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喂。老弟,你作甚?」對於他這個瘋狂的舉動,百曉通徹底的蒙了。

帝天轉過頭,輕輕一笑:「賭了,我們贏。哈哈!!」

狂傲的一聲大笑,便朝著那些龍族所在的地方快速的走去。百曉通則是親眼目睹著這一切。

「亢!!」

美味滿堂:我在古代賣海鮮 ,不過沒有影響他的腳步,繼續朝著前方走著。

果不其然,幾條金色的巨龍一下子就發現了帝天的存在,嘴裡不知道嘀咕著什麼,商量了半天,這幾條巨龍的身子動了。

身子快速的飛了下來,朝著帝天所在的地方衝去。

百曉通看到這一幕嚇得連忙捂住眼睛,他可不想親眼看到自己的兄弟被人殺死。。

「作孽啊!!」百曉通心裡大喊道。。 「吼!」

一道龍息狠狠的打在了帝天那弱小無比的身軀上。

帝天整個人都在左右搖晃,但是他很想說,「我特么的一點事都沒有,這些龍息全都化為了魂力幫我提升實力了。」


一條金龍連忙停了下來,對著身邊的幾條巨龍說著龍語,這些金龍眼睛都是死死的盯著帝天,沒有人知道他們在想著什麼。

要說害怕的還是帝天,現在他可謂是身在萬軍從中,一不小心就是身敗名裂,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

「你是何人?」一條金龍居然發出了人類的語言。

帝天倒是沒有驚訝,因為在下界的時候就看到了龍族的人能夠說話,要是到了上界這些龍族不能說話,那帝天倒要驚訝一把了。

連忙恭敬的回道:「回前輩,晚輩帝天。」

「帝天?來我們龍之谷何事?不知道這裡不允許人類的踏入么?」一條金龍怒目瞪著帝天問道。

帝天搖了搖頭,散發出那淡淡的龍族血統,說道:「你們應該能感受出這是什麼吧?」

「這。。。」

所有人的金龍都沒有再說話了,紛紛閉上眼睛,感受這股氣息。

「你。。你是下界龍族的龍主?」一個金龍一下子就知道什麼了,連忙問道。

帝天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雖然我是下界的龍主,但是我不知道在中千界之中算什麼。」

一條金龍飛了出來,看著帝天說道:「你有所不知啊,其實我們的年齡還算是小的。下界的才是我們祖龍,他們都是我們祖宗輩的,如果他們能認你做龍主的話,我等也無話可說了。」

遠處的百曉通還是沒有聽到帝天的喊叫聲,這才放下了捂著眼睛的手,就看到了帝天與他們聊天的一幕,心裡大驚。「這丫的,來頭還不小啊。」說著就躡手躡腳的跑了過去,一點都沒有玄神境強者的風範。

匆匆來到帝天的身後,這下好了中千界最巔峰存在,此時居然倚在帝天的身後,拿他做擋箭牌,這件事情如果傳出去,還不知道要引起多麼大的轟動呢。

「這位是?」看到來人,幾條龍的脾氣都有些暴躁了。

帝天連忙擺擺手,笑道:「不是敵人,我們兩個是兄弟,一起來的。不礙事,不礙事,你就當他是空氣就好了。」

「對對對,你們當我是空氣,無視我就好了。」百曉通擦著冷汗說道。

「好吧,既然是龍主,那我們就要以禮相待了。」一條金龍飛到帝天的面前,繼續說道:「我們現在準備復活龍神,如果龍神也承認你的存在的話,那我們龍之谷所有的龍都封你為龍主,帶領我們龍族重新踏上巔峰。」

帝天眼裡閃著精光,表情連連。笑道:「各位前輩放心,只要龍神認我做龍主,這都不是問題。」

「那好,你們暫且在一旁稍作等待,我們這就復活上古龍神。」一條金龍一個神龍擺尾就將兩個人掃到了背上,朝著空中駛去。

這一幕,帝天暗暗感嘆,道:「如果我現在在下屆的話,龍神恐怕現在就帶著我遨遊天際吧?」

百曉通就沒有那麼多的感嘆了,自從來到了上古戰場,兩人從來沒有飛行過,這一下子就過去了一年半快兩年的時間,終於又飛起來了。

「轟!!」

「轟轟!轟隆隆!!」

一連串的爆炸聲在下方響起。

只見那鎖鏈拉著,被金光包裹住的身影逐漸顯現出來了,而外面那層金光則散發出越來越強的光芒,直刺眼球。

整片天地彷彿都被這道金光照亮了,龍之谷之中皆是披上了一層金甲。

「亢!!」

一道巨大的龍吟聲從那金光之中響起。那些困住的鎖鏈被拉的亂顫,整個石柱都有些被撼動了。

「快,迎接上古龍神,幫其破了石柱!」一個金龍一下子就知道要做什麼事情了,連忙吼道。

空中那數以萬計的紅色巨龍紛紛朝著下方衝去,幫助上古龍神破掉這些石柱還有鐵鏈。

這一幕帝天倒是沒有看懂了,開口問道:「金龍前輩,為什麼上古龍神會被鐵鏈封住?」

「這個。。我還是跟你說一下吧。」那金龍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說出來為好。「 這個保鏢真妖孽 。便將其封印在其中,說是五萬年後再將其解封,如今卻也超過了五萬年,我們才將其解封的,也不知道那一絲的魔氣有沒有被化解。」

「原來是這樣啊。」帝天恍然,怪不得堂堂一代龍神居然被鎖鏈禁錮住了。

「亢!!」

一道道驚天的龍吟聲再度響起,可以看到那金色的光幕之中的那道身影在不斷的掙扎,彷彿要突破這金光還有鐵鏈的限制。

「龍神!!」

數萬道龍音響起,整個檯子大顫了起來,在金光的照耀下,彷彿整片天地都在顫抖一樣,讓人心生畏懼。

「咔嚓,咔嚓!!」

終於。。這鐵鏈被掙脫開了,那金色的光幕也化作了一道流光進入到了龍神的體內,眼中瞬間激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

碩大的身軀朝著空中飛去,渾身上下透露著金色的光芒,好不耀眼。

帝天逐漸的適應了下來,朝著空中看去。

「哈哈哈,我龍神又復活了,五萬年啊,整整五萬餘年啊,龍主,你把我憋得好苦啊。」那龍神飛到空中,直接開始吐槽了。

「龍神!」

所有的巨龍都朝著空中看去,目光中帶著敬畏之情。

似乎感受到了不對,朝著帝天所在的方向看來。


「嗖!」

只一瞬間,就出現在了帝天的眼前,怒吼道:「龍主?哈哈,實力這麼低?不管什麼原因,我要你死!!」

就在帝天心中掀起驚濤駭浪,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個聲音讓他吃了一顆定心丸。

橫衝直撞華娛圈 龍神,這是新晉的龍主。而且是下界指定的,再說了,你當初要不是入魔了,上一代的龍主怎麼會封印你?」那金龍神色恭敬的說道。

「是嗎?為何我先走體內沒有魔氣了?」龍神也不知道當年的事情,那時候他還小,總資歷還沒有現在的百曉通時間長。

「那是因為五萬年的時間,將龍神體內的魔氣給剔除了,你要明白上任龍主的良苦用心啊。」一個金龍在一旁勸說道。 被這道目光盯著,帝天感覺自己有著無匹的氣勢。不知不覺的,整個身體周圍都縈繞著七彩的光芒,一股渾然不懼之意從體內席捲而出,對著上古龍神的目光看去。

看到帝天的周身的七彩神光,眾龍大驚,他們都是生活了幾萬年的老怪物了,知道的事情肯定多不勝數。

龍神自然也發現了這一幕,盯著帝天的看了許久,這才卸下了他最後的防禦,化為人身,朝著帝天拱手說道:「參見龍主!」

「嗡!」帝天瞬間感覺腦袋發懵,一時之間有些接受不了。

「參見龍主!」

數萬條龍紛紛跪地,朝著帝天吼道。

百曉通也有點接受不了,這。。這就成了?連忙搖著帝天的胳膊,努力讓他恢復正常。「兄弟啊,你要醒醒啊,突然多了這麼多的手下,我都有點接受不了了。」

帝天慢慢的清醒了過來,看到這些龍紛紛跪在地上,似乎又想起了之前在天洲的一幕幕。一股憂傷之感由心而發,蔓延全場。

緩緩的,帝天站起了身子,看著下面的眾龍,不卑不亢的吼道:「我就是這一任龍主,我帝天一定會帶你們走出上古戰場,走向中千界,帶領你們恢復之前的巔峰盛世!!」

雖然說現在的實力很弱,但是人家有資本。資本?不錯,就是資本,人家的年齡就是資本,如果不出意外,這些龍都可以看出,帝天修鍊不過短短的數十年,這就達到了玄魔天境?單單這妖孽般的天資就讓他們為之動容。

「多謝龍主,我等必將全力相助!」

再次齊齊的一聲吼聲,將整個氣氛都帶了回來。

看到帝天這鼓舞士氣的方法,百曉通不禁咂舌,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聖?在下界究竟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這一些謎題充滿了百曉通的心裡,不知道怎麼解釋。

帝天微微一笑,吼道:「我們回去,讓我看看你們龍族的底蘊,不要讓我失望哦。」

「是!」

所有龍都捲起身子,朝著後方飛去。

百曉通那個鬱悶啊,你小子想要寶貝居然就這麼說出來了,還特么的這麼讓人相信。不過還是跟在了這些龍的後方,想要目睹一番龍族的底蘊。。。

沒多久,帝天就在金龍的飛行帶領下,來到了一個宮殿一般的地方。

整個宮殿金碧輝煌,完全像是重金打造一般,外表鑲嵌著數不盡的夜明珠,立馬就讓人覺得高端大氣上檔次。

帝天十分滿意的看著這座宮殿,心裡不斷的吼叫著:「帝殿,就在這裡崛起吧!!」

上古龍神緩緩的停下了身子,看著帝天說道:「龍主,這裡就是龍宮了。還滿意吧?」

「不錯。」帝天沒有表情的點了點頭,又問道:「我想你們龍宮應該有不少寶貝吧?我現在的實力你們也清楚,太弱了,只有把我的實力提高,才能帶領你們恢復巔峰盛世對否?」

「嗯,龍主言之有理。」對於這一些,上古龍神沒有絲毫的問題,這確實是真真的一件事情啊,他還能否定不成?

對於帝天這坑蒙拐騙的本事,百曉通徹底的看清了,以後要小心點,指不定哪天就被這小子拐到陰溝里去了。

「那我們現在就去吧。」帝天微微一笑,這句話說出讓人給不出反抗的機會。


繼續前行,越過龍宮,後方有一個巨大的池子,這池子呈血紅色的。

上古龍神看到這池子,便開口說道:「想必龍主對著池子已經很清楚了吧?」

帝天果斷的點頭,這池子跟在星極洲的池子一模一樣。笑著說道:「這池子我確實在下界用過,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換血池吧?」

「不錯,看來你確實是下界的龍主。」上古龍神至此才肯定了帝天的存在,恭敬的說道;「下界稱為換血池,不過我這裡的卻不一樣,這裡的是真龍之血。」

「真龍之血?難不成還有假龍不成?」帝天隨口問道。

「是的,我們龍族也分三六九等,分別是青龍,紫龍,紅龍,黑龍,金龍,神龍。」只有神龍之血才是真龍之血,所謂的神龍就是像我一樣的龍神了。

帝天不可思議的看著下方的真龍之血,咽著口水問道:「那你是說下面的是真真的龍血?」

「不錯,這真龍之血共有數十萬滴,基本上傳了數億年。外人一直想盡辦法搶奪,但他們也不想想我們龍族是何種?他們也只是飛蛾撲火。」上古龍神說的這句話毫無疑問,絕對的霸氣。

龍,乃是萬獸之主宰。強大的防禦,蠻橫的攻擊,數不清的傳承,億年的傳載,底蘊不是那麼簡單的。

「好了,廢話也不多說了。我們兩個一起泡吧。」上古龍神說著就準備縱身下去。

「等等。」帝天叫住了上古龍神,不解的問道:「我知道要泡,怎麼一起泡?」

上古龍神輕笑一聲,說道;「我好歹也幾萬年沒有動彈了,身體必然虛弱啊。再說了,龍神龍主一起泡,有利於我們增加感情啊。」


lixiangguo

“籲——”馬上的人來到城中一處香樓前一拉繮繩,停了下來。直接在馬上縱身一躍,躍上了兩丈高的樓上,徑直走到樓中的一處屋前推門而入。

Previous article

譚麟大笑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