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啪嚓!」

一聲彷彿西瓜墜地的響聲,這一名長老的慘屍墜地。

「跑!」

這是另外一名長老心中唯一的想法,他只想快速離開這裡,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只要回到族群之中,那裡有著數百玄庭,至少能夠阻擋一陣,吳天或許就不敢動手!」

彷彿為了回應另外一名長老的期待,眼前那屬於烏庭族的服飾出先在了他的眼前,大隊人馬站在他的面前,領頭的,正是烏蘭行。

「少族長,接陣救我,這是大敵,大敵啊!」

此時此刻,他已經不再顧及利益,連滾帶爬的朝著烏蘭行飛去,可是就在他看不見的背後,一高白色的光芒閃過。

「轟!」

與先前的幾個玄軀強者一樣,一蓬血肉在天空中爆開,灑落大地。

愛情攻略 「這!」

一瞬間,烏庭族一陣騷亂,烏蘭行不敢置信的目光,盯著遠遠飛來的吳天。

吳天,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面,殺光了所有的長老!

這些可都是玄軀強者啊,就這麼被吳天殺死了,如同殺雞宰狗一樣殺死了,吳天到底有多麼強,到底是什麼來路,為什麼,他會惹上如此一個傢伙!

無可控制的顫慄,在烏蘭行的體內開始遊走,他吞了一口口水,有些不敢直視吳天。

他下意識的想要上前質問吳天,卻被身邊的人拉住。所有的烏庭族強者,選擇了沉默。只是因為,吳天那恐怖的手段。

「轟隆!」

姍姍來遲的雷霆聲音,這才讓所有人驚醒,也才讓所有人明白,剛才吳天的手段,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

「吳天,你好大的膽子!」

烏蘭行鼓足勇氣,才平息了心中的恐懼,硬著頭皮說出了這樣一句話。他押寶吳天不敢殺他,他是烏庭族的少族長,他背後有著整個烏庭族,他還代表著整個仙界,如果他死了,連雲大陸的結局只有毀滅!

彷彿看出了烏蘭行的心思,吳天嘴角露出了一絲輕蔑,道:「現在,我們可以談談了么?」

此時的吳天,位於高空之上,宛如一個真正的神諦,儘管身上沒有任何的氣勢,可是再也沒有人敢小看吳天分毫。

開玩笑,到現在為止,死在吳天手中的強者近乎不可計數,柯奴玄根強者一個,烏蘭行重傷,如果不是吳天不想殺他的話,恐怕烏蘭行也不會有任何的好下場。

別忘了,之後死在吳天手中的選取強者,可是更多,足足有著七個玄軀強者死在了吳天手中,宛如殺機宰狗一樣死絕了。

那可是玄軀強者啊,只有玄軀強者,才能夠稱之為真正的強者,稱之為真正的仙人。儘管他們不敢面對天地雷劫,不過他們卻真正的強大,真正的能夠統御自己的人生。只要他們願意的話,他們同樣可以享有近乎無限的壽元。

可是這樣的一批強者,竟然就這麼簡單的死在了吳天的手中,吳天到底有多麼強大,到底掌握了什麼力量?

沒有人知道,地面上連雲大陸的強者,早已經看傻了。他們或許不人是吳天,可是從眾人的言談之中不難看出,吳天就是連雲大陸本土的人。連雲大陸本土的人,什麼時候如此強大了,難道連雲大陸本土的修真者,還能夠超過仙人么?

他們不敢置信,可是現實擺在他們面前,他們又不得不相信。一切似乎都是那麼突兀,可是一切又都是那麼的正常。

吳天就是吳天,這個連雲大陸的吳天,重傷了他們不可一世的強者,不可一世的仙人,甚至連保護仙人的那些長老存在都已經擊殺。

烏蘭行也是這樣的感覺,第一次,他不受控制的顫慄了起來。上一次有這樣的感覺,還是他年幼的時候,看到了天地間至高的存在,金仙才發生了這樣的顫慄,而今天,這樣的感覺再次襲來。

他拚命的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形,不讓自己展露出絲毫的恐懼,因為他感覺這是莫大的恥辱,對著一個連雲大陸的凡人,他竟然感到了恐懼,這不是恥辱是什麼?

可是這個時候重傷的他,已經因為恐懼而逐漸迷失了心智,本能戰勝了理智,他口乾舌燥,竟然產生了一股向著吳天跪拜的想法。

似乎吳天才是神,而他烏蘭行才是一個凡人,一個被神靈玩弄於股掌之上的凡人,似乎以前都顛倒了過來。

真是,恐怖!

烏蘭行雙拳緊握,鮮血從掌心留下,他要緊牙根,如果不是害怕把舌頭咬斷的話,估計他已經滿嘴鮮血。

吳天微微笑著,似乎也發現了烏蘭行現在的狀態。他不著急,而是靜靜的等待,到了吳天的這個層次,已經鮮有什麼東西能夠激起他的興趣了。

無論烏蘭行想要做什麼,能夠做什麼,他都不會在意。就算烏蘭行什麼有著數百的玄庭強者又如何,這些人依舊不可能威脅到吳天。

有的時候數量的變化會產生質變,只不過面對吳天,這些數量依舊不夠看,如果吳天真的想要滅殺眼前的這些存在的話,僅僅是費一點時間的功夫。

所以,這些人也很安靜,儘管陣型以糾整齊,可是他們緊張不安的表情,和臉上的動搖,已經說明了他們的態度。

或許他們不害怕死,為了保護烏蘭行可以選擇戰死沙場,但是這不代表面對必死的危險的時候,他們沒有反應。

對於這樣的反應,吳天才讚賞,這說明烏庭族團結一氣,勇氣戰勝了本能,這些士兵是真正的勇士,而不是冷漠的屠夫,不知道生死和恐懼。

前者是勇士,後者僅僅是傀儡而已。

好在吳天暫時也沒有打算真正趕盡殺絕,留著烏蘭行他還有用,而且到底該如何處理烏庭族,還需要劍靈兒做出選擇。

而現在,劍靈兒也選擇了沉默,知道了吳天計劃的她,選擇了了把這一份仇恨暫時壓制,等到後來在解決。

反正現在的吳天天大地大自由任往,哪怕仙界之門也無法控制吳天了,烏庭族雖然不大,但是如此一個大族必然不可能完全消失,劍靈兒想要報仇的話,他的仇人是跑不掉的。

「談什麼!」

烏蘭行總算恢復了心智,鼓起了勇氣朝著吳天說話。他只希望自己現在能夠更有勇氣一些,對著吳天說一些強橫的話語,給自己,給烏庭族挽回一些面子。

可是事實上,如果不是巴扎爾來到了他的身邊,給他擋住了一部分吳天的氣勢,他仍舊說不出話來。

巴扎爾皺著眉頭,站在了他的身邊,雖然巴扎爾的實力不如他,可是如此的舉動卻說明了巴扎爾的態度。

至少,在巴扎爾看來,他不會允許烏蘭行死在吳天的手中,這是他的底線,畢竟這一次前來,烏蘭行是他的戰友,而且烏蘭行不管心中如何想的,事實上他一直好生寬頻巴扎爾,讓巴扎爾除了寂寞外,沒有絲毫的不滿。

巴扎爾也清楚自己的實力,他不知道吳天為什麼會進步如此之大,也知道自己絕對不是吳天的對手,但是作為一名戰士,這個時候,他必須站出來表態。 吳天對他微微點頭,巴扎爾眼中一陣恍惚,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態。他也點了點頭,算是對吳天的回應。

吳天本來也沒有打算真正現在殺死巴扎爾,剛才的氣勢也只是無意間的釋放,現在有了巴扎爾表態,吳天頓時順著時機收回了氣勢,這才讓烏蘭行和烏庭軍眾人感到肩頭的大山消失了。

眾人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心中對於吳天,卻更加警惕了。因為吳天這種收發自如的表現,決定了吳天絕對是一個強大的敵人。

甚至現在,幾乎都快成為了一個惹不起的敵人。

「你我明人不說暗話。」

吳天笑嘻嘻的看著烏蘭行,道:「你來到連雲大陸,召集所有連雲大陸人的目的是什麼,我也清楚。所以我的目的很簡單,讓你們滾出連雲大陸,連雲大陸是我的地盤,你們不容染指。」

「你!」

烏蘭行眼睛瞪大,一口老血湧上心頭,竟然噴了出來。

他萬萬沒有想到,吳天一出口,幾乎就斷了他的後路。要知道,烏蘭行來到了連雲大陸的幾個目的,可都是沒有完成啊!

誅殺天魔,現在天魔沒有誅殺,而且天魔竟然還派來了魔化的手下反殺,這簡直就是嘲諷他這個追捕者。

搜刮雲靈神國的遺物,結果除了幾件尚可一用的法寶,竟然沒有任何的手滑,大楚和安家萬年來已經把積累揮霍一空。

現在,最重要的一個目的,那就把連雲大陸變成烏庭族的後花園,源源不斷的提供各種資源和奴隸,用來夯實烏庭族的基礎,這個目的,竟然也要付諸東流!

烏蘭行氣啊!

可是他又有什麼辦法呢?眼下他算是看清楚了吳天的實力,對於吳天實力的來歷他已經不敢去想了,不過無論如何,有一點是清楚的,如果他不願意的話,恐怕所有烏庭族人,今天都要死在這裡!

吳天可沒有絲毫估計烏庭族的名氣,畢竟大長老都殺了那麼多了,又怎麼會在乎這些剩下的小嘍啰。

「好,我答應你!」

咬碎了呀,烏蘭行只能往嘴裡咽。他倒也算是霸氣,沒有絲毫的猶豫,竟然帶著所有人朝著高空飛去,飛向了下仙界之門。

沒有人注意到,烏蘭行眼中露出一絲瘋狂的神色。

雖然吳天實力強大,不過吳天還是太嫩了,他要算計吳天!

憤怒使人瘋狂,這句話一點兒也不錯,現在的烏蘭行,就是陷入了一種近乎瘋狂的情緒之中。他要報復吳天,不要等待,立刻就要報復吳天。

儘管知道實力比不上吳天,難以抗衡吳天,可是他仍舊要看到吳天那張憤怒的臉,那因為被算計而扭曲的表情,他迫切的看著這一切。

可是,現在的他實力落入了下風,還像一個喪家之犬一樣被趕出了家門,到底該如何報復吳天呢?

原本,烏蘭行也是沒有辦法的,只不過現在,烏蘭行抬頭,看到了天上的仙界之門,那是連接仙界還有連雲大陸的唯一通道,也是現在,他能夠拿在手中的唯一籌碼。

一個瘋狂的念頭在他的腦海中產生,只要,只要能夠破壞仙界之門,把連雲大陸再一次跟仙界隔絕起來,那麼吳天絕對會陷入瘋狂!

任你吳天再厲害,沒有了仙界無窮無盡的靈氣支持,連雲大陸終究是死水一灘,你會死的,死在靈氣的匱乏上,像一條上了岸的魚一樣,難以喘息,最後被晒成魚乾,悲催的死去。

想到這,烏蘭行嘴角不禁露出一絲獰笑,他彷彿已經大仇得報,幾乎就要忍不住笑出聲來。

「我說過,現在讓你走了么?」

吳天一句話,讓烏蘭行瞬間彷彿墜入了冰庫之中,他扭轉身體,臉色灰暗的看著吳天,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此時的他,臉上是一種什麼樣的表情。

「你到底要幹什麼!」

烏蘭行想要怒吼,可是嗓音都已經沙啞,可是卻像一個一隻受傷的野獸在不斷嘶吼著。

吳天沒有理會烏蘭行,而是轉身朝著所有圍觀的先天強者看去,發現了吳天的目光,他們所有人禁不住頭顱一縮,下意識的想要逃跑。

不過還是有理智的人止住了這樣的騷亂,一個中年男人最先反應過來,恭敬的朝著吳天施了一禮,道:「見過上仙!」

眾人這才紛紛恍然大悟,不管吳天多麼強大,吳天多麼殺意四射,吳天仍舊是他們連雲大陸的人,而且剛才既然他聲明了,連雲大陸是他的地盤,也就意味著,連雲大陸上的眾人,必須服從他的命令。

面對如此強大的吳天,沒有人有著絲毫的其他意見,所有人第三次齊聲高呼:「見過上仙!」

吳天微微點頭,上仙這個稱呼雖然不倫不類,不過現在倒是也應景。畢竟以前連雲大陸最強者不過是玄庭,雲龍真人被稱呼為真人,自然也是一個尊稱。

只不過到了吳天這裡,真人這個稱呼顯然不合適了,因為吳天顯然比著雲龍真人不知道要強大了多少,強大到了這些人都不知道吳天到底是什麼境界。

實際上,別說是這些人了,就連烏蘭行現在也鬧不明白,吳天到底是什麼實力,難道真的是金仙的層次,這實在是太古怪了。

烏蘭行是絕對不會相信,吳天是一個金仙強者的,畢竟一個金仙強者哪裡可能誕生在下界,仙界也承受不起金仙渡劫時候的天劫洗禮,恐怕吳天真的在下界渡劫,整個連雲大陸都要賠上。

可是,事實有告訴烏蘭行,吳天太過於詭異,這樣的力量,除了金仙之外,他實在想不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諸位,這烏庭族你們也都見到了,我今天之所以阻攔升仙賞,自然不是為了段你們的修仙之路,而是這烏庭族壓根沒有按好心。」

吳天的話,宛如重鎚,擊打在了所有人心上,所有人瞪大了眼睛,用心傾聽。

「我名為吳天,現在為雲霄宗宗主。」

吳天話音剛所,所有人愕然睜大了眼睛,吳天,竟然是雲霄宗宗主,雲霄宗什麼時候有了如此強大的人物了?不過在場的很多人雖然沒有見過吳天,可是也聽說過吳天以前少宗主的身份,一瞬間,他們對於吳天的話幾乎全都相信了。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吳天壓根沒有欺騙他們的必要。如果吳天真的心存歹意,一揮手,他們這幾千先天,恐怕都活不下去了。

「請上仙明示!」

到了現在,所有人都明白,吳天這是要給出一個解釋了,作為一個如此強大的存在,肯費心給他們解釋,讓他們所有人心中溫暖。

「好了,我長話短說。烏庭族在仙界不過是一個小族,但是這個小族的實力也遠超過我們連雲大陸,它們沒有那麼好心,讓你們進入仙界,然後養著一幫廢物。」

吳天的話,讓所有人臉色一變。

「就算是烏庭族的幼童,也有著比你們強大的力量。而且烏庭族一向團結一氣,族內不允許任何異族擔任職位,那麼你們覺得,烏庭族召喚你們去了仙界,到底有什麼作用?」

吳天一口氣解開了真相,讓眾人臉色驚愕,讓烏庭族面上無光。只不過吳天卻沒有看任何人臉色的意思,他這麼做,是要真正的激化矛盾。

烏蘭行要做什麼,他一清二楚,因為害怕他不敢這麼做,吳天還要在他的傷口上撒鹽。

「沒錯,你們去了仙界,就是烏庭族的奴隸。修仙,晉陞跟你們有沒有緣,我不知道,不過從此以後,你們必然被烏庭族奴役,說不定還會打上烙印,一生一世為烏庭族服務,然後等到價值用盡,隨意被扔在一個角落。」

吳天的話,讓所有人臉色陰沉著,他們不敢相信,由不得不相信,因為吳天所說的,很可能是事情。

「當然,我不會強迫你們,我之所以這麼做,只不過是因為我也出生在連雲大陸,不忍我們這些同胞受苦受難而已。當然,如果你們有人不相信我的話,大可以跟著烏庭族前去仙界,我想,他們是願意接受你們的。」

烏蘭行臉色鐵青,鼓起勇氣反駁:「胡說八道,我烏庭族在仙界想來享有忠義之名,你竟然如此詆毀我烏庭族,我烏庭族跟你誓不罷休!連雲大陸的諸位,原因跟著我們烏庭族的,可以跟上,我要讓你們親眼看看,我們烏庭族的手段!」

烏蘭行恨不得立刻就走,可是他知道,吳天這是強迫他跟吳天打擂台,儘管烏蘭行不知道吳天到底要跟什麼,難道是排除異己?

果然,在烏蘭行的正義言辭之下,還是有不少人選擇站了出來,飛向了烏庭族。有人帶頭之下,甚至不少人選擇了跟隨。

對此,吳天視而不見,而大多數人猶豫之下,還是選擇了留下。

烏蘭行舔舔嘴唇,看著飛來的幾百人,眼中露出了嗜血的目光,微笑道:「跟我們來吧,你們不會後悔今天的選擇,現在,我就帶領你們去仙界。」

進入仙界之後,這群人將會成為傀儡,連奴隸都不如,受盡折磨,終其一生瘋狂中度過。 烏蘭行冷笑著,他卻不知道,這群人,正是吳天挑選出來的仇人,但凡敢這個時候跟隨烏庭族的,必然害怕吳天的名頭,害怕吳天雲霄宗的少主身份。

當日,圍攻雲霄宗的幕後主使,恐怕都已經在這群人之中了。

眾人目送烏庭族離去,然後看著烏庭族越飛越高,最後依次進入了仙界之門之中。就在這時,烏蘭行猖狂的大笑傳來,道:「吳天,你這個白痴,今天我就要封閉仙界之門,你就死在這骯髒的下界吧,蠢貨!」

所有人臉色大變,齊齊看向吳天,仙界之門現在可是他們賴以晉級的關鍵啊。

可是,他們看到的,確是吳天自信的笑容。

「無妨,他會回來的,很快。」

望著緩緩關閉的仙界大門,人人心中五味陳雜。雖然僅僅經歷了很短的時間,可是連雲大陸每個人,都明白了,這一扇大門,對於整個連雲大陸而言,到底意味著什麼。

沒有這一扇大門,連雲大陸就是一個封閉的小世界,他們這些走在修仙路上的人,也永遠不可能有絲毫的進步。

修仙,就是這麼殘酷不講道理的事情,沒有完善的資源,哪怕你有著再高的資質,依舊不肯能完成修仙。

對於底層修仙者而言,最重要的資源,就是天地間的靈氣,有著這些靈氣,才有了無限的可能,讓他們有最廉價的方式修仙。

可是現在,仙界之門關閉了,因為吳天的出現,關閉了。

lixiangguo

「雲漢?」軒太極眉頭微鎖。「本座總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軒太極沉思了一會道「這樣吧,華風,花魁。」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