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哦,沒什麼,就是本少想要借煉器室一用,結果你旁邊的這個廢物竟然百般刁難,出言不遜,甚至敢主動攻擊本少,我就給了他一點小教訓,後來他又招了一群人來,於是也就這樣了!」葉無鋒攤了攤手,無所謂的說道。

莫雲海不由得一愣,這和他剛才聽到的不一樣,臉色變了越來與難看,轉頭怒道:「元耗,這可和你說的不一樣,你竟敢騙我!」

獨臂守門人臉色一白,趕快說道:「不是啊,分會長,我可是按規則辦事的啊,他們三個毫無修為的普通人,竟然要租煉器室,規定上說只有煉器室才能租啊,就連煉器學徒都不行,我當然不能租給他啊!」

「普通人?你們都成這樣了,還說別人是普通人,你們全是傻子嗎?」莫雲海大怒道,他也發現了,雖然對方身上沒有靈力波動,但是身上所帶的氣勢卻是強大無比,有如神魔一般,恐怕這是位聖者境的體修。

「就算不是普通人,那他不是煉器師,那也沒資格進去。」 早安,錦鯉菇涼 獨臂守門人頑固的說道。

「呵呵,不是煉器師?那那兩個孩子手中的是什麼?」莫雲海冷笑著抬手一指,湯圓和果果兩個小傢伙手裡的兩把小寶劍,擺明就是新鮮出爐的兩把極品聖器。

「這——」獨臂守門人不禁語竭。

「道友,一切都是個誤會,畢竟能夠煉器的體修實在太少了,還望見諒,老夫代表麒麟商會分會向你道歉。」莫雲海認真的說道。

葉無鋒饒有興緻的看了他一眼,不愧是商會的,拿得起放得下,擺了擺手道:「算了,反正他們也受到應有的教訓了,而且本少剛收了兩個可愛的小徒弟,心情不錯,這事就這麼過去了。」

隨後帶著兩個小傢伙揚長而去。

……

「會長,你是說他是一位強大的體修?」莫雲海旁邊以為半聖疑惑的問道。

「沒錯,雖然他身上並沒有一絲靈力波動,但是氣血之力強大的就連我都覺得心顫。」莫雲海忌憚的說道。

「會長,咱們就這麼認慫了,這對我們商會的名聲不好。」最初被葉無鋒傷了的半聖不滿的說道。

「名聲?呵呵,就算是為了維護商會的名聲,那也得量力而為,難道今天我們這些人全都死在這裡,我們商會的名聲就不會受損了?」莫雲海看了看他,冷笑道。

「怎麼會?會長你可二級聖者啊!」

「哼,二級聖者算個屁,那扇門,不用鑰匙的話,打死我我都推不動,而人家隨便一下就給推開了,他那隨手一推至少兩百龍以上的力道。」 「兩百龍之力,你們知道是什麼嗎?就是連四級聖者境都能夠一巴掌拍死的力量。」莫雲海滿臉的憤憤之色。

「以後你們把眼睛都給我放亮點,別為了屁大點小事把老夫給害死了。」

「會長,體修實力固然強大,可是沒聽說過他們還會煉器啊?」

莫雲海微微一愣,冷哼一聲,「哼,我也沒聽過,可是凡事總有例外,這次不就看到了。」

「還有,以後煉器室租用規則改改,只要出得起錢,就租,死腦筋害死人!」

說完之後,他扭頭直接離去。

「這個偏僻的小村子什麼時候出現了個這麼恐怖的體修強者,而且還這麼年輕,奇怪啊,奇怪!」莫雲海嘟囔著小聲道。

……

「師傅,這座山的樣子好嚇人啊!」果果長大了小嘴,看著眼前一座黑色的大山說道。

漆黑如墨的大山如同一頭頂天立地的猛虎,散發出陣陣暴虐的氣息,而山上那一片片的樹林不是正常的翠綠色,而是黑色,有風吹過,飄出陣陣的血腥之氣。

「就在這裡歷練,你們的任務很簡單,至少上到半山腰就可以了,為師會在那裡等著你們,時間不限。」葉無鋒淡淡的說道。

「是,師傅,保證完成任務。」兩個小傢伙興奮地說道。

「呵呵,提醒你們一下,這座山叫做『猛虎山』,上面有許多的凶獸出沒,你們不要大意,如果有危險就只能靠自己,為師可不會出手的。」說完之後,葉無鋒猛地一踩地面,化作一個黑點破空而去。

「噢耶,哥哥,我們一起殺上去!」果果一擺小寶劍叫道。

「等一下,我們先看看師傅給我們留下的東西。」湯圓雖然年紀很小,卻顯得很是穩重道。

他把一個小包袱打開,由於還沒開始修鍊,無法使用儲物戒,只好全都背在身上。

一個打火石,一包驅蟲粉,一瓶療傷葯,一瓶解毒藥,一張地圖,還有幾張大餅。

「哥哥,這都是什麼啊?」果果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既然是師傅給的,肯定有用。」湯圓搖了搖小腦袋也不是很明白。

「不管了,我們快上山吧,師傅還在前面等著我們呢。」果果蹦蹦跳跳的沖在前面。

……

「嗷嗚——」

兩個小傢伙進入大山之後,連一炷香的時間都沒到,一頭烏青色的大狼就攔在了他們面前。

「啊呀~」

看著獠牙冒著寒光的血盆大口,果果嚇得小臉煞白,這是她第一次和妖獸戰鬥,難免會有點害怕。

「風之舞!」湯圓小小的身軀一扭,風一樣沖了出去。

「拔劍術,斬!」長劍一擺,從側面斬向妖狼的脖頸。

「嗷嗚——」妖狼哀嚎一聲,在地上打了幾個滾,搖搖晃晃站了起來,目光變得更加的兇狠。

忌憚的看著湯圓手中的長劍,猛地仰天一聲嚎叫,「嗚嗷——」。

「不好,師傅說過,狼都是群居的,它在叫幫手,我們一起上,趕快解決了它。」湯圓很快就反應過來,招呼果果一聲,提著劍就殺了過去。

「嗷嗚——」妖狼一邊急促的叫著,一邊急速的躲閃,這是一頭五級妖狼,動作異常的敏捷,兩個小傢伙雖然身法已經到了很不錯的地步,可是畢竟還沒有開始修行,在絕對的速度上並不如對方。

糾纏了一炷香之後,湯圓終於逮到機會,一劍將妖狼的頭顱斬下。

看著噴血如柱的妖狼屍身,兩個小傢伙大口喘著粗氣,小臉上滿滿的興奮之色。

「哈哈,終於殺掉了。」果果哈哈大笑道。

就在此時,附近的草叢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響,隨後一雙雙碧綠的眼睛不斷的冒出。

「哎呀~,這是什麼?」果果小嘴張成了O型。

「是狼群,剛才那傢伙叫來的同伴。」小湯圓提著寶劍,鎮靜的說道。

「好,好多啊,哥哥,我們逃跑嗎?」

「晚了,我們已經被包圍了,另外為什麼跑?我們就是來歷練的。」說完之後,他主動殺了過去。

「瞬步!」

「風之舞!」

「拔劍術!」

「旋斬!」

……

兩個小傢伙丟棄了恐懼之心,一道道劍芒斬出。

他們不知道在半山之處,有一雙眼睛正在關注著一切。

隨著時間的流逝,葉無鋒終於鬆了口氣,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小傢伙們的身法一開始還有點生硬,面對圍攻,他們無法做到像平時那樣行雲流水,畢竟這是實戰,身上的傷口不斷的增多,可是慢慢的越來越流暢,在如此壓力之下終於領悟到了風之意境,即使狼群的速度更快一些,卻已經無法擊中他們。

出劍的方式也在不知不覺中轉變,開始他們是追著妖狼斬,畢竟對方的移動速度太快,只能斬傷妖狼,而無法做到一擊斃命,後來開始憑著感覺出劍,預判到妖狼將會出現的地方,提前一步斬向那裡。

卸力的技巧也在融入實戰,即使是被妖狼爪子拍中,也可以通過卸力做到毫髮無傷。

大局已定,不斷的有狼屍倒在小傢伙們的劍下,大片的土地被染成血色。

「嗷嗚——」零零星星剩下的幾頭殘狼終於被殺怕了,嚎叫了幾聲,夾著尾巴狼狽逃跑。

「啊啊啊——,你們給我站住!」殺得興起的果果舉著寶劍就要追。

「不要追,師傅說過,窮寇莫追,而且憑我們的速度也追不上。」小湯圓在這種情況下依然保持著冷靜。

「哦,那好吧!」 你好,首席執行官! 果果也老老實實的退了回來,激動地看著滿地妖狼的屍體,足足有一百多條,簡直不敢相信這都是自己做的。

「我們快走吧,這裡的血腥味太濃了,會招來大量的妖獸的。」湯圓就是一個三好學生,葉無鋒平時和他們說的每一句話他都記得。

一路走來,二人又殺了幾隻妖豬和一頭妖熊,來到了一條小河旁邊。

「好了,天馬上就要黑了,我們今晚就在這裡住。」

「啊~,不嘛,師傅還在前面等著我們呢!」果果不依道。

「不行,天黑了,不能繼續了,河對岸還有幾處危險的地方。」湯圓拿出一張地圖看了看,堅定的說道,那個表情居然和葉無鋒有幾分相似。 隨後看到五歲大的湯圓小大人一般,生火、抓魚、取水、把驅蟲粉撒了一圈、伸著小手指在地圖上滑來滑去,最後又開始做烤魚,那個有條不紊的樣子,正在遠處盤坐的葉無鋒也看的有點發傻,自己平時給他當做故事講的東西,小傢伙竟然全都記得。

夜深了,果果吃飽喝足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而湯圓抱著劍警戒放哨,到了後半夜竟然練出了邊睡覺邊警戒的本領。

次日,兩個小傢伙度過了小河,繼續前進。

小湯圓竟然真的找到了一條相對安全的前進路線,只遇到了一隻靈海境的三尾妖狐和一隻靈海境的妖貓,經過一番苦戰,兩個小傢伙斬掉了三尾妖狐的一根尾巴和妖貓的一隻耳朵,兩隻妖獸嚇得落荒而逃,距離葉無鋒所在之處也越來越近。

就在此時,一個黑袍青年笑呵呵的從樹林之中緩緩走出,看了一眼兩個小傢伙,突然古怪的一笑,「奇怪,兩個沒有修鍊過的小娃娃竟然能夠走到這裡,而且,身上的味道好香啊!」說完之後還很貪婪的舔了舔嘴唇。

「嗖——」兩個小傢伙同時汗毛倒豎,飛身後退,小寶劍之上劍芒涌動。

「哈哈,感覺到是很靈敏,不過沒用,你們還是乖乖的做本王的午餐吧!」黑袍青年猛然一踩地面,瞬間衝到兩個小傢伙的中間。

「旋劍斬!」

兩個小傢伙在他還沒衝到身邊之時就同時旋轉起來,彷彿提前就知道對方會出現的地方一般,在黑袍青年出現的一瞬間,兩柄寶劍剛好斬到他的脖頸之處。

「什麼?」黑袍青年猛然一驚,雙臂趕快舉起。

「撕拉——」兩道長長的血口子出現,黑袍青年駭然的倒飛而回,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雙臂,「你們兩個沒有修行過的人類,竟然能夠傷害到本王?」

隨後目光落在那兩柄小劍身上,流露出了濃濃的貪婪之色,「好寶貝,歸我了。」隨後圍著兩個小傢伙高速移動。

湯圓和果果背靠背全神貫注,感受著周圍風的流動。

突然一隻虎掌憑空出現,轉眼間已經拍到湯圓的面前。

「黑虎一擊!」

腥風撲面而來,湯圓手中的小劍如同未卜先知一般一劍斬下。

「轟——」

一根小拇指應聲滑落。

「噗——」湯圓一口鮮血噴出,向後飛出。

黑袍青年獃滯了一般,看著自己少了一截指頭的虎爪,人還是人形,但是四肢卻是老虎的模樣,他簡直不敢相信這一擊的結果竟然是這樣的。

就在此時,一道劍芒從一個不可思議的角落刺來。

「噗呲——」劍尖刺入他的腹部,足足一寸有餘,果果竟然抓住時機狠狠刺了他一劍。

「吼——」黑袍青年怒吼一聲,粗壯的虎腿猛然踢出。

「轟——」果果小丫頭如同一個皮球一般應聲飛出。

「吼吼——,該死,兩個螻蟻竟然也敢傷本王,本王要把你們碎屍萬段!」黑袍青年被刺激的怒吼連連。

「嗖嗖——」兩道小小的身影竄出,並肩而立,兩個小傢伙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滿臉的興奮之色,剛才的一番交鋒讓他們信心大增,靈器級別的肉身再加上卸力技巧,他們並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你們沒事?」黑袍青年露出不解之色。

兩個小傢伙也不答話,同時舉劍蹂身而上。

劍芒吞吐,帶起一道道劍芒,劍芒之上的大道氣息越來越強。

「轟——」劍芒暴漲,臨戰突破,領悟出了劍意,暴漲的劍威在黑衣青年身上劃出一道道血痕。

「吼——」黑衣青年虎吼一聲,全身上下氣勢暴漲,形態也發生了變化,變成了一隻黑色的巨虎,全身毛髮炸起,彷彿一根根的鋼針一般。

看到它化為本體的樣子,兩個小傢伙正殺得興起,完全不知道害怕一般撲了過來,小劍連連斬出。

「噹噹——」黑虎身上一道道黑色的花紋亮起,小傢伙們的斬擊竟然無法損壞其分毫。

「吼——,沒用的,本王可不是一般的妖獸,而是擁有神獸血脈的後裔『金剛黑虎』,武器雖然是極品聖器,可是你們卻發揮不出其威力,根本破不開本王的防禦。」黑虎得意的抖了抖毛說道。

兩個小傢伙互相看了一眼,突然身形晃動,如風似幻,轉瞬間出現在黑虎的兩側。

「拔劍術!」兩道光華斬出。

「哼,沒用的,你們根本破壞不了本王的防禦!」

「震!」就在黑虎說話之時,兩個小傢伙手中的小劍突然高頻震動,瞬間震動了九次。

「轟——」空間波紋閃現、扭曲,竟然有了一絲撕裂的趨勢。

「轟——」兩個小小的身影倒飛而出,口吐鮮血,這一招的威力並不是沒開始正式修行的五歲小娃娃能夠掌握得了的,也就是他們肉身堪比靈器,否則這一下敵人沒死,他們兩個就掛了。

黑虎不可思議的看了看自己兩肋之上的傷口,重創,這回是絕對的重創,肚子被豁開了一個大大的口子,虎軀差點被斬為兩段,更加可怕的是震之意境使得它五臟六腑全部重創,血流不止。

而飛出很遠的兩個小傢伙,吐著血提起小寶劍又跌跌撞撞的沖了過來,這一次他們受傷也是不輕,震之意境產生的反噬無法卸力。

看著如同打不死的小強一般的敵人,黑虎也有點發毛了,兩個隨手可以捏死的螻蟻竟然如此的難纏,它猛然人立而已,兩隻虎爪飛速結印。

「禁錮!」

兩道規則之力從天而降,瞬間將湯圓和果果兩個小傢伙定格在空中,無形的空間擠壓之力讓兩個小傢伙動彈不得。

lixiangguo

吳群生暗自搖頭,同是一家人,為何差別會那麼大?難於想象。「進去三個小時了。」

Previous article

「該死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