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啊?」李鑒書顯然有點吃驚,「你…你們是周德財找來的?」

張北羽不耐煩的說道:「你要是麻溜給了,還能省下一頓打。」李鑒書看了他一眼,一想到剛才那幾下,真是心有餘悸。「給!給!這就給!」

……

其實周德財那筆錢早就到公司的賬上了,只不過他想拿回扣,所以一直卡著沒給。這錢還真是天經地義的,何況現在自己栽在人家手裡了,只能痛快付錢。

李鑒書在兩人的威脅之下,馬上給秘書打了個電話,讓秘書把那筆錢轉給周德財。接著,又從個人賬戶轉出三十萬到江南的銀行卡上。

這事辦起來真是分分鐘解決,如果李鑒書早點辦了,也就沒有後面這些事了,估計他現在腸子都悔青了。多給了三十萬不說,還被人揍了一頓,又被抓到小辮子。

過了十分鐘左右,周德財打電話過來,告訴張北羽那筆錢已經到了。

「哎呀北哥啊!你太神了,你是我的大恩人了!我代表全家感謝你呀!」周德財激動的不行,聽上去已經哭出來了,最好還約他明天見面。

見他掛掉電話,李鑒書問:「兩位,能不能…把照片刪了?」 鍊氣境?

這老者愣了一下。

「你要賣金雷竹?你有金雷竹么?」

語氣有些狐疑。

金雷竹可不是普通的竹子,那可是極品的材料,一個才區區鍊氣境的渣渣,竟然自稱有金雷竹,還是一些?

直覺告訴老者,不可能!

可是。

聯想到這鍊氣境的渣渣竟然有錢坐包間,老者按捺住了性子,詢問了一句。

喬拉丹也沒去在乎這老者的語氣。

一揮手。

刷!

七棵金雷竹,出現在了桌子上。

看清楚了,是棵,不是根。

「金雷竹!」

「活的!」

這老者一下子蹦了起來,雙眼,綻放精光,雙手,甚至還帶著一絲哆嗦,將這金雷竹給捧了起來。

雷光,縈繞,入手,有刺痛之感。

正是金雷竹無疑!

而且,還是活的金雷竹!

「寶貝,寶貝啊!」

「少俠稍等,我馬上就安排拍賣!」

撒丫子,老者衝出了包間。

幾息后。

「好消息,好消息,剛才競拍金雷竹的諸位有福了,本店剛剛到貨七棵金雷竹,活得哦,栽培好了,莫說七根,七十根,七百根都不在話下,有錢的老闆趕緊搶購吧!七根打包賣,總價百萬靈石,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萬!」

拍賣師這一嗓子吼出,台下,先是一愣,而後,瘋狂了。

「天吶,活的金雷竹?我沒聽錯吧?」

「寶貝啊,這要是栽培成功了,光是賣金雷竹就發了!」

「你想多了,這東西栽培起來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也是,這等天才地寶,要求頗高,很難培育的。」

「沒關係,就算不栽培,這七顆金雷竹也有大用,全部煉化成飛劍,可布一個劍陣了。」

「是極是極!」

既然是好東西,自然競爭者頗多。

「一百三十萬!」

「一百五十萬!」

「一百八!」

「二百!」

「……」

聽著那越漲越高的報價,坐在包間內的喬拉丹快要樂瘋了。

想當初,在煉之幻境的時候,這七棵金雷竹打包才賣了十四萬靈石,再瞅瞅現在,幸虧當時機靈,用煉出來的丹藥將這寶貝收了回來,要不然,虧大發了。

價格,還在漲。

最終。

四百萬萬!

七棵金雷竹,被二樓包間內一位尊者收入了囊中。

尊者境的大能顯然是用不上這等低階材料了,估計是打算買回去在宗門培育,若是培育成功,宗門勢力必定大增。

熱情似火:冷酷總裁請走開 尊者很滿意。

喬拉丹更是滿意。

四百萬靈石呢,發了!

繼續拍賣。

一件又一件寶貝,被端了上來,又被賣了出去。

突然。

一方寒冰,被侍者放在托盤,託了上來。

「千年冰芯,煉製水系法器的極品材料,修鍊水系功法的修士亦可用此修鍊,進境神速,起拍價十萬,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萬。」

這……

喬拉丹瞅了瞅這一方頂多拳頭大小的千年冰芯,再瞅了瞅神龍逆鱗須彌空間內那西瓜般大小的千年冰芯,又樂了。

把侍女喊進來。

「我這也有一塊兒千年冰芯,比台上這塊兒大一些,可不可以一起賣了?」

又來?

侍女愣了一下,趕緊聯繫上面。

於是。

沒多久。

剛剛離開包間的那老者,又回來了。

一臉的狐疑。

「少俠,你是說,你這有千年冰芯?」

那還有假?

喬拉丹一揮手,咣當,一大坨子冰塊兒落在了桌子上,西瓜大小的個頭,比台上拍賣的那塊兒大了好幾倍。

用手一摸,寒徹刺骨,正是千年冰芯。

「咕咚!」

老者咽了一口唾沫。

殭屍老公晚上好 「馬上,馬上給您安排拍賣!」

都用上敬稱了。

撒丫子,老者又跑了出去。

於是。

幾息后。

剛剛以二十三萬靈石的價格將那方千年冰芯拍賣出去的拍賣師,一聲苦笑,又開始拍賣第二塊千年冰芯了。

台下的修士罵娘了。

「卧槽,有這麼大塊兒的不早點拿出來,凈弄些垃圾忽悠人!」

豪門契約,獨寵小情人 「嗚嗚嗚,早知道我就不買剛才那塊兒了,買這塊兒多好!」

「混蛋啊,這拍賣師太坑爹了,上次金雷竹就是,這次又來!」

「退貨,我要退貨,剛才那塊兒不要了,我要買這塊兒!」

退貨是不可能了。

自認倒霉吧。

拍賣師臉皮也厚,根本就不搭話茬,一敲鎚子,百萬起拍價,競拍開始。

最終。

這西瓜大小的千年冰芯,拍出了二百六十萬的高價,讓喬拉丹,又大賺了一筆。

還沒完。

當初在煉之幻境四層,帶著大軍橫掃四階妖獸,喬拉丹可是刷了不少寶貝呢,可不是只有這兩件。

這不。

「咦?熾火青金?二十萬?好值錢啊!」

「進來,進來,我這也有一塊兒熾火青金,比台上那塊兒大了不少呢!能一起賣了不?」

侍女一臉古怪的進來。

沒多會兒,老者氣喘吁吁的進來。

……

「黑玉石膏?這東西也能賣錢?」

「我去,原來有這麼一大坨啊,賣了!」

「進來,進來……」

侍女臉上的表情,更是古怪了。

老者,快要累趴下了。

……

「千年鐵木芯?這麼點兒也拿出來丟人現眼?」

「進來,進來……」

侍女一臉的懵逼。

老者,有種想要吐血的衝動。

……

當又一次被喬拉丹喚進包間,當又一件寶貝出現在桌子上,老者,終於暴走了。

「你是來參加拍賣會的還是來砸場子的啊?」

「欺負人,太欺負人了!」

真真是欺負人。

這拍賣會規模如此大,作為七寶玲瓏閣的鑒定師,老者的事兒多著呢。

被喬拉丹這一次又一次的叫進來,一件又一件的寶貝砸下來,老者是身心疲憊。

不光是這老者。

那拍賣師也想暴走。

前腳剛剛把寶貝拍出去,後腳兒,就有更大、更好、更珍貴的同種寶貝出現了,坑人啊。

沒看到台下那些個修士眼珠子都紅了。

氣的!

花了大價錢,買來了寶貝,原想著能在眾人面前嘚瑟一下,沒成想,下一刻,寶貝成了垃圾,台上出現了更寶貝的。

想吐血的有木有。

再這麼鬧下去,台下的修士非得造反不可!

lixiangguo

只是這後果……連他自己都不敢想!

Previous article

所有人,包括蘇慕婉在內,他們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在了洪錚的身上。此刻可謂是萬眾矚目。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