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哼!周會長這話說得有些牽強了吧?便讓大家來評評理,有這樣做買賣的嗎?」閩姓老者卻根本便不買周博雍的賬,臉色徹底耷拉了下來。

而這時言旭也十分巧妙的應和道:「周會長是否謹慎得過頭了,鄙人能夠為閩老擔保,以他的為人絕不可能做出坑人的事來!」

這話一落地,便是其他與周博雍相熟之人,都來勸他了。

本來買賣這種事情,本就存著買虧買賺各半的概率,而其他人也不該多嘴,以免事後證明真被坑了,周博雍怪罪到自己頭上了。

可為了奉承言旭,這些人卻立馬硬著頭皮奉勸周博雍。

這些人本身雖對言旭手中的木偶師證書,並不感興趣,畢竟能進這雅閣的,皆是資深級木偶大家,又豈會沒有一個小小的木偶師證書?

但這些人畢竟家中皆有晚輩,而且由於種種因素,其晚輩學習煉偶的大有人在。

所以幫襯著言旭說兩句話,總歸沒什麼壞處。

即便是當事人周博雍見言旭站出來說話,亦是眉頭漸漸蹙緊。

要知道周腸也到了考取木偶師證書的年紀,若是將言旭得罪了,以他的水平只需稍微設個絆子便足以讓其不過。

而錯過了這次,日後再想考取木偶師證書,便要前往皇城了。

期間路途遙遠,耗時漫長也就罷了,怕便怕遇到什麼意外。

便在周博雍兩難的時候,他突然瞟到不遠處的古塵,像是溺水之人看到了柳條,眼睛都泛起了綠光。

「古塵小兄弟,為了為何不早些到老夫這裡來啊!「

隨著周博雍的這番話,雅閣里不少人皆扭頭往古塵那邊看了去……

見古塵那般年輕,看起來頗有幾分稚嫩,許多人臉上都寫著一個大大的疑問。

甚至有人直接質問周博雍了,道:「老周,這個弟子是你叫來的?難道不知這雅間的規矩嗎?他有資格進來嗎?「

周博雍看向質問之人,倒是顯得坦然,道:「老夫自然是覺得古塵兄弟已經滿足了進來的資格,方才派人去喚他來的。想必藏總會長也認可的吧?「

雖然藏晴雲有些特立獨行,佔據雅閣中的一角也不講話,好像沒有什麼存在感一般。

但實則卻並非如此,絲毫不影響房間里絕大多數人對其馬首是瞻。

所以等發現周博雍將鍋甩過去的時候,唰地一聲,所有人都整齊劃一地瞥向藏晴雲這裡。

「古塵,有資格。「藏晴雲言簡意賅地回答道。

很顯然,周博雍必然事先便將古塵煉製十七魂紋貝音木偶的事迹,告知給了藏晴雲。

實則周博雍便是不說,藏晴芸亦通過各種渠道,對古塵有許多了解。

話音落地,雅閣中不管是認沒認出古塵的木偶大家,臉上都掛著一抹異樣的神色。

雖心中依舊存疑,但藏晴芸都開口了,他們自然也不敢表露出來了。

而古塵看著周圍一雙雙詭異的目光,卻搖了搖頭,到目前來看,他依舊沒看懂周博雍叫自己過來到底是幹什麼的!

卻也不多想,徑直地往周博雍那裡走去…… 言旭看著古塵走來,臉色數度變化,最後恢復淡然,將頭扭向一旁,似是根本便不認識古塵一般。

「不知周老命人叫晚輩過來,意欲何為?」古塵輕瞥了眼閩姓老者手中的木偶,心中實則已經有了猜想,不過還是想要聽周博雍怎麼說。

周博雍聽后,臉色立馬便露出苦澀之色,低聲道:「想來方才一幕古塵兄弟也都看到了吧?對面那個閩姓老兒手中的木偶身上鐫刻下了三十道魂紋,老夫實在難辨真假,所以想要小兄弟來幫老夫掌掌眼。」

古塵聽此心中倒是一片敞亮,與方才自己的猜想卻也沒太大的偏差。

看來一個多億的下品靈石對於周博雍來說,也是要傷筋動骨的!

「周老既然不相信那個皇城來的傢伙,不買他的木偶便是,又何須這般苦惱呢?」古塵笑著說道。

可誰知周博雍聽后,臉上苦澀變得更加的濃郁,道:「古塵兄弟不知,老夫一生也沒什麼愛好,其中收集古怪木偶便算得上一項!」

古塵聽后,笑著搖了搖頭,突然想到周博雍那匹木偶馬,以及為了研究他的貝音木偶的煉製手法,可以一天一夜都不睡覺的!

倒也能對周博雍此刻的心情有更為直觀的了解。

」周會長,話已至此了,你倒是買還是不買?應該可以給個痛快話了吧!要知道,這三十魂紋木偶僅賣一百萬中品靈石,老夫可不愁賣的!「閩姓老者對於古塵的到來,倒也沒有太明顯的感受,立馬敦促地問道。

這話一落地,雅閣中還真有其他人一臉躍躍欲試的表情,方才之所以沒有報價,若非忌憚他的身份,便是與周博雍相熟,倒也不想為了一個不知功效的木偶傷了和氣。

若是周博雍放棄的話,必定有人肯出百萬中品靈石買下它的,畢竟三十魂紋的木偶對於場上這些木偶師來說,誘惑著實有些大。

即便是不知道它的功效,可若是琢磨出來一些煉製手法,其也是受益匪淺啊!

周博雍沒有急著理會那廝,眼神希冀地看向古塵,問道:「古塵,你可有法子幫老夫檢測出那木偶的真偽?」

之所以周博雍叫古塵過來,並予以厚望,除卻那日驚才艷艷的煉偶手法嗎?

其實最為主要的還是因為,那日古塵利用神乎其神的控偶技法,將那木偶馬馴化了!

正所謂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便知道了。

周博雍認為,古塵只需拿出那日同樣的控偶技法來,必定也能讓那三十魂紋木偶重喚新生,到時候到底有什麼用處,不就一目了然了嗎?

很顯然,周博雍卻忽略了一點,若真能讓那木偶的功效曝露在了眾目睽睽下,閩姓老者還只會開價一百萬中品靈石嗎?

要知道在雲州,別說是三十魂紋的木偶了,便是二十七八道魂紋的木偶,那都是有價無市的存在。

古塵經不住周博雍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央求,無奈地搖了搖頭,卻也應答了下來道:「若只是三十魂紋的木偶的話,或許小子應該足以操控吧!」

周博雍眼前一亮,立馬扭頭瞥向那個閩姓老者,道:「閩老可否將木偶交於老夫身邊的這位小兄弟觀摩一番?老夫可以向你保證,是買還是不買,這次之後必定會有結論的!」

「啥?哈哈……「那閩姓老者聽后,先是一愣,旋即便仰頭大笑了起來。

待笑閉,閩姓老者的臉色一收,冷冷地說道:「你竟然讓一個不足二十歲的黃毛小子也配觀摩老夫的木偶?若是這廝沒輕沒重,若是弄壞了老夫的木偶,你賠嗎?「

隨著閩姓老者的這番話,周圍許多人都扭頭看了過來,皆為周博雍的「兒戲「搖了搖頭。

「周博雍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聽他這口氣,難不成那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真能幫其決定這筆百萬中品靈石的買賣?」

「那小子我認識,好像是傳聞被上尊收為關門弟子的古塵,周博雍不會是想用一百萬中品靈石來贏得對方的好感吧?」

「額,這也太過兒戲了吧?我們木偶工會與天空城向來涇渭分明,周博雍何須這般刻意去巴結上尊麾下的一個小小弟子?真是我輩之恥辱啊!」

「呵,誰知道呢?或許周博雍這些年做一重天的會長,深悉斂財之道吧!」

面對周圍的議論聲,周博雍倒是顯得一臉淡然,斬釘截鐵地對閩姓老者說道:「若此物真在古塵小兄弟手中損壞的,百萬中品靈石,老夫自會親手奉上!」

古塵聽此,對於周博雍的魄力倒是有了更深層次的了解,要知道滿打滿算,兩人接觸的時間並不長,能夠如此給予如此大的信任,這可極為不易的!

閩姓老者聽此,自然無法再多說什麼,立馬將那個三十魂紋的木偶,遞給了周博雍。

期間還深深的瞥了古塵一眼,那眼神便好似在說,別瞎說話!

古塵自然是將這眼神置若罔聞了,從周博雍手中拿過那個石頭狀的木偶,也沒有急著操控,而是仔細地打量了起來。

以他前世的見識,很快便認出了這木偶的來歷。

若是沒有猜錯的話,這個木偶應該是聖石木偶,其主要的功效便是自動吞吐靈氣,並將轉換成一種能夠讓木偶師精神力集中的氣體,以此來提高木偶師的煉偶成功率。

可別小看了這個功效,要知道以周博雍這樣的白銀級木偶師,若是有這樣一塊木偶,煉製二十魂紋以上,乃至白銀級木偶師極致的二十四魂紋木偶,成功率都會無形中高個三到四成!

也就相當於,之前可能平均需要三到四份原材料才能煉製出一個木偶,有著聖石木偶的存在,現在或許便只需要一至兩份便可!

在三十魂紋這個級別的木偶對比里,聖石木偶從各方面來說,皆可說是名列前茅的存在!

不過待古塵看到那聖石木偶的左邊的尖角位置,旋即便對周博雍搖了搖頭,道:「這木偶不值百萬中品靈石……」

「真的嗎?可有何依據?」周博雍立馬一驚,詢問道。

古塵這話並沒有遮掩,立馬傳入了閩姓老者的耳中,他眼中先是一慌,旋即竟勃然大怒道:「黃毛小子,休要胡說八道,老夫這可是三十魂紋木偶,難道不值百萬中品靈石?」

「老夫看你之前怕是連木偶都未見過吧?」

古塵聽到閩姓老者挑釁,臉色卻是如常,淡淡地說道:「這木偶為何不值百萬中品靈石,想必這位前輩應該比在下更為了解吧?」 古塵的話剛一落地,雅閣里一片嘩然。

其他很多正在交易的木偶師,也停了下來,扭頭看向古塵這邊。

方才古塵這番話,暗指閩姓老者這裡有問題,擺明了要搞事情啊!

而閩姓老者聽此,先是一愣,眼中的慌亂之色愈加的明顯,竟都顧不得掩飾,再次勃然大怒地喝道:「小子,飯可以亂吃,可話不能亂說。我這明明是唯有黃金級木偶師才能煉製出來的三十魂紋木偶。若是再在這裡胡說八道,老夫可不會輕易地放過你了!」

閩姓老者可不知道的古塵來歷,見他年紀尚小,還以為便這般嚇他一嚇,便能讓其知難而退。

殊不知古塵壓根便不理會閩姓老者,淡淡地說道:「看來這位前輩真的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

按照正常來說,像這種靈石木偶,左邊尖角位置會有如樹年輪絲的圓弧,一般圓弧的數量越多,代表著木偶的可使用期限越長。

方才古塵也仔細打量了這靈石木偶的左邊尖角圓弧,發現只有區區一條,並被人特意遮掩了起來。

按照古塵的故意,這靈石木偶頂多只能使用一個月左右,過了一個月便會徹底變成一塊毫無功效的石頭!

很顯然,這靈石木偶根本便不是如閩姓老者自己所說的那般,不知道其來歷,亦不知道其功效。

這廝擺明了要坑周博雍啊!

若非古塵突然的出現,或許日後周博雍將已經變成石頭的木偶,當成寶貝般的供奉著!

聽到古塵這番話后,臉色變得慌張焦慮的可不止閩姓老者一人!

言旭此刻亦是有些坐立不安,那閩姓老者什麼德行,他可是一清二楚。

在皇城可是人人厭惡的贗品販子,為了能夠與自己同行來無主城,閩姓老者可給了言旭極為豐厚的見面禮。

並答應只要他的「寶貝」能賣出去,每件都另外給予言旭三成的好處費。

這才讓言旭下定決心,帶著閩姓老者過來。

本來按照這閩姓的老道忽悠本領,加之自己有意無意在旁邊幫襯,第一筆買賣眼看便要做成了,他平白間也多了三十萬中品靈石的好處費進賬。

可誰知,這個時候古塵這廝卻突然殺了出來,而且以言旭對其的了解,且在知道古塵曾得到過木偶門傳承的前提下,心裡沒有了任何的僥倖,反倒愈加覺得古塵不可能無的放矢!

「閩老你這木偶,在皇城的時候可請鑒寶閣評測過?若是沒有的話,倒是不適合拿出來買賣!「

鑒寶閣乃是雲州鑒定寶貝較為權威的機構,一般在哪裡鑒定出來的寶貝,可信度將會變得很高。

閩姓老者身上的寶貝幾乎全是贗品,又如何敢讓鑒寶閣的人來檢測。

言旭這番話,擺明了是想將自己與此事撇清,順帶著也點醒閩姓老者,讓他有個台階下。

雖說這麼做稍顯欲蓋彌彰,但總比讓閩姓老者被古塵當著眾人的面揭穿得好吧?

可誰知閩姓老者根本不領情,反倒是被古塵激起了心中的一些真怒。

「言老此事,你無需多管,這木偶老夫早便找專業人士鑒賞過了,雖暫時未檢測出功效來,但絕對算得上三十魂紋這一等級中較為上等的木偶!」

閩姓敢說這番話,倒也並非全無依仗。

首先這靈石木偶身上的魂紋極為深厚,三十條魂紋涇渭分明,其次無論從成色,周遭籠罩的光環都極具蠱惑性。

一般木偶師斷定一個木偶的品質,皆是從上面那幾點來的判斷,所以閩姓老者的話一點也不顯的突兀。

要知道閩姓老者在做贗品這一方面可是行家,一般出手的東西皆是九分真一分假,而且極善蠱惑人心。

若非如此,又豈能安然無恙的活到現在。

所以古塵這麼一個黃毛小子對其提出質疑,閩姓老者的第一反應便是覺得自己的專業性受到了極大的挑釁!

言旭聽此,眼前卻是一黑,心中暗道,真是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

而古塵聽閩姓老者這般的信誓旦旦的保證,心中卻是楞了一下,若非方才看得清楚,怕是聽了閩姓老者的保證后,古塵便要動搖了!

古塵輕吁了口氣,淡淡地說道:「既然前輩如此信誓旦旦的保證,那麼晚輩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不過這一百萬中品靈石著實太高,我想周前輩應該暫時也湊不齊這麼多吧?」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這閩姓老者與自己往日無怨,近日無仇,而且僅是買賣贗品,倒也不是殺人放火那般的十惡不赦。

所以古塵倒也沒想深究下去,不想無緣無故仇恨。

而周博雍可是極為精明之人,方才言旭急著開口,便已看出了其中的微妙,加之本著對古塵的信任,連忙應和道:「古塵兄弟若不提醒,老夫倒忘了前些天有筆賬目尚未收回來,所以身上確實沒有百萬中品靈石,所以閩老,這……」

這雅閣里,任誰聽了都知道古塵與周博雍,是想給閩姓老者一個台階下。

這百萬中品靈石雖不是什麼小數目,但以周博雍的身價及地位,又怎麼可能如他所說的一時拿不出呢!

言旭聽此,倒是暗鬆了口氣,已經開始琢磨著等出了這間雅閣,立馬讓閩姓老者回皇城去……

可閩姓老者卻沒有言旭一般的想法,反倒是覺得古塵示弱,根本便是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證明,這木偶是真是假!

所以閩姓老者心裡的底氣更足了,一副得理不饒人的表情,對周博雍說道:「方才這毛頭小子的一番話,已經與買賣無關了,若是他不能說出個所以然來,老夫若這般輕易地放過他了,世人都當老夫好欺負的不成?」

木偶師向來注意名望,所以閩姓老者的這番話倒也說得在理,任誰被無緣無故的冤枉了,也得討回個公道來啊!

周博雍聽此卻面露難色,在暫時未定這木偶是否做偽之前,他還是想著和氣生財。

正當周博雍準備開口的時候,卻被古塵一把攔了下來,冷笑著問向閩姓老者道:「不知前輩準備如何善了此事?」 「沒錯,爸,我就是這個意思!」

聞言,顧佳蕊當即不無興奮的重重一拍飯桌,道。

這一次,顧佑斌倒是同她一拍即合:

「這確實是一個好主意。那咱們就抓緊時間去辦吧。嗯,爸爸先著手去打聽打聽,這在中央電視台上打廣告的事兒。」

顧佑斌沉吟著道。

lixiangguo

「呵呵,既然是對等的關係,那就證明我斷刀門不欠許家什麼,許家也不欠我斷刀門什麼,可為什麼在我斷刀門門內大比即將開始的時候,許家的諸位,卻要對我斷刀門的客卿進行羞辱呢?」

Previous article

這次龍窟之行,南亭續準備充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