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嗯,一群小蝦米而已,並不需要他們」。

「你倒是說的輕鬆,現在他們手裡有人,人就是實力,就算是再少,我也要全力爭取過來的」。

…………

又陷入了一陣空寂,微雲遮月,兩個人相背無言,最關鍵是他們還是傳承者,感官十分的敏感,甚至對彼此的心跳都能聽得清楚,關鍵是他們還不覺得疲憊,沒有睏倦之意。

「其實你說說也挺逗的,當初咱們兩個在罪孽城相識,那個時候你救了我,後來再見你給我做軍師,還包裝我,再後來我又派人追殺你,現在你又回來幫助我,好像是一個輪迴啊?」東皇柔再次打破了寂靜的夜晚,言語中充滿了回憶。

趙信嘆了口氣「是啊,世間的事情本不就是這樣的嗎?分合聚散,正所謂世事無常,人這一生無論是擦肩而過,萍水相逢,或是想談甚歡,或是愛恨情仇,遇到的人何甚之多,但是最後能留在最後的又會有幾個呢,說到底都是一些過客罷了」。

東皇柔聽趙信的感嘆,也來了興緻「呦,說的這麼傷感,不過你的生活不還是非常精彩嗎?紅粉佳人在側,策馬長鞭在外,縱橫五湖四海的」。

「哈哈,人生哪能十全十美,魚和熊掌不可兼得這個道理誰都明白,既然崢嶸在外,佳人便不能常伴,有得便有失,你現在不也是這樣嗎? 首長的萌狐妖妻 聽說你有一個藍顏知己,是不是也不能陪之左右啊?」原本只是聊的開心了,所以趙信隨口就說了出來,但是在說出去的一瞬間就後悔了,不過這說出去的話就像是潑出去的水一樣,難以收回,只好承受這份尷尬。

「對,你知道我的那位藍顏知己是誰嗎?」東皇柔倒是沒有太多的尷尬,反倒問起了趙信。

「聽你這麼說,看來我是認識他了」趙信應接問道。

「對,他就是九頭蛟的大少主,九浩天」。

「那個小孩?」趙信自然是知道九浩天這人,當初他給自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聰明睿智,絕對是一個梟雄的苗子,但是在自己的記憶中他應該是已經做了族長了。

「他應該是族長了吧?怎麼成了大少主了呢?」。

東皇柔頓了一下,笑道:「對,他曾經做過族長,不過現在已經被廢去,由九頭蛟族氏的一位名不見經傳的長老九太歲重新掌權,他的父親也在那時出了意外隕落」。

「意外?恐怕是有意而為之的吧?那這樣的話你那個小藍顏知已的處境可不算太好啊,對了,他不是和八頭鳳族氏的那個八鳳月很要好嗎?難道沒有出手幫他?」隔世這麼久,趙信對這些族氏的事情還真的不算是有多了解,所以聽起來也倍覺有趣。

「幫他?呵呵,害得他一朝西落的正是那個八鳳月,現在可是八頭鳳的族長了,八鳳仙已經將位置傳給了他」東皇柔嗤笑了一聲「原來八鳳仙和九岐山是要做一對仙遊伴侶的,可不知道出現了什麼問題,讓兩個人絕交了,這也致使如今的一系列變故。

趙信「嗯」聲點了點頭,這種事情雖然讓人惋惜,可也不是什麼稀奇之事「那你和這個九浩天也算是同病相憐了,相信這也是你們走在一起的原因吧?」。

東皇柔也輕嘆了一口氣「都是造化弄人,不談也罷了,本想回憶一下過去的事情的,沒想到又聊了回來,看來生活真是一個圈啊,不早了,歇息了吧」。

趙信暗暗搖了搖頭,也不好再追問什麼,互問了一聲晚安之後,兩個人就心懷念想的休息了,不過兩個人都是一夜無眠,東皇柔依舊沉浸在之前的談話,而趙信則想著自己如何加快行動的步伐。 一行人去了很多地方參觀遊玩,第二天他們到了小雪山上來滑雪。

薄宸在旁邊默默地拿出電腦工作。

「還有工作嗎?」

「嗯,比較著急。」

笙歌納悶,作為他的助理這兩天一直在玩,工作的事薄宸都沒有找過他,而且他也經常吃飯的空還要簽文件。

「話說,你這樣也玩不好吧,還不如直接在公司工作呢。」

後面拿著文件的卓小卓吐槽道,哎呦喂大姑奶奶您可算問到點上了。

還不都是為了陪著你啊..他們家薄大總裁什麼時候參加過公司旅遊。

「你不去玩嗎?」見她坐在位置上沒有動,薄宸問道。

「呃..滑雪我不太會哎。」

薄宸輕笑,「下次有機會我教你。」

「好啊~」

「想什麼呢?」

「在想如果這兒是芬蘭就好了。」

「為什麼?」

「因為快到聖誕節了啊,芬蘭有聖誕老人。白白的大鬍子,還會騎著馴鹿送禮物,而且禮物真的是放在襪子里的!」

笙歌甜甜的笑著,好想見見聖誕老人啊~

薄宸沒說話,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頭髮。

…….一轉眼三天過去了,旅行馬上就要結束了。

笙歌收拾著行李,「哇~這幾天好開心啊,去了好多地方吃了好多東西,不想走..」

薄宸站在門口,「想再待兩天嗎?」

「啊?不是結束了嗎?」

「正好在這邊有個宴會需要我參加。」

「真的啊,那好啊!」

「嗯,明天晚上,到時候給你送過禮服來。」

「好的!」

薄宸勾了勾嘴角離開了,雖然是個不太重要的宴會,但是能讓她開心就好。

第二天晚上。

薄宸和笙歌出現在宴會入口,她穿著一身香檳金的金身小禮裙,化了精緻的妝,薄宸一如既往的黑色西裝。

「薄總。」

「薄總,您請。」

一進門就被這麼熱情地圍住,笙歌有點懵了。

轉念一想她就懂了,薄氏一開始就是海外市場,看來薄宸在這個宴會中應該是身份比較高的。

不一會就已經有很多人過來攀談了,她寸步不離地跟著薄宸。

好不容易空閑了一會,又有一個曾經的合作對象邀請薄宸一敘。

笙歌悄悄地在他耳邊說「我去一下洗手間。」

「嗯。」薄宸輕輕點頭。

她著急地快走去了洗手間,卻沒料到正有人在暗處看著她。

「您是聶小姐吧。」笙歌剛出來就被一個中年人搭話。

「您好。」仔細一看,是之前有過合作的鈴木。

「之前跟貴公司合作就聽說過聶小姐了。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人美…」他略猥瑣地瞥了一眼笙歌的胸。

「謝謝,您有事嗎?」

「倒是真有點私事,不知道聶小姐有沒有空聊一聊?」

「抱歉,您現在說吧,我之後還有事。」

「呵呵這樣啊,那聶小姐賞臉喝一杯啊。」他又拿了一杯紅酒遞給笙歌,色眯眯地笑著。

「抱歉,我還有事。」笙歌警惕了起來,接著就想走。

「哎,聶小姐別著急啊。」說著他的手抓住了笙歌的胳膊。

「請放手。」笙歌使勁掙脫了他的手。

「鈴木先生,您好。」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是孟影兒。

「原來是孟小姐啊,好巧。」

「是呢,替家父來參加宴會,沒想到能碰上鈴木先生,還真是有緣。」

「嗯。」

「聶助理也在啊,好久不見。」她沖著笙歌微微一笑,端的是大家閨秀的氣質。

「好久不見。」

見鈴木還舉著酒杯,孟影兒微笑著開口,「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喝鈴木先生的這杯酒呢?」

「哈哈哈,那是自然,好酒配美人嘛。」

孟影兒將那一小杯紅酒一飲而盡,還遞給了笙歌一個眼神。

笙歌皺皺眉,她在幫她嗎?為什麼?

「鈴木先生真是謬讚了,和笙歌比我可真不算是美人。」

「兩位都美,只是聶小姐不肯給我個薄面,連杯酒都不喝。」

「啊?怎麼會呢?笙歌肯定身體不太舒服吧。」說著看了笙歌一眼。

鈴木見笙歌沒有回應,冷哼道「哼,看來我的身份不足以請聶小姐喝杯酒啊。」

「不是不是,鈴木先生誤會了。」

孟影兒著急解釋道,偷偷跟笙歌說「跟他背後公司的合作在關鍵階段,對薄氏很重要。」

頭條專寵:老婆第一甜 「好了鈴木先生,您別生氣了,我們敬您一杯,給您賠罪可好?」

鈴木冷冷地瞥了一眼,不說話。

孟影兒伸手讓侍者端來三杯紅酒。

笙歌猶豫了,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見她沒動,孟影兒壓低嗓音呵斥道,「現在不是清高的時候,別為了你的清高把薄氏搭進去。」

這個合作的確很重要,而且酒已經不是鈴木拿來的了,應該沒有問題,還是以大局為重。

笙歌想著拿起了酒杯,「抱歉鈴木先生,我確實身體不太舒服,只喝一點可以嗎?」

「哈哈哈,可以可以,當然可以,聶大美人肯賞臉就好。」

笙歌輕輕抿了一口,準備離開,不料鈴木和孟影兒居然攀談了起來。

氣氛融洽到她根本找不到機會借口離開。

她站了一會,覺得腿有點軟,頭暈暈的,好熱…

像是察覺到她的不正常一般,兩個人齊齊看過來,「怎麼了,你沒事吧。」

「我..沒事..我還有事先走了。」她努力地擠出一點聲音,想要佯裝正常逃走,腳下卻像踩在雲彩上一樣。

見笙歌走的不問,鈴木立馬上前扶住她,大手在笙歌胳膊上來回蹭。

「放開…」

凌霄大圣 「小美人~」他的眼神毫不掩飾地盯著笙歌,手也不老實地在她身上來回遊盪。

「來吧小美人。」

他摟著笙歌往房間里去,還不忘回頭看向孟影兒,「謝謝了孟總監。」

「呵,各取所需,快進去別被人看見。」

瞥見孟影兒早就退掉了得體的微笑,還朝她陰冷得意地勾著嘴角,笙歌眸光一寒。

怎麼辦,誰來救救她,她想跑跑不掉,意識也要脫離了。

笙歌已經被鈴木丟在床上,此刻他毫不掩飾自己的慾望。

他眼神貪婪地看著笙歌的身體,「聶小姐的身材真是好啊~」 「報告軍師大人,那個趙信離開過了一次府上,不過因為怕被發現沒有緊跟,所以並沒能探知去向,但是他很快就回來了,之後便再也沒有出門」。

一襲長衫的雲謀子聽著手下的彙報,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了,繼續給我盯著他,一旦發現他離開了大荒城就給我滅了他,做的要乾淨,絕對不能讓族中的那些老傢伙知道」。

「知道了……」。

手下離開了之後,雲謀子擺下了一個八卦算陣,少頃后,他收起了陣盤,急匆匆地離開了房間,在自己的院子里拐進了一間不起眼的柴房之中。

柴房中,堆積著一堆雜草和木柴,房頂結滿了蛛網,一看就知道是很長時間沒有人用了。雲謀子站在柴房中,雙手合十,作出了印記,頓時一道強光自房中一閃而過,雲謀子也隨之消失在了房中,一切恢復往常,想從未有人進來過一樣。

豎日天明,東皇柔早早地就離開了,趙信也一直在裝睡,直到東皇柔離開后才起身,吃了口小嫣做的早餐,決定要出門。昨天自己和姬颯城只是簡單的聊上了一會兒,關於東皇氏自己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向他打探,同時也要商定出一個計劃,這種事情畢竟宜早不宜遲。

「幹嘛去?」趙信剛剛出門,就看到了小嫣掐腰站在門口,虎視眈眈地看著趙信,看到她後趙信暗拍腦袋,自己光想著計劃,倒是把這個麻煩鬼給忘記了。

「那個,我想要出去一下」趙信現在還真有點怕了這個小丫頭,動不動就不說話的本事,自己還拿她沒有辦法。

「嗯」小嫣聽後點了點頭,雙手一背,轉身走在了前面。

「走吧……」。

「你這是?」小嫣的舉動讓趙信有些茫然。

「當然是跟著你出去了,我小嫣既然受了大小姐之命,那麼就有看護你的職責,你去哪裡都要在我的陪同下」小嫣大義凜然的回道,話語之鋒利讓趙信根本沒有討還的餘地。

就這樣,趙信帶著小嫣這個拖油瓶在大荒城裡瞎逛了一圈,因為太過於招搖,本來想找姬颯城的想法也只能破滅了,趙信也想過要將小嫣收到天道中。 我真不想當國王 但是,畢竟自己對小嫣還不太了解,在大荒界沒有回到正常軌道上,和大荒錄息息相關自己身上的傷就不能恢復,所以不能過早的暴露自己。

「你出來就是想逛街的嗎?」在陪趙信逛了一天之後,小嫣終於忍不住了,她看出來趙信是不想自己跟著,在毫無目地的瞎逛,說的更明白一點就是他不信任自己,所以心直口快的她忍不住質問。

趙信帶著小嫣在一處無人的地方停下了,說道:「我要做的事情太過於危險了,一個不小心可能會惹來殺身之禍,東皇柔視你為己出,我不想讓你摻合進來」。

小嫣堅決的說道:「我不怕危險,我要與大小姐共進退,你說了這麼多其實還是不信任我是不是?」。

「你不要想那麼多了」趙信本想勸解,但是看小嫣油鹽不進的樣子,索性直接脫出了底細「我要扳倒雲謀子」。

「啊?」之前還一臉無所畏懼的小嫣,當聽到趙信的話后,頓時呆住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你要對付大軍師?」。

「對,這就是我要做的事,現在你都知道了,還要問具體細節嗎?」趙信笑著問道。

「具體細節……」小嫣吱吱唔唔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畢竟這等大事對她來說完全就沒有想過的。

「既然都告訴你了,那麼也沒有什麼隱瞞的了,接下來我要去見我的盟友了,如果你想的話就跟著我去吧,不然的話我就自己先走了」。

lixiangguo

站在不遠處的,一直悶悶不樂的曾月月,看到吳名這個尷尬的動作,毫不客氣的嘲笑出聲。

Previous article

這股實力明顯比葉斌更強,莫家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絕望之色。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