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喝,最毒婦人心,古人誠不欺我也!」

……

紫霄山脈外面某處。

這裡長著一棵參天大樹,枝繁葉茂如同巨型雨傘一樣遮天蓋地。

時值正午,炎炎烈日當空肆虐,但地面上僅僅是零零散散的點點斑駁,根本感受不到一丁點兒熱氣。

正應了那句話,大樹底下好乘涼啊!

這棵大樹有個名字,叫做望回樹。

從紫陽城進入紫霄山脈的直線路徑上,正好可以看到這棵大樹,之所以取名為望回樹,其含義便是寄望於進入紫霄山脈的武者們可以平平安安的回來。

此時,衛小天就在望回樹底下,一大早跟著周老頭跑來這裡。

一般有什麼行動需要進入紫霄山脈的,聚集點都會安排在望回樹,畢竟這棵大樹已經如同地標建築一樣的存在,大老遠就可以看到。

當時周正奇說要帶衛小天去一個地方,衛小天下意識的便認為十有八九是紫霄山脈,事情果然如他所猜測的一樣。

其實只要仔細想一想不難分析出來,就紫霞山脈這個「小」地方,能夠引起通玄境武者關注的還能是哪裡?

紫霄山脈深處異動之前的偵查,便是這一次行動的目的,由官方牽頭,周正奇做代表,邀請了紫霄山脈不少人物一起同行。

畢竟每一次異動,都會給紫霄山脈全境造成巨大影響,事關這裡每一個人的切身利益,自然馬虎不得。

「老頭,你們到底約了什麼時候,都已經中午了,連個鬼影都沒有見著,你確定自己沒搞錯?」衛小天最討厭的就是無意義的浪費時間,如果是等妹子就算了,等其他的簡直不能忍。

「你就不能有點耐心?這才一個上午,你都問了不下十次,早知道這樣老夫就不帶你來了。」周正奇一手在前,一手垂著,遙望紫霄山脈,整個人如同雕像一樣,聽說大文豪都喜歡這麼站。

「那也不能沒有時間觀念啊!」衛小天忍不住吐槽道。

「時間就是金錢,浪費時間等同於浪費生命,小爺一秒鐘幾十萬上下,這個損失誰來負責?」

「你一秒鐘幾十萬上下?老夫怎麼不知道有這種事!」周正奇依然保持姿勢不變,只是微微側著臉,就如同電視劇裡面演的一樣,彷彿腦門後面長了眼睛。

「根據可靠消息,你小子在童家一天到晚好吃懶做,遊手好閒……」

「打住打住!」衛小天一聽頓時就不爽了,毫不客氣的揭露了內奸的無恥行為。

「你這個孫女可以啊,關於小爺好的地方一個不說,專挑壞的地方講,什麼意思啊?」

「不是你說的嗎?打是親罵是愛,你小子可以啊!」這回周正奇總算是轉過身來,朝著衛小天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雅兒可是老夫從小看著長大,第一次見她對一個人如此上心,而且還是一個男人。」

「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衛小天臉色一滯,乾笑幾聲說道。

「哦,你喜歡什麼樣的類型?反正現在雅兒還小,還有彌補的餘地。」周正奇不以為意,笑著問道。

「我喜歡有真材實料的!」衛小天聳了聳肩幫,非常實誠的說道。

「……」

「……」

一老一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沒有說話,目光在空氣中交匯時隱隱有電流閃現,這下氣氛就有點尷尬了。

「這個有點難度,,咱們還是以後再聊,先說說其他的事。」周正奇緩緩的轉身回去,再一次恢復到先前那個逼格滿滿的大文豪姿態,抬頭望了望日頭,不由眉頭微微一皺。

「怎麼回事?竟然遲到這麼久,這幫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鬼!」

衛小天聽到周正奇也開始抱怨了,不由暗自搖了搖頭,抱歉啊一馬平川,你爺爺太跳了,必須制裁一下,回去一定給你帶好東西!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高掛的日頭也漸漸西斜。

衛小天也沒有繼續抱怨,而是盤膝而坐,一邊催動天命功法,一邊在腦海中與系統交流。

既然接下來要進入紫霄山脈,那麼紫霄山脈地形圖就是重點研究對象。

周正奇瞥了一眼「入定中」的衛小天,眼底不由閃過幾分欣賞和滿意。

只是偶爾也恨得牙痒痒的:混蛋,老夫的孫女只是還未長開,一旦大起來,必定亮瞎你小子的狗眼,哼!

忽然,一條黑線出現在紫陽城方向的遠處。

周正奇定睛一看:來了! 感謝好名字都讓人註冊了yy、只想沒事看看書哦、啊啦啦可憐、清舞飛揚11、成哥看書把妹、玄夜魂尊、銀狼魔王各位書友的打賞支持了,下周強推,還望大家能繼續助我一臂之力,讓衛小天飛起來!強推期間穩定三更,上架以後穩定三更,希望喜歡的朋友們能多多砸票,回帖,打賞隨意啦!

——————————————————————

「抱歉抱歉,正奇老弟,讓你等久了吧!」

人還未到,聲音已經遠遠出來,雄厚沉穩,凝而不散,幾百米之外,卻猶如近在耳邊,僅憑這點便知來者不凡。

眨眼間,一個看起來年紀和周正奇差不多的老者電射而至。

衛小天已經換上另外一副面容,畢竟這是和大部隊一起行動,以自己如今在紫霄山脈的名頭,就算是三歲孩童都知道自己的本來面貌

他上下打量著這個老者,對方穿著一件鴉青色彩暈錦皮襖,腰間綁著根赭色捲雲紋金縷帶,頭戴紫金冠,腳踏玄青色寶相花紋吞雲靴。

嘖嘖,光是這一身行頭,沒有上萬靈石搞不定,絕對的非富即貴。

這個老者與周正奇年紀應該相仿,但身形完全不是一個檔次上。

周正奇是尋常老者的體型,類似於返璞歸真的韻味。

來的這個老者則是虎背熊腰,彷彿一個老頭的腦袋套在一個壯漢身體,即便有衣服的遮掩,也可以十分清楚看到那凸起的肌肉,十分具有壓迫感。

這個老者的氣勢與周正奇不相上下,又稱呼後者為「正奇老弟」,由此可見十有八九也是通玄境武者。

「侯銘傑,你還沒死啊!」周正奇對於來者的熱情顯然有些不感冒,依然保持自己大文豪的姿態,一臉淡然的說道。

「哈哈,別看你的年紀比我小,就你這個小身板,一副營養不良的模樣,一定會比我先走!」侯銘傑顯然一點都不在乎老朋友的譏諷,朗笑之後毫不客氣的反唇相譏。

「怎麼來得如此晚?不用說,肯定是你這個老不死的搞的鬼!」周正奇的目光越過侯銘傑,看著逐漸靠近的大部隊。

「嘿嘿,知我者,非你也!」侯銘傑的臉上完全沒有絲毫的歉意,甚至一副理所當然的說道。

「你也知道我的性子,最不喜歡等待,於是就把要去的人全都聚齊了,一次性帶過來,來得乾脆!」

「人都到齊了?」周正奇有些驚訝的看著已經在百米開外的人馬,似乎人數不太對,而且不少熟悉的面孔都沒看到。

「除了十大宗門之外,該來的都來了。」侯銘傑提起這個即不爽又無奈,只能深深嘆了一口氣。

「他們沒來?為什麼?」周正奇頗為不解。

往年每一次紫霄山脈異動的前期偵查,都是由官方的代表周家牽頭,十大宗門為主力,其他家族勢力為輔進行。

可是今年一個兩個缺席也就算了,十大宗門竟然一個都沒來,確實遠遠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

「還能有什麼?當然全是那個路人甲鬧騰的唄!」侯銘傑在情緒上完全不掩飾,與周正奇幾乎是完全相反,聞言忿忿不平的說道。

我勒個去,他們來不來,關小爺毛事?

衛小天本來靜靜待在一邊,沒想到躺著也中槍,心裡頓時有些不爽了。

小爺這幾天挺安分的啊,什麼事都沒有干,連十大宗門的弟子都沒有接觸過,這也能賴到小爺頭上?

「路人甲?」周正奇聞言也感到奇怪,下意識轉頭瞥了一眼一旁有些懵逼的衛小天。

根據可靠的內線消息,這小子近期內都待在紫陽城,而且大部分時間都在童家,不可能去找十大宗門的麻煩。

「這位是……」侯銘傑見到周正奇忽然一轉頭,便順勢望去,剛才他就看到了這個青年,正好趁著機會問道。

「他是老夫的忘年交,花無缺!」周正奇早就和衛小天合計過,聽到侯銘傑一問,非常順暢的答道。

「正奇老弟一向眼高於頂,非常人不能入他的眼睛,花小弟竟然能夠和他成為忘年交,必然有過人之處,稍後一定要和我多多親近啊。」侯銘傑雙眼一亮,好奇的上下打量衛小天,笑著說道。

「不需要,我對老頭沒興趣!」衛小天差點就吐了,和一個糟老頭親近親近?就算小爺沒毛病,也會嚇出病來好吧!

「哈哈,花小弟果然有意思!」侯銘傑也不以為意,只是對於衛小天的好奇越發重了。

「行了行了,言歸正傳,趕快說說十大宗門到底是怎麼回事!」周正奇也有點擔心會被侯銘傑發現破綻。

雖說衛小天的容貌變化之術非常神奇,但假的就是假的,難免有點心虛。

「據老夫所知,近期內路人甲應該沒有鬧出什麼風波,十大宗門來不來與其何干?」

「正是因為路人甲什麼都沒有做!如同懸在頭頂的利劍,那個更具威脅和壓迫感,相信不需要我多說了吧。」

侯銘傑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好的畫面,頓時沒好氣的說道。

「你知道十大宗門派來的人是怎麼和我說的嗎?路人甲行蹤詭異莫測,未免宗門受辱,必須集合全部戰力以防不測!」

「八大宗門這麼做也無可厚非……」周正奇忍不住再看衛小天一眼,顯然是完全無語了。

衛小天也是一臉詫異的回望,你別老這樣看著我啊,我能有什麼辦法。

這不是時間上安排不過來嗎?等著這一次偵查結束,我肯定要繼續「上門履約」的。

畢竟人無信而不立嘛!

反正,這個鍋,小爺不背!

周正奇收回目光,有些疑惑的繼續說道:「吹雪谷和元陽幫,這兩個宗門又是什麼借口?」

「十大宗門同氣連枝,共同進退,既然其他八個宗門不來,那麼他們兩個也就不來了,正好為之後的比武大會做準備。」

「真虧他們說的出口!」周正奇轉頭望向紫霞山脈,目光異常犀利。

「紫霄山脈深處異動事關整個區域的安危,豈能如此自私?」

「算了算了,反正只是前期偵查,有我們這些人就夠了。」侯銘傑見到老朋友如此嚴肅,顯然是真的生氣了,寬慰的說道,「不過十大宗門也都放話了,只要正事一來,他們絕不含糊!」

「這還像點人話!」周正奇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兩人說話之間,大部隊已經來到望回樹底下,一個個英武不凡,周身真元澎湃,赫然全是百竅境武者。

侯銘傑忽然招了招手,立刻就有一個俊逸青年從隊伍中走了出來。

「來來來,正奇老弟,花小弟,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外孫,趙日天!」

「啥?」衛小天頓時坐不住了。

「你叫什麼?」

「本人趙日天!」 深夜的更新,深情的呼喚,強推的一周,求各位多多支持了!第一更走起!

————————————

「花小弟,有何不妥?」侯銘傑見到衛小天聽了自己外孫的名字后神情有些不對,疑惑的問道。

「沒事!」衛小天再看一眼趙日天,收回目光,眼觀鼻鼻觀心,淡然說道。

「只是等的時間有點久,心情難免有些焦躁。」

別看衛小天表面沒什麼異樣,實則怎麼看趙日天怎麼不順眼。

你取啥名字不好,日什麼或者什麼天都可以啊,偏偏要加在一起變成「日天」,你是猴子派來故意針對我的吧?

「哈哈,花小弟和我一樣,都不喜歡等人啊。」侯銘傑也沒有多想,或許認為自己外孫一表人才,器宇不凡驚到了對方,反而有些得意的誇讚起趙日天來。

「我這個外孫天賦極佳,目前已經是百竅境中期,距離百竅境後期只有一步之遙,紫霄山脈危險重重,你們年輕人之間要多加相互照應,相互扶持才對。」

與侯銘傑友善的態度相比,趙日天則是一臉傲氣,過來之後除了對周正奇行禮之外,只是用眼角餘光暗自打量衛小天,猜測這個青年與周家之間的關係。

尤其是見到衛小天一副便秘的表情,趙日天本就只覺在同一輩人中高人一等,頓時心中憤憤不已,這小子什麼個意思?

「你是什麼修為?」

一見面就問別人修為,就相當於剛和女人見面就問對方年齡差不多,是一種很不禮貌的行為。

而且還是當著周正奇的面,趙日天絲毫不覺,顯然不是第一次做這種唐突事兒。

侯銘傑也沒有出聲說兩句,或許也覺得並沒有什麼不妥,又或許是他也好奇衛小天的修為實力。

這不禁讓衛小天想起一句話,有什麼樣的家長就有什麼樣的小孩,熊孩子的背後一定有一個狗熊家長。

「關你屁事!」衛小天只是跟著周老頭來「玩」的,如果對話善意相迎,他也會以禮相待,就趙日天這個德性,又何必給面子?

僅僅一句話,瞬間便讓這個氛圍冷場。

與侯銘傑以及趙日天一起來的諸多百竅境武者,頓時陷入懵逼中。

這個青年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當著侯銘傑的面怒夯趙日天,這是要撕破臉皮的節奏嗎?

「你,敢不敢和我比過一場?」趙日天直接就怒了,沒有絲毫猶豫的朝著衛小天揮了揮拳頭。

「你們確定不管管?」衛小天看了看侯銘傑這個熊家長正在笑而不語,又看了看仍然在扮著大文豪四十五度角遙望遠處的周正奇。

他倒是不怕在對方家長面前教訓熊孩子,只是覺得如果鬧得不歡而散的話,接下來豈不是沒得「玩」了。

「怎麼,不敢嗎?」趙日天見到衛小天只是看向他的外公和周正奇,彷彿是沒有將自己放在眼裡一樣,怒火更盛的挑釁道。

「我這個人一般不太出手,因為出手太重,非死即殘!」衛小天的目光上下掃視趙日天,有些揶揄的說道。

「畢竟在這麼多人面前,不管你是被打死,還是被打殘,總是影響士氣的。」

lixiangguo

「各位哥哥姐姐,大叔大嬸,爺爺奶奶們,可憐可憐我,給我一些錢,讓我去買一點吃的吧!」

Previous article

不對,完全不對!你是假的!你不是真正的龍,我也沒有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