的。相信有我們兩個在,至陽他們肯定會給面子的。」

「嘿嘿,你終於說實話了吧。放心,咱們多年的交情這點忙還是要幫的。不過到時候還要看他的表現,如果他的實力太低,認為他好欺負的話,那麼就算至陽他們給面子,但其它國的強者就難說了,明面上不說,暗地裡肯定會打注意的。」

「哼,那些個傢伙,就是看不得別國出一個天才……不過,這倒是個問題。到時看情況吧,相信以林小子的實力,就算比不過西戎,陵闐這些天才,但讓那幾個老傢伙忌憚一二還是能做到的。只要他們有了忌憚,再有咱們的幫襯,應該能震懾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嘿嘿,看來都天你什麼都安排好了……」

「也是沒辦法,我若不能突破到天級,壽命也就這幾年了。采奇還遠遠沒有成長起來,必須為他找個一個強力的後盾我才能放心。」

「是啊,咱們都沒幾年好活了,這一晃都近二百年過去了……」

「哈哈哈哈……」

院子中,林愈長突然瘋狂大笑起來。他知道自己完了。徹底的完了。「來啊,你來殺我啊」

林宗目光蕭冷,漠然的看著他。嘴角微微一勾,「我殺你,你還不夠資格」

「林宗大人,要不我替您將他們收拾了?」『慕少爺』討好的走過來,一臉恭敬的道。他知道,這是一個將功補過的最好機會。

只可惜他的話還沒落,有人已經行動起來。

一柄長劍狠狠的刺向林愈長。噗長劍從林愈長的後背插入,半截劍尖從他胸前露出來。

林宗目光微微的一閃,露出一抹冷嘲。林愈長瘋狂的笑意微微僵硬,轉過頭,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身後的林愈霸,「二弟,你,你……」

「嘿嘿,大哥,你曾經那麼對林宗大人,肯定是活不了了。不如用你一人性命換大家的自由如何?」



長劍快速抽出,在眾人帶些寒意的目光中,林愈霸臉不紅氣不喘的對著林宗躬身道:「林宗大人,我們早看林愈長不順眼了,這次我手刃此人,也算為林宗大人您報當年恥辱之仇」

這個看似毫無城府的人竟如此心狠眾人的眸子同時縮了起來。

林府的陣營徹底亂了。他們沒想到林愈霸會對自己親哥哥出手。不禁面面相覷,他們該怎麼辦?

林宗瞥過踉蹌坐在地上獃滯的林愈長,冷冷一笑:「林愈霸,放過你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能擋住我一刀」

話落,他手中已多了一把小巧飛刀。

林愈霸臉色大變,飛速的向外面衝去。可惜他的速度相對於那道銀芒來說太微不足道,銀芒輕易的破除了他的罡氣防禦,然後一擊致命沒入他的心臟……

「你,你……」林愈霸怨毒的指著林宗,掃過坐在那裡神色獃滯的林愈長,一陣眩暈之後便失去知覺。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比哥哥先走一步。

眾人大氣不敢喘出一口,所有目光落在林宗身上。林府的其他人已經全身顫慄。有林愈霸前車之鑒,他們不敢逃跑了。

林宗淡淡的瞥著他們,「你們每人上去給林愈長補一劍,然後就可以走了。」

其中幾人一喜,在林愈長吃人的目光中,紛紛毫不留情的舉劍刺出,噗噗噗……一劍劍從身體上劃過,林愈長身痛,心裡更痛……這些曾經信任的屬下,竟這樣對待自己

「林愈長,是不是覺得心裡很痛?」林宗冷冷的瞥著他道。

「林宗你也曾是林家的弟子,竟讓他們這樣對待我」林愈長如毒蛇般刻毒的盯著林宗。

林宗眼睛里閃過一絲嘲意:「林愈長,你可曾想過,如果你是一個仁慈的族長,這些人還會這麼待你么?你有沒有察覺到,他們的做法和你林愈長如出一轍呢,這一切,全都是這個當族長的教會他們的保命之法林愈長你睜開眼睛看看,看看你這些年培養的林府弟子,看看你這個族長做得多失敗吧林府那麼多人,到現在為止可有半人為你求情?」

聽著林宗毫不留情的諷刺,林愈長身子猛地一震,眼睛掃過院里的林府眾人,發現曾經一個個唯命是從的屬下,雖然此刻的神色豐富多彩,可是,卻沒有一個為他露出不平和可惜之色的

眾人的目光就如一把把鋒利的劍刺入他的心扉,他眼睛里全被茫然代替。

林宗憐憫的看了他一眼,「如果你仁慈,他們可能會為你拼盡最後一滴血,最後一絲力氣……可惜你林愈長這個族長太失敗了。他們與你一樣,學會了陽奉陰違,學會了冰冷無情,學會了不擇手段。」

「哈哈哈哈……」

林愈長慘烈的大笑起來。迎著林宗蕭冷的目光,臉色扭曲猙獰:「林宗,我承認做人失敗,我輸了,但是在我臨死前,我必須告訴你一個消息……嘿嘿,你有沒有發現賀府的人沒在場?」

林宗眼睛一眯,道:「賀府的人為什麼沒在場?」

「因為他們賀府的人全被困住了。」林愈長笑得非常瘋狂和詭異,「那秀兒姑娘是你的相好吧,嘿嘿告訴你也無妨,你那相好已經被人預定了你沒有半點機會因為那人比你強大的太多太多哈哈哈哈……你不信?你可以問問柳雲龍,他也是知道的林宗,我就在下面等著你,相信不久后咱們又會碰面了,哈哈哈哈」說到最後一句,他身子一震,自斷了心脈。

林宗目光陰冷,甩掉林愈長的屍體,掃過神色有些躲閃的柳雲龍:「柳大哥,林愈長他說的可是事實,秀兒他現在在哪裡?」

聽到秀兒這個名字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就算剛才面對林愈長也不曾涌動的強烈殺意,在這一個悄然升起……

柳雲龍猶豫的一陣,輕嘆道:「秀兒姑娘現在沒事,只是她現在被困在了賀府,暫時出不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林宗目光徹底冰冷下來。

「事情是這樣的。」這次那『慕少爺』接過話,討好的望著林宗:「我在林府住過一段時間,聽林愈長說起過。半個月前,樂岩城突然出現一對師徒,那徒弟剛好看上了秀兒姑娘,秀兒姑娘自然不願意,於是那徒弟就在賀府周圍布下一個陣法,放下話說,要去參加一個什麼比試,回來后再帶走秀兒姑娘。」

柳雲龍忙補充道:「那陣法特別厲害,連先天高手都能紋絲不動的防住,那徒弟走時放下話來,說除了天級高手,沒人能破了這個陣法。」

一抹殺氣從眉宇間閃過。林宗冷冷一笑:「帶我過去,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陣法」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第三零五章六環豹頭陣!

「陣法?」

人群中,都天散人和黑臉尖頂老者聽到眾人的談話,不由微微的同時一愣。「老怪物,先天高手無法破解的陣法可不是一般人能布置出來的。那對師徒肯定不是無名之輩。」

「你說的不錯,想布置出這種防禦先天高手的陣法,不是一般的困難。奉安國還沒有這樣的陣法大師,我懷疑那師徒不是咱們奉安國的人。」黑臉尖頂老者目光閃爍的說道。

都天散人微微凝重:「老妖怪,你想必有所猜測了,你覺得他們是誰?」

「我是有一些猜測。但還不能肯定,是與不是,還要看看那是陣法才知道。如果如我猜測的那樣是他們布置的,那就有些麻煩了。恐怕到時候,林宗他們白忙活,根本破不了那陣法。」

黑臉尖頂老者說著,微微皺起眉頭。「別說他們,就算你我也破那陣法也比較困難。」

都天散人聞言一驚,渾身懶散的氣息霍地消去,「你我才有一絲希望?這下麻煩了,能讓你們才有一絲希望的……嗯?老怪物,你說是他們」說到最後,他的臉色無比的凝重。

黑臉尖頂老者微微點頭,「若論陣法造詣,莫過於那老小子,只有他教出的徒弟才有可能布置下這麼高深的陣法了。」

都天散人無奈一笑:「如此說來,林小子去了也是白去。我們也跟著去看看吧。如果他們破不了,我們幫一把吧。」

「嘿嘿,都天,你可想清楚,你幫林宗破了那陣法,肯定會得罪那老傢伙的。」

lixiangguo

星悅點了點頭,神色有些恍惚,「知道媽媽為什麼一直堅持讓你讀鈴蘭一中嗎?因為要考入上清學院,必須要是鈴蘭一中的學生,其他學校的學生一律沒有資格。」

Previous article

「當然,之前我讓你想辦法拿到白骨元戒不假,但是我沒想到這枚戒指對峨眉山這樣重要,這個老女人幾百年沒下山了,聽到了消息當天就從峨眉山一路狂奔到了蜀山,這樣看來,你能成功拿到白骨元戒的可能性不大!」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