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嘖嘖!看誰來了,你們不就是那個逃兵凱辰?拉普斯頓的朋友嗎?」安多哈那yīn冷的面孔靜靜的看著蘇星河他們,同時用一種冰冷的帶著嘲諷的語氣說著。

「怎麼不說話!不要覺得凱辰那個小王八蛋是一個貴族就不用擔心因為逃兵罪而被抓捕,記住這裡是軍隊!所以如果那個小王八蛋回來了,讓他自己去憲兵隊報到!」雖然沒有聽到蘇星河他們的回話,但是安多哈依舊覺得非常的開心,因為陳凱的緣故他損失一個好不容易弄來的土元素陣盤,所以在心裡他已經徹底的恨上了陳凱。而這一次陳凱因為系統原因被傳送到了其他地方,並且已經好幾天沒出現在要塞中了,察覺到機會的安多哈怎麼不感到心潮澎湃,他做夢都在想親手把陳凱給關進監獄。

「呸!什麼東西!」血海峰朝著安多哈遠去的身影狠狠的吐了口唾沫,他覺得遇到這個該死的毒蛇男絕對是今天出門沒看黃曆的結果。

「好了!為這種傢伙氣啥,他也就只能在我們面前成逞威風而已,知道凱澤拉莫怎麼說他嗎?一條哈巴狗而已!」蘇星河拍了拍血海峰的肩膀說道,現在在整個要塞中和他們關係比較好的原住民除了白吃白住的薩卡以外,也就是經常來看看的凱澤拉莫比較好了。當然法師中關係較好的就比較多了,畢竟現在法師團的前團長洪森還在他們的帳篷里躺著。

「走吧!進去看看今天能不能讓哈比爾幫我們處理武器,畢竟完成任務是第一位的!」趙鐵柱拍了拍自己的盾牌說道,然後率先走進了鐵匠鋪。他口中所說的哈比爾是整個要塞碩果僅存的幾個矮人工匠,同時也是技術非常高超的鐵匠大師,可以說玩家想要用功勛強化武器那隻能找哈比爾幫忙,其他的矮人或者工匠根本就無法完成這項工作。 第336章危險的前奏

求點擊!求推薦啊!

555求推薦

「安多哈大人!我查到了,斥候軍團的人派出了由三十六個旅者盜賊組成的偵查部隊,正在努力探查惡魔軍團的去向!不過今天早些時候,有大約七個旅者盜賊從冥王神殿中跑了出來,應該是被路上的惡魔給襲擊了!」當趙鐵柱他們走進鐵匠鋪的時候,剛剛離開不久的安多哈背後閃出了一個面帶猥瑣笑容的原住民士兵,他正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消息告訴安多哈。

「這樣啊!你說我們需不需要提醒一下斥候團的梅里統領,讓他多派點人保護一下那些小斥候!畢竟惡魔的力量可不是低等盜賊能夠抗衡,多一些人幫襯的話估計任務容易一些你說是不是?」安多哈摸著自己那光滑的下巴微笑著對著邊上士兵說道,那笑容彷彿是一條積年的毒蛇正在吐出自己那黑sè的舌頭一般。

「您說的太對了!這幫連自己力量都沒辦法徹底掌握的小盜賊們肯定需要幾個幫手,我看剛才走進去那幾個戰士就很不錯!」那個士兵話剛剛說完就看到安多哈輕輕了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笑容隨後慢慢的走了。看到那個美好的笑容那位士兵彷彿骨頭都輕了三斤一般,精神抖擻著朝著斥候營地所在的地方走去。

在這個時候正在鐵匠鋪詢問哈比爾武器升級價格以及材料的趙鐵柱他們忽然覺得背後有一陣冷風吹來,森冷的感覺讓他們那怕是置身於火熱的鐵爐邊上也感到背後寒毛一豎。幾個人疑神疑鬼的朝著背後望了幾下,到是把正在和蘇星河討價還價的老矮人哈比爾嚇得鬍子發抖。畢竟要塞中死去的士兵實在太多了,尤其是冥王神殿建立的時候那些在半空中隱約顯現的幽靈讓老矮人的神經變得脆弱了。

「喂喂!你們是不是看到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了!」老矮人哈比爾疑神疑鬼的望著趙鐵柱他們,這人年紀一大就會特別怕死。別看老矮人看起來身強力壯,但是已經是快六百多歲了,可以說他矮人的壽命即將步入晚年所以對於靈魂這類東西哪怕知道的再多也會覺得很害怕。

「沒有!只是忽然覺得有點冷而已!」蘇星河自然知道老矮人是出了名的怕死以及怕鬼,要不然的話他也不會活到現在了。要知道戰鬥最激烈的時候大部分的矮人鐵匠也是拿著武器衝上城頭的,只有哈比爾獨自一個人抱著腦袋縮在鐵匠鋪里。如果不是哈比爾是整個要塞中個矮人鐵匠大師,而且再加上他是非戰鬥人員的話,估計單單是他膽小的個xìng就足以讓軍團高層把他趕回去。

當然哪怕能夠把哈比爾趕回去,軍團的高層也不會把這個寶貝疙瘩給趕走的,現在整個澤拉要塞可是什麼人都缺,尤其是鑄造武器的鐵匠。雖然有大量的玩家學徒充當下手,但是人手依舊不夠,畢竟玩家的手藝那最多打打鐵釘還可以,而是十個釘子三個是歪的。最重要的要塞中缺乏足夠的鐵料,高等級的礦石更是少得可憐。原本可以用來擴建要塞城防系統的巨大倉庫,現在空的都可以跑老鼠了,所以軍需官每天最多的任務就是收集材料,除了石頭以外只要是礦石他都收還有各種的藥材毛皮,而這也就成了要塞中玩家獲取經驗最重要的來源了。

同樣是缺乏必要的材料,哈比爾這裡的武器升級的價格開始變得一天一價,如果那個材料今天收集到的比較多,從軍需官中流出來的也就會多點,哈比爾這裡的價格自然會稍微降低但是武器的品級越高所需要的升級材料也就越珍惜,而珍惜的材料在要塞中存量是最少的基本上是用一點少一點。所以高級武器升級的價格從來就沒有降價過,反倒是越來越貴。

「老哈比爾!價格能不能再降低!」蘇星河臉sè發苦的看著鬍子花白的哈比爾,現在他犯愁的不是軍功不夠,而是金幣不足。雖然陳凱把大部分金幣都放在了陳怡那裡,但是蘇星河他們並不打算花太多的錢強化幾把藍sè品質的武器,因為那太不划算了。

「不行!最近鉻金的存量越來越少了,按照你們武器的分量和品質,想要把它們變得鋒利而不破壞武器的堅固度只能用鉻金配合紫鐵來一起鍛造。按照現在價格我不可能再把價錢壓低了,哪怕你再用一倍的功勛來換也不可能!」哈比爾沒有同意蘇星河的請求,因為實在是沒有辦法同意,現在礦石金屬異常緊張根本不可能用功勛換到。

「真的沒有辦法?」蘇星河不死心的問道,說實話他真的不想動用太多的金幣。自從他發現自己身體開始逐步恢復以後就xìng格就開始逐步開朗起來,同時也開始為自己的今後打算,所以他開始存起錢來。遊戲中金幣兌換比例開始固定以後蘇星河資產就開始從負數慢慢的回歸到正值,現在他除了每月交給陳凱一筆租金以外還能存下一千多枚金幣,而這個還不算遊戲中陳凱提供的公共資金。本著親兄弟明算賬的想法,蘇星河一直都不想欠陳凱太多,所以對於陳凱提供的金幣他也盡量不去動用,只有到了不得不使用的時候他才會主動去拿但是有了金幣又會馬上填回去。

所以如果說陳凱他們整個團隊是一個公司的話,那麼蘇星河應該是欠公司錢最少的一個了,哪怕是花錢最省得蘇婉都欠著陳凱一屁股的債,因為她養了一頭非常費錢的小飛龍。至於欠錢最多的不是幾個法師,而是陳凱的妹妹陳怡,她除了買遊戲中各種衣服以外還收集了大量有用沒用的飾品,缺錢了就找陳凱要算得上是整個團隊中的第一敗家人員。

不過這一次為了能夠完成試煉,蘇星河咬了咬還是動用了陳凱給的金幣儲備,繳納了一萬金幣的武器強化費用。那把幽藍sè的巨劍被矮人哈比爾拿了過去,然後用特殊的金屬強化著劍身以及劍刃。當火焰慢慢收斂以後,一把帶著淡淡紫sè劍刃的巨劍回到了蘇星河的手裡。

「鋒利值強化到了6.7!雖然不是很高,但是應該夠用了!」蘇星河皺了皺眉頭,雖然武器的鋒利值沒有達到7整個值,但是6.7的鋒利值也是一個相當不錯的屬性了,相對於他付出的金幣這個鋒利值已經是非常划算的了。在蘇星河趙鐵柱他們都一個個把自己強化的裝備交給哈比爾,然後順便奉上一大筆金幣。

只不過輪到趙鐵柱強化的時候,趙鐵柱鬱悶了,因為他需要比別人多支付一倍的金幣和功勛,而原因則是他的盾牌消耗的材料比較多。

「不是吧!老哈比爾你看我的盾牌面積又不是很大,怎麼看都和老蘇的巨劍差不多啊!為什麼他只要一萬我卻要兩萬!」趙鐵柱鬱悶看著拿著自己那面盾牌準備收錢的哈比爾,矮人的力量在此刻表露無疑,哪怕是趙鐵柱舉起來都需要費點力氣的重盾卻被矮人非常輕鬆的捏在手裡,用兩隻手指晃著。

「好了!大個子,腦袋低點,你知道老人家我個子不好還站直了說話!好了,這才像話嘛!」哈比爾開心的拍著趙鐵柱的肩膀,他巨大的力氣把趙鐵柱整個人差點給拍到地上,而看著趙鐵柱樣子的哈比爾笑的則更加開心了。沒有一個矮人不會對一個個子高的人再自己面前出醜而感到不適,畢竟天生個矮是他們最鬱悶的地方。

「別看你盾牌和他的差不多體積,但是耗費的材料可比人家多多了!沒辦法神殿的制式產品就是會偷工減料,這原本蠻好的一件東西偏偏整成這個樣子!如果想要強化的話只能多花錢了,不然的話強化出來的東西還不如不花這點錢!」矮人哈比爾捏著盾牌對著趙鐵柱說道,同時指出了他盾牌上幾個薄弱的地方,看似堅固無比的盾牌卻依舊有好幾處非常脆弱的角落竟然只要被捏幾下就能捏出指印。雖然這一方面是矮人鐵匠大師手指上力量恐怖的結果,但是另一方面何嘗不是那些地方質地不夠堅硬的原因。

「…好吧!」趙鐵柱看著那被捏出來的指頭印,心裡別提多鬱悶了,這好歹也是一整套藍sè裝備中的盾牌沒想到竟然還會有這種事情。為了讓自己更好的生存下去,這個盾牌錢必須得出,因為趙鐵柱發現使用大地之盾的時候一面好盾牌和一個差盾牌的效果差距是非常大的。尤其是當這面盾牌是大地神殿的制式武器的時候,對於這個類神術技能效果隱約有增幅作用。

當趙鐵柱拿到他的新盾牌的時候,對於自己付出的金幣感到非常的值,先不提那增加的防禦能力,單單的盾牌隱藏硬度值這一項就達到了7.2,同時盾牌的品質也從高等藍sè品質變成了散發著單單紫sè光華的偽聖造品。

「東西是好東西!可就是太貴了!」趙鐵柱看著自己乾癟的荷包以及增加的債務,還有那再次歸零的軍功值非常無奈的嘆了口氣,不過他抓著盾牌的手可一點都沒有鬆開過。按照他的說法他拿的不是盾牌,那是金磚!不過貌似金磚在遊戲中並不怎麼值錢,當初許飛他們就化了好多金磚用來製作法陣。

「得了吧!別得了便宜還賣乖,你那面盾牌差不多把我們剩下的軍功全給卷光了,要是還差的話我這個蘇字都倒著寫,不過話說回來那幾個人不是費雲說的和他一起任務的盜賊嗎?怎麼跑到這裡來了?」蘇星河一臉羨慕看著趙鐵柱的盾牌,雖然那只是一把偽聖造品但是怎麼說也和紫sè武器佔了點邊。不過當他看到他們帳篷前面的幾個盜賊的時候臉sè有點奇怪,尤其領頭的那個正是費雲在私聊中提到過的有風暴代號的盜賊剃刀。

「老兄!你們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了,怎麼會這麼倒霉!」剃刀非常抱歉的看著臉sè不大好的蘇星河,畢竟任誰攤上這麼倒霉的強制任務都會心情不爽。不過好處也是有的至少他們不用再去找惡魔單挑了,而是變成了和惡魔群挑。但是這個貌似送死的任務卻依舊吸引了不少被卡在試煉任務上面的玩家,結果當剃刀他們再度出發的時候整個隊伍的人數從十幾個變成了五十幾個,接近半個大隊的規模。

「你猜?」蘇星河面目猙獰的看著剃刀,事實上他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安多哈那個混球乾的。不過他倒是幫了蘇星河他們一個大忙,畢竟相對於單挑惡魔來說,保護盜賊們前往荒野深處這個任務要更加的簡單,而且人數越多做起來就越簡單,所以當有五十多人玩家一起做這個任務的時候所有人都對自己完成試煉任務抱有非常強大的信心。因為整個團隊中沒有一個是庸手,全部都是五階職業者,只不過都是武器使用者只有四個人是能夠釋放治療神術的神殿騎士。

「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安多哈那頭毒蛇!」趙鐵柱憤怒的敲打了一下盾牌,然後嘭的一下把邊上竄出來的一頭惡魔獵犬直接一個盾牌拍擊打的倒飛出去。在那一瞬間原本還不怎麼看得起趙鐵柱他們一隊人的玩家對於幾個人實力有了重新評估的打算,因為身為大地騎士的趙鐵柱那拍出的盾牌攜帶的力量太恐怖了點,竟然直接把惡魔獵犬的臉骨都砸的出血了。

要知道雖然惡魔獵犬帶了一個犬字,但是它的屬性卻偏向於狼,所謂銅頭鐵尾豆腐腰,狼的腦袋是非常堅硬的,而惡魔獵犬的腦袋卻被狼的腦袋更加的硬。但這個堅硬的腦袋卻被趙鐵柱那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擊橫拍直接打得臉骨出血,這已經不是僅僅用技巧能夠達成的了,那絕對需要力量上的完全壓制才能做到。

「這力氣也太恐怖了!」剃刀和惡魔獵犬交過手自然知道這些黑皮狗的實力,如果不是這樣他也不會被兩頭狗咬回要塞了,因此他對於趙鐵柱的戰鬥力有更加深刻的體會。那絕對不是在做試練任務的五階玩家,而是一個真正掌握五階屬性的高手。對於五階以後身體屬性,所有玩家都有一個很模糊的想法,那就是試煉任務完成以後和試煉任務完成之前有多大的差距。看到趙鐵柱那驚艷的拍擊以後,剃刀的心裡對於這種差距有了一個非常直觀的感受。

「嘩啦!」在剃刀等人驚嘆趙鐵柱那恐怖的力量的時候,蘇婉的龍槍已經瞬間出手了,非常樸實無華的直刺,只不過刺出的是帶著鎖鏈的槍頭而已。散發著白光的槍尖瞬間劃過五米多的空間,直接把地上那頭咆哮的獵犬打了一個對穿,隨後慢慢的拖回了隊伍中。

「這就死了!」剃刀還沒從趙鐵柱那驚艷的一擊盾牌中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那頭惡魔獵犬已經變成了地上的死屍,這種斃敵的速度簡直比拿著那把恐怖的骨刀的費雲還要彪悍。尤其那飛射而出的槍尖,剃刀自問在沒有準備的情況絕對接不住這一次攻擊。

「好像我們有麻煩了!」蘇星河抬頭看了看遠處,在那裡一頭身形巨大的四足惡魔獸正朝著這裡狂奔,光是那恐怖的體積就讓人升不起任何抵抗的念頭因為它實在太大了。單單是在幾百米外觀察就覺得它的腦袋到腳上的距離至少有五米以上,而這種體型的怪物根本不是現階段玩家能夠對抗。

「撤!該死的,怎麼會在這裡遇到這個傢伙,這頭惡魔比斯巨獸至少是九階的怪物!」剃刀看到那頭巨大的生物的瞬間眼睛都快從眼眶中瞪出來了,在澤拉要塞外的曠野中,這三十多公里惡魔分佈的區域里有一隻怪物你絕對不要去碰那就是惡魔比斯巨獸。高達六米的恐怖身高以及九米的體長造就了它恐怖的身體壓制能力,同時至少九階的實力讓所有見到它的玩家全都被瞬間送回了要塞。

「跑啊!」所有人在看清目標的瞬間簡直就是恨自己爹媽少給自己生了一雙腿,哪怕是他們召喚出了戰馬狂奔也覺得速度不夠快,後面那巨大而又恐怖生物簡直就像是一台坦克一樣飛快的朝著狂奔的趙鐵柱一行人碾壓過來。那恐怖的速度和它巨大的身體一點都不成比例,所有人都有一種快要被追上踩碎的感覺。

「吼」隨著惡魔比斯巨獸的一聲震天大吼,巨大的聲波形成的沖積扇咆哮著朝著前方狂奔的趙鐵柱他們衝來,那恐怖的聲音讓帶著頭盔的他們感覺自己的耳朵一陣轟鳴。下身的戰馬在這種恐怖的聲音下腳步開始發軟,幾個騎著中級戰馬的玩家幾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戰馬讓它軟到下來了。

「大哥!你快跑啊!回去我就給你喂上好的草料,你想吃麥子就給你吃麥子,你想吃豆子就吃豆子,求求你快點跑吧!」一個玩家朝著自己身下的戰馬祈求著,祈禱著它能夠爆發出自己最大的速度,奈何戰馬們在這頭恐怖的怪物威壓下腳步都開始虛浮了根本無法加快速度,能夠跑得起來已經是非常萬幸的事情了。

可惜無論他如何催促戰馬的速度依舊無法提起來,反倒是因為他的鞭打變得更加慢了,而他的背後那頭恐怖的巨獸變得更加的近了。恐怖氣息讓人幾乎感到窒息,那批倒霉的戰馬再也無法支撐住直接選擇了口吐白沫昏迷,然後瞬間被系統強制回收近了寵物徽章。

「靠!老子不甘心啊!」這個倒霉的玩家成了本次任務的第一個犧牲者,他還沒有和先前的盜賊團聯繫上就直接被恐怖惡魔比斯巨獸一口吞下了肚子,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瞬間消失了。

吃下了一個犧牲品德比斯巨獸並沒有就此停下,它不斷的加快著速度,想要追上前面狂奔的一行人,但是奈何它不是擅長長途奔襲的物種。在狂奔了幾分鐘以後它不得不停下身體,朝著遠去的趙鐵柱他們瘋狂的咆哮了幾聲,然後慢慢的離去。在這幾分鐘內趙鐵柱他們一行五十八人,成功逃脫了五十四個,有四個倒霉的傢伙成了對方肚子中的枯骨。 第337章努力掙扎著逃出

「這地方可真難走!」位於澤拉要塞東北方得原始森林中,陳凱整一高一低在起伏不平的原始森林中小心翼翼的行進著。雖然陳凱稍微懂得一些修補盔甲的技巧,奈何野外根本無法找到安全的地方升起火源,也就無法加熱礦石自然沒辦法修補破損的盔甲。所以現在的陳凱樣子可是非常的凄慘,全身上下的盔甲至少有好幾個磨損的地方。

也幸虧遊戲中武器和防具沒有耐久值這一項,武器是否損壞完全是按照它能不能繼續使用這條來界定的。只要那身盔甲還能穿在身上那就依然能夠給陳凱提供一定的防禦能力,至於附加的屬則需要看武器那些附魔的法陣是否完整來決定的。一般來來說附魔法陣都是存在於盔甲的內側,所以損壞的機會很小,因此陳凱那一身盔甲的附加屬還算是完整的。

今天是陳凱落到這片恐怖森林的第三天了,由於昨天晚上他不小心睡過去了結果醒來的時候周圍圍了不下五頭恐怖的森林狼。雖然陳凱依靠著幻身步成功脫逃,但是也導致他現在狼狽的如同一個野人。

不過陳凱總算是從眾狼的口下逃脫了命,即使樣子凄慘了點,人狼狽了一點但也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因為在被森林狼圍攻之前陳凱大約睡了近五個小時,所以雖然陳凱現在樣子比較狼狽,而且受了點傷,但是jīng神頭要比昨天好很多。要不然以他剛剛從懸崖下爬上來的疲累狀態,別說從五隻森林狼口中逃生了,在山崖上那狹小的環境下疲憊的他哪怕是碰到一頭森林狼也絕對很難跑不出來。

緩慢的走在密布藤條以及各種樹枝的森林當中,陳凱忽然覺得他是不是和森林狼有點反衝,因為貌似上一次被攆進骸骨森林也是因為三頭森林狼。因此在想到這個的時候陳凱忽然覺得自己的背後有點發涼,他心驚膽戰的看著自己的周圍,清晨的陽光雖然不是很燦爛但是依舊能夠驅散這片原始叢林中的m-霧讓陳凱可以清晰的打量自己周圍的情況。


在看清自己周圍的情況以後,陳凱那緊繃的神經微微一松,周圍的環境雖然不能說是風和日麗陽光燦爛,但看起來也是異常的平靜,而且平靜的有點過頭連一隻鳥的叫聲都沒有。想到鳥叫聲陳凱忽然有種骨悚然的感覺,他那黑-的瞳孔在瞬間緊縮起來,全身的肌一下子的緊繃起來,原本松垮垮的套在身上的盔甲在瞬間被鼓脹的肌撐起整個人彷彿高大了很多。但是僅僅是這樣還沒有完,在鼓脹起肌的瞬間陳凱直接把一顆非常昂貴的補充鬥氣的丸塞進了嘴裡,消耗了一半了鬥氣在此刻快速的轉動著,每秒都有20點的鬥氣被沖入陳凱的鬥氣值當中。

但即便如此陳凱依舊覺得鬥氣恢復的速度有點慢,而且他的全身顫抖的越來越厲害,彷彿一個非常恐怖的東西在接近一般,巨大的jīng神壓力讓他的腦以及太陽周圍的青筋都開始暴起。如果在這個時候陳凱查看自己的戰鬥日誌的話,估計就會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變化了。

系統提示:「受到沼澤之王薩瓦爾滸的威壓,受到驚懼影響!」這是陳凱戰鬥日誌中一個一閃而過的話語,而它代表的意思則是陳凱非常悲催的踩進了一個有著系統特殊名的領主的地盤。大部分遊戲中的怪物哪怕有名字的系統也不會在戰鬥日誌中顯示對方的姓名,哪怕對方是領主一級的高等怪物,因為它們還不夠資格。只有等級在傳奇一級以上的具有王血統的王者級領主,系統才不會吝嗇它的文字,在戰鬥日誌中給予玩家一定的提示。

當然這種提示不是告訴玩家這裡有b趕快來打的意思,而是讓玩家趕緊跑路。哪怕它的威壓不是針對玩家的,只要是薩瓦爾滸產生這種威壓也就是說明對方不是在覓食就是在戰鬥,無論是哪一種玩家只要被稍微的波及到一下絕對是死的連渣都沒有。

在感受到那越來越恐怖的氣息以後,陳凱的雙眼慢慢的開始充血,這可不是想要狂暴的前奏而是因為可怕的壓力導致他眼部充血而已。這種如同實質壓力潰壓在陳凱的身體上,而且不光是陳凱的身體他周圍的樹木花草都被這種實質的壓力壓得發生了彎曲,甚至陳凱那充血的眼睛看到一顆彎曲的足有拳頭粗細的樹枝直接把斷了,嘎吱的聲音在這種恐怖環境下顯得異常的清楚以及刺耳。

只要再過半分鐘,甚至只要再過十幾秒,陳凱估計就會因為血管承受不住這種壓力而爆裂,因為他皮膚表面的細血管以及開始破裂了。同時他的生命值在這些血管破裂的瞬間產生了一個每秒十點的出血傷害,而且這個傷害隨著威壓的加劇變得越來越大。但是最終陳凱還是撐過去了,雖然他樣子比起一分鐘之前更加的凄慘,全身上下鮮血淋淋彷彿從血海中撈起來的一般,但是最終他還是撐過去了。那恐怖威壓在一分鐘以後消失了,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只有那壓斷的樹枝以及陳凱身體表面流淌的鮮血才能說明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咳咳!這他媽的怎麼每次碰到森林狼都會倒霉啊!」陳凱痛苦的捂著自己的眼睛,在威壓即將消失之前那恐怖的壓力讓陳凱感覺自己的眼球會被血壓給撐爆了,但是最後沒想到他竟然還是活了下來。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迹,只不過如果讓陳凱選擇的話他寧可不要這種奇迹,因為他會選擇遠遠的繞開這個地方。當然只要陳凱在這片森林多呆一段時間就會明白為什麼他會遭到這種恐怖威壓的襲擊了,因為那是沼澤之王薩瓦爾滸在搜索可以吃的食物。

作為王者級的領主沼澤之王薩瓦爾滸每隔兩天或者三天就會在某一片區域中挑選它看得上的食物,而這種食物都是抵抗了它的威壓或者是在它威壓下還能夠逃跑的物種。所以陳凱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用自己的血扛住威壓的做法變相了救了他自己一條命,雖然他是根本無法運起鬥氣抵抗而已,但是至少他沒有引起沼澤之王薩瓦爾滸的注意,從而成為第一個被王者級領主吃掉的玩家。

雖然陳凱心裡鬱悶著沒有及時都鬥氣護住身體導致生命值損失了近百分十六十,但是他卻不知道如果他真的使用了鬥氣護體或者更乾脆點之間燃起斗焰,估計就不是損失百分之六十的生命值了而是自己的小命了。所以即使陳凱心裡在反思自己為何沒有及時產生護體鬥氣,以及為如何加快護體鬥氣以及斗焰爆發,同時如何在恐怖的壓力下正常爆發而煩惱的時候,他卻不知道在自己北方一公里遠的地方,一條長著九個腦袋體長超過百米的巨大怪物正在追趕著一頭身體同樣巨大的森林巨犀。

只不過被追趕的森林巨犀是獵物,而追趕在它背後的那個巨大生命則是獵人,而且也是讓陳凱體表大部分細血管爆裂的罪魁禍首——沼澤之王薩瓦爾滸。森林巨犀的命運在它成為薩瓦爾滸獵物的那一瞬間就已經註定了,因為無論是等級還是實力它都遠遠不是薩瓦爾滸的對手,單單是體積兩者之間就差了不下五十倍。森林巨犀身體相對於陳凱而言估計是已經夠龐大了,接近一頭成年大象的體型算的上是一個重型單位,但是相比較薩瓦爾滸的體型又差了太多。它那巨大的身體在沼澤之王的面前只能算是一個小個子,也就是讓薩瓦爾滸打打牙祭塞塞牙縫而已。

在一陣短促的哀號以後這頭狂奔的生物就從人間消失了,或者在不久之後它會變成一堆大便被薩瓦爾滸排出來但是現在它那巨大身體只能隱約在沼澤之王的肚皮里看見一絲而已。而此刻陳凱正驚懼的躲在的一棵大樹上,看著自己下方那恐怖的獸數不清的各種野獸不斷的從北方衝過來,無論是散發著金-光芒達到領主級的高等魔獸,還是低級的沒有任何攻擊能力的小兔子,此刻都非常統一的朝著南面狂奔著,彷彿不跑的話就會馬上死亡一樣。

陳凱倒是想加入逃跑的行列中,奈何他一個人類的身份實在太過敏感了,雖然現在那些野獸和魔獸不會拿他怎麼樣,但是一旦狂奔的隊伍停下來那麼陳凱的下場絕對是被眾多野獸分吃的結果。同時以他受傷的身軀,別說加入逃跑的行列了,估計只要邊上碰一下就會被狂奔的獸群給撞倒然後踩成泥。所以陳凱選擇了一個非常穩妥的,同時可以瞬間治療自己傷勢的辦法,他直接找了一顆最粗大的大樹然後爬了上去。


看著巨大的獸從自己腳下狂奔而過的感覺讓人難以形容,陳凱有種海從自己下面涌過的荒謬感覺,但是下方的獸原本現實中的水更加可怕同時也更加難以抵擋,最重要的是沒有人會傻不拉幾的跑到水上方呆著,而陳凱現在的位置卻偏偏就是獸的正上方。他的下面數不清的各-野獸魔獸狂奔著跑動,有時候是一個種群有時候是幾隻,但是整體的數量非常的龐大。陳凱已經分不清到底有多少中不同種類的生物經過了,因為經過的物種數量實在太多了,他都來不及翻閱怪物圖鑑。到了最後陳凱不得不放棄這個認知森林中生物的最好機會,選擇緊緊抱住邊上的大樹了,因為獸最大的一波快要通過他邊上了。

數百頭體型巨大的森林巨犀狂奔的碾過遠處的樹林,它們所過之處無論的是樹木還是其他怪物全都被碾碎碾死,各種百年巨木被撞的粉碎彷彿豆腐製作一般。陳凱看著遠處那顆比自己抱著的還要粗大的大樹,在被森林巨犀撞到以後直接碎成了十幾塊的樣子,那種從靈魂深處產生的冰冷感覺瞬間佔據的他全部的視野。他此刻很想從樹上一躍而起逃離這裡,但是發軟的雙腳卻讓他沒有力氣。

這種感覺就像是站在鐵軌上看著遠處飛馳而來的火車,明知道站在上面肯定會被撞死,但是你卻沒有地方躲,因為無論你跳到左邊還是跳到右邊都會被火車給撞倒,除非你直接跳到它們的身上去。但是看著那巨大的身體以及長滿尖刺的脊背的時候,陳凱知道跳上對方的身體那絕對是一個奢望。雖然森林巨犀看起來樣子和現實中的犀牛很像,但是它卻沒有現實中犀牛比較光滑的外皮而是類此菱形的尖刺外皮。陳凱可不認為自己能夠順利的跳到對方的脊背上而不被那些尖刺ā中,所以這個跳到對方背上的想法在看清目標的瞬間就直接從陳凱的腦海中消失了。

所以陳凱只能祈禱,祈禱他抱著的這棵大樹能夠扛得住犀牛的撞擊,祈禱他運氣好哪怕被撞了也不會被踩死,祈禱他能夠在這次獸中活下來。雖然陳凱知道這種祈禱大部分都不大可能實現,但是眼前的狀態讓他不得不把自己命運jiā給未知的幸運nv神,希望他的自己能夠得到那位不怎麼靠得住的nv神的眷顧。

「轟轟!」巨大的巨犀蹄子踐踏地面的聲音傳來,同時伴隨著各種其他生物被踩中時發出哀號。對於驚恐中的森林巨犀來說它們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逃跑,而阻擋它們逃跑的所有生物都會被它們無情的碾過,哪怕本身實力在它們之上的亦是如此。不過話又說回來,在整個森林中能夠惹得起狂奔的巨犀群的貌似除了沼澤之王以及其他幾位大領主以外,還沒有其他生物可以面對巨犀群而不害怕的。

「天哪!這叫什麼事啊!難道那幾頭森林狼是傳說中的掃把星嗎?我怎麼會攤著這麼倒霉事情啊!」陳凱現在恨不得把這個森林中所有的森林狼都殺光,因為他兩次遇到森林狼都沒有好的結果,而且一次比一次更加的危險。

「轟!」當陳凱抱著的大樹被一頭體型巨大的森林巨犀撞到瞬間,陳凱彷彿感覺自己抱著的不是一棵樹而是一根高頻振動的攪動bāng子。同時他的耳朵清楚的聽見了木頭碎裂的咔嚓聲,一道巨大的裂縫瞬間出現在他的眼前。同時在那瞬間陳凱下定了一個決心,他一定要自救,那原本調動起來的鬥氣瞬間沖入他的四肢。

「啊~~~」隨著陳凱的一聲大吼他的雙拳嘭的一下砸向了裂開的大樹,拳頭的力量擋住了因為木頭爆裂快要朝著他身體撞過來的木頭碎片,而他雙腿則重重的踏在大樹的樹桿上,整個人成後仰的姿態瞬間離開了這顆因為巨大力量而快要爆裂的木頭。

在陳凱向後倒飛的瞬間,那顆他曾經依存的大樹瞬間碎成十幾個巨大的木塊,所有的木塊在力的作用下朝著陳凱倒飛的反向了出去砸在那些巨犀的身體,隨後掉落在地被踩成木粉。而倒飛出去的陳凱則在空中完成的轉身,身體正面朝著下方衝過的一頭森林巨犀落下,而他在空中的時候已經從背包里拿出了一根木棍在落下的瞬間直接點在巨犀的身體上。

陳凱身體的重量加上下落的力量瞬間把木棍壓得一彎,同時又因為森林巨犀本身就是在往前狂奔的結果以至於陳凱點出的木頭沒有擺正,產生了一定偏離和滑動。雖然這種滑動因為巨犀那長滿尖刺的皮膚而變得不怎麼明顯,但是陳凱依舊不能藉助這種力量筆直的向上騰空,而是朝著巨犀後面落了下去。陳凱自然清楚自己落到後面的結果會怎樣,那覺得是被後方衝過來的犀牛直接撞死或者踩死,因此他不想直接落下去。

因此陳凱在點出棍子的瞬間直接用了另一個力量,讓自己的身體旋轉起來,一條腿狠狠的踹在了森林巨犀的外皮上巨大的作用力讓陳凱的金屬靴子直接被那些尖刺貫穿了,但是陳凱此刻可不理會這些因為借到這個力以後他就能夠施展幻身步了,而他這下一步依舊以森林巨犀的身體為落腳點,另一隻沒有受傷的右腳狠狠的踏了上去。鑽心的疼痛在陳凱踩中巨犀脊背的瞬間傳入陳凱的腦海,但是他卻沒有理會,因為他根本來不及理會他必須在自己被疼痛折磨的無法行動之前脫離巨蜥的身體,於是鬥氣再度爆發,他的身體從這頭被踏中的巨犀上方一閃而逝。

當陳凱再次出現的時候,受傷雙腳已經無法再支持幻身步的爆發了,而陳凱身體還停留在空中,在他的下方他已經能夠看到森林巨犀的尾巴了,現在他要做的就是落地的時候不被摔死而已,因為他現在是在近八米的高空中。

「咔嚓!」當陳凱落地一瞬間一聲清脆的骨折聲傳入他的腦海,他的身體不由自主直接向前倒去,在他一瞬間陳凱所作就是儘力翻滾了一下不讓自己的另一條大腿也步上後塵。因為斷一條腿他還能跳著走,而且恢復的速度還快點,如果斷了兩條腿那估計陳凱和等死沒什麼兩樣了。

「嘭!」當陳凱身體翻滾著落地的時候,他身體攜帶的衝擊力讓他胸口一悶,那殘存的不到800點的生命值再多削減了400點。但是陳凱總算是免去了雙腿全部骨折的悲慘下場,至少他還有一條腿能夠活動,當然得是在把腳底板上的傷口治好的前提下。

「總算是逃出來了!」陳凱咬著牙想著,右腿的骨折的疼痛讓他不停的吸著涼氣,因為那已經不僅僅是骨頭斷裂了,而是一根骨頭都ā出皮外面來了。正因為這種傷勢讓陳凱在右腿著地的一瞬間直接損失了600點生命值,從而只剩下不到八百點生命值了。這還是陳凱努力彎曲一條腿減緩衝擊力的結果,不然話整條腿絕對會變成四截或者變成泥也說不定。

「啊~~~」陳凱慘嚎著把右腿的骨頭板正,然後狠狠的拉著脫臼的腿骨讓他歸位。這一番動作下來他好不容易停止下跌的生命值再次跌落了一成,而陳凱的臉-也更加的蒼白。不過板正以後的右腿再接受他的神術治療並且加上陳凱吃下的紫皇草的果實以後逐步有了麻癢感,陳凱估計只需要一天的時間這條大腿的就能夠恢復。a!~! 第338章薩瓦爾大沼澤(一)


森林巨犀是整個獸的最後一波,在它們的後面基本上沒有幾隻有威脅的動物出現在陳凱的視野中,即使有也是那些移動速度異常緩慢的爬行類生物。這些生物中鮮少有食的動物,所以陳凱非常安全的沒有再次受到襲擊。在處理好大腿以及腳底板的傷勢以後,他拄著自製的木頭拐杖狼狽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咦!竟然還有沒死的!」陳凱看著不遠處一頭不斷在地上哀嚎聳動的身影感到非常奇怪,於是一瘸一拐的拄著木頭拐杖朝著對方走了過去。站在目標邊上以後陳凱立馬覺得自己是不是自己先前的祈禱奏效了,或者是幸運nv神開始再度關注他了。因為他竟然在地上發現了一頭瀕死的7階爆虎,這頭倒霉的老虎下半身被森林巨犀踩的如同泥一般,但是上半身的腦袋和爪子依舊存在。依靠著頑強的生命力,這頭爆虎不斷的發出嗷嗷的哀叫。

看著這頭重傷的連腦袋都抬不起來的爆虎,陳凱怎麼可能會放過到手的經驗,而且最重要的就是他對爆虎身上那些殘存的材料可是非常的心儀的。雖然爆虎和老虎名字不同,但是它依舊是大型貓科動物,只不過那身類似老虎一般的斑紋外皮不是金黃-而是火紅-的而已。同時爆虎的體型也比普通的老虎大一些,力量更加可怕一些,最重要的就是爆虎能夠釋放爆裂火球一樣的法術,威力還非常不錯所以才會有這個名字。

不過哪怕它過去再厲害,現在也只是一頭受了重傷連腦袋都抬不起的倒霉老虎而已,因此陳凱非常直接拔出隨時的彎刀狠狠的從爆虎的眼睛中ā入對方的腦袋,結束了對方痛苦的生命。在幹掉這頭爆虎以後,陳凱只得到了不到1000點的經驗而已,畢竟對方在他出手之前已經是瀕臨死亡了。但是對於陳凱來說哪怕是10點經驗也比不上爆虎身上剩下的那些東西,無論是爆虎的還是血亦或者是它的骨頭都是非常不錯的用材料或者鍛造材料,而爆虎身體中那沒黑紅-的魔晶更是製作爆炎火球捲軸的重要材料。至於它的魔囊也是刻畫捲軸墨水的材料之一,可以說爆虎那殘存的身體中幾乎都是寶貝。

陳凱趴在地上把所有能收起的材料都裝進了背包里以後,才心滿意足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但是隨後他馬上發現自己似乎開心的太早了,因為他的周圍有著不下百具的動物屍體。雖然這些屍體有些都已經被踩爛了,有些是普通的生物沒有任何價值,但是在眾多的屍體中總有一兩具高等魔法生物的遺骸,而這些遺骸中存在的東西絕對是先階段玩家無法獲得的。所以陳凱在看清周圍的情況以後馬上興奮的瘸著他那條殘腿,穿梭在眾多動物屍體的邊上,不斷的收集著那些遺留下的物品。

陳凱小心翼翼的穿梭在空曠的野地中,原本樹木叢生的原始森林因為森林巨犀的爆動被生生撞出了一條寬大百米的平坦道路,這條道路從北往南一直延伸到南方某個不知名的地方,而陳凱則藉助著這條平坦的道路緩緩的走著。事實上陳凱原本期望把拉爾召喚出來直接騎著戰馬跑路,奈何他放心不下周圍那些m-人的動物魔晶以及各種材料,只好瘸著條慢慢的在眾多屍體中收索著。

只不過很快的陳凱這種撿便宜的機會就隨著時間的推移消失了,濃郁的血腥味吸引著一些沒有被威壓驚懼到的食動物,這些生物和陳凱一樣對於越高級的魔獸的血和魔晶越感興趣。因為這些東西可以幫助它們實現進化,甚至可能直接導致這些生物出現變異。所以當一頭食的豺狼出現在陳凱的視野當中的時候,他不得不選擇騎上拉爾飛快的沿著平坦的大道逃離。因為陳凱知道以他現在的狀態別說正面對抗一匹豺狼了,估計哪怕是過去那種流氓齙牙兔都能輕鬆的把他給收拾了。

當然陳凱對於逃跑並沒有任何的心裡負擔,因為他搜羅的好處已經夠多了,在他的空間環中至少躺了幾十枚不同屬的動物魔晶,以及幾十個存滿了魔液的魔囊。那些魔囊陳凱都用特殊的燒瓶密封起來,這種燒瓶的內里塗了一層隔絕魔力的東西,可以有效的阻擋魔囊中魔力的散失。只不過這種燒杯非常的少,陳凱只能把幾個魔囊放在一起,而這樣做的後果就是魔囊中的魔力物質可能會混合起來。

陳凱不知道這樣做會引起什麼後果,他那淺薄的魔法知識告訴他不同類型的魔力混合起來會發生比較可怕的事情,因此他選擇魔力比較接近的魔囊把它們倒在一起。即使如此陳凱還是不得不丟掉了一個,因為當他往燒瓶中傾倒一個魔囊的時候劇烈的魔力波動讓他瞬間感到了一個可怕的威脅。在那一瞬間陳凱想都沒想直接把那個珍貴的魔法燒瓶直接丟了出去,而那個燒瓶非常威猛的成為陳凱見到過的最可怕的人造炸彈。

那個被他丟出了近三十米的只有拳頭大的燒瓶在落地的一瞬間猛然爆裂開來,巨大的衝擊力瞬間覆蓋了半徑二十米的巨大空間,不光在落地的瞬間造成了一個可怕的坑還在瞬間把陳凱和拉爾一起撞的飛離了地面。

「拉爾,你沒事吧!拉爾!」陳凱艱難的從地上爬起,然後飛快的爬到拉爾邊上,然後驚喜的撫摸著拉爾的大臉。雖然拉爾的嘴巴里有著一些血沫,但是它的身體並沒有太大的問題,只不過需要進入寵物徽章中療養一下。

「這威力絕對比一個八級法術更加可怕!」陳凱有點狼狽的看著那個慢慢的出現一絲地下水的大坑,內心對於剛才那個爆炸感到驚懼異常,同時也慶幸自己及時丟出了燒瓶並且丟的足夠遠。不然的話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來不及逃走,絕對死的連渣都沒有。

「不過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呢?是魔力衝突還是元素能量衝突?」陳凱獃獃的看著自己的背包,他已經不敢在把剩餘的魔囊都取出來放到燒瓶中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魔液的爆炸。因為他那淺薄的魔法知識根本無法辨識出那爆炸中混合的到底是魔力還是元素,亦或者兩者都有。

陳凱仔細回憶了一下自己混合進燒瓶中的魔囊種類,他覺得這個難以控制的爆炸能量或許能夠成為一個新的武器,當然前提是他能夠真正的掌握配方。只不過在回憶了一下倒入的魔囊種類以後,陳凱直接把那記載著魔囊名字的紙條丟進了空間環中因為他發現他根本無法再湊齊這些魔囊。除非他想再經歷一次獸並且在這一次獸中那些他需要的魔獸會正好被踩死。因此根本不大可能再度湊齊這個可能引發爆炸的魔囊,並且還可能必須的是新鮮的。


當然或許陳凱也可以嘗試一下比較禁忌的做法,比如說吧兩種屬想沖的魔囊中的魔液傾倒在一起,或許他能夠整出一個威力更加大的魔液炸彈也說不定。但是按照陳凱的了解,他要是那麼做了可能在兩種魔液接觸的一瞬間直接被炸成粉末,因為那種爆發的時間是非常快速的根本不像陳凱剛才那樣讓他有足夠的時間丟出幾十米。

帶著一絲鬱悶陳凱再次踏上了前往澤拉要塞的旅程,只不過現在他沒有沿著森林巨犀開闢的道路前行而是閃入了邊上的叢林裡面,因為此刻這條叢林大道上大量的食魔獸出沒著,陳凱可不想成為某一隻魔獸肚子里的食物。而邊上的森林中由於獸的緣故只有少數野獸的存在,並且大都忙著衝到林中大道里享受盛宴。

所以陳凱現在行走在森林中暫時是比較安全的,至少沒有一頭魔獸打陳凱這個鋼鐵罐頭的主意,哪怕陳凱身上的氣息不怎麼強大而且走路一瘸一拐,但是是陳凱是一個活物。雖然新鮮血遠比地上的爛更加吸引某些魔獸,但是陳凱身上散發出的氣息並不怎麼好對付。所以大部分魔獸選擇無視一瘸一拐的陳凱,而陳凱本身也小心翼翼的繞開那些可能能夠發現他的魔獸。

依靠著小心翼翼的心態以及林中大道上死去的魔獸血的吸引力,陳凱非常成功的在森林中前行了近十公里,而這是在扣除他在森林大道上騎著拉爾狂奔的幾公里的基礎上。可以說從距離上來說陳凱距離澤拉要塞已經近了一步,只不過他依舊處在距離要塞數百公里的位置上。可以說陳凱想要回到要塞的話所需要行走的道路依舊非常的艱巨,至少目前為止他沒有看到一絲人類文明的跡象,在他的周圍除了森林還是森林!恩,以及大片恐怖的帶著一絲絲****氣息的沼澤地。

陳凱不知道眼前這一片恐懼的巨大沼澤地有多寬廣,但是他清楚這片沼澤地絕對是橫在他和澤拉要塞之間的一道天然障礙,因為他根本就望不到沼澤的邊界在哪。從他現在的位置朝著西南方向一眼望去,無邊無際的巨大沼澤地在午後的陽光下散發著金燦燦的光芒,一絲絲清冽的薄霧籠罩在這片沼澤上讓它帶上了一絲神秘的氣息。

看著眼前這片巨大沼澤地,陳凱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做一個木筏子然後等到身體恢復以後再踏入這片沼澤,因為他覺得在這片看似平靜的沼澤之下似乎隱藏著某種恐怖的生物。當陳凱看到一頭足夠三米長的巨大鱷魚瞬間從沼澤中撲起咬下一隻飛鳥的瞬間,這個想法就更加清晰的出現在他的心裡,因為陳凱清楚的看到那頭鱷魚的腦袋上長著一隻類似龍角一樣的東西。按照陳凱手中的怪物圖鑑上的描述,那是八階雜龍生物沼澤鱷龍,僅僅是對方的那張大嘴就足以把陳凱整個人瞬間咬碎。

「這可真不是一個好地方!」陳凱吃力的攀爬到沼澤邊上的一棵參天大樹上,在他的頭頂不遠的地方一個小鳥窩正靜靜的立在那裡,而一對鳥夫妻則非常憤怒的朝著陳凱這個不速之客嘰嘰喳喳的叫著,想要趕跑陳凱。奈何陳凱對於頭頂那對小鳥夫妻不怎麼在意,哪怕對方的鳥糞砸到他的頭頂他也不生氣,畢竟是他先對對方的孩子造成了威脅。

只不過在嘰嘰喳喳一段時間以後,看著陳凱沒有做出更多的威脅舉動這對鳥夫妻也就不再理會了,只是留下了一個在鳥巢中看著幼鳥以及陳凱,另一個則繼續給幼鳥尋找食物去了。在一隻大鳥飛走以後,陳凱的耳根總算是清凈了下來,不用再用棉花堵住耳朵了。

當陳凱爬在大樹上靜靜的休息恢復身體的時候,在沼澤的西南方,費雲他們沿著惡魔留下的痕迹追蹤到了這裡,只不過當他們看到這片連綿不見邊際的沼澤地的時候眼角的ōu搐讓誰都能看出他們心中的不平靜。

「靠!有沒有搞錯,不是說炎魔是最怕水的嗎?怎麼這些傢伙竟然跑到這個沼澤地來了!」莫言獃獃望著眼前連綿不斷的沼澤地有種天旋地轉的感覺,因為這片沼澤實在太過廣大了,而且似乎距離要塞也太遠了一點,直線距離就已經超過了一百公里。

「應該沒有搞錯!那些炎魔絕對走進了沼澤,而且是躺著水過去的!」費雲從沼澤地邊上不遠的角落裡撈起了一條死魚,這條死魚明顯死亡的時間有點久了因為它身上已經開始有種****的味道了。但是對於費雲來說重要的不是魚的味道,而是魚身上那些焦黑的痕迹,這種痕迹讓費雲想起了當初工作室剛剛開始的時候陳怡燒焦的那條魚。一樣是沒去魚鱗,一樣的沒去魚鰓,一樣的全身焦黑如同黑炭一般。

如果不是費雲走在邊上的時候問道了一絲焦糊味,他絕對不會發現這條躺在岸邊如同木炭一般的焦魚,也不會變相的驗證了那些炎魔踏進沼澤地這件棘手但是非常詭異的事情。


對於炎魔來說水從來都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東西,炎魔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是依託了身體中的高溫,一旦身上的火焰被水澆滅了那麼它們離死也就不遠了。當然普通的清水最多也就讓炎魔難受一下,甚至部分高等炎魔哪怕是在水下躺上幾年都不見得會死,最多從水裡撈出來的時候虛弱一點而已。

但是如果僅僅是因為炎魔從沼澤地行走卻還不至於讓費雲他們這些盜賊鬱悶,他們最鬱悶的地方就在於在這片沼澤地種生活著一些非常恐怖的生物,而這些生物可不會放過從它們頭頂經過的弱小生命。在費雲他們三十幾個盜賊剛剛想要踏入沼澤的時候,系統非常直白的演示了一下這片巨大的沼澤中存在了怎麼樣的恐怖生物。

一條體長超過十米的史前巨鱷在一行人即將踏入沼澤地之前突然在遠方躍起,而在它的嘴裡則叼著一條體長超過一米的巨大食魚類。看著那頭如同浮動小島一般的恐怖生命體,所有人覺得自己應該重新審視下惡魔逃跑的方向,因為它們不一定是朝著這個方向撤離的。但是這隻能是幾個盜賊自欺欺人的想法而已,畢竟所有的跡象都表明那些高等炎魔以及其他惡魔都進入了眼前的這片大沼澤,所以想要找到惡魔軍團的蹤跡除了進入沼澤以外根本沒有別的辦法。

「等吧!等後面的人來了我們再決定是不是繼續,好像有好些倒霉的傢伙被派來和我們一起送死來著!」暗匕臉郁的看著眼前這片平靜的沼澤,在沼澤地那清澈見底的澤水的下方,一排排惡魔的腳印以及岩漿凝固的痕迹非常清楚著出現在沼澤下方當中。

「也只有這樣了!」莫言鬱悶的蹲到暗匕的邊上,但是他的目光可不是盯向水面而是往下北方的天空,彷彿要在白雲之間尋找一些彩霞一般。但是忽然他睜開的雙眼中瞳孔驟然一縮,原本掀開擋在頭上的鷹眼術眼鏡被他瞬間帶到了腦袋上,因為他似乎在北方的天際看到了幾個黑-的小點。

小心!有小惡魔!」莫言一下子從地上跳了起來,然後直接從背包里ōu出了弩機。一台漆黑的重弩直接被他拿到了手裡,整整一匣加料的弩箭直接被他安放到弩機上然後咔咔一聲弩箭直接上弦。

不過莫言給弩箭上完弦以後並沒有選擇使用武器進行攻擊,而是和其他人一樣瞬間沒入邊上的草叢當中,所有人的身上都蒙著黑-的斗篷,連弩機也在事先都被他們整成了黑三十幾個盜賊躲藏在沼澤邊上的小樹林當中,樹木的yīn影遮擋了他們的身體,也覆蓋了他們身上散發的熱量。

「呼呼!」隨著一聲聲巨大的煽動翅膀的聲音從腦袋上劃過,所有人的心頭彷彿壓著一個巨大的yīn影一般。不過最後這五頭小惡魔全都朝著南方飛走了,似乎沒有發現躲藏在下方的費雲他們一行。a!~! 第339章薩瓦爾大沼澤(二)

「不好!那些小惡魔飛得方向是朝著剃刀他們去的,剃刀他們隊伍里都是近戰人員根本就沒幾個盜賊!」費雲趴在樹桿上望著那幾頭小惡魔遠去的身影擔心的說道,隨著他話音的落下所有的心頭升起了一絲yīn影。聽到費雲的話所有人腦海中瞬間閃過一絲yīn霾,隨後立刻掏出自己的團隊石給剃刀傳話,讓他注意遠方的天際。

「嗯!我想我們應該先注意一下自己的小命吧!」仔冷汗淋漓的在隊伍頻道中說道,然後隱藏在yīn影下的盜賊們忽然發現自己的頭頂似乎再次傳來了呼呼的風聲,同時還有一種濃烈的火元素凝聚產生的高溫在不斷的侵襲著所有人的身體。

「靠!怎麼有一頭飛回來了?」莫言鬱悶的看著頭頂上出現並且停留在那裡的小惡魔,比起過去在城牆上看到的那種小惡魔,這幾頭小惡魔的體積要更加大一些接近一頭翼魔的樣子。同時腦袋的上羊角有著一絲淡淡的銀灰-光芒,很明顯這是一頭銀英級得小惡魔。

此時這頭jīng英小惡魔的嘴巴邊正凝聚著一大顆恐怖的巨大火球,而火球的目標似乎就是他們這些盜賊藏身的樹林。巨大的火球散發的熱量把周圍的空氣都隱隱開始加熱起來,而此刻費雲他們只有兩個選擇第一是從藏身的地方衝出來然後和小惡魔硬拼,第二是選擇繼續影藏,賭對方還沒有徹底發現他們。

但是費雲他們根本不敢賭,因為那顆碩大的火球已經朝著下放飛而來了,要是再躲下去就會被燒成灰了。最重要的就是如果玩家被火焰擊中話,血燃起的味道和樹木的味道是兩樣的,因此一旦被打中根本就是直接暴露了。所以與其被幹掉幾個以後暴露,還不如直接閃出了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因此原本藏身在其他地方的盜賊們瞬間從影藏的角落裡閃了出來,舉起手中的重弩就朝著天空中的小惡魔扣動了扳機,而那顆被火球鎖定為目標的大樹則在瞬間竄出了三個盜賊,全都在地上翻滾了幾下以後閃入其他的灌木叢中。至於他們背後的那顆大樹,則在轟的一聲中直接被騰空而起的火焰徹底包圍,燃燒的樹葉產生的巨大火球讓原來躲在樹上的幾個盜賊臉-刷白。

「這威力比莎莎的爆炎火球還要可怕!」費雲腦是汗的看著那逐漸變成焦炭的樹桿,這火焰從升起到現在才不過兩秒而已,但是卻直接把這棵生機勃勃的大樹燒成了一大段焦黑的木頭。

「jiā叉擊!不要讓它有釋放火球的機會!該死,我不是說不要讓它放火球了嘛!」暗匕氣急敗壞的在地上嘶吼著,但是奈何小惡魔釋放的火球並不是開始那個恐怖的大火球而是瞬發的小火球,並且一出手就是五六個。

「這傢伙的法術是瞬發的,你以為我想讓它啊!」莫言死命拍打著身上的火焰,惡魔的火球中帶有一定的惡魔力量,因此火焰具有可怕的附著如果不及時拍打熄滅掉那麼莫言的一身皮甲就會徹底報廢了。




lixiangguo

「恩,你先在這裡休息休息,然後就回去吧,我這裡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就不奉陪了。」

Previous article

「是的,伯母,我跟晚晚很早之前就認識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