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嘻嘻……」

花娘咯咯一笑,豐滿的嬌軀往吳天身邊靠了靠,吐氣如蘭的嬌聲道,「人家不是很笨的么?再說了,你們男人不都是喜歡女人笨一點么?」

「……」

吳天頓時無語,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是誰一直在說我太小了,還不到做那些的時候……

似乎看出了吳天所想,花娘不禁嬌嗔的跺了跺腳,俏臉微紅的嗔道,「好了啦!人家的小男人!」

「嘿嘿……」

吳天嘿嘿一笑,拉著花娘的手朝無名客棧快步走去……

無名客棧依舊與上一次來的時候那般怪異,裡面的食客們該吃吃該喝喝,沒有一個敢在這裡鬧事兒……

走入客棧二人直接來到櫃檯前面,在許多時刻怪異的目光下,花娘輕輕敲打了一下檯面,聲音在這安靜的環境中顯得那般清晰……

然而,坐在櫃檯後面的酒鬼,卻依舊抱著他的那個好像永遠喝不完的酒壺,在那一口一口的喝著,似乎完全聽不到那敲打的聲音似的……

「哼哼!」

見狀,花娘不由得如同小女孩般嘟了嘟嘴,不滿的猛然伸手,將酒鬼剛剛伸到嘴邊的酒壺給奪了下來,嗔道,「死酒叔叔,就不怕喝死你么?」

「我的酒……」

酒鬼那醉醺醺的雙眼抬起,沒好氣的道,「我說小花兒,你這小妮子怎麼每次來都要搶我的酒啊?你不知道那東西可是我這老傢伙的命嗎?」

「哼哼,我還以為你不認識人家了呢……」

花娘不滿的將酒壺重新塞回酒鬼手中,「酒叔叔,我們來找你是有正事兒的!你別喝了行么?」

「切……正事?有什麼正事?」

酒鬼又灌了一大口酒,瞥了一眼吳天後撇嘴道,「我看啊,是你的小情人有事吧?」

「死叔叔,你瞎說什麼呢?什麼小……小情人的!」花娘瞬間俏臉刷的一下紅了,聲音到後面弱到了極點。

「好了好了,隨老酒鬼我進來吧!」

酒鬼似有深意的看了吳天一眼,轉身踉蹌著步伐朝裡面走去,而花娘則毫不猶豫的拉著吳天緊隨其後,在他們進去之後,那在無名客棧外面的一道身影卻是立時朝遠方快步而去……

來到後面的一個廳內,酒鬼隨意的擺擺手道,「你們自己找地方坐吧!如果嫌髒的話,站著也可以!」

「呵呵,酒鬼前輩言重了!」

吳天毫不猶豫的拉著花娘坐了下來,絲毫沒有在意那座椅上厚厚的一層灰塵……

「我說酒叔叔,你就不會自己打掃一下,又不會死人的!」花娘不滿的嗔道,「成天就只知道喝酒喝酒,要是你再喝的話,小心連性命都給喝進去了!」

「你這小妮子,老酒鬼我現在就只有與酒為伴了,你還這樣說我!」

酒鬼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順手又再次喝了一口,而花娘卻是嬌嗔不已,「酒叔叔你就少喝點吧,身體重要啊!」

「呵呵,誰說酒鬼前輩只有與酒為伴了?」

吳天忽的笑著出聲道,「難道酒鬼前輩忘記了要去帝都一行么?我爺爺已經在家掃榻相迎!」

「呵呵,你這小子, 家園 ?」

酒鬼沒好氣的掃了一眼吳天,「你爺爺吳正浩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漢子,聽說你老爹吳宗林也是威嚴將軍,可你這臭小子一直嬉皮笑臉,讓老酒鬼我看不透啊……」

聽到酒鬼這突兀的話,吳天身體一顫,隨即呵呵笑道,「前輩說笑了!小子我不過是一個區區的四階大武師,又有什麼看不透的?」

「是么……?」

這尾音拖得有點長,不知為何,在酒鬼那似乎醉醺醺的眼神中,吳天竟有一種全身上下被看穿的感覺,極為不舒服……

不過還好,酒鬼並沒有繼續這個話題,懶散的靠在座椅上問道,「說吧,你們倆一起來找老酒鬼我,到底所謂何事?不過事先明說一點,老酒鬼我可是很懶的!太費心費神的事兒最好別說……」

「酒叔叔……」

花娘不滿的撒著嬌,那嘟嘴嬌嗔的樣子別說有多可愛了……

「好了好了,你這小妮子,自從認識你之後每次都是這樣……」

酒鬼很是無奈的苦笑著,而那花娘則直接拋給吳天一個眼神,吳天會意的頷首,開口道,「酒鬼前輩,其實我們此來是想請前輩出手,幫忙收掉一個人的性命!」

「哦?」酒鬼眉毛一挑,「是什麼人竟然要勞煩你這位公爵府少爺出動啊?難道是星風那小子?」

星風那小子?

吳天頓時滿頭黑線,而那酒鬼卻是自顧自的喝酒說著,「我聽說那小子現在為人還很不錯的啊!難道是你們吳家想要篡權奪位?」

「不行不行!」

似乎確信了一般,酒鬼不住的搖著腦袋,「老酒鬼我可不願意做那斬龍之刀,再說我與星風那小子也算有緣,這件事兒你還是去找別人吧!老酒鬼我保證我不胡亂說出去就是了!」

「酒叔叔,你胡說什麼呢?」

花娘沒好氣的一把拽住老酒鬼的鬍子,嗔道,「少爺怎麼會是那種弒君之人?你這還不叫胡亂說話啊?」

「是啊,酒鬼前輩,您誤會了!」

吳天苦苦一笑,「我是想請您出手殺了鐵血堂老大石磊!」

「石磊?石磊是誰?」

老酒鬼狐疑的望了吳天和花娘一眼,隨即猛的一拍額頭,「對了,我想起來了!是那個小傢伙啊!」

「當初老酒鬼看他人還不錯,就暗中幫他拿到了一部《裂地訣》,怎麼?你們怎麼想殺他?」

《裂地訣》?

吳天愣了愣,「前輩所說的《裂地訣》可是那石磊所修鍊的地階功法?」

「是啊!」

酒鬼點點頭,又是一口酒灌了下去,打了一個酒嗝后很隨意的道,「當初石磊那傢伙無意間進到一個山洞,然後我又剛好在旁邊,看他還算順眼就順便幫他把那個山洞的東西給拿了!《裂地訣》就是其中之一……」

「唔……」

聞言,花娘和吳天二人對視一眼,俱是苦笑無比……

地階功法,如果放在外面,即便是那些大勢力恐怕都要出手搶奪,可在酒鬼口中聽起來是那麼的簡單啊?

「酒叔叔,您聽我給說,現在的那個石磊已經完全變了,變得無比殘忍……」

花娘緩緩將鐵血堂近年來所做的一切簡單的描述了一遍,旁邊的吳天也在不斷添油加醋,著實將那石磊描繪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惡魔,當然以他的行為與惡魔也幾乎沒有什麼不同了……

「真是這樣?」

酒鬼狐疑的看著兩人,撓了撓頭不知道多久沒洗過的頭髮,「難道老酒鬼我當初看錯人了?」

「肯定是這樣!」

花娘深深點頭,很是肅然的道,「酒叔叔你想啊,那石磊之所以變成這樣,肯定是因為修鍊了《裂地訣》實力大增的緣故,而那《裂地訣》又是你幫他拿到的,那這樣說起來,酒叔叔你可就成了他的幫凶!你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呢……」

「你這小妮子,白的都要給你說的黑的了!」

酒鬼沒好氣的彈了一下花娘的腦袋,隨即嘆聲道,「罷了罷了!既然事情是由老酒鬼我而起,那就讓我來結束吧!你們兩個小兔崽子,回去等消息吧!」


「嘿嘿,謝謝酒叔叔!人家就知道你最好了!」花娘開心的蹦了起來,那模樣宛如二八芳華的少女,讓人不禁生出無比的憐愛……

「多謝前輩!」吳天倒是很恭敬的朝酒鬼行了一禮,「那我們就先告辭了!」

「去吧去吧……」

酒鬼擺了擺手,而就在吳天和花娘兩人轉身準備離開之時,他又突兀的開口道,「等等……」 「前輩還有事兒么?」

吳天停住身形轉身問道,花娘則怪異的嘟著嘴,「酒叔叔,你老人家不會是後悔了吧?」

「胡說什麼呢,小妮子?老酒鬼我答應下來的事情,什麼時候後悔過?」

老酒鬼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你再胡說,小心我真的會後悔的!」

「哎呀……酒叔叔,人家知道錯了嘛……」

花娘立時來到老酒鬼旁邊,撒嬌道,「人家知錯啦!酒叔叔不生氣哦,乖哦……」

這像是安慰小孩子般的話語,頓時讓吳天滿頭黑線直流,那老酒鬼也是縮了縮脖子,渾身只覺得冷汗直流,花娘這丫頭,真將他老酒鬼當成小孩子來哄了?

「咳咳……好了好了,小妮子,聽我說!」

身體一顫,老酒鬼終於老臉肅然了一回,沉聲道,「其實,這件事情我正在考慮,怕是會讓你們陷入險境!」

「嘻嘻……那就別說了吧,要是真的出什麼事情,人家該怎麼辦呀?」花娘倒是說得很痛快,不過那一雙笑嘻嘻的眼神中卻露出無比的好奇之色。

「咳咳,你這小妮子,非得要氣死我你才甘心啊?」

老酒鬼沒好氣的一瞪眼道,「聽我說完!這可關係到你這小情人的今後發展!要是你不願意聽的話,老酒鬼我還懶得說呢!」

「什麼?關係到少爺?」

花娘聞言,立時急聲催促道,「老酒鬼叔叔,那你還猶豫什麼?還不快點說啊!」

「嘿嘿,真的是小情人呢……」

老酒鬼的眼中滿是戲謔,讓剛才沒注意到他話語的花娘俏臉羞紅無比,低下了頭雙手在身前輕輕攪著衣角,那模樣別說有多可愛了……

「前輩,您有什麼話就請直說吧!」吳天輕輕握住了花娘的小手,當然也表示出了他的情意。

花娘輕輕縮了縮手卻沒能縮回來,被吳天的手握著,就像是有股電流不斷流入她的身體,連心臟的跳動似乎都快了一些,但更多的卻是一種難以言語的幸福之感,讓花娘的心甜的吃了蜜一般。

「看來,小花兒還是你才能管得了啊!」

老酒鬼嘿嘿笑了笑,隨即灌了一口酒後肅然道,「小子,你聽說過九天劍池沒有?」

「九天劍池?」

吳天聞言頓時神色微怔,這個名詞很是陌生,哪怕他閱讀了公爵府書房將近四分之一的典籍,都從未聽過或者看過這個名詞。

花娘也不知道,她此刻滿腦子裡都是很羞澀的情緒,甚至恐怕連老酒鬼的話都聽得模模糊糊的…

「不錯!」

老酒鬼點點頭,沉聲繼續道,「九天劍池是一個極為特殊的結界,每十年開啟一次,具體開啟之處變幻萬千,除非真正等到開啟之日,否則沒人知道會在何處開啟!並且,九天劍池裡面情況也是每十年一變,除非真正進入其中,無人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情形……」

「呃……前輩,這九天劍池到底有什麼好處?您剛才說與我今後的發展有關,這卻又是為何?」吳天很不解的問道。

「九天劍池,顧名思義,是與劍有關!而你小子不是體內有一柄劍么?如果老酒鬼我沒眼花的話,應該是九星破霄劍,對吧?」


「呃……」

聽到那話,吳天頓時心裡一緊,除了浮屠塔這些穿越而來的東西之外,那九星破霄劍可以說是他最大的秘密之一,即便花娘都不知道,可這老酒鬼又是如何看出來的呢?


「好了,你小子別多疑了……」


老酒鬼擺了擺手,道,「實話告訴你了吧,九星破霄劍的存在老酒鬼我也只是感應出來額,這與我的功法有些關聯罷了!」

「現在咱們說回九天劍池……」

老酒鬼緩緩繼續說道,「這九天劍池乃是一個極為神奇的所在!在裡面修鍊一日相當於外面修七日,七倍的效率讓每個人都趨之若鶩!」

「不過,進入其中的實力卻限制在武師與大武師階段!」老酒鬼不知想到了什麼,緩緩嘆聲道,「數十年前老夫也曾進去過一次,只是沒想到那一次卻讓我……」

話音至此,老酒鬼突兀的頓了頓,原本醉醺醺的眼神中浮現出一抹回憶與哀傷,而後在吳天與花娘的目光下,他收斂心神繼續說道,「先不說老酒鬼我了!小子,就連你的爺爺吳正浩都進去過,而且當年乃是收穫最大的一人!另外,我相信你也知道了謝正華與聞人妍吧?他們與你爺爺相識,也就是在那九天劍池之中……」

聽到此話,吳天的腦海中不禁浮現出這三位長輩的身影,脫口問道,「那麼前輩,這九天劍池還有多久開啟?您可否知道在何處開啟?」

「大概還有半月時間!而如果老酒鬼我沒估計錯的話,開啟之地應該是在魔獸山脈之中,而這次,恐怕也是最危險的一次!」

老酒鬼沉聲道,「我始終覺得,此次九天劍池的開啟太過平靜!若是上幾次,估計整個黑雲鎮都被那些人給佔據了……」

「我隨便編的一個謊言竟然成真了?」

花娘不由得用小手掩住紅唇,驚愕道,「少爺,這該不會是真的吧?」

沒等吳天說話,老酒鬼卻是沒好氣的道,「小妮子,你這是在懷疑我了?」

「嘻嘻……酒叔叔,人家沒有懷疑啦……」

花娘立刻嬌笑道,「只是這九天劍池的消息來得太過突兀,人家和少爺都一時有些棘手不了呢!」

「好了好了,反正你們記住,九天劍池的確很神秘很神奇,如果能夠進入其中修鍊,若是機緣足夠的話將會有莫大的好處!」

老酒鬼右手驀地一番,一柄碧翠如玉的小劍出現在吳天面前,「這柄小劍是上次老酒鬼在劍池中所獲,就送給你這臭小子了!記住,當這柄小劍散發光芒之時,你便將自身能量輸入其中,便可以自動傳送到九天劍池的入口!」

「多謝前輩!」

吳天沒有猶豫的接了過來,他心中的確對那勞什子的九天劍池很感興趣……

「酒叔叔,我的呢?我也要!」花娘嘟著嘴道。

「沒有了!再說,小妮子你現在都突破到了一階武皇,就算有的話你也不能進去!」老酒鬼沒好氣的說道。

「哼哼!」

花娘不滿的跺了跺腳,可老酒鬼都這麼說了,她還能多說什麼?





lixiangguo

「這麼厲害?」燕飛獃獃地看著自己的傑作,他根本沒想到這一招裂火術的崩術在配合了血浪尺跟地域煉火之後竟然會產生如此恐怖的威力。

Previous article

「都已經這樣了還死不悔改。」老爺子的聲音十分平穩,光聽這話,他應該是十分生氣的,但是看他的表情,卻又像什麼事兒都沒有。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