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哦?」宋煜有點動搖,不過小會兒后還是說道:「好啦!?沒有其他的理由了,你就別亂想了?這個事兒我會提醒我爸媽的,讓他們小心一點,我們兩個也小心一點就好了!?」

長苜苜仍舊有點擔心,不由的緩緩點了點頭:「額?我知道了!?」

「嗯嗯?好了?別擔心了?」宋煜點著頭,準備約了長苜苜出去吃飯,算是答謝她昨晚上的款待。

長苜苜沒有答應,不過想來也不敢把他一個人放在一邊,要是真的出了事兒,就麻煩了。想來想去后,也就緩緩的說道:「算了?我還是和你一起吃飯吧?」

「嗯?對了嘛?」宋煜的面色一喜,緩緩點了點頭說道:「嗯啊?走吧?帶你去吃點好東西!?放鬆放鬆心情!」

長苜苜的面色稍變,遲疑了好一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順便吃點東西好了,吃完了和我一起去圖書館吧?」

「嗯?好啊!?」宋煜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點了點頭,也就起身和著宋煜走了出去。

暗物質博物館 吃飯的時候,長苜苜一直的心不在焉,宋煜一面看著她,然後朝著她揮了揮手,緩緩的說道:「你怎麼了?吃飯都不走心!?」

「哦?」長苜苜的面色稍變,遲疑了小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沒什麼?沒什麼?就是在想點事兒!?」

宋煜不由得皺起眉頭,一面緩緩的說道:「吃飯的時候不要想事兒,會消化不良的!?」

「嗯?好吧!?」長苜苜的面色稍變,遲疑了小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

宋煜的面色稍變,遲疑了小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嗯嗯?趕緊嘗嘗,這些都是好吃的!?」

「哦?」長苜苜的面色稍變,遲疑了好一會兒後點頭:「嗯?味道好像真的不錯!?好久沒有吃過味道這麼好的米線了!」

宋煜的面色稍變,遲疑了好一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嗯?對啊?我也是上一次偶然發現的,味道是真的不錯!?」

「嗯哦?!」長苜苜點了點頭,好一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

宋煜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苜苜?嗯?上次我們說的那個事兒,讓夏殄去接觸干芊的事兒?」

「哦?怎麼了?」長苜苜連忙皺起眉頭,緩緩的說道。

宋煜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我哥們蔣鑫給消息了,說的那個干芊已經好幾天沒有來過他的酒吧了,要不,我們想其他的辦法了吧?」

「額?」長苜苜的面色不好,遲疑了小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那怎麼辦?目前除了蔣鑫的酒吧之外,我們也再沒有其他的機會見到她了啊!?」

宋煜無奈的皺起眉頭,緩緩搖頭后這才緩緩的說道:「要不在等幾天好了?看看會不會有機會,實在不行我們就另外想辦法?」

「嗯?好!?」長苜苜點了點頭,算是默許了宋煜給出的意見。

宋煜的這才擠出一絲笑容后,遲疑了小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對了?今天晚上又怎麼辦?我不想去宿舍了?有陰影了!」

「額?」長苜苜抬起眉頭白了他一眼,然後緩緩的說道:「怎麼了?你不會還想到我家過夜吧?」

宋煜頓了頓,笑著點了點頭:「我這不是沒地方去了嗎?你家的不是正好嗎?」

「汗!?」長苜苜一臉鄙視的看了看宋煜,好一會兒后,這才點了點頭:「哎?那好吧?等收拾了王陽等人後,你可就得自己回宿舍休息哈!?」

宋煜的面色稍好,不由的笑著點了點頭:「好啊?都聽你的!?」

「額?」長苜苜笑了笑,遲疑了小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嗯?行吧?等下上完下午的課,我們先去吃了飯,然後在去圖書館,等會晚一點再回去!免得回去了無聊?什麼都做不了!?」

宋煜的面色稍白,好一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額!好啊!?」

「嗯?」長苜苜點了點頭,兩人也就按照長苜苜的安排進行著,吃過飯去圖書館,不消一會兒后,宋煜的電話也就響了起來,來電的人是蔣鑫。

宋煜頓了頓,一面朝著長苜苜說道:「我接個電話,蔣鑫的!?」

「嗯?」長苜苜點了點頭。

宋煜一面緩緩走出了圖書館,然後接通了蔣鑫的電話:「喂?蔣鑫啊?有什麼事兒?」

「嗯?你上次讓我看的那個女人,終於來了?」蔣鑫笑了笑,緩緩的說道。

宋煜聞言雙目一下就亮了起來,好一會兒后,這才快速說道:「真的?你沒有看錯吧!?」

「當然啊?我這雙眼睛,對美女肯定是要過目不忘的!?」蔣鑫的微微笑了笑,緩緩的說道。

宋煜點了點頭,快速的說道:「好的,我知道了,你想辦法留住她,我們馬上安排人過來!?」

「哦? 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好?沒問題!?」蔣鑫點了點頭,遲疑了小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

宋煜一面說著再見,一面掛斷了蔣鑫的電話,推開圖書館的門,直接朝著長苜苜走了過去:「有情況,我們馬上過去!?」,

「什麼情況啊?」長苜苜一臉不解的看了看宋煜,還不得多說,已經是被宋煜拖著走了。

宋煜一面拖著長苜苜,一面緩緩的同長苜苜的說道:「干芊來了,我們得抓緊時間!?」

「哦?好好!?這就走!?」長苜苜點了點頭,一面抱起東西一面也就跟著宋煜追了出去。

宋煜走在前面,快速的撥通了夏殄的手機,然後把酒杯的地理位置和干芊的照片都發給了他,並且叮囑他馬上就要過去。

夏殄在接受到了這些信息后,也就快速丟開了手中的工作,下樓開車朝著目的地而去。

宋煜和長苜苜沒有多停留,現在讓家裡派車也來不及了,兩人乾脆也就打了車直接朝著酒吧去了。 從學校到蔣鑫的酒吧大概有了三十來公里路,一路上長苜苜和宋煜一直催促著司機走快一點。

但是這個點正是下班來回的高峰期,堵車是必須的,,兩人也就只能祈禱夏殄能快一點到那邊,畢竟這樣的機會很少,要是不把握好了,還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有機會。

「額?」長苜苜的面色不好,遲疑了好一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我們這麼堵車,也不知道夏殄能不能正常趕過去。」

宋煜微微皺起眉頭,遲疑了小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不知道?我在打電話讓我哥們注意一點,別讓她走了?既然來酒吧玩兒,應該不會走的太早。」

「哦?那好?你趕緊打電話吧?」長苜苜微微皺起眉頭,連忙說道。

宋煜微微笑了笑,遲疑了小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你先別緊張?我這就打電話!」宋煜點了點頭,一面也就撥通了蔣鑫的電話。

「喂?哥們?!」蔣鑫的聲音緩緩傳來。

宋煜皺起眉頭,遲疑了小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嗯?哥們啊?她還在那邊吧?」

「嗯?在啊?我讓服務員盯著呢?」蔣鑫的聲音偷著輕快,緩緩的說道。

宋煜的面色稍變,緩緩的說道:「那就好?一定要幫我們盯緊一點,路上有點堵車!?過來的可能就要晚點。」

「哦?好?沒事兒!?」蔣鑫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別著急,人我這裡,就不會丟了,放心?」

宋煜在聽了蔣鑫這話后,心中的石頭這才稍稍落地,緩緩的說道:「好的?謝了,哥們!?」

「嗯?路上注意安全?我有事兒就先忙了?!」蔣鑫點了點頭,一面說著一面也就掛斷了電話。

宋煜頓了頓,放下電話后,這才緩緩的朝著長苜苜說道:「好了?別擔心了?我哥們安排了服務員一直看著的。」

「哦?那就好!?」長苜苜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

宋煜朝著她點了點頭,示意她不要太擔心,自己則是同計程車師傅叮囑道:「師傅,稍稍快一點,不過安全第一?」

「嗯?好!?」師傅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嘿嘿,你們這小情侶的不會是去捉小三吧?」

宋煜有點尷尬的看了看長苜苜,然後搖頭說道:「不是的?就是一個朋友?」

「嗯?」師傅自我會意的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

宋煜的面色不好,遲疑了小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嗯?」

「唉!?」長苜苜在一旁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一臉無奈的看了看宋煜,又看了看計程車的師傅,最好無奈的搖搖頭。

夏殄過去的比起長苜苜兩人要進的多,不消多時后,夏殄也就來到了宋煜發給他地址的酒吧,走進去小會兒后,這才緩緩撥通了宋煜的電話。

「喂?我到了,你們在哪裡?」夏殄緩緩的說道。

宋煜嘆了口氣,緩緩的說道:「我們在路上堵著了,我馬上聯繫蔣鑫,你直接去找他,然後他會帶你去找干芊。」

「好!?」夏殄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

宋煜緩緩點頭:「那行?我馬上打電話,到時候我讓他直接過來接你!?」

「好!?」夏殄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頭。

宋煜一面掛斷電話,又撥通了蔣鑫的電話:「哥們?我們另外一個朋友來了,就在你們前台那邊,你過去帶他一下,送他去找干芊!?」

「哦?好!?」蔣鑫笑了笑,點頭一面也就從他自己的辦公室緩緩走了出來,然後找到了前台的夏殄,兩人確認對方的身份后,蔣鑫也就帶著夏殄去了干芊等人所在的包間,並且給他指了一下干芊的所在後,這才緩緩的說道:「好了?那個就是干芊?接下來的事兒就靠你自己了?」

夏殄頓了頓點頭朝著蔣鑫說道:「好的!?謝謝了!」

「嗯?沒事兒?我哥們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不用客氣了,又什麼需要儘管找我!?」蔣鑫笑著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

夏殄頓了頓遲疑了小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好的?那就謝謝你了!?」

「嗯?沒什麼?你趕緊去吧?不然美女就要走了!?」蔣鑫笑了笑,繼續說道:「我還有些事兒要做,就不陪你了?」

夏殄點頭,然後目送了蔣鑫的走開。

夏殄在包間門口站了小會兒,思量了小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走了進去。

包間里有三男兩女,其中一個女的就是干芊,相比之下,干芊和另外的那個女生比起來就漂亮多了,夏殄本來也是帥氣的男人,這一路走過去,但是也吸引了兩個女人的注意,不過三個男人卻是有點惱怒,其中一個穿的人模狗樣的男人一面緩緩的看了看夏殄,一面冷聲說道:「你誰啊?進來我們包間幹什麼?」

「額?這不是102嗎?」夏殄微微轉過身子,看了看包間的門牌,微笑著說道。

人模狗樣的男人皺起眉頭,大聲說道:「這是102,不過是我們的包下來的?你誰啊?」

「哦?那就沒有錯啊?我是應了這位小姐的邀約過來的啊?」夏殄不由的邪魅一笑,然後把伸出手緩緩指向了干芊,笑著說道。

干芊在聽了這話后,不由的一臉的慌張:「我?」

「對啊?干芊?好久不見了!?」夏殄微微笑了笑,像是一股暖陽一般的望著干芊,緩緩的說道。

干芊被他這話給愣住了,小片刻后,這才緩緩的說道:「嗯?你好?好久不見?不好意思?我想不起來你是誰了?」

「噓!沒關係?你說想不起來了就當是想不起了,那這一次就當我們首次見面吧?我叫夏殄!?」夏殄在聽了干芊的話后,不由的趕忙做了一個噓的手勢,然後繼續溫柔的笑著說道。

干芊的臉一下就紅了,看的出來,她對這種送上門的帥哥也是毫無抵抗力的!?不由得也就緩緩點了點頭,嬌羞的笑著說道:「好啊!?」

「嗯?那我能坐下來陪你喝幾杯了嗎??」夏殄點了點頭,一面也就緩緩的說道。

干芊連忙點了點頭,給夏殄讓出了一人多的位置,笑著點頭:「好啊?」

「哎?芊芊啊?你不厚道,有這麼好的資源都不早點介紹我們認識。」除了干芊外的另外一個女人此時也忍不住笑了說道:「帥哥?你好啊?我叫馮梅!?芊芊的好閨蜜!?」

夏殄微微點了點頭,然後笑著說道:「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嗯?」干芊有點慌神,一面笑著說道:「好了?夏殄,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三位,許文、淡楊還有李文斌!」

夏殄緩緩朝著三人點了點頭,笑著打了招呼。就這樣,夏殄就算是認識了干芊,不得不說這滿滿都是套路啊?一旁的服務員都不得不佩服夏殄這撩妹的技能,這一夜,夏殄讓干芊深深記住了他,同樣也讓其他五個人深深記住了他。

長苜苜和宋煜趕到的時候,已經是八點多了,路上堵車就差不多花了一個小時,h不過在聽了蔣鑫等人的回復后,長苜苜和宋煜也就鬆了口氣,好一會兒后,兩人也就乾脆去了蔣鑫的辦公室,準備簡單休息一下。

午夜之後,夏殄如願拿到了干芊的各種聯繫方式,等送走了干芊后,夏殄的不由的微微笑了,然後在回到蔣鑫的辦公室,已經是差不多快一點了。

長苜苜著急想要知道結果,已經是忍不住問道:「夏殄?怎麼樣了?有結果了嗎?」

「嗯?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了!?」夏殄不由的微微笑了,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在聽了夏殄這話后,不由的笑了,緩緩的說道:「那就好?我還在擔心你不會呢?」

「哦?呵呵?這些事兒真的是天生就會的?有些人容易撩,有些不容易喲?!」夏殄微微笑了笑,話裡有話的說道。

長苜苜頓了頓,大概明白了他話里的意思,不由的尷尬的笑了笑:「那你下一步打算怎麼辦呢?」

「很簡單?等她主動來找我!?」夏殄邪魅的笑了笑,緩緩的說道。

宋煜在一旁不由的皺起了眉頭,緩緩的說道:「你不是吧?不抓緊時間乘勝追擊?還等她來找你?」

「額?那當然?」夏殄已經是一臉詭異的笑容,緩緩的說道。

宋煜的面色不由的一邊,遲疑了小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你又病吧?我們這裡著急的不行?你還不著急!?」

「我不是不著急?只是有些事兒,不能操之過急!?」夏殄的雙目中閃過一絲亮光,好一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

宋煜頓了頓,一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額?難道你還想等到王陽找上門再來操作啊?」

「額?那也未嘗不可!?」夏殄詭異的笑了笑,緩緩的說道。

宋煜皺起眉頭,一臉鄙視的看了看他:「你還是穩一點吧?我們可不想你到時候沒有認祖歸宗,還把小命都丟了?」

「嗯?夏殄?宋煜說的都是真的?你現在只是普通人了,那個王陽可不是普通人,他身上又很多我們都感知不到的東西?」長苜苜在聽了宋煜的話后,連忙也就開口說道。

夏殄面色稍變,遲疑了小會兒后這才微微笑道:「好了?苜苜?我知道了?你不用為我擔心?我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肯定會比你們更加懂得惜命!?」

「嗯?好吧?那你一定要小心!?」長苜苜不由的鬆了口氣,緩緩的說道。

夏殄微微皺起眉頭,好一會兒后,這才說道:「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這會兒計程車也不好喊了!?」

「不用,我讓我哥們給對面開間房,我們晚上就住酒店好了!?」宋煜皺起眉頭,看了看夏殄,又看了看長苜苜后說道。

夏殄聞言有點不解,好一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苜苜?你呢?真的要住酒店?」

「我……」長苜苜有點遲疑,講真她對對面的酒店印象一點都不好,但是這一次比上次還晚,從這裡再回去家裡至少要兩點了,要是真的讓宋煜送自己過去了,那等會他還要回去,也不知道會是幾點了,想來也就太麻煩了,小會兒后也就緩緩的說道:「那我還是住對門的酒店好了?你這麼晚一個人回去也不安全了?乾脆你也住一晚上吧?明天再回去?」

夏殄的面色不好,頓了頓說道:「那好吧?」

「嗯?哥們?趕緊幫我們定三個房間!?」宋煜緩緩轉過身子看了看蔣鑫,示意他明白自己的意思。

蔣鑫頓了頓,也就笑了點頭:「好?馬上給你們訂房間!?」蔣鑫一面詭異的笑著,一面也就讓服務員在對面的酒店定好房間。

小片刻后,服務員回復消息,說對面今晚就只有兩個房間了。長苜苜有點尷尬的看了看兩人,兩人也尷尬的看了看長苜苜。

lixiangguo

贏追祖從袖中拿出一個盒子,盒子越來越大,最後變成了一個箱子。

Previous article

「萬山,你先別激動,我看周易這小子的積分也有問題,不如這樣,等周易出來后我們仔細的問問,若是屬實老夫給你做擔保,這些元靈石都歸你所有。」一見場面有些難控制了,司馬天不得不出面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