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哼,敢傷我!」而在關宇喊出聲之時,那林覓匣也是感覺到了一股殺伐之氣,因此也是險險地躲過了那老者的一擊。

老者見一擊未中便是再度出手,而就在這時,一直提高警惕的林覓匣身邊的高手瞬間出手,接下了前者的一擊。

「嗤……」

只見兩人都是同時向後退去數步,竟然是不分上下。

而見此那老者也是一臉的陰翳,想來也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是失手了。

「哼,你們難道真的不知死活!」見此,林覓匣身邊的另一個高手林天方憤怒的道。

「呵呵,誰不知死活還不一定呢,別人怕武神強者,我風家可不怕!」見沒有得手,那風天霸也是笑著道。

「今天算你走運,不過別以為你一直都這麼的好運!」隨即,風霸天看向此時面若冰霜的林覓匣道。

「哼,如果你想死的話,我會成全你的!」後者見此依然是冷冷地道。


「哈哈,不愧是武神期的高手啊!剛從鬼門關走過,竟然還是如此的淡定自如,在下還真是佩服啊!不過,恐怕你不會有這個機會了,即使你能夠順利的參加這次奪寶,到時候也會有人來對付你的,今天便到這裡吧,本少爺可沒功夫陪你們在這浪費時間!」這風天霸果然是一個極為不講理的傢伙,這時候竟然想就這麼一走了之。

「想走,沒那麼容易,你們這樣破壞規矩,在比賽之前便是暗箭傷人,難道就不怕別人恥笑么?」見此,林天方憤怒的道,但是他也是知道,此時他並不能在風家那裡得到什麼好處,那邊可是有一個和他境界不相上下的傢伙在那虎視眈眈啊。但卻也咽不下這口氣。

「呵呵,這話該是我說的吧,不知道是誰先出手的呢,我是大人不計小人過,放過你們一馬罷了!」風天霸扔下一句話便是帶著風家的人馬揚長而去。

關宇見此也是微皺眉頭,看來這個傢伙還真是陰險啊。

而此時的林覓匣卻已經是氣憤到了極點,卻是極力的忍著不讓自己爆發。

「哎……」見此林天方也是嘆了一口氣,不知道如何是好。

「前輩,那先前之人便是那風家的嗎?」這個時候關宇上前問道。

「是啊,那人乃是風家的二公子,很是飛揚跋扈,實力也是極為的不弱,剛才竟然是激怒大長老,想要乘機除去,如果不是關宇小兄弟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啊!」林天方轉過身來,笑著道。

「呵呵,前輩言重了,小子只是做了該做的罷了,再說我也沒幫上什麼忙!」關宇也是笑著道。

解決了風家的糾紛之後,眾人又是繼續往前走,到了一處靈氣濃郁的地方,關宇建議大家停下來休息。

眾人也都累了,當下便點頭答應了。於是各人找方便的地方修鍊。關宇走到無人之處,便從懷裡一塊黑色的鐵塊。這鐵塊是林天方跟風天霸打鬥的時候,從風天霸懷裡掉落的,一開始關宇也不放在心上,但是沒多久便覺得有股神秘的波動在召喚著自己,好奇之下便趁人不注意偷偷的將這鐵塊收了起來。

「這股波動……」關宇在再次見到這個奇怪的鐵塊的時候憑藉敏銳的感知力感覺到鐵塊之中的那股波動之時仍然有點兒覺得不可思議。

「到底是怎麼回事!?「關宇在手中不停的把玩著這不起眼的東西,有點兒不解的道。

雖然能夠感覺到這鐵塊之中蘊含的不一樣的波動,卻是看不出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只見關宇心神一動,便是要將神識侵入其中。

「嗡……」

只聽嗡的一聲,神識竟然是被反彈了回來。

「這……」見此,關宇也是第一次凝重了起來,當然還有一絲的興奮。

「看來還真是個寶貝啊!」關宇見此並沒有放棄。

只見關宇牙一咬便是將那黑色的鐵塊放進了火中。

但是,半個小時過去了,卻是毫無反應,關宇也不是輕易服輸之人,再度將其放進水中,但是依然毫無所獲,那鐵塊紋絲不動。

「這,看我不一拳轟爆你!」關宇見此也是有點兒氣憤飛道。

「嘭……」只聽一聲悶響,鐵塊在關宇的鐵拳碰上去之時便是炸裂開來。

「不是吧,這也太假了,這麼容易便是破開了!」關宇見此有點兒不解的道,先前可是嘗試了各種方法,足足用去了數個時辰,現在倒好,竟然一拳解決,早知道如此,哪裡還用如此的麻煩。

而當碎屑散去的時候,關宇卻是看到了一個白玉之色的迷你刀刃,這刀刃也是奇怪,其中竟然是流轉這點點血色。

「這時什麼東西!?「關宇見此也是把玩了起來,但是看了好一會兒,卻是看不出這東西到底是幹什麼的。

半響之後,關宇終於是選擇了放棄。

「哎,這奇怪的東西還是放著吧,等以後有機緣之時我想必會為我所用的!」關宇也是只能這般的安慰自己道。

然而,就在關宇要將那玉色的刀刃放回去的時候,卻是感覺手上好像被扎了一下。

「咦,怎麼回事!?「關宇見此連忙看向自己的手。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卻是嚇了一跳,只見此時,關宇的中指正被吸附在那玉色的刀刃之上,而關宇先前的痛感便是從那手指之中傳來的,但這並不是重點,關宇此時感覺體內的鮮血正在一點一點的被抽出體外,向著那刀刃而去。

「這刀刃飲血?「關宇好奇的道,但卻並未阻止這突然發生的一切。

而那迷你刀刃也是在這般瘋狂的允吸之下逐漸變成了血紅之色,看起來有點兒奇怪。

「怎麼還沒吸好!「半響之後,關宇終於是有點兒挺不住了,這也太恐怖了,就這麼個小東西竟然連續吸了一個時辰之久,搞得關宇此時頭暈眼花,竟然是有點兒支撐不住了。

但是關宇也是憑藉著堅強的意志力給硬撐了下來。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把我身上的血給吸光!」關宇心一橫,也是狠狠地道。

而就這樣,那先前還是玉色的刀刃此時卻已經變成了暗黑之色。

「嗡……」

就在關宇以為還要很久才結束的時候,關宇卻是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鮮血竟然是停止了向外的流動。

「終於停下來了!」關宇鬆了一口氣道。

然而,緊接著卻是感覺到了一股極為龐大的信息一股湧進了自己的頭腦之中。 「此術法名為血斬,極為強悍,是用體內的魔氣使出,此法分為狂飲和魔變兩個境界,一經使出,驚天動地,如果修至巔峰,修魔者中萬人不敵……」

這股信息傳送的速度極快,但關宇卻是足足花費了一刻鐘的時間才將其完全吸收。

「原來是修魔者的術法,我,應該能夠修鍊吧!」關宇低聲喃喃地道,也是沒想到這奇怪的東西竟然暗藏著這麼厲害的術法。

「這名字聽起來就不一般!」關宇感嘆道。

「咦……」而關宇低頭一看,卻是發現那迷你刀刃已經是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真是奇怪的術法啊!」關宇見此也只好無奈的道。

關宇也不是喜歡拖拉之人,心神一動便是嘗試著按照那血斬的修鍊法訣開始修鍊起來,於是整個人也是進入了一種極為玄妙的狀態。

「嗡……」

只聽嗡的一聲,關宇整個身體便是一顫,然後便是進入了一個黑色的空間之中,關宇此時頭腦也是極為的清晰,知道自己應該是進入了一種玄妙的修鍊狀態之中。

「這術法果然不一般,連修鍊之法都是如此的迥異啊!「關宇見此也是有點兒興奮的道。

「不過,看來這還真有點兒挑戰啊!」因為這個時候關宇想到了那股信息之中的內容,想要修鍊此法就必須得經歷這種玄奧空間的歷練,一經突破便是可以立刻獲得血斬中的狂飲,而據信息所說,那狂飲之後的魔變也是有著一個不同的空間會呈現在關宇的面前。

而關宇所要做的便是在這空間之中獲得這術法的真諦,從而順利的修鍊成功。

但這看似簡單的東西,關宇知道卻是最為艱難的,精神的修鍊永遠要比肉體困難的多。


只見這黑色的空間竟然沒有盡頭,周圍的一切都是漆黑的一片。

「有血腥味?」而關宇此時卻是感覺到了這個空間的異樣。

而就在關宇不明白為什麼會有如此濃郁的血腥味的時候,卻是聽到了嘩嘩地聲音。

「嘩嘩……」

然後關宇便是驚訝的看到自己的面前竟然是從地上突然出現一個血色的身影,這個身影緩緩地變高,然後便是形成了人的模樣,由於鮮血過於稠密的緣故竟然都是呈現出了黑色。

「這……」關宇見此才是恍然大悟,原來這黑色的空間竟然是由稠密的鮮血組成,怪不得有如此濃烈的血腥味。

而在那血色的身影出現之時,關宇也是感覺到了一股濃郁的殺氣。

而就在關宇皺眉間,那身影也是動了起來。

「咻……」

只見那黑影極快,一閃便是出現在了關宇的眼前。

「這,是什麼速度!」關宇見此再度吃驚的道。

只見黑影一拳打出,一股血腥之氣便是撲面而來,而關宇見此也是腳下一動,迅速的躲過。

而黑影卻是再度提拳襲來,猶如鬼魅一般,死死地纏著關宇。

關宇見此也是冷哼一聲。

「哼,別以為我不還手就好欺負了,吃我一拳!」說著,關宇也是一躍而起,一拳向後者擊去。

「嘭……」然而,後者卻是絲毫沒有躲避,一拳便是被轟爆了腦袋,鮮血頓時沾滿了關宇的身體。

「咳咳,這,也太噁心了點吧!不過真是弱的可以啊!」而就在關宇話一落音,卻是見到眼前的地上竟然是出現了兩股黑色的水柱,而水柱瞬間便是化為兩道血色身影,再度向關宇襲來。

「這是什麼情況,越打越多!?」關宇見此也是無語的道。

但卻是毫不猶豫的揮起手中的雙拳,以一種強悍的姿態向後者擊去,然而,這次卻也是簡單的便是解決掉了兩者。

「不對啊,怎麼會這麼弱,難道!」關宇想到這裡的時候竟然是不敢往下想下去了,但是此時他的眼前卻是出現了四道黑影。

「果然如此,真的是越打越多啊!」關宇現在已經基本肯定,這黑色的身影是一些極為難纏的存在。

接下來便是看到在一片黑色的空間之中一道身影不斷的閃躍,躲避著四道黑影的攻擊,而這種躲避沒持續多久便是被那道身影的一腳給打破,然後那四道黑影便是化為五道。

隨著時間的推移,到的最後關宇在每次出手抵擋之時都是會使那黑影多生出來一個。

對此,關宇現在竟然已經是被數十個黑影給追著打了,而且關宇也是發現這些黑影的攻擊竟然也是越來越強,而且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沒道理啊,不是越分離越弱的么,這怎麼反過來了啊!」此時,關宇一邊躲避一邊憋屈的喊著。

但是那些黑影卻是如同鬼魅一般,使得關宇無法脫身,而且他們每次的攻擊都是越來越強悍。

關宇因此也是被追的滿頭大汗,氣喘吁吁,但是卻毫無辦法。

「這樣下去不行啊,非得把我累死不可!」關宇躲過一個黑影的攻擊低聲喃喃地道。

而就在關宇想著對策之時卻是大意了,只覺胸口之處一陣刺痛,一直黑色惡的手竟然從關宇的身體穿了出來。

「啊……」關宇一聲大叫,卻是發現傷口並沒有流血,但是那種專心的疼痛卻是異常的明顯,使人難以忍受。

而關宇此時卻是一位自己死定了,但是卻是發現自己仍然好好地。

「這在、,這是怎麼回事,誰能告訴我!?」關宇見此無語的道。

而關宇也是在這時反應過來,一拳轟出,竟然是將後者的腦袋開了花來,但是這次關宇卻是感覺到一股暖流從手掌之中流過竟然是直接流進了自己的身體之中。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關宇見此不解的道。但是卻也明顯感覺到了身體之中的異樣。

「不過,似乎是吸收了先前那傢伙的力量一般!」關宇道。

而就在這時,另一個黑影也是再度襲向關宇,而關宇也是一躲,只是傷到了自己的肩膀。

「好痛啊,這疼痛真是比真的還要真啊!」關宇也是抱怨道。

但隨即卻是想到了什麼,臉色也是一變。

「難道真的是這樣的嗎?」關宇緩緩地出聲道。

而此時一個黑影也是攻向了關宇,雖然只是毫無花俏的攻擊,卻也是異常的強悍。

「嘭……」

只見那黑影一拳擊中,關宇頓時感到腹部一陣陣痛,便是看到自己的腹部也是開出了個大洞。

「疼……」關宇齜牙咧嘴的道,痛苦極了。

而就在黑影想要離去的時候,關宇卻是忍者疼痛出手了。

「想跑!」

關宇一拳轟出,便是再度將前者腦袋轟爆,頓時血光四濺。

而關宇也是再度感覺到了一股力量流進了自己的體內。

「果然如此!」關宇見此也是一喜。

大概半個時辰之後,一道身影全身破爛不堪,身體之上大大小小的傷口不下百餘處,而那些傷口還有很多直接出現了一個大洞,整個人看起來已經不能成為一個人了,除了臉還是好的以外,其他的地方全是被破壞殆盡。

關宇此時滿臉大汗,痛苦已經使得關宇的面部表情扭曲了起來,而全身的疼痛由於到達了一個極點,竟然已經是變得麻木了。

而在關宇的周圍卻是還有數十道黑影,而關宇看著這些身影也是一陣苦惱,但是旋即卻是大喊一聲,然後向著黑影衝去。

「嘭……嘭嘭嘭…………」

衝撞之間,關宇每被擊中一次便是迅速消滅一個黑影,只是片刻的時間,那數十道黑影已經是被全部剿滅了。

「呼呼……」

關宇此時雙手撐地,正喘著粗氣。卻也是顧不得周圍的一切了。

而就在關宇享受著勝利的喜悅之時,卻是發現周圍的世界竟然是亮了起來。

「看來這黑色的空間已經被我給破了啊!」關宇見此也是笑著道。

隨即,關宇的腦中也是出現了一柄血色的刀刃,刀刃呈血紅之色,極為的詭異。


lixiangguo

「螻蟻一般的東西,也膽敢在我的面前放肆。不過,我暫時也懶得和你們一般見識,待會再收拾你們。全部滾開!」

Previous article

莫里哀的作品哪裡及得上這曲子的意蘊深遠呢,或許…或許就是他一開始的那三下勢大力沉的敲擊…晨鐘暮鼓中,在一條幽深的林間小道上…於是,不一般的意境就躍然而出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