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嗯?你現在的報酬不也是我付的?」

沈星氣鼓鼓地:「你少偷換概念,那是我的勞動所得。」

「哦,我知道了。」霍擎天翻身而起。

沈星不明所以,不知道這個男人又要做什麼。

不過身體瞬間得到了自由,還是挺開心的一件事。

然後,聽到手機里「叮」的一聲。

沈星彎腰去拿手機,不等她拿到,霍擎天就先她一步拿到手,遞給她。 霍擎天的表情里含著笑。

沈星莫名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為什麼他為何突然間就笑得如此桃花燦爛。

沈星打開手機。

是一條到賬信息。

她的賬戶里又多了一千萬。

嗯?沈星抬頭。

十分疑惑,這是什麼意思?

他敗家還不算,繼續發福利?

霍擎天依舊一臉笑容,彷彿在解釋:「你不是在抱怨我沒有給你零花錢?」

沈星:她有抱怨嗎?她哪句話讓他聽出來她在抱怨了?

與此同時,手機里又蹦出一條信息:「你是怎麼得罪你家霍大人了,為什麼他要拿我的電影開刀。」

「呵呵,對不起導演,我跟那種非人類也無法交流。」

沈星默默回了一條。

霍擎天見沈星並不搽理他,只顧不停地在手機上摁摁摁。

一千萬都視而不見?

於是,某總裁又低頭在手機上摁了幾個數字。

於是,沈星的手機再次「叮」的一聲。

沈星的手一哆嗦。

手機上又是一條到賬信息,這一次是兩千萬。

呵……這個男人今天是徹底將敗家進行到底?

不等沈星回復,手機上又蹦出一條:「你哄哄你家霍大人,必要的時候犧牲一下色相嘛,就算是為了藝術獻身了。」

沈星一臉的窘迫。

導演還真是直白的很。

「導演,我……」沒等她敲完,手機就被霍擎天伸手奪走。

「跟誰那麼卿卿我我,嗯?」霍擎天低頭,見手機上呈現張導兩個字。

眉頭擰起。

「看樣子張希的電影是不想拍了。」

「你別亂說,張導是想拜託我跟你說說情,能不能不停他的電影,張導對電影很認真的。」

「哦,那你呢?」

「我?當然也很在意。」

這部片子她投注了很多的心血,這是她第二部電影,很重視。

網上有種說法是說她第一部片子爆紅,有很大的偶然性,並不是她有多高的演技,只是影片中的角色性格與本人接近而已。

所以,沈星一定要認真演好自己的第二部電影。才能用實力證明自己的存在不是偶然。

霍擎天將手機遞還給她。

「我覺得你對這部電影並不重視。」

「不,我非常重視。」

「我看不到。」霍擎天向後靠在床頭,好整以暇地看著沈星。

「你什麼意思?」沈星看著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心中有氣。

「就是你對自己的電影並不在意。」

「我在意。」

「在意?」

「對,在意。」

「那你怎麼在意的?」霍擎天盯著她的眼睛,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我……」沈星滿臉通紅。

「嗯,反正我不在乎,電影停拍多久都沒有關係。」

霍擎天補了一句。

沈星的內心充滿了糾結。

他自然不怕,身家雄厚,不怕賠本。可是那麼多的工作人員,都是要指著這個吃飯的。

這個男人心思好陰險,用全劇組人員的前途來威脅她,卻還一副與他無關的樣子。

此時,沈星的手機又蹦出張導的信息:「沈星,怎麼樣怎麼樣? 神級透視 搞定了嗎?」 「別太矜持了,你不是演員嗎?做演員就要什麼角色都能演,你就在你家霍大人面前演一部戲唄,霍大人一高興,咱們的電影就復拍了。」

「張希,你很閑?」

霍擎天撥通張希的電話,他不喜歡張希和沈星走得這麼近。

那邊張希接到霍擎天的電話時差點將電話扔出去。

他正極力說服沈星,沒想到霍擎天一個電話打過來。

讓他這不再年輕的心臟,好一陣緊張。

可憐他的電影啊,招誰惹誰了,要受到這樣不公平的待遇。

明明是霍擎天請他出山拍戲的,還承諾給他充足的資金。

他就是這麼充足的?戲還沒拍三分之一就停拍。

就算浪費的是霍擎天的錢,可是他張希的時間也是時間啊,搞藝術的人的生命更矜貴不懂嗎?

可是這些只是張希在心裡的怨念。

他可不敢真的在霍擎天面前表露出來,否則他的電影就真的完蛋了。

霍閻王,有理講不清。

「霍……霍總,您好,感謝您體恤劇組辛苦,給大家放假一天,謝謝,謝謝。」

「嗯,沒什麼意見?」

「沒、沒意見,我正和製片人研究劇本呢。」有意見也不敢提啊。

「沒意見就多休息幾天。」霍擎天掛斷電話。

那邊張希愣了,多休息幾天?

沈星也有點愣怔,不是停工一天嗎?

「你這樣耽誤的是大家的時間。」沈星實在忍不住了。

「嗯,所以呢?」

所以呢?所以他就這麼無視別人的時間成本?

「浪費別人的時間就等於謀財害命。」

「你這是在上綱上線?」霍擎天雙眸炯炯,看著不服氣的沈星。

嬌妻寵上天 「你都不在乎我在乎什麼?」

霍擎天乾脆躺下:「我累了,需要休息。」

「不許睡!」沈星阻攔。

「有事?」

霍擎天看了沈星一眼,又等了她半分鐘,沒看到小女人有什麼表現。

便閉上了眼睛。

沈星狠了狠心,豁出去了。

總不能讓劇組一直這麼停下去。

輕輕褪去了衣衫,拉開被子,躺在霍擎天身邊。

霍擎天感受到一個溫軟的身體向自己靠近,忍著不理會。

沈星見霍擎天於動於衷,便用腳尖輕輕蹭了蹭他的腿。

霍擎天依舊不理。

沈星有點灰心,這個男人這麼難撩。

她哪裡知道霍擎天是極力忍耐著身體內的火,其實他的內心早就想將這個小女人吃掉了。

沈星又用手指在他的胸膛上打圈,劃了一圈又一圈。

然後順著腰際往下走。

霍擎天一把握住沈星的手。

「小妖精,什麼時候學得這麼壞。」他說不清是沈星的勾引功力太強,還是他的定力太差,反正躥起的邪火已經不由他掌控。

「這麼會撩,別怪我對你不客氣。」霍擎天在沈星耳邊低語了一聲,然後,就反客為主,將她整個人控制在自己的身體範圍內。

彼此沒有什麼遮攔,身體相濡以沫,親密相依。

霍擎天將幾日以來虧欠的失落,一股腦地發泄出來。

沈星咬著牙,堵氣一般不吭一聲。 可是她越是一聲不吭,霍擎天就越發地努力想讓她發聲。

終於,沈星控制不住身體最原始的本能,發出輕微的呻吟聲。

霍擎天似是得到了鼓勵,將他也男性的尊嚴發揮到了極致。

沈星已經完全處於被動的局面,她無法掌控眼前的男人。

她很想求饒,結束這場戰鬥,可是霍擎天卻根本不給她說話的機會,她剛一張嘴,就被霍擎天噙住,那還沒來得及說出的話,也一併被他吞進肚子里。

沈星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黃昏時候。

她竟然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著的。當然更不知道霍擎天什麼時候結束的。

重生之破爛王 身邊並沒有人。

浴室里卻有嘩嘩嘩的水聲。

身上是被車輪碾過一樣的酸痛,這個臭男人,是將她往死里折騰呢。

她記起自己最後又打又哭又鬧,可是這個男人絲毫不心軟。

吧嗒,浴室的門打開,圍著半截浴巾的霍擎天走出來。

頭髮上還滴著水。

一邊走一邊用手裡的毛巾擦著。

「醒了?」霍擎天勾唇微笑。

沈星不想理他。將頭扭到另一側。

霍擎天用手將她的頭扳回來,說:「我已經打電話給張希,明天正常開工。」

言語里有著幾分討好。

此時,沈星身邊的手機也蹦出一條信息:「沈星,辛苦了,明天電影拍攝正常。」

沈星一顆懸著的心放下了。

她這份辛苦,總算還有點價值。

「餓了?想吃什麼?」

饜足的霍擎天態度極其溫和。

「你出去,我要看劇本。」沈星此時不想理他。

lixiangguo

「等我十八歲。」上官衍道。

Previous article

就誠如她所說的那般,他根本就沒有資格命令她繼續耗下去,但是放開手嗎?不,他也做不到。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